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许下来世

  霍书元经过刚才一战已然是筋疲力竭,且身受重伤。此刻的他毫无还手之力,对于寒空来说,与一头待宰羔羊没有任何差别。

  “寒空,就算是为嫙儿积点德,放过书元师兄吧…”怜月起身挡在霍书元身前苦苦哀求道。

  “啪——!”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打断了怜月的话语。

  “你还有脸提嫙儿?!我还以为你心里只有他霍书元,早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突如其来的一记掌掴让怜月有些发懵。

  这是怜月第一次被寒空掌掴。自从和寒空成亲之后,寒空可说是对怜月百依百顺,疼爱有加。而现如今,因为这“万骨尸行诀”,还有对霍书元的嫉妒,寒空性情越发的多疑乖戾,也让怜月越来越不认识他了。

  “寒空,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下去了!求求你变回以前的样子吧!…”

  “以前的寒空已经死了!今日,我与霍书元定要决出生死方可罢休!…让开!”

  寒空不再多言,将挡在霍书元身前的怜月一掌撇开,后者踉跄跌倒在厅堂中央的桌上。

  接着,寒空毫不留手地直指霍书元的要害,誓要将其性命终结,凶狠的目光中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

  眼看寒空的掌风逼近霍书元的面门,怜月大惊失色。慌忙之中,瞥见眼前桌上正巧架着一把剑,怜月竟二话不说拔出宝剑,直刺寒空背门!

  “噗呲!”寒空猝不及防,应声中剑…

  他低头望着胸前衣衫一点点被染红,眼眶中的泪水无声诉说着他内心的凄凉。

  钻心的剧痛随着透体穿过的剑锋瞬间传遍寒空的全身。寒空的痛不单单来自冰冷的剑刃,更多的,是源自对于怜月的彻底绝望。这种被至爱背叛的痛,远比肉体的疼痛强烈百倍。

  其实,凭怜月的修为,这一剑,或许根本破不了寒空周身的护体气墙。然而正因为她是慕怜月,不管她同霍书元是否确有私情,寒空的内心深处始终都对她抱有一丝希望,因此对她毫无戒备。

  而如今,就连这最后的一丝希望亦因怜月的这一剑完全熄灭。

  “你…你竟然为了霍书元,要置我于死地!…你难道忘了我才是你丈夫吗?!”寒空厉声喝问,声音里满是悲凉和不忿。

  怜月当然没有杀寒空的意思,只是一时情急,慌了手脚。但她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寒空的气劲震开,剑亦随之拔出。

  而就在此时,寒空倏地跪倒在地,顷刻间大汗淋漓,脸上阵青阵紫,眼神无力。显而易见,他是由于在运功时受到极大的精神打击,导致气血逆行,走火入魔。

  “寒空,我…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的…我…”怜月愧疚不已,上前安慰道。

  然而,失去理智的寒空并不打算给她解释的机会。

  “怜月,快躲开!寒空已走火入魔,丧失理智了!…”

  霍书元话音未落,只见寒空骤然暴起,转身向怜月袭来。怜月本能的举剑抵挡,却被寒空轻描淡写地徒手钳住剑锋。怜月当下手足无措,极力挣脱,却不料就在这一瞬间,寒空给了怜月胸口结结实实的一掌。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怜月痛苦倒地…

  “怜月!”霍书元一边喊着怜月的名字,一边使出最后一点内力,从寒空背后给了他沉重的一掌。

  没有了周身气墙的庇护,寒空顿时被霍书元的掌力震飞数丈之外,倒在地上的他仍不时地抽搐着。

  暂时放倒了寒空之后,霍书元连忙上前吃力地扶起怜月,心急如焚地问,

  “怜月!你怎么样!…”

  怜月口中鲜血不住地往外吐,眉头紧皱,显然伤势严重。

  一向冷静沉着的霍书元,此刻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惊慌失措,只因他察觉到,怜月的五脏六腑已被寒空震碎。

  “怜月,我们走!…”霍书元说着便猛地抱起怜月头也不回地离去。

  失了心智的寒空见此情形,又岂会放过他们。然而他艰难地起身之后,刚一迈步,便再一次颓然倒地,随后便不省人事了。原来是适才寒空多番激战后,体内气血亏损甚巨,急需新鲜血液的补给。

  黑夜里,一个发疯似的男子抱着满身是血的女子,在死一般寂静的街上疾驰…

  “书元…师兄…放我…下来…”

