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堂主之争

  就这样,因为寒空的意外受伤,堂主选拔大会被迫延期。

  孟绫罗所使的这“蚀玉银针”,毒性虽然不大,但若不及早化解,此毒便会像燎原之火一样,随着时间推移,使得伤口越来越大。

  寒空后背中针之时,伤口肉眼难寻,而就在片刻之后,褪去上衣的寒空赫然多了一块碗口大的腐肉,看着真叫人触目惊心。

  但寒空却很享受此时此刻,甚至还有点想感谢孟绫罗这一针。因为现在替他上药的人,正是他不惜一切都要保护的慕怜月。

  寒空刚进绝翰门的那几年很内向,不善言辞,只有在霍书元面前才能吐出几个字。而让他改变的,就是这个叫做慕怜月的女孩儿。她开朗活泼,温柔善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从不对人抱有偏见。是她教会了寒空什么是自信,什么是勇敢。最主要的是,她教会了他,什么是爱。

  寒空的心智不像孟绫罗这么幼稚。他清楚地明白,自己只有在这个时候,怜月才会靠他更近一点。他知道怜月的心,在他爱上她之前,就已经落在了霍书元的身上。因此,他在珍惜二人独处时间的同时,也怀有一丝负罪感,因为,他从小就把霍书元当成自己的亲大哥,这种犹如背叛大哥的感觉是他所难以接受的。

  而在另一边,身受两百处刑杖并且降为绝翰门初阶弟子的孟绫罗,和寒空的心情简直是如出一辙,痛并快乐着。

  有了霍书元的陪伴,身上的这些伤又算得了什么。本来霍书元过来找她只是想要弄清楚,为什么孟绫罗要下次重手。而当他得知她这么做竟是为了自己,不由得对孟绫罗心生愧疚,故而昼夜陪伴在侧。

  经过了此事之后,好像四人的关系得到了重新的梳理和调整,霍书元和孟绫罗似乎是感情加深,而慕怜月亦与寒空更近了一些。但自己内心真正所想,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寒空在这一年里,基本上每天都和怜月在一起,他们两个在一起钻研武功、谈天说地…几乎是把以前怜月和霍书元一起经历过的事,全都再经历了一遍。这满满的幸福感让寒空有理由相信,自己或许已经取代了霍书元在怜月心里的位置。

  于是,在某天晚上,寒空前去请求师父洪渊为其指婚。

  洪渊门主想到当日在先前堂主选拔大会上,寒空和怜月上演的“英雄救美”这一幕,误以为二人的关系早已定下。于是乎,便欣然答应了寒空的请求,并在第二天,就宣布了此事:

  “今天,老夫召集众弟子前来,是有一件喜事要向大家宣布。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老夫的入室弟子,也到了适宜婚配的年岁。故此,作为他们的师父,老夫今日便替他们做主了。这对新人便是寒空,以及——慕怜月!…”

  众人纷纷道喜,气氛很是热闹。而唯独这四人的心情,却是各不相同。

  寒空不必多说,自然是一百个满意。

  孟绫罗听到新郎官的名字是寒空,顿时松了口气。

  慕怜月可以用大惊失色来形容,她岂会想到师父竟会平白无故地给她指婚!

  霍书元的感受和怜月一模一样,除了诧异还是诧异。

  “婚礼的日子,就定在五日之后,也就是下月初一,届时,我亦会请到我在江湖中的各方好友,前来共同见证。”

  说完,大家闲聊着四散开去。

  当天晚上,寒空异常兴奋,去怜月的房间找她,想和她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却发现她的房内空无一人。

  都这个时辰了,怜月她究竟去了哪里?

  “笃笃笃…”

  “进来。”

  “书元师兄…”

  “怜月?…你怎么来了?”

  原来,怜月是来到了霍书元的住处。

  “书元师兄,我的心情有点乱,想找个人陪我聊聊…”怜月缓缓走到霍书元对面坐下,“五天之后我就要和寒空师兄成亲了,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霍书元听了怜月的话,心中五味杂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方才艰难地开了口,

  “师兄祝你幸福!…还有,寒空从小就缺乏安全感,别看他不爱说话,其实他很害怕孤单,所以今后要麻烦你多费心照顾了。”

  “书元师兄,你…!”

  怜月迫切地想要知道霍书元对自己的态度。

  她是多么希望听到他对她说,他不想让她嫁给旁人,他想让她嫁给自己,他现在就去找师父,让师父收回成命。

  而他却仅仅只说了一句祝她幸福…

  怜月嘲笑着自己的自作多情,哭着从霍书元房里跑了出去。

  在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幕的寒空,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杀意!

  而在房内,目送着怜月离去的背影,霍书元顿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浑身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这一坐,便是一整个晚上…

  五天后,婚礼如期而至。

  寒空身为婚礼的主角之一,忙着接见各种各样的到场宾客,有的甚至从未谋面,不过笑脸相迎总没有错。

  而霍书元身为众多配角的一员,自然是落得清闲。现在的他只希望着一个人都别来和他说话才好。

  酒桌上,除了和婚礼相关的人,其他人都喝得很开心…

  半年后,延期的“堂主选拔大会”的未完之战在绝翰门内继续上演。

  然而,此时的怜月已有身孕,自然不适宜继续出战。而且,孟绫罗亦因上次违反规定使用暗器,被取消了资格。因此,堂主之位的争夺,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寒空和霍书元的头上。

  这场比试是绝翰门中弟子的最强一战,亦是门中两名最强弟子首次正面交锋,所以自然吸引了众多弟子们前来观战。擂台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可以说是万众期待。

  两人都天赋极佳,且勤奋刻苦,因此深受众弟子的崇拜与爱戴。

  上场之前,寒空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打败霍书元。这样,他才能向怜月证明,他比霍书元强,怜月嫁给他是对的。

  “大师兄必胜!…”

  “二师兄必胜!…”

  二人刚一亮相,场下一众弟子就发出阵阵骚乱,瞬间形成了两个阵营,纷纷为自己支持的一方喊话鼓劲。

  “哐——”铜锣敲响,比试开始!

  只见寒空连行礼都省了,率先发难。霍书元深知寒空的实力不俗,顾不上这些小节,全神迎战…

  他们虽然使用的同样是“融水剑法”,但威力却不是怜月和孟绫罗她们可比的。而且二人剑法也运用得更加自如,不拘泥于招式。有时根据对方的打法,亦会做出相应的改变,看得底下众人是叹为观止。

  “我们习练的“融水剑法”是他们使的这套剑法吗?我怎么觉得一点都不一样?”

  “废话,两位师兄的修为之高又岂是我们能比的,所以就算使出再平凡的招数,都能让人眼前一亮…”

  数十招拼过,双方依然是寸土不让,剑势也越来越快。有些修为稍弱的弟子,已经看不清他们出招的动作了。

  “不能一直这样缠斗下去!”霍书元心想,随即变招…

  

第十一章 堂主之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