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功亏一篑

  二人来到不渝宫门前,随即被宫门两侧的守卫拦下。

  “来者何人?”左侧的守卫问道。

  与念祖对视一眼之后,隐尘答道,

  “这位官爷,我们是品酒坊派来送重阳贡酒的。”

  “‘品酒坊’的?年年重阳不都是小虎来送的吗?怎么今年换人了?”

  面对守卫的质疑,隐尘不慌不忙,从容应对,

  “哦,您是说小虎啊…他最近受了点风寒,所以我们掌柜的就派我俩替他来了。”

  “原来如此…可如今离重阳尚有些时日,怎的今年来得这么早?”

  “我们掌柜的说了,重阳宴是不渝宫一年一度的盛会,左右是要送的,自然宜早不宜迟。”

  “既然如此,烦请二位接受例行检查。”

  “有劳两位官爷。”…

  左右两名守卫分别对隐尘和念祖进行了搜身,均无任何异常发现。

  “怎么样,两位官爷,我俩能进去了吧?”

  “进去吧,但你们把酒送到就得马上出来,不得多做逗留。”

  “一定一定…”

  想不到如此顺利就混进了不渝宫,隐尘心里有些得意,但前田尚未成功救出,还远没到放松的时候。

  隐尘按照昨日醉汉所说,果然在不渝宫的东北方发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入口。但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居然无人把守。

  其实不单是这里,整个不渝宫里也不见几个守卫的影子。原因有二,其一是因为不渝宫内的守卫个个身手不凡,皆可以一当十。刚才在宫门外见到的两个算是整个不渝宫里武功最弱的,但若是放在江湖中比较的话,那些三流门派的掌门也未必敌得过。其二则是因为燕池羽相当自负,他认为比起自己,淇奥城民更需要保护,所以在很多年前,他便大幅缩减了宫内守卫的人数,用以扩充城防护卫队。

  隐尘纵然心存疑惑,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他从怀中掏出两颗药丸,自己先服下一颗,随后将另一颗递给念祖。

  念祖虽不知此乃何物,但凭着对隐尘的绝对信任,毫不犹豫便将药丸吞了下去。

  “隐尘哥哥,这是?”

  “嘿嘿,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一切准备就绪,二人小心翼翼地走下地牢。

  与地面上防守薄弱的情况截然不同,地牢的狱卒倒是布置得滴水不漏。隐尘二人刚一现身,便被数名狱卒团团围住。

  “什么人?胆敢擅闯不渝宫地牢?!”

  眼见如此形势,念祖不知所措地低声问道,

  “隐尘哥哥,怎么办?”

  不知怎的,此时的隐尘却不惊反喜,

  “嘿,还好我早有准备。”

  话音刚落,只见一众狱卒竟毫无征兆地接连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望着一地昏睡的狱卒,念祖惊讶地问道,

  “隐尘哥哥,他们怎么都倒下了?”

  隐尘微笑着将右手掌摊开,只见一根手指长短竹制的柱状器物出现在眼前。

  “多亏了鬼手阎罗所赠的锦盒里有此法宝…”

  此物名为“无色风”,是鬼手阎罗特意赠与隐尘,以备不时之需。使用时,只需手指轻轻一拧,其中的特制药粉便会与空气发生反应,吸入体内的人会在顷刻间失去意识,且药效可持续十二个时辰。

  鬼手阎罗赠与锦盒的本意便是要隐尘提防如前田元胜这类的危险人物,倘若让他得知隐尘竟然以此来救前田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见此物威力如此惊人,念祖不禁问道,

  “这便是你昨晚所说的‘秘密武器’?”

  “那倒不是,我的‘秘密武器’比这玩意儿更好使,不过用不到的话那便最好…”隐尘望着念祖笑道,“好了,咱们抓紧时间救人吧!…”

  不渝宫地牢占地不大,因此没过多久,二人便在地牢尽头找到了被关押的前田。

  “义弟,念祖兄弟,你们怎么来了?!”

  “大哥有难,小弟哪有不管的道理!来,我先给你解开锁链…大哥,你的伤势如何?可否行走?”

  “嗯,经过一夜调息,感觉好多了。”

  “好,念祖,你去从狱卒里扒一件衣服下来,给大哥换上。”

  “好。”

  前田擦去脸上的污渍和血迹,换上干净的衣服后,随二人离开了地牢。

  走出地牢,三人卸下板车上的八坛酒,随后从进来时的另一侧宫门离开,以防前田被原来的守卫识破。然而,他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好,还是露出了破绽。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两名宫门守卫见他们拉着板车从不渝宫里走出,站在左侧的守卫疑惑地问道。

  隐尘上前一步,挡在前田身前笑着回答,

  “这位官爷,我们是品酒坊派来送酒的,如今酒已顺利送达,麻烦官爷让我们回去给掌柜的复命。”

  守卫上下打量了一番,没有发现异常,于是侧身让开了一条过道,挥着手说,

  “走吧走吧。”

  “谢官爷!咱们走吧…”

  为了不给他们反悔的机会,三人脚下生风地走出宫门。隐尘回头用余光一瞥,见不渝宫离自己越来越远,原以为大功告成,刚要松一口气,谁知此时,意外发生了。

  “等等!”

  不知为何,身后的守卫突然叫住了他们。三人登时站定原地,面面相觑。

  “隐尘哥哥,怎么办?他们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念祖有些惊慌地低声问道。

  “别慌,沉住气,什么情况还不一定呢…”嘴上虽是这么说,但隐尘的手还是有些不自觉地颤抖。

  三人缓缓转身,只见两名守卫朝前田缓步走来,原来是其中一名守卫察觉到了前田血迹斑斑的袖口。这一发现让他们不得不对前田产生怀疑。

  “你,把头抬起来!”依旧是左边的那个守卫对前田强硬地命令道。

  前田心知已然是事迹败露,避无可避,干脆心一横,抬头阴冷地瞪了那守卫一个满眼。

  这一瞪着实把那守卫吃了一惊,就在他惊吓的瞬间,前田突然发难,鼓足所剩无几的内力,上去就是一掌,把那个守卫轰飞老远,随后他毫不犹豫地转身便拖着隐尘和念祖撒腿就跑。

  凭着刚才突然的偷袭,前田才勉强撂倒了一人,此际重伤未愈的他,再无余力与另一人对战,因此唯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然而,前田低估了不渝宫的实力。只见另一名守卫纵身一跃,拦在了三人面前。他们三人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三下五除二地轻松制服。

  “哼,看你们还往哪里跑!…”那守卫趾高气昂地对他们三人说,“走,随我去见城主!”

  此时,倒在地上的隐尘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救出前田不说,还反而把自己和念祖搭上了,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看来,这“秘密武器”是不得不用了。

第四十四章 功亏一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