  兴许是被霍书元颠得厉害,怜月逐渐苏醒了过来。

  甫一听到怜月气若游丝的话语,霍书元像触电一样停了下来,赶忙放下了生命垂危的怜月。

  “怜月…师兄现在带你去看大夫…你马上就会好的…再有一会儿就到了…”

  “书元…师兄…我有些话…想问你…我怕…我怕我以后…没机会…没机会问了!…”

  霍书元颤抖地托着怜月羸弱的身躯,掌心越发感到湿润黏腻,竟不知不觉浸满了越来越多的鲜血。

  “好!你问…你想要知道什么,师兄全都告诉你!…”

  “师兄…你到底…你到底对我是…什么感情?…”

  本来昏昏欲睡的怜月此刻强打着精神,注视着眼前这个男人,焦急期待着他给出的答案。

  “从你上山我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你…”

  霍书元终于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藏在心里十多年的话,只是现在,会不会已是太迟?

  “那你当初…为何不去…为何不去求师父收回成命?!”

  听到了霍书元迟来已久的真心话,怜月却并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更加激动,这句话好像是用她全身的力气说出来的一样。

  “我若是这么做,便如同是毁了寒空一般,我实在是不忍伤害他…”

  霍书元回过头来想想,现在这个结局,对寒空来说,伤害又何尝不大呢?一直替别人着想,从来不曾替自己想过的他,到头来,自己却是辜负了怜月,亦辜负了自己,枉做了好人。

  事到如今,怜月也不再计较这些,只是她的轻轻一叹,此刻听来却如此沉重。

  “唉…罢了…如今再说这些…也太迟了…书元…师兄…来世…我想做…做你的妻子…你可…可不可以提前叫我…叫我一声‘娘子’?…”

  此刻奄奄一息的怜月,道出了她唯一的心愿。

  霍书元现在对怜月可以说是言听计从。这并不是因为死者为大的安慰,而是她,实实在在正是他最爱之人!只因他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放走了眼前的她,也放走了自己一生的幸福。直到了这最后一刻,他才真正敢于面对自己的心。

  “不用等到来世,我们现在就成亲…”此时,霍书元也不管她夫婿尚在的事实,剑指挥动,削下二人的两缕青丝,系在了一起,“今日,我霍书元与卿结发,愿生生世世,结为夫妻…”

  怜月手捧二人的结发深情地凝视着,用最后一点生命,细细感受着被幸福围绕的感觉。

  “我竟不知…我的头发…有…有这么好看…”

  月光下,弥留的女子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缓缓阖上了双眼,两行不舍的热泪滑过了那张被鲜血映衬得更为凄美的脸庞…

  怜月,香消玉殒!

  “娘子!娘子!…娘子你醒醒!千万别睡啊!…娘子!…”

  直到此时,霍书元方才叫出了这一声怜月用了一辈子都没等来的“娘子”。可惜,她已听不见了。

  黑夜里,一个发疯似的男子抱着满身是血的女子,在死一般寂静的街上,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娘子”…

  安葬了怜月之后,霍书元复回寒空住处,却发现那里已是人去楼空,无人知其去向,其女寒林嫙也已不见踪影,于是只得返回绝翰门。

  途径平孟村时,霍书元偶然撞见一位母亲携子投河。而这女子,竟是当年赫赫有名的“风中唳”誉尘逍之妻——珮萦。

  霍书元将母子二人救上岸来,并苦苦相劝,终于让珮萦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后来,霍书元得知誉尘逍被仇家杀害。深知自己无力保护幼子的珮萦,欲将幼子交由霍书元抚养。霍书元实在不忍拒绝,只能勉为其难,将幼子带回圣堂山抚养。而此子,正是后来的“霍隐尘”。

  回到绝翰门后,霍书元为免幼子遭誉尘逍仇家的追杀,对外谎称,霍隐尘乃是其身在家乡的兄长之子。因兄长不久前身故,遂带回抚养。洪渊见霍书元满脸憔悴,以为是兄长离世之缘故,不疑有他。

  之后的日子里,霍书元夜夜借酒浇愁。后来为了让自己忘记伤心过往,更是易名“笑见酒”。孟绫罗心知对于慕怜月之死,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看着日渐消沉的霍书元,孟绫罗心生悔意,最后终于向霍书元坦白了她所犯下的罪行,以求其宽恕…

  (前事完)

  

第十四章 许下来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