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千里求医

  随着笑见酒的回忆,林嫙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当她得知父亲寒空竟是杀害娘亲的真凶时,这个真相让她一度濒临崩溃。

  “万不能听信笑见酒的鬼话,此人定是借此拖延时间,恢复元气。我绝对不能被他所骗!”林嫙心里如是念道,她实在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不,你胡说!你凭什么说我娘爱的人是你?!你诡计多端,定是想趁此时机调息复原,届时我便不再是你的对手了。哼,我绝不会让你得逞!受死吧!…”

  林嫙掌风拍至面前之时,笑见酒不疾不徐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十分陈旧的锦囊,让林嫙的杀招戛然而止。

  “这是何物?你又想故弄什么玄虚?!”林嫙警觉地看着笑见酒打开这个有些年头的锦囊,缓缓取出收藏在锦囊中的东西。

  本以为锦囊之中是什么贵重之物,却没想到仅有两缕盘绕在一块儿的青丝。但在笑见酒的眼中,它,象征着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的心,它,象征着永恒。

  “这是你娘临走时,给我留下的最后的回忆…是我辜负了她,也辜负了我自己…”笑见酒拭去满脸的泪水,接着说,“直到她临终前,我才有勇气说出我对她的心意,并以‘结发’为诺,同她缘定来生…”

  此情此景,当真是:

  青丝犹在,斯人已逝。华发易生,常伴哀思。

  林嫙心中难以平静。她接过笑见酒手中之物,看了又看…

  如果这些都是他编的鬼话,那他未免也太煞费苦心了。若非为救浠月耗费了不少功力,凭他的实力对付自己简直易如反掌,根本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的准备这些桥段。

  “老理,你快来看看啊,浠月她醒了!”隐尘的一声呼喊,打断了林嫙的思绪。

  “姑且当你所说属实。浠月如今身中‘七日成仙’,七日后毒发便返魂乏术,现下可有办法能保住浠月性命?”

  林嫙听闻浠月转醒,担心她的状况,决定暂时把报仇之事放在一边。现在她也只能指望笑见酒这个武林前辈会有办法了。

  “既然这毒是你下的,只要你给浠月服下解药不就行了?”隐尘焦急地插话道。

  “此毒…没有解药!”林嫙无奈地低下了头。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现在就请郎中去…”隐尘说着就要往外跑。

  “隐尘…”喘着粗气的笑见酒突然发声,把隐尘叫住,“这‘七日成仙’并非等闲之物…欲救浠月,一般的郎中没有这个本事…唯有那‘尘逍谷’的‘鬼手阎罗’,或有一线希望救回浠月。但传闻中,这个鬼手阎罗虽然医术超凡,但性格乖张,医治的条件极为严苛…”

  “无论这鬼手阎罗有多难对付,我也要让他把浠月给救回来!”林嫙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清楚是因为浠月名字里带个“月”字的缘故,还是她俩本就有缘。虽然浠月是笑见酒的女儿,但林嫙却是真心喜爱这个活泼好动的孩子。不管笑见酒所说是真是假,总之浠月这丫头她是救定了!

  “那事不宜迟,赶紧起程吧!”隐尘迫不及待地说。

  “你也要去?”林嫙显然是对隐尘这帮手不甚满意。

  “那当然!浠月是我妹妹,她现在变成这样,我怎能不管?”隐尘一边答道,一边望向笑见酒,征求他的同意。

  笑见酒对视着隐尘,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他曾受隐尘之母所托,要好生保护隐尘,因此从小不许他习武,希望他离江湖纷争远一些。可是,劫难不是想躲就能躲的。如今,多年未见的“老友”寒空再现江湖,万劫岛的威胁可能不久便会随之而来…

  多年前,他便枉做好人,以至于错过了自己和怜月一生的幸福。而这次,他不想重蹈覆辙了。

  “你且一同去吧,只是路上务必小心行事,切勿再惹事端…”

  笑见酒终于也松了口,不再限制隐尘涉足江湖。以前孟绫罗和永念祖经常偷偷传其武艺,笑见酒岂会不知,所以想来隐尘应该有一定能力保护自己。而且,更让他放心的是林嫙的武功修为。放眼江湖,仅仅是适才她所施展的轻功,便已没几人能胜之。

  笑见酒为救浠月虚耗过度,无法同行,只得在绝翰门中闭关休养。而隐尘和林嫙二人,便匆匆收拾了行李,依照笑见酒的指示,带着浠月踏上了去往“尘逍谷”的路。

  “…什么?你的娘亲曾是老理的师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总之此事说来话长…按道理说,你和浠月应是堂兄妹,却为何以亲兄妹相称?”

  “我从小父母双亡,一直都是由叔叔和婶婶抚养。因为我俩从小在一起长大,所以我和浠月的感情,自然和亲兄妹无异…”

  …

  隐尘驾驭着马车,希望从坐在后面车厢里的林嫙口中知晓她下毒的原因。但林嫙不愿提到其父寒空,便故意转移话题,后来渐渐演变成了两个人的闲聊。而这时,许是因为车辆颠簸,熟睡在车厢里的浠月苏醒了…

  “啊…头好晕哪…咦?我刚才怎么突然晕倒了?…这是在哪里?”浠月撩开车厢的帘子,往外探出头去,“呀,慕晴姐姐?还有哥哥?你们这是去哪儿呀?不会是爹爹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们私奔了吧?…可你们也不用带着我呀…”

  隐尘听到浠月还有心思胡说八道,知道浠月身体应该没有不适,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微微放下了一些。而林嫙也没有介意浠月的话,她温柔地握着浠月的手说,

  “对不起,姐姐骗了你们。其实姐姐不叫慕晴,姐姐真名叫‘慕林嫙’。为了给母亲报仇,我利用你哥哥混入绝翰门,并在笑见酒的酒中投毒,没想到竟害你误饮…”

  看到浠月惊愕得说不出话来,林嫙接着说道,

  “这本就是上代人之间的恩怨,都是姐姐的错,是姐姐冲动行事,连累你受苦…”

  “那我爹爹怎么样了?有没有出什么事?”

  浠月突然回过神来,担心地询问起了笑见酒的情况。

  “放心吧,你爹爹他没事。他只是为了延缓你体内毒性发作,耗费了大量的内力,所以才留在山上休养。”

  浠月听到自己的爹爹无恙,刚刚松了口气,忽又想起了什么,

  “那姐姐以后还会害我爹爹吗?我爹爹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姐姐的事,姐姐你就不能原谅他吗?…”

  浠月天真无邪的话语让林嫙一时语塞。

  连累浠月遭受到这无妄之灾,林嫙本就心中有愧,她又有何颜面再行报仇之事。况且,弑母之人到底是谁还有待查实,毕竟她自己也不清楚上代人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恩怨。

  “浠月,姐姐答应你,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我绝不会再去找你爹的麻烦。其他问题等解了你身上的毒之后,姐姐再回答你,好吗?你放心,以后姐姐会永远保护你,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此时隐尘回头拨开帘子,看着浠月愁容渐渐散去,心中亦感安慰。却不料意外突然发生…

  “喂——!车上的人听着,留下马车和钱财!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求医途中的浠月,身体情况本就不容乐观,却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树林中,被这伙劫匪拦路耽搁,不禁让隐尘大为恼怒。

第二十章 千里求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