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阴谋篡位

  回说圣堂山上——

  寒空逼死孟绫罗,笑见酒却任由寒空离去,独自将孟绫罗安葬于圣堂山脚下。霍隐尘和霍浠月两人则不省人事,被绝翰门门众带回山上。

  次日,刚刚苏醒的隐尘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立马撒起了泼,

  “放开我!我要去给婶婶报仇!”

  “隐尘哥哥,你且先冷静点。你一不知贼人是谁,二不晓贼人行踪,如何报仇?”

  念祖理智的分析对冲动的隐尘丝毫不起作用,依旧叫嚣着要下山。

  “啪!”一记耳光打得隐尘昏天黑地,一旁的念祖也被吓得够呛。原来是安葬了孟绫罗,还在她的坟前守了一夜的笑见酒回来了。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笑见酒语气平淡,却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隐尘双手捂着被打的脸,舌头都有些麻了,半晌没有开口。只是一双眼睛始终恶狠狠地瞪着笑见酒,仿佛在以眼神控诉,为什么笑见酒放那贼人离开,不给婶婶报仇。

  笑见酒自然读懂他眼神的含义,对其解释道,

  “我并非不想报仇。只是当时我认为,先让绫罗入土为安才是正事。而且我并不担心找不到他,因为他一定还会自己找上门来。”

  笑见酒的一番话多少安抚了隐尘激动的心,却又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那个叫寒空的家伙,和婶婶还有叔叔到底是什么关系?隐尘虽然很想问,但他觉得以笑见酒的脾气,是绝不会告诉他的,所以也没有必要自讨没趣。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婶婶的死,打击最大的还是眼前这个叔叔,毕竟和一个人生活了十六年,突然这个人消失了,他的心里一定是极不好受。

  看到隐尘脸上流露出些许的释怀,笑见酒遂转身离去。

  “老理,你去哪啊?”

  “睡觉!”

  一夜没合眼的笑见酒,此时疲惫不堪,回到融水堂里,倒头便睡。然而,只要一闭眼,寒空的那张狰狞的脸就会浮现在他的脑海…

  “这老理,亏他还能睡得着…”

  隐尘轻声嘟囔了一句。但想到自己昨天睡了一整晚,自己好像也没有资格去议论旁人了。

  逼死孟绫罗的寒空回到九万大山里的元宝地府。刚一进去,就能见到左右两行的手下,排列整齐地恭迎他的大驾,并都尊敬地称他为“岛主”。这大山的洞府里,何来“岛主”一说?

  “‘独断’回来了吗?”寒空向身边的其中一个手下发问。

  “回禀岛主,三护法被笑见酒打伤,如今在‘养神洞’疗伤。”

  “哼,好你个霍书元…”

  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寒空念着笑见酒的本名,露出阴邪的表情。

  原来,鹤行酒庄的血案就是寒空在幕后指使独断所为。其目的就是要告诉笑见酒,他寒空回来了。

  回想霍隐尘和霍浠月遇到独断的那天,独断亲口承认他便是万劫岛座下的“四大护法”之一。莫非,这寒空竟是四年前将万劫岛迁至内陆的万劫岛新岛主——“骷髅冢”?

  “嫙儿在哪里?”寒空遍寻女儿林嫙不得,遂问及手下。

  “大小姐已经离开万劫岛,她说她已经兑现了和您的约定…”

  “废物!本尊什么时候说过放小姐走了?你们怎么连个大活人都看不好!…”

  “岛主息怒,属下这就派人去找…”

  “不必了…下去吧。”

  寒空叹了口气,自己费尽心机,到头来还是没能留住女儿。

  寒空和女儿林嫙之间到底有着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而他又是如何当上万劫岛新岛主的呢?这一切得从慕怜月死后不久说起…

  当年,寒空走火入魔误杀怜月之后陷入昏迷,醒来后惊闻妻子怜月的死讯。悲痛欲绝之下,寒空本欲轻生,却又放不下他和怜月唯一的女儿。于是,他便拖着重伤之躯,带着女儿寒林嫙连夜离开。

  寒空抱着女儿林嫙,每走一步,五内都会传来一阵绞痛。但他深知,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停下脚步。他必须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如何与绝翰门抗衡?

  然而天下之大,哪里有他们父女俩的容身之处?又有谁敢收留他这个“嗜血妖魔”?

