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重逢佳人

  看似所有事尽在寒空掌握,但唯一超出他计算的,就是和他相依为命的女儿“寒林嫙”。

  当寒林嫙得知,万骨枯之死的幕后主使竟是她的父亲,悲愤交加的她竟要与父亲断绝关系,并还父姓,改用母姓,易姓为“慕林嫙”。寒空虽然工于心计,但对他这个宝贝女儿却是束手无策,这些年来他也只能将女儿软禁在自己身边。

  慕林嫙千方百计想要离开寒空,迫于无奈寒空假意答应放她离开,但亦提出了让林嫙抓满九十九个精壮男子供他修炼的无理条件。因为寒空深知天性善良的女儿决计做不出这种事来,这样女儿就能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开始前几年,慕林嫙确实如寒空所料,有离去之心,却无害人之意。但就在一年以前,也就是林嫙十九岁时,她竟然性情大变,开始日夜勤修武艺,并不断送来城里的男丁,供父亲修炼“万骨尸行诀”之用。寒空大惑不解,从不杀生的女儿忍了数年,为何就在此时突然妥协了?

  其实理由很简单,慕林嫙原本确实不愿迫害无辜,但就算是她不做,每月亦会照常增添新的亡魂。所以林嫙后来想通了,与其什么都不做,一直被寒空软禁,不如就由自己来做这些事,这样自己至少还能有所选择地挑那些恶徒来抓,不会像寒空的手下一样,随意抓人。

  为尽早逃离寒空的魔掌,林嫙便开始不断地替寒空抓壮丁,凭借万骨枯的真传,很快就迫近了约定的“九十九”之数。在此期间,林嫙的武艺也日渐精进,虽然寒空始终都不肯告诉林嫙,害死她母亲的仇人是谁,但她亦要为离开寒空后独自查明真相手刃仇人做好准备。

  数天前,林嫙从其父寒空口中得知害死母亲的仇人,正是绝翰门融水堂堂主——笑见酒。没想到,那个她十几年恨而不得知的杀人凶手,自己竟然曾离他如此之近。从之前去过的“桐木镇”,到圣堂山上的绝翰门,以林嫙高绝的轻功,至多不会超过两柱香的时间。

  此时,脱离了万劫岛的慕林嫙,如一道流光疾驰在夜色中,孤身一人向绝翰门赶去。途经桐木镇,忽然放慢了脚步。故地重游,然而心境却和上次完全不同,林嫙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一幕幕上回在桐木镇时所见的画面…

  那天是中秋节,林嫙漫无目的地寻找“九十九”壮丁里最后两个目标。适逢桐木镇上,正在举行中秋庙会,于是,林嫙便来到此处赶庙会,缅怀她的娘亲“慕怜月”。

  庙会结束后,林嫙漫步走到“杜鹃亭”前,看着河岸边放纸鸢的孩童,想起了自己幼时,娘亲温柔地抱着她“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情景。虽然记忆早已模糊,却依旧足够温暖。望着夜空中那一轮“明月”,不胜感慨,“月有重圆日,人无再见时”…

  正当她看得出神,身后一个少年的突然搭讪,打断了她对母亲的哀思。她转身打量着这个略显轻佻的少年,心想,若是他对自己做出了什么过分之举,那就别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就在林嫙考虑着是否将眼前少年算作第九十八个“祭品”时,三个登徒浪子跳了出来,碰巧给这少年解了围。

  本来按照林嫙的性格,见这三人和少年打斗,定是懒得理睬。但令林嫙意外的是,这个功夫平平的少年,居然在三个恶徒杀过来的时候,没有选择逃跑,更是把自己护在身后,生怕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这种从心底里传来的温暖,只有娘亲一人曾经给过她。小时候,老岛主万骨枯自然是疼爱她,但她知道这是因为她的祖母是寒影,故而“爱屋及乌”。她的父亲,只知道整日抱着秘籍,对她虽是百依百顺,却根本没有亲人的感觉。而那些万劫岛的门人就更别提了,不管是老岛主在位,还是新岛主继位,他们都只是按照岛主的吩咐照顾她。但如今,这种只有娘亲曾给过她的温暖,居然在这个初次见面的少年身上再次感受到了。

  林嫙因此对这个少年徒增了些许好感,并在少年危难之际,暗中出手解决了三个恶徒之中为首的一个。

  离开少年之后,林嫙随即追赶余下两个落荒而逃的恶徒。毫无疑问,他们就是给父亲寒空练功所用的“最佳人选”。

  林嫙一边回想着当日的情景,一边跟着回忆地脚步来到了“杜鹃亭”。周围一切都没变,林嫙抬头仰望天空,却是不见了明月的踪影…

  却道是——

  月黑风高杀人夜!

