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伪江湖令

  宁波府象山港,一艘华丽气派的安宅船披着晨露缓缓靠岸。

  停船抛锚,船员放下甲板,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映入眼帘。

  此人是个约莫二十六七的男子,一身的绫罗绸缎却也不及他的相貌之万一。

  瞧他一头及腰长发随阵阵海风肆意飞扬。细长的眼睛只微张着,却也丝毫无损他逼人的英气。加之白璧无瑕的肤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直如一块不可多得的稀世美玉。

  此情此景,让人不禁想到武林中三大高手之一的“淇奥城”城主“燕池羽”。虽然燕池羽“天下第一美男”的称号由来已久,但比之于他,眼前的这个男子亦是不遑多让。

  与燕池羽有所不同的是,虽然他亦有着不属于普通人的高贵气质,眉宇间却极不相称的,多了一丝阴邪之气。他那看似无力的眼神却散发出睥睨众生的气魄,举手投足间尽显君临天下的王者之风。

  男子缓步走下船来,身后三五随从秩序井然。甫一踏上岸,男子赫然展开双臂,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又将双掌向下一翻,背到身后,“噗啦”一声衣袖翻飞,好不气派。

  “嗬——”男子闭着眼,任凭海风拂过脸颊,“这里的空气当真是不错…”

  此处面朝大海,虽是一番壮阔之景象,空气中却也夹杂着咸腥味,委实谈不上不错。男子的自言自语,让身后的随从们面面相觑,不知何意。

  此时,在岸上等候多时的一行人朝男子走来。众人行至跟前,男子身后一名亲信随从上前招呼,

  “嵇掌门,别来无恙。这位便是我家少爷,陈公子。”

  一行人中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顺着随从的手,看向那位姓陈的男子,满脸堆笑地对陈公子深作一揖,

  “陈公子,一路上辛苦了!”

  却见那陈公子依旧是闭着双眼,

  “唔,嵇掌门,幸会…”

  这名中年男子果真是掌门?!瞧他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旁人不识的,或许只道是这陈姓公子的管家。

  “陈公子,敝派已备好了酒水饭菜,还请移驾寒舍,好让小人为您接风洗尘…”

  “我交代你们办的事情,办得如何了?”陈公子以极其威严的语气发问,却见他仍是闭目站在原地,一副懒得多看他一眼的模样。

  虽然陈公子没看他,但这名中年男子还是对其连连点头哈腰,

  “办妥了办妥了,陈公子您放心吧…不过,衡阳老贼那儿,陈公子打算如何对付?”

  那中年男子好声好气,却没想到此话一出,竟引得陈公子的亲信随从的恶言厉色,

  “我家少爷的事岂容你过问?!…”

  话音未落,陈公子不慌不忙一抬手,那名亲信随从见主子示意其噤声,立刻退后一步,把头一沉,不复言语。

  “衡阳真人…”陈公子缓缓睁开双眼,随即从容不迫地念出这四个字,“倘若他愿意归顺于我便罢,如若不然…杀。”

  虽然陈公子的语气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但他说出的每一字都给人一种不容反驳的压迫感。

  想不到对于当今武林三大高手之一的武当派掌门“衡阳子”,陈公子竟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中年男子闻言后虽极为震惊,但也不敢质疑,只连声称是。

  却听得那陈公子又说道,

  “嵇掌门,你无须惊慌,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待我大功告成,你和你的‘伏牛派’我定然亏待不了。”

  原来,这中年男子竟是伏牛派的掌门——“嵇绍德”。

  伏牛派在江湖中属于二三流的门派,其总舵位于宁波府东钱湖畔伏牛山下。

  虽然伏牛派的名声远不及那些如雷贯耳的武林名门,但嵇绍德怎么说也是一派掌门,怎的如此对人低三下四?

  这位陈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嵇绍德同一众门人领着陈公子及其随从回到伏牛派总舵。进到堂内,不等嵇绍德招呼,陈公子便径自坐在主位。嵇绍德不但没有气愤,反倒是站在一旁恭敬地问道,

  “陈公子,您看咱们是先用膳还是…”

  “不急,你且把‘江湖令’呈上来给我过目。”

  什么?“江湖令”?!

  众所周知,“江湖令”乃是武林盟主所持的信物。这本该归武当派掌门衡阳子所有的盟主令牌,嵇绍德是从何得来的?

  遵照陈公子的吩咐,嵇绍德差人取来了本不应有的“江湖令”。

  “陈公子请看…”嵇绍德从门人手中接过一块青铜材质的令牌之后,双手递到陈公子的面前,“这便是小人寻找能工巧匠伪造的‘江湖令’。”

  原来嵇绍德手中的“江湖令”是伪造的,这就能解释得通了。但是,他伪造这“江湖令”到底有何不可告人的目的?

  陈公子看了一眼嵇绍德手中的令牌,淡淡地问了一句,

  “确保没有破绽吗?”

  “陈公子大可放心,绝对万无一失!”

  虽然嵇绍德拍着胸脯担保,但陈公子始终对他不甚信任。陈公子微微转头用余光看向亲信随从,随从立刻心领神会,问嵇绍德要来“江湖令”仔细地查验了一番。

  只见这块伪造的令牌做工精细,刻纹清晰,字迹深刻有力,除了较为崭新之外,与真令牌确无二致。

  确认无误后,随从走到主子跟前点头示意,陈公子这才放下心来,眼下只待最后一事确认,

  “那伪造令牌之人…?”

  “啊,按照陈公子之前交代的,小人已让他的嘴永远闭上了。”

  直到此时,陈公子的语气才稍显温和,

  “嵇掌门,此事你办得不错,待会儿自去‘三浦’处领赏吧。”

  嵇绍德闻言后连连向陈公子道谢,然而陈公子却是置若罔闻,边起身边说,

  “带我去厢房。”

  “陈公子不用膳吗?”嵇绍德低声问道。

  “不必了。”

  见其态度肯定,嵇绍德也不再强求,遂命人为陈公子带路。

  陈公子刚一步出堂外,嵇绍德便迫不及待地问“三浦”领赏。“三浦”正是那陈公子的亲信随从。

  嵇绍德从三浦手中接过一张十万两的银票,简直是乐不可支,

  “三浦兄弟,不知小人还有什么能为陈公子效劳?”

  听到“兄弟”二字,三浦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厌恶的神情,但随即便恢复笑容,

  “嵇掌门莫要心急,下一步做什么还得听我家少爷的指示。”

  “好,我伏牛派定当竭尽所能,为陈公子效力!”

  三浦象征性地点头赞许,而他微微上扬的嘴角显露出的却是对嵇绍德的不屑,但嵇绍德丝毫没有觉察到,因为此刻他的眼中,只有他手中的那张银票。

  “江湖令”,是武林盟主身份的象征。也只有武林盟主才有资格以此发号施令。而如今,身份神秘且实力莫测的陈公子得到了伪造“江湖令”,不知又会在江湖上掀起怎样的波澜。

第二十七章 伪江湖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