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天纵奇才

  转眼间,夜幕降临。

  由于之前在龙塘乡遭遇过岌岩宫的阻挠,隐尘他们担心再度碰上,于是选择绕道而行,来到了“天文镇”。

  隐尘等人在镇上就近找了家客栈落脚。

  “几位客官里边请~”小二热情地招呼着。

  “小二,我想打听一下,你们这儿附近有没有懂得解蛊的人?”

  饶是饥肠辘辘,隐尘还是先想着找寻高人以解念祖体内之蛊。

  “会解蛊的人?这个小的倒真是不太清楚…不过在我们镇东南方的‘淇奥城’里,住着一位异常神通广大的城主,说不定他懂得这解蛊之术。据说啊,他不但精通医术,而且武功修为极高,年纪轻轻便与武当派的衡阳子,以及绝翰门的笑见酒齐名。此外,他还对什么奇门遁甲、五行术数,还有天文地理等颇有研究。最主要的是,他生得一张…”

  “行了行了…”隐尘听小二将那淇奥城城主一通海夸,有些厌烦,“这世上哪有这么完美的人啊?还说什么跟老理齐名…”

  “客官你若不信,大可亲自前去淇奥城考证一番。”

  “那城主叫什么名字?”

  “‘燕…池羽’?”未及小二开口,一旁的念祖便以试探的口气道出了这个名字。

  “不错,就是燕池羽。”小二语气颇为骄傲,仿佛像是在夸自己一般。

  “念祖你认识他?”隐尘有些惊讶。

  “我也是听我爹提起过,这个燕池羽确有常人所不及的天资。据说他三岁识字八千,五岁能赋诗词,八岁便有举人之才。其父只盼他能够考取功名,得个锦绣前程,不成想其武学天赋更是世间罕有。据闻他七岁拜师习武,然而仅仅过了三年,他便无师自通,从那以后再无一人做过他的师父。早年武林盟主大会上,年仅二十一岁的燕池羽在‘盟主战’中力挫群雄,从此一战成名。所以在我幼时,我爹经常让我以他为榜样。”

  隐尘听了直冒汗。溯海门主望子成龙本无可厚非,只是硬要寻常之人与那神童一般,确有些强人所难了。

  林嫙和浠月听了小二以及念祖对燕池羽的描述,亦觉得多少有些夸大其词了。前田元胜倒是不甚诧异,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他的观念里,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更何况,他自己亦认识一位与之相类似的人物。

  “看来这个‘燕池羽’还真不简单呢!咱们今夜便在这里住上一晚,待明日到那‘淇奥城’去会他一会,看他是否真如传闻所说这般厉害…”隐尘说得正来劲儿,却听得肚子一阵响声,“说了半天,都快饿死我了。小二,把你们这儿的好酒好菜都给我端上来…”

  第二天早上,隐尘等人吃过早饭,便按照小二所指的路,离开了天文镇,往淇奥城进发。

  出了镇子,朝东南方向走了没多久,一座只可能在梦境中见到的古城赫然出现在了不远的前方。

  此刻,和煦的朝阳正毫不吝啬地洒在那巍峨的城楼之上,当真是熠熠生辉。而远山的背景也把整座城烘托得更为庄严肃穆。

  行至城门口,隐尘等人抬头望去,只见城门上深深地刻着三个温润如玉的大字——“淇奥城”。

  “这里就是‘淇奥城’吗?哇,好漂亮啊!我猜里面一定有许多好玩儿的地方!…”浠月满怀期待地说道。

  “你个小鬼,就知道玩儿,等解了念祖体内的蛊,哥陪你玩个够。”

  其实隐尘自己也有些迫不及待,他边说边领着大伙儿朝城里走去。

  如今离重阳佳节尚有些时日,故而此时的淇奥城里节日气氛还不是很浓。但淇奥城素以酿酒闻名八方,隐尘他们刚一入城,便觉得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菊花酒香,醉人心脾。

  菊花酒美,而城里更是繁华。只见街道两旁和谐整齐地排列着各式各样的商铺民宅,街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耳边偶尔传来人群中男女老幼的低声耳语。城中央有一条内城河,将整座城一分为二。河边的房屋倒映其中,远远望去,像极了一幅水墨画。

  整座城处处皆透着和睦融洽,城外的世界对于城内的人来说,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样。而面对这么一处如同与世隔绝的地方,隐尘却心生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

  他究竟在淇奥城中看到了什么?

