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以酒交心

  隐尘他们来到“玉山镇”上时,已过傍晚。

  这玉山镇谈不上桐木镇一般的繁华,然而周围山青峰奇,气候宜人,百姓悠闲自得,却是别有一番情调。而且,街上不时出现身着苗族服饰的苗疆人,更添了几分民族风情。

  “‘酒仙楼’…今晚就住这儿了。念祖,前田大哥,咱们今晚可要不醉不归…”

  “啊?隐尘哥哥,可我才十七都不到啊,而且我爹说过‘酒乃穿肠毒药’…”

  “行了行了,又拿你爹说事儿…你爹这不是不在嘛,你还担心什么。而且你爹不是也说过要你独当一面吗,什么事都听他的你还怎么独当一面哪?”

  “这…”

  念祖被隐尘忽悠得一愣一愣的,竟无言以对。

  “你少在这儿教坏别人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要保护我跟浠月的吗?见到这酒楼就把你妹妹给忘了?”林嫙对隐尘嗔骂道。

  浠月却不管这些,迫不及待地拉着林嫙的手就往外走,

  “姐姐,别理他们了,咱们自己出去玩吧…”

  “哎…浠月等等…”

  看着林嫙身不由己地被浠月拖了出去,隐尘松了口气,终于没有女人在身边唠叨了。

  “哈哈,现在是男人的时间了!走,咱们喝酒去…”隐尘领着念祖走了两步,却见那前田元胜一动不动,“咦,前田大哥,你怎么了?跟我们一起去喝酒啊…”

  “我不喝酒,你们去吧。”前田像木偶似的吐出几个字,说完便往楼上客房走。

  隐尘却拦住了他的去路,

  “前田大哥,你这几天一个字不说,我们都快忘记有你的存在了…”

  “我本来就是如此沉默寡言,而且我身为一个外人,确实不方便参与你们之间的谈话。”

  前田元胜随口一提的“外人”,让隐尘误以为他听到了自己和林嫙背后议论他的话,因此很是抱歉地向他解释道,

  “前田大哥,你别误会,林嫙她只是因为担心浠月,因此有点多心。在我心里,我早就把你当做我的朋友了…”

  “朋友…”前田雕像似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表情,“我从来没有朋友。”

  说着前田便绕过隐尘,继续向楼上走去。

  “客随主便,你就跟我们走吧!…”

  隐尘也不管前田情不情愿,硬是从后面一把将他拽回。

  前田面露难色,但他为寻找“赤武真元”,需要隐尘他们带路,毕竟是有求于人,也不好太驳隐尘面子。

  三人坐下,隐尘叫小二先上了一坛“茅台酒”。

  “会不会太多了?…隐尘哥哥,我们可得事先说好,酒我陪你喝,但千万不能喝到酩酊大醉,咱们明天还要赶路呢…”

  “不错,酒多误事。饮罢两杯我便上楼去了。”

  …

  然而,酒过三巡,他俩却没了之前的“矜持”。

  “伙计…给我再来一坛!”前田高声喊道。

  “祖宗,麻烦你小点声儿,要是被林嫙听到,又得下来骂我了…”

  此时已是深夜,林嫙和浠月早已回到了酒仙楼楼上客房休息,而他们三人却还没喝完。只见念祖已然倒在酒桌上昏头大睡,而前田也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时而大笑,时而讨酒喝,时而还迷迷糊糊地和隐尘聊起了心事。

  “隐尘兄弟…你们…你们明国的酒…真是香啊!…”

  这“茅台酒”是贵州的名酒。比之于“白鹤泉”,其口感更为丰满醇厚,饮后空杯之中,酒香亦久久不愿散去。虽然如此,但隐尘觉得还是清冽的白鹤泉比较对他胃口。因此,看着劲头挺大的他,最后喝的却是最少的。

  “你们日本没有酒吗?”

  “酒…自然…自然是有的…只是…只是我从来…从来都不能喝酒…”前田略显伤感,“我…我的命…早就…早就不是我的了…也注定了…我不可能…不可能有朋友…”

  “什么叫‘你的命不是你的’?前田大哥…前田大哥…”

  前田话说到一半,不胜酒力,竟和念祖一同醉倒在了桌上,隐尘怎么喊也喊不醒。没有办法,只能让隐尘受累把他们一个一个背上楼去。

  “唉…这两个假正经,可把我害惨了…”

  次日清晨,他们准备出发之际,唯独不见念祖。隐尘去他房里寻找,竟发现他仍然睡着。想不到,念祖酒劲居然持续到了第二天。为免耽误时辰,只能载着昏睡的他上路了。

  “还好前田大哥的恢复能力强一点,否则这两人都昏睡不起,还怎么赶路…”

  隐尘暗自庆幸着,却不料身后的林嫙突然骂道,

  “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分寸,竟然把这孩子灌成这样!”

  林嫙的指责让隐尘大喊冤枉,

  “我哪有灌他…是他自己要喝,我拦都拦不住…我看哪,要怪就怪他爹,平时把他管得太紧了,所以念祖才要借酒消愁。”

  “歪理邪说!”林嫙见他抵赖,便不再理会。

  隐尘坐在马车上,惭愧之余,心中却不禁疑惑。回想昨晚,念祖虽然的确喝了不少,但也绝不至于沉睡至此。现在想来,其中确有蹊跷。

  隐尘虽心中存疑,但也无处寻得答案,思忖之间,已步入了“龙塘乡”的地界。却在这时,平静许久的求医之路,又起风波…

  “前面的人给我停下!——”

  一声喊话打断了隐尘的思绪。抬头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早已有人“恭候大驾”。

  “我的天!这么多人…”隐尘停下马车,前田见势亦跟着停了下来。

  车厢里的浠月和林嫙探出头来,隐尘回身说道,

  “别怕,应该也是打劫的,只是人来得有点多。不过我们有前田大哥在,应该没有问题…现在某些人看出我的先见之明了吧~”

  林嫙当然知道这是说给她听的,随即回应,

  “别高兴得太早,就算如此也不能证明那个前田就没有问题。而且,看他们的着装并不像是劫匪,至少不是一般的劫匪。”

  林嫙说得没错,这群人目测有二十之数,身着富有苗族特色的奇装异服,且个个手持苗刀,皆是训练有素的样子。

  “交出车上‘中蛊’之人,饶你们不死…不然,你们和他就是一个下场!”

  为首之人的一句话让隐尘等人莫名其妙。

  “‘中蛊’?…”隐尘恍然大悟,“难道念祖就是他们所说的‘中蛊’之人?!”

  心中的疑团终于得到解答。原来念祖长睡不醒的原因,竟是中了这苗疆蛊术!

  这些人究竟是谁?他们又为何要这么做?

第二十四章 以酒交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