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东瀛刀客

  隐尘缰绳一提,欲停下马车与这帮劫匪大干一场,但他驾驭马车的技术明显不够娴熟。只见那高头大马根本就不听他使唤,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跑得更快了。

  “你…这…弟兄们快闪开!…”

  失去控制迎面而来的马车吓得劫匪们狼狈躲闪。

  隐尘本来还在暗自庆幸,因为自己的失误,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麻烦。谁知那伙劫匪还不死心,只见那劫匪头子举刀一掷,手中大刀颇为精准地插进了飞转的车轮之中。马车一轮被废,骤然失去平衡,随即向一侧倾倒。

  在马车即将倒地之际,隐尘顿感自己被身后的一股绵力一推,整个人如断线风筝飞了出去,一个翻身勉强以臀部安全着地。

  隐尘起身揉了揉屁股,还没搞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就在翻掉的马车旁,看到了林嫙扶着浠月安然地站在那儿。

  ”刚才是谁推了我一把?还有,她们又是怎么从车厢里毫发无伤地出来的?”

  不容隐尘细想,劫匪已然来到了他们面前。

  “臭小子!胆子不小,竟敢用马车撞我…哟,这车里原来还有如此俊俏的姑娘…”劫匪色眯眯地看着另一边的林嫙和浠月二人,“早知如此,我下手也不会这么狠了…姑娘们没伤着吧?让我和弟兄们给你们好好瞧瞧…”

  “住口!趁小爷我没生气之前赶紧滚!”

  隐尘刚刚看清,这伙劫匪一共五人,心下不禁担忧。自己与三人打斗已是极限,现在人不但多了俩,而且光看刚才掷刀的这身手,显然不是之前在桐木镇遇到的那三人所能比的,这让他如何应付?在这荒郊野外,隐尘除了虚张声势,想不到别的法子。

  “哈哈哈哈…弟兄们快看,这有个逞英雄的!可我怎么觉得,他都吓得快要尿裤子了…”

  “哈哈哈哈…”劫匪众人纷纷大笑。

  “可恶的鼠辈!…”

  被人羞辱至此,隐尘纵然心知不敌,但也咽不下这口气。登时暴喝而上。

  为首的劫匪头子看到隐尘的身手,显得颇为吃惊。他没想到隐尘竟然有勇气主动出击,更没想到这小子看似平平无奇,功夫倒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差。

  隐尘也为自己此刻的表现感到惊讶,但并不是因为他的勇气。他小时候就听笑见酒对其门下弟子说过,“不管你们的对手强弱与否,从你心生畏惧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败了”,所以不管对手强弱,与之一战的勇气他一直都是有的。

  让他真正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竟然在五人合力围攻之下丝毫不落下风!

  只见隐尘使的虽然还是绝翰门中最入门最粗浅的功夫,但此时的他,已经从前两次战斗中领悟到如何灵活合理地运用招式格挡甚至是化解敌人的进攻,而非像从前那样不动脑子随意出招,打到哪儿算哪儿。

  而那五人看似人数占优,实际上应付得十分吃力。一方面,他们要顾及到同伙的位置,无法完全施展拳脚。另一方面,隐尘巧妙地走位,也让他们五人无法同时向自己攻击。

  “想不到自从上次桐木镇一别,隐尘的武功竟然精进如斯…”

  虽然和自己的武功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林嫙还是为隐尘的进步神速感到惊讶。

  诚然如此,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一对五。僵持了一段时间,还是因为功力不济而败下阵来。

  眼看隐尘险象环生,林嫙担心会发生意外,正欲出手帮忙之际,一个奇快身影携着一道寒芒飞向劫匪…

  此人在五个劫匪之中飞速穿梭,刀光四起。俄而,身形骤然定格在了五人身后。随着他缓缓把兵器收入鞘中,五人应声而倒,虽然不见伤口,但皆已气绝身亡。

  “哇…好厉害的…刀法…等等,这是刀还是剑?…”隐尘被自己危难中乍现之人的功夫深深吸引,但却发现此人所使的兵器刀不像刀,剑不像剑,微带弧度的形状相当奇特。

  “这是日本武士刀。”此人口音也和这刀一样,有些奇怪。

  “‘日本武士刀’?…你来自日本?”隐尘之前对日本略有耳闻。

  “不错。”

  但见此人身着汉服,梳的亦是汉人发式,除了那把武士刀以外,其他地方完全看不出他是外族人。

  “不管怎样,还是要多谢壮士出手相救…”隐尘双手抱拳施礼表示感谢。

  “不必,我救你们只是想向你们打听一个人。”

  “哦?什么人?壮士但说无妨。”

  “你可听说过‘风中唳’誉尘逍?”