  另一方面——

  “据探子来报,大小姐一行人目前身在淇奥城。”

  “‘淇奥城’?那里并非回绝翰门的必经之路,为何他们会去到那里?”

  “不清楚。但如此一来,便只能待他们出城之后再作打算了…”

  郊外,四匹高头大马上的四人,正对着远处的淇奥城虎视眈眈。瞧真一点,这四人赫然便是万劫岛的四大护法。

  四人接到寒空的命令后,快马加鞭连夜赶到此处,本想直接对浠月下手,不料隐尘他们并没有按常规路线返回,而是绕道进了淇奥城。

  正当三护法“独断”和四护法“独行”商定按兵不动之时,大护法“独来”却不以为然,

  “何必如此麻烦!咱们四个直接杀进城去把那女娃抢来不就完了!”

  “万万不可!若是换作别处倒无妨,但‘燕池羽’的淇奥城,就得另当别论了…”

  “一个燕池羽何足惧哉!我就不信凭我们四人之力斗他不过!”

  听了独来的大话,独行不禁摇了摇头,

  “大护法有所不知,那燕池羽的武功修为深不可测,就算是岛主亲自前来,也未必有战胜他的把握。早在十多年前的武林盟主大会上,他便以一己之力挫败各派高手并最终夺魁。虽然在那届大会上,由于衡阳子和笑见酒没有参战,故只能称之为名义上的‘天下第一’,但即便如此,燕池羽的实力依然不容小觑。”

  “倘若真如你所言,为何我从未听说燕池羽曾坐上过武林盟主的位子?”

  “据说是他当年自认为资历尚浅,难堪重任,故而主动放弃了盟主之位,但谁都知道这些说辞不过是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其实归根到底是他根本就无心做这个武林盟主,因此在当时还惹来了不少武林前辈的不满。也因为这件事,燕池羽在江湖上始终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

  “想不到天纵奇才的燕池羽,竟是个毫无野心的窝囊废…”

  一旁的独断表情戏谑地冷嘲热讽。谁知话音刚落,只听得耳边“嗖嗖”的声响。独断根本来不及判断是何物袭来,下意识地身躯向后一仰,一团黑影携着寒芒擦过鼻尖,险险避过。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发毒镖!

  “独往!你疯啦?!”独断方才惊觉,原来这发毒镖出自四大护法中的二护法“独往”之手,惊恐之下,狼狈地对其破口大骂。

  独往是四大护法中唯一的女性,亦是其中最为神秘的一个。除了寒空以外,万劫岛内无人知其来历。只见她一身绯色束身衣很是冷艳,脸部则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沉静如水的双眸。

  “之前听说你被笑见酒所伤,我原本还在担心,此次行动你会否成为我们的累赘,如今看来恢复得还不错。”

  “你!…”

  独往似笑非笑的眼神在独断看来很是讨厌,满腔怒火刚要发作,却被身边的独行一手按住肩膀,摇头制止。独断冷哼了一声,不复言语。

  为了缓和气氛,独行笑着对三人提议,

  “天色不早了,我看咱们还是先在附近找个地方落脚吧…”

  “我明日再与你们会合…驾!”

  不等他们答应,独往便独自策马离去了。

  “哼!仗着有岛主撑腰,整天目中无人的,真他娘的晦气!…”独往离开后,独断朝地上啐了口唾沫,忿忿地说道。

  独往反常行为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第三十七章 天纵奇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