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仇人相见

  第二天早晨,浠月起床后伸了个大懒腰。自从孟绫罗死后,她就再也没有像昨天晚上睡得这么踏实过了。回头望去,昨晚睡在身边的林嫙已经消失了踪影。浠月穿上衣服,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声音明显是从融水堂传来。

  “霍隐尘!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又乱动我的酒了?!”

  “你少冤枉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碰你的酒了?!”

  …

  一听就是笑见酒和霍隐尘叔侄俩在叫唤,浠月早就见怪不怪。孟绫罗在的时候,他们就整天这个样子。孟绫罗死后,他们消停了几天,但也就是几天而已。

  林嫙其实没比浠月早起多久,刚来到融水堂,就看到了叔侄俩你追我跑的这一幕。这笑见酒浑然没有武林高手的风范,竟然为了如此琐碎小事和小辈争了其来。

  “像这样随性洒脱的人,到底是怎么害死母亲的?”这个问题突然浮现在了林嫙的脑海里。

  “我在酒坛子上做了特殊标记,动没动过我一望便知!”笑见酒怒目圆睁地说道。

  林嫙皱起了眉头。笑见酒已然发现了酒坛子被人动过,那他之后会否察觉酒中有毒?为今之计,也只能听凭天意了。

  “你做没做标记关我什么事啊!别一有事就怪在我的头上…”隐尘毫不示弱,高声回应道。

  笑见酒这时倏地停下了追逐隐尘的脚步,难道是隐尘的厉声呵斥生效了?显然不可能…

  原来是笑见酒看到了此刻正站在融水堂外的林嫙。

  “你是谁?为何会在此处?”笑见酒的声音略显急促。

  和不共戴天的仇人对视着,这种剑拔弩张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害死林嫙娘亲的仇人,就是那个林嫙幻想过千百遍的仇人。可这人的样貌,却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除了有点邋遢,还有一点霸道以外,根本看不出来他身上有任何邪气。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不可貌相”吧。

  隐尘见林嫙不回答,以为她是被笑见酒吓到了,连忙过来替她解围,

  “你对一个姑娘家这么凶干什么?她是我请来的客人,有什么话问我…”

  “你请来的客人?那她究竟是谁?!”

  笑见酒的表情越来越紧张,好像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

  “这位姑娘名叫‘慕晴’。之前在桐木镇上与我有过一面之缘…”

  “‘慕晴’…你姓‘慕’?”笑见酒眯着眼睛问道,思绪好像飘到了很久以前,“你可认识一个唤作‘慕怜月’的女子?”

  林嫙心道不妙,她意识到了这个化名的问题,当时她就该把姓也一并换掉。想到这里,林嫙心下懊悔不已,不知怎么回答他。

  其实问题并非都出在名字上。因为她有一个无法掩盖的破绽,那就是她自己本身。要说和母亲慕怜月长得一模一样,倒还不至于。但眉宇间的感觉,还有这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和怜月却是惊人得相似。

  正当林嫙思忖该如何应对时,令她意外的一幕,赫然发生了…

  浠月不知何时,进到了堂厅里,揭开了酒坛,手指伸进了那坛被林嫙下了剧毒“七日成仙”的白鹤泉里!

  林嫙看到这一幕心急如焚,不顾一切地飞身过去。

  看着这熟悉的身法,笑见酒又想到了另一个人。但不容他深思,因为林嫙喊出了一句惊得他一身冷汗的话,

  “浠月,别喝!酒里有毒!…”

  然而,任凭林嫙轻功绝世,也没能来得及阻止浠月“饮鸩止渴”…

  “这酒可真甜啊!…姐姐,你在说什么哪?”浠月虽然就指尖蘸了一点,但也能尝到这美酒甘冽,听到林嫙的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林嫙飞到浠月面前,双手扶着她的肩,着急地问道,

  “怎么样,有没有事?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姐姐,你放心吧,我好着呢!我好久以前就想尝尝这‘白鹤泉’是什么…什么滋味…”

  “浠月!浠月!…”

  浠月前一秒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后一秒就倒在了林嫙怀里。

  “姐姐…我的头…我的头好晕啊…整个人…飘飘忽忽的…好像…好像飞起来了一样…”

  此时的林嫙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你究竟是谁?!你和寒空到底什么关系?!”笑见酒向林嫙怒喝道。

  “寒空?!老理你在胡说什么?慕晴姑娘怎会和那杀人凶手有关系?…”隐尘完全听不懂笑见酒在说什么。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浠月身中‘七日成仙’,需要马上医治。否则,七日之后,神仙难救!”林嫙痛苦地说道。

  笑见酒听到“七日成仙”四个字,心里一凛。只因他知道,此毒乃万劫岛独有,而且没有解药!

  “你是…林嫙?”

  虽然浠月的情况危急,但笑见酒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他心中的答案是否正确。

  “…是!不要再说了,现在救人要紧!”林嫙此刻也管不了什么报仇不报仇了。

  他猜得不错,她果然是寒空和慕怜月的女儿!

  憋着满肚子要问林嫙的问题,笑见酒把浠月从她手里接过。

  只见他催动全身内力,疾点浠月数十个大穴,封锁周身气门,以延缓剧毒扩散的速度…

  未几,笑见酒已是大汗淋漓,颓然倒地。与此同时浠月也陷入了昏迷。

  “浠月!你怎么样了?…”林嫙把浠月搀扶起来,不明就里的隐尘也一起走到了浠月身旁。

  “慕晴姑娘,这酒里的毒…是你下的?”

  隐尘在一旁看到现在又怎会不知,只是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罢了。

  “把浠月照顾好,我有些事情要问你叔叔…”

  林嫙把浠月托付给隐尘,隐尘欲言又止,抱着浠月离开了融水堂。

  此刻,融水堂只剩下慕林嫙与笑见酒两人。

  林嫙盯着倒在地上的笑见酒,此时的他虚弱不堪完全使不出力来。

  “当年,你为何害死我娘?!”

  林嫙简单几个字,却如一把把利剑直插笑见酒的心窝。

  “呵呵,你爹是这么告诉你的?…”笑见酒苦笑着,“他这么说也没错…怜月的死,还有绫罗,甚至是你父亲寒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瞻前顾后、畏首畏尾造成的…”

  笑见酒本打算永不再提前尘往事。但如今,林嫙为了报仇,已无辜连累了浠月身中剧毒。看来这个秘密,笑见酒已是非说不可了。

  于是,原本瘫在地上的笑见酒,费劲地坐起身来,将二十多年前的伤心往事,向林嫙娓娓道来…

第十九章 仇人相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