  林嫙虽然长期生活在万劫岛内,但并非不问世事。她早就听说过当今武林三大高手的威名,更是对其中的“笑见酒”印象深刻。

  林嫙听闻笑见酒早年俊朗不凡,正义凛然,且天资极高。名动江湖之时,成为了当时无数少女心仪的对象。可惜早早就成了家,让多少女子为之心碎。想不到被世人称颂得如此完美之人,却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林嫙每每想到这里,都会为世人的无知而感到可笑。

  林嫙深知笑见酒是个狠角色,不易对付,所以一直在周密计划着如何报仇。她当然可以借助父亲寒空的力量,而寒空一定也是乐意为之,但她只要一想到父亲的所作所为,就耻与之为伍,遂决意独自踏上这条艰难的复仇之路。

  离开桐木镇走了大约一炷香时间,林嫙已来到了圣堂山山脚下附近。此处一排排银杉秀美挺拔,还有各种稀有植物郁郁葱葱,而与此生机勃勃的景象极不相符的是其中竖着非常扎眼的一块碑。碑文字字清晰,苍劲有力,看样子是个新坟。林嫙借着微弱的月光,费了不小的劲才看清上面写着:

  “师妹孟绫罗之墓”。

  林嫙心想,此处离绝翰门如此之近,想必这“孟绫罗”应是绝翰门弟子。此人莫非是几日前,父亲寒空来绝翰门寻仇殃及的无辜?那笑见酒呢?难道已被父亲杀了?

  她绝不相信,被江湖中人传的神乎其神的笑见酒,竟会这么容易被杀,更不想在自己尚未手刃仇人之时,就得到仇人的死讯。想到这里,林嫙忍不住焦急地四处张望…

  还好,除了眼前这处新坟以外,什么都没有看到。林嫙大幸,笑见酒应该还活着,她还有机会亲手了结他!

  这时,她惊讶地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向墓碑方向移动。

  “是他?他竟是绝翰门的人?…不管了,先上去问问看吧,说不定他还能派上用场…”林嫙默念着,朝那个身影走去。

  “哇…姑娘!原来是你啊,吓我一跳…”

  此人正是当日偶遇慕林嫙的少年,霍隐尘。这么晚来到婶婶坟前的他,忽见得一位如此美貌的女子,难怪他会被吓到。

  “姑娘,你怎么在这儿?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自从隐尘和林嫙分别之后,隐尘就只能在自己梦里见到她。如今本人居然再次来到了他眼前,隐尘一时间嘴巴就像开了闸的水库一样,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异常兴奋。

  林嫙不为所动,脑子里始终盘算着复仇的计划。

  “你是绝翰门的人?”

  “是啊…也可以说不是…我从小生活在绝翰门,却不是绝翰门的弟子。我的那个叔叔,从小管着我,不让我习武,还好有婶婶背着他教我武艺…”

  提到婶婶,隐尘回头看着墓碑,一阵感伤。

  “这是你婶婶?”

  “嗯。婶婶是对我最好的人…如今他被恶人所害,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你说的恶人是…万劫岛的人?”林嫙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原来姑娘你也听说过万劫岛啊…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万劫岛的人,我只听到我叔叔唤他‘寒空’…”

  林嫙听到其父的名字后大为震惊。

  其父寒空因为多年习练“万骨尸行诀”,身体面容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继任新岛主后,就一直以面具示人。而且他四年前才从海岛上迁回这里,这些年他一直隐居九万大山内,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人见过他。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叫出他名字的人,一定和父亲关系不一般,而且他们定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你叔叔是谁?!”林嫙好像已经推断出了隐尘的叔叔究竟何许人也,瞪大了眼睛迫切地问道。

  “我叔叔啊…姑娘你可能听过他在江湖上的传闻,但我跟你说哦,那些都做不得数的。他其实就是一个成天只知道喝酒的疯汉子。不过,他名字倒是起得贴切,一见到酒便开怀大笑,真是人如其名…”

  “笑…见酒?”林嫙眼神空洞地吐出这沉重的三个字。

第十六章 重逢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