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义结金兰

  鬼手阎罗的话让隐尘哑口无言。

  正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可否认,这一路上正是有了前田元胜的保驾护航,他们才能安全及时地抵达尘逍谷。如今就连他自己身边的人,隐尘都没有能力保护,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去管其他人的生死?

  “前辈教训得是,隐尘定当谨记。”隐尘说着又对鬼手阎罗深深一揖。

  “老夫也只是随口一说,谈不上教训。”

  “不管怎么样,晚辈还是要替浠月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鬼手阎罗抬手止住隐尘的话,

  “不必,你还是去百草室看看那丫头吧,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鬼手阎罗说完便径直走出尘逍殿。

  “神神秘秘的,又不知搞什么名堂去了…”

  回到百草室,隐尘把刚才鬼手阎罗的解释大致向林嫙和念祖复述了一遍。

  “这么说,只要再调理几天,浠月就能痊愈了吗?”念祖兴奋地问道。

  “没错,这下你们可以放心了。”

  此时林嫙的脸上也是愁云尽消,眼含热泪望着浠月,

  “浠月,还好你没事了,否则姐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安抚了他们之后,隐尘这才注意到,浠月的周围摆了九个熏蒸药炉。隐尘心想,这鬼手阎罗的解毒之法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其实,隐尘只看到了熏蒸疗法的表面,却不知这熏药炉中的药量都经过了精确地计算。因为要化解“七日成仙”,关键是要同时消除其中各种毒性,所以每个熏药炉中的药量都不能有丝毫的偏差。而由于浠月送来时中毒已深,无法吞咽,因此鬼手阎罗施以熏蒸代替口服。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看似简单,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奥秘。而问题往往是看似复杂,但只要积极面对,找到它的关键,或许就能迎刃而解。

  隐尘他们三人一直守在浠月身旁,直到中午,仍不见鬼手阎罗回来,而前田元胜也不知所踪。

  “咦,怎么一会儿工夫连前田大哥也不见了?”隐尘挠着脑袋四处张望,

  “外人走了最好。”林嫙不冷不热地说道。

  “我说你怎么和那鬼手阎罗一样啊?总是对前田大哥怀有敌意。”

  “你既知阎君亦是如此,便应该想想这是为何。”

  “还不是你们对日本人有偏见,我和念祖就不会这样,是不是啊,念祖?”

  听见隐尘突然提到自己,念祖先是一愣,随后“嗯”了一声。

  “那是因为他还小,不知人心险恶!”林嫙立即回应道。

  “说得好像你有多大似的…”

  隐尘话说到一半,就被突然出现的前田打断了,

  “那个…要不要吃点东西?”

  “前田大哥,你上哪儿去了,我们正提到你呢…有东西吃?是前辈回来了吗?我怎么没听见动静…”

  听见有得吃,隐尘两眼放光。从早上到现在,他们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

  “哦,不是的,是我自己去厨房里做了些吃的…所用的食材我会以银两作为补偿。”

  “没想到你不但功夫了得,而且还会做饭。让我看看都有些什么…念祖,咱们出去吧!”隐尘故意不叫林嫙。

  念祖因为担心浠月,最近一直都没胃口吃饭,如今得知浠月已无大碍,顿觉饥肠辘辘,

  “嗯…林嫙姑娘,你也出去吃点吧。”

  “我不饿。”

  “人家不饿就不要勉强啦,咱们快走吧…”隐尘说着就把念祖给拽了出去。

  二人来到餐桌上,只见每道菜都似模似样,而且天南海北的都有。

  “前田大哥,这怎么既有鲁菜,又有湘菜…等等,还有苏菜?!”

  “这些年来,我一直走南闯北,深切体会到你们明国的文化博大精深,你们的料理和武学我都十分欣赏。因此我每到一处不同的地方,都会研究当地的料理。”

  “原来如此…那我就不客气啦!”隐尘说着便提起了筷子。

  隐尘一早就盯上了这道尚有余热,仍在滋滋作响的“重庆烤鱼”。这条鱼烤得是外脆里嫩,极富层次。肉质紧实香滑,让隐尘对其他几道菜更加期待。

  再尝这“青椒土豆丝”,色泽清丽,香脆爽口,以之开胃再合适不过。

  还有“锅塌豆腐”、“干煸豆角”、“桂花山药羹”,虽然不能说是名家之作,但也都做得相当地道,基本上把握住了每道菜的精髓。

  “哇~前田大哥,你这手艺当真是一绝啊!不当厨子真有点可惜了…念祖,你说是不是啊?”隐尘吃得满嘴都是菜渍。

  “啊?!嗯…”念祖根本就没听清隐尘在说什么,自顾自地闷头大吃。

  “哈哈!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念祖这么贪嘴的样子。”

  隐尘笑着笑着,突然一阵黯然神伤。

  “隐尘兄弟,怎么了?是哪个菜不合你胃口?”前田问。

  念祖也觉察到隐尘的异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隐尘哥哥,你是想到师伯母了吧?”

  “要是有婶婶的‘秘制红烧肉’就完美了…”隐尘含着泪轻叹道。

  “红烧肉吗?我个人认为太过油腻,所以没做过。要是隐尘兄弟特别想吃的话,我可以试一试。”

  “前田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在这世上,没人能做得出婶婶的味道。”

  前田元胜大概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也就不再多言了。

  饭后,隐尘原本打算给林嫙送点吃的,但是想到她对前田的态度,估计也不可能领情。

  不过隐尘后来仔细想了想,林嫙担心得也不无道理。直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前田的来历,的确是有些不妥。或许问清楚了前田的真实身份,林嫙就不会再对他有偏见了。

  于是,隐尘找到前田,

  “前田大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何武功如此厉害?”

  问题来得有些突然,前田元胜稍顿了一下回答道,

  “我从小被日本的一位武术名家收养,因为崇尚武学,多年前便远渡重洋,前来讨教贵国的武功。”

  “那你为何对‘赤武真元’如此向往?”隐尘接着追问道。

  “传说中‘赤武真元’拥有让人天下无敌的力量,是每个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无上神器,而我也不例外。”

  “原来是这样…噢,前田大哥,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之所以要问清楚你的来历,是因为我觉得既然我们是朋友,就应该要互相了解。”

  “不碍事。反正我马上就要走了,刚才的那桌菜就是我的临别赠礼。”

  “啊?!你要走了?”

  “既然尘逍谷没有‘赤武真元’的线索,那我也该告辞了。”

  隐尘这下可急了。来尘逍谷的路上,他们就已经多次遇险,还好每次前田都能助他们化险为夷。要是没了他,这回去的路可就真不好走了。

  “这…可我们回去还需要你的保护呢!”隐尘也不好意思再骗他,把实话也说出来了。

  “呵呵,隐尘兄弟说笑了。你若使出真本事,恐怕连我都不是你的对手。”

  隐尘心想,自己除了有点小聪明,哪儿还有什么真本事。

  “要不…要不我们结拜吧!”隐尘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留住前田了。

  “结拜?”前田元胜表情略显惊讶。

第三十四章 义结金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