  走投无路的他,想到了母亲寒影临终前交代他的话,不禁感叹,实在是造化弄人,要是当年他没有跟着霍书元一起上圣堂山,而是听从母亲的嘱咐去了万劫岛,他和霍书元二人何至于走到如今这一步…

  与其亡命天涯,倒不如依母亲所言去投奔万劫岛,或许尚有一线生机。

  心念至此,寒空立即动身,千里迢迢赶往“万劫岛”。

  那时的万劫岛还没迁至内陆,位于廉州府附近海域一处不知名的海岛上。当时岛主正是寒空之母寒影的师父——“万骨枯”。寒空怀着忐忑的心情甫一踏进万劫岛的范围,便被岛上的门人擒获。

  但寒空的母亲寒影料得不错,师父还是疼爱她的。年近六旬的万骨枯从寒空口中听说了其母寒影的遭遇,当场潸然落泪。而当他听到寒空在绝翰门的经历,更是破口大骂,

  “哼!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平日满口的仁义道德,暗地里尽做些鸡鸣狗盗的勾当。老夫总有一日会将它们全部铲除!…”

  虽然答应收留寒空,但万骨枯并不打算替他报仇,毕竟怜月的死活与他无关。而寒空身负的“万骨尸行诀”,却让他十分在意,因为此功唯有万劫岛岛主方可修炼。于是,万骨枯便毫不留情地将寒空体内的功力悉数化去。

  虽然寒空在这万劫岛上过得安逸舒适,但失去武功的他,以后还能凭什么战胜霍书元,何时才能报仇?每每想到这里,寒空简直是比死还痛苦。因而,寒空对他这师公的怨恨便悄无声息地慢慢滋长…

  寒空父女在岛上的这些年月,万骨枯一直对寒空的女儿寒林嫙疼爱有加。不仅仅因为她是寒影之后,眉宇间像极了寒影,她的聪颖过人,亦着实招人喜欢。于是,万骨枯在她六岁的时候,便亲自传授万劫岛的绝学“血劫化元功”,以及其独门身法“掠英残步”。

  诚然“血劫化元功”强横非常,但与寒林嫙的性格极不相称,所以修炼起来颇为费力,进展缓慢。反倒是那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无上轻功“掠英残步”更符合她的气质。而且寒林嫙天资极佳,十岁出头的她,轻功修为便已达到了普通人弱冠时的程度。

  就这样,万骨枯享受着天伦之乐,而寒林嫙也感到了似亲人一般的疼爱。但林嫙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她十六岁那年,万劫岛内发生的一场叛乱彻底摧毁了这一切。而这场叛乱背后的始作俑者,正是她那野心勃勃,矢志复仇的父亲——寒空。

  寒空住在岛内这些年看似老实安稳,其实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岛上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万劫岛以左护法“离经”为首的一派,主张弃岛,入主关中,以期在中原武林占据一席之地。而右护法“叛道”虽然没有表态,但心中亦是支持此主张。然而,年迈的老岛主早已没了逐鹿中原的雄心壮志。因此,万骨枯的众多门人对这个不思进取的老岛主已是颇有微词,万骨枯也渐失人心。寒空欲以此为契机策反左护法“离经”,届时便可凭借万劫岛的势力复仇,遂多年暗中拉拢。

  那天,是万骨枯的七十大寿,亦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寿宴上,看似喜气洋洋,实则暗潮汹涌,杀机四伏。左护法趁万骨枯酒过三巡,防备最弱之时,果断出手取了万骨枯的性命。

  突生的变故让岛上一片大乱,右护法“叛道”为给老岛主清理门户,和左护法打得是不可开交。左右护法两派手下也是杀得昏天黑地、尸横遍野…

  而这一切都在寒空的计算当中。左右护法两败俱伤,皆被寒空所杀,寒空顺理成章地窃取了左护法替他种下的果实,成为了新的万劫岛岛主。后来为了避免引人注目,也为了更容易监视绝翰门的情况,寒空改变了原来入主关中的计划,秘密率全岛众人迁至位置较偏的“九万大山”内。

  寒空成为万劫岛岛主,得老岛主留下的万劫岛所有绝学,更重获《万骨尸行诀》秘籍,潜心修炼武功。而因其修炼的“万骨尸行诀”,经常需要辅以人血,故而每隔半个月,便要派手下门人出去抓来精壮男子供他吸食鲜血,时日一久山中自然堆满了皑皑白骨,于是便有了后来的“骷髅冢”这个称号。

  

第十五章 阴谋篡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