  “‘风中唳’誉尘逍?他不是在多年前就去世了吗?…”

  隐尘曾听过这“誉尘逍”的传说。誉尘逍外号“风中唳”,是二十多年前享誉天下的一代豪侠,平生光明磊落,行侠仗义。

  对于他的死因,江湖上众说纷纭。但其中最具说服力的是,由于他的身份被某人识破,即誉氏一脉便是传说中世代相传并守护“赤武真元”的降妖人的后代,誉尘逍便因为身怀“赤武真元”而招来了杀身之祸。

  而这“赤武真元”,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诱惑力,是因为有传言说,“赤武真元”拥有能让人天下无敌、统治一切的鬼神之力。

  但隐尘却不置可否。倘若这“赤武真元”真有如此威力,誉尘逍的死又作何解释?

  那日本人见隐尘听过誉尘逍的名号,眼神发光,遂接着问道,

  “那你可知他有没有后人?!”

  “这我就不清楚了…莫非壮士是为了寻找‘赤武真元’?”

  “对!你知道它在哪儿?!”

  那人听到“赤武真元”更是来劲了,瞪大眼睛期待着隐尘的回答。

  “呵呵,我要是知道它在哪儿,刚才也不会不敌这些恶徒了…”

  听了隐尘的回答,那日本人顿感失望,遂欲告辞离去。

  “不过壮士…”隐尘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嗓子叫住了他,“我们此行要去的地方名曰‘尘逍谷’,说不定和那‘誉尘逍’有什么关联。你大可同我们一道前去问个究竟。”

  这时林嫙走到隐尘背后,对他抱怨道,

  “你这人怎么随随便便让一个陌生人和我们一起走?!万一他心怀不轨,那…”

  “嘘!”

  说到一半,林嫙突然感觉自己的双唇被什么东西给封住了。

  原来是隐尘担心她的话被那个日本人听到,情急之下,竟忽然转身,以左手食指抵住了林嫙的嘴唇。

  这一刻,天地仿佛凝固了一样。

  这一瞬,竟犹如一辈子那么长。

  周围寂静无声,二人聆听着彼此怦然的心跳。

  二人四目相对,以目诉说着不可名状的悸动。

  世人所说的天长地久,大抵就是指此刻吧。

  林嫙的眼眸微微睁大,深邃的瞳孔隐隐泛着泪光,表情里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撼和惊惶。

  而隐尘亦感全身如过电般刺激,偷偷享受这美好的尴尬…

  然而,暧昧的气氛却被那不解风情的日本人骤然打破,

  “真的可以吗?太好了!那我们即刻起程吧!”

  “咳咳…”隐尘以两声干咳缓解二人的尴尬,收回抵在林嫙嘴唇的手指,“那好吧…只可惜,马车被毁了…”

  “不碍事。我们只要走出这片林子,就到‘流山镇’了。等到了流山镇再买一辆就是。”

  “也只能这样了…噢,光顾着聊天,还不知壮士尊姓大名?”

  “在下‘前田元胜’。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前田元胜说着就向隐尘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

  “原来是前田兄。我叫‘霍隐尘’,请…多关照?哈哈…”霍隐尘也不能在外族人面前失了礼数,遂效仿之。

  “时候不早了,赶紧起程吧…”此时林嫙已从尴尬氛围中走出,重新变回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

  “好…等一下!…”隐尘到那五具劫匪的尸体上,翻出了十几两银子,“哟,还不少呢…现在可以出发了!”马车被这些家伙毁了,当然得问他们索赔。

  隐尘“搜刮”完之后,四人遂结伴而行。这位新加入的伙伴“前田元胜”又会和霍隐尘他们擦出怎样的火花?

第二十一章 东瀛刀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