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各怀鬼胎

  前田元胜之所以亲自做这桌菜,目的其实是为了收买人心。

  前田跟随隐尘他们来到尘逍谷调查此谷和誉尘逍的关联,却被鬼手阎罗告知二者并无联系。且不管鬼手阎罗所说的是真是假,早在龙塘乡遭遇许仲义时,前田已打定主意要将霍隐尘收为己用。

  但如今前田元胜已没有理由留在此处,这样就无法达到他的目的,所以前田必须设法让隐尘主动挽留自己。

  前田的这招欲擒故纵甚是高明,却没想到隐尘不仅要留下他,还要和他义结金兰,实是出乎他的意料。这么一来,他便可以顺理成章地留下来,尽力为他的“殿下”争取到隐尘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而隐尘之所以要和前田结拜,主要是因为他想要利用前田的能力来保护他们安全返回绝翰门。不过这些日子相处下来,隐尘对前田的欣赏也是有目共睹的。

  前田外表看似冷酷无情,实则却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这点在他酒后最为明显。他为了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浠月,甘愿自揭伤疤,说出自己的秘密,亦使隐尘非常感动。而且像隐尘这种开朗的人,反而会和他在性格上得到互补,让隐尘觉得和他相处轻松自在。如今又得知武功高强的他,厨艺竟也如此优秀,令隐尘更是钦佩。

  “你我都热衷武学,且喜爱美食,可谓是志趣相投。既然咱们投缘,不如就此结为异姓兄弟。”

  “好!难得隐尘兄弟不嫌我这个外族之人,那便依你所言!”前田元胜自然是求之不得。

  “真的吗?!那我现在就去取酒来…”隐尘没想到前田居然如此爽快地便答应了,一时大喜过望。

  未几,隐尘便在尘逍殿内找来了一坛酒。他已开封验过,只是一般的粮食所酿,想来鬼手阎罗应该不会不肯相借。

  “前田大哥,其实对于那些繁文缛节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看咱们就同拜苍天,共饮此酒便为兄弟,你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我亦不喜繁琐。”

  于是,二人向天跪拜宣誓,

  “皇天为证,后土为凭。今日我霍隐尘,与前田元胜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三个响头之后,隐尘和前田二人举坛豪饮。

  “哈哈哈哈,真是痛快!大哥,如今你可不能说走便走了。”

  “那好吧,找寻‘赤武真元’一事我便暂且搁下。待我将义弟你们都送回绝翰门,再作打算。”

  就这样,两个“各怀鬼胎”的人,结成了异姓兄弟。

  依旧到晚膳时间,鬼手阎罗才返回到了尘逍殿内。而饭桌上,也还是隐尘、念祖和前田陪他一起吃晚饭。

  “前辈,你白天上哪儿去了?”隐尘终于忍不住了心中的好奇。

  鬼手阎罗停下手中的筷子,

  “老夫去见了一个人。”

  “见一个人?谁啊?…”没等鬼手阎罗回答,隐尘突然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难道是泡在药缸里的那个人?!”

  “唔。”鬼手阎罗微微点了点头。

  这两天只顾着担心浠月的安危,隐尘差点都把在山洞里见到的那个男子给忘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他怎么…”

  “别问了…”鬼手阎罗显然不太想展开这个话题,直接止住了隐尘的发问“快点吃吧。”

  隐尘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立马收声。反正只要浠月没事就好,别人的事自己还是少操点心吧。

  饭后,隐尘照旧给林嫙送饭。

  “你和那个叫前田的结拜了?”林嫙的语气有些责备的意思。

  “是念祖告诉你的吧?没错,我为了留住这个可靠的‘镖师’,只能这么做了。不过我已经问清楚了他的来历,没什么特别的。还有啊,你别看他这么高大魁梧的,他的厨艺可真是一绝呢…”

  隐尘试图消除林嫙对前田的成见,然而似乎收效甚微,

  “别人说什么你都信,我看你总是要吃了亏才知道人心险恶。”

  对于林嫙的观点,隐尘不以为然,

  “若是所有人都相互提防,人活着该多累啊!就算是有可能受到伤害,我还是愿意选择相信,就像当日我选择了相信你一样。”

  林嫙知道隐尘指的是她利用他混进绝翰门的事,一时语塞。

  隐尘见林嫙突然皱着眉头不说话,摆出了一副不悦的表情,遂试探地问道,

  “林嫙,你不会是…不会是因为湖心小岛上发生的事还在生我的气吧?”

  乍听得此话,林嫙错愕地“啊”了一声,脑海里浮现出了那日的情景,霎时双颊绯红。

  乍见林嫙此状,隐尘赶紧解释道,

  “那天我真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怎么了,突然间脑袋就不受控制了…”

  “那天你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林嫙从衣袖取出当日隐尘在岛上摘下并赠与自己的那朵奇异的花,“我之前问过阎君,此花名叫‘尸心情迷花’,遇水便会挥发出类似媚药的气味。所以你我当日皆是着了此花的道。”

  “原来是因为它啊!”隐尘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那朵的花,“果然越是漂亮的东西就越危险呢~”

  林嫙当然听得出隐尘摆明了在说她自己,但她却不为所动,顺着他的话说道,

  “说得没错。听阎君说,它的花蕊还是天下至毒之物呢…”

  讲到“至毒”二字,林嫙还刻意把花突然凑近隐尘的嘴边,吓得他倒退了一小步,

  “啊?!真的假的?!…你可别开玩笑啊!倘若真是这样,那你还留着它干嘛?还不赶快扔掉!”

  隐尘这问题着实把林嫙问住了。

  对啊,之前不知此花的危害,留它在身边那还说得过去,可如今自己明明知道了这花有毒,为什么还留着它到现在?

  林嫙支支吾吾地敷衍道,

  “此花…我…我自会处置。”说完便又把花小心地收回衣袖,别过头去,让隐尘注意不到她的神色有异。

  “真不知道你们女人心里都在想些什么…”隐尘有些莫名其妙,但随即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你…你不会是想用它来对付老理吧?!”

  “你想什么呢?!…放心,在没有查清楚我娘的死因之前,我不会再妄动杀念了。”林嫙显得有些激动。

  “哦,那就好。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趁早扔了它…”

  “阎君有没有说浠月何时能痊愈?”不等隐尘说完,林嫙便立即扯开了话题。

  隐尘顿了一下答道,

  “这个他倒没说,但我想应该用不了多久了吧。现在浠月的毒已解了,只是元气受损,只要好好调养几天应该就能痊愈了。”

  林嫙抬头望向窗外远方,本该放宽心的她此刻却面露忧色。因为如今最令她担心的已不是浠月,而是在自己离开万劫岛的这些日子里,不知道她的那个恶魔一般的父亲有没有再干出什么令人发指的恶行。

第三十五章 各怀鬼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