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又起波澜

  隐尘自幼在绝翰门长大,因为他是笑见酒的侄子,故而笑见酒门下的弟子都比较照顾他。

  然不知为何,溯海门主从一开始便看他极不顺眼。所以,不少溯海门下的弟子便有恃无恐,只要一逮到机会就欺负他。虽然不外乎是一些轻蔑的玩笑,抑或是小孩儿之间捉弄人的把戏,然而这种事一旦开了头,倘若不加以制止,以后便会无休无止地发生,直至隐尘沦为门中弟子的笑柄,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

  面对他们的种种刁难,隐尘自然可以选择让笑见酒出面,但他却并没有这么做。原因有二,其一,隐尘明白笑见酒能帮得了自己一时,却帮不了一世,而且,笑见酒就是威望再高,可在这绝翰门里,地位终究是在门主之下,倘若让他出面解决,说不定会因此与溯海门主产生摩擦,这样就得不偿失了。其二,隐尘从小骨子里就有一股傲气,遇事从来都习惯靠自己解决,他偏偏不信,以他自己的能力摆平不了他们那些欺软怕硬的家伙。

  然而,不会武功的隐尘,又如何能在这帮习武的弟子们手上讨到便宜?

  于是,隐尘只能委曲求全,慢慢地,便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遇到脾气硬的弟子,就尽量躲着点,话少一些。而碰到比较狂的,就一个劲儿地夸他们,就算是给他们“捧臭脚”也无所谓。若是在沉默寡言的弟子面前,隐尘便会经常找他们聊天,以寻找彼此之间的共同话题。而且,他时不时地还会投其所好,今日送这个蛐蛐,明日送那个字画。

  渐渐地,隐尘和弟子们的关系处得越来越好,自然也就不再把他当做嘲弄的对象。不但如此,当隐尘遇上什么麻烦的时候,曾经欺负过他的弟子有些还会主动替他出头。最后,他竟然成了所有弟子们眼中的“香饽饽”,门中也再没有哪个弟子找过他的晦气。

  隐尘的性格,或多或少对他在江湖中行走有所帮助。然而,燕池羽是何等人物,他自然看得出隐尘其实是“口服心不服”,只是他并不说破,大概是因为难得遇到与自己相当的练武奇才,所以另眼相待吧。

  “要我为其解蛊可以,但在此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行啊,只要你肯帮我兄弟解了他体内的蛊,你要问多少问题都随你!”隐尘激动地说道。

  “你和笑见酒是什么关系?”燕池羽开门见山地问道。

  “就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问题呢…他是我叔叔。”

  听到隐尘的回答后,燕池羽微微点头,

  “原来他们俩是叔侄。这样的话,此子有如此天赋就不奇怪了。但为何笑见酒不传他武功?”

  隐尘见燕池羽若有所思的样子,担心他临时变卦,试探地问,

  “燕城主,你的问题我答了,现在能给我兄弟解蛊了吗?…”

  燕池羽回过神来,对念祖说,

  “你,上前来。”

  听到燕池羽的命令后,念祖先是望向隐尘,后者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他才安心地走到燕池羽面前。

  燕池羽一把抓起念祖的右手腕,不消片刻,已然对念祖体内之蛊了然于心,

  “原来是‘醉蚕蛊’…”

  “‘醉蚕蛊’?可有解法吗?”隐尘焦急地问道。

  燕池羽松开念祖的手腕后解释道,

  “此蛊以酒为引,亦以酒为生。换言之,只要中蛊之人体内无酒,蛊虫便会在数日内死去,蛊毒自消。”

  “你的意思是说我兄弟没事了?”

  “嗯。”

  听到燕池羽肯定的答复,隐尘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太好了!念祖,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我们还得回绝翰门,就不打扰了啦,告辞!”

  殿内的其他人随隐尘一起对燕池羽作了一揖后,便匆匆离去。

  隐尘等人离开后,童灿立即请示燕池羽,

  “城主,属下担心他们另有图谋,需不需要派人盯着?”

  燕池羽明白童灿此举不过是因为自己轻易放过了隐尘等人,故而心有不甘,于是他也不再阻拦,

  “随你吧。”

  从大殿到不渝宫门,隐尘等人一路无话。直到出了宫门,他们才如释重负。

  “哇,刚才真是好险,还好老理在江湖上比较吃得开,要不然我们可就惨了…”隐尘一想到自己差点被关进那个阴森恐怖的地牢,不禁汗毛直立。

  “是啊,我刚才都出汗了,幸亏浠月你们及时赶到。”念祖附和道

  “这其实都是姐姐的主意啦!…”浠月带着饶有趣味的笑意说,“哥哥,姐姐其实一早就替你想好对策了,你还不赶紧谢谢她?”

  浠月道出了实情,让隐尘和林嫙都有些尴尬。但林嫙还是先一步做出反应,

  “好了,我们已在此耗了一日,再不赶紧起程,你爹该等急了…”

  “姐姐你怎么脸红啦?”

  “鬼机灵,就你话多。你不走,我可走了…”

  “姐姐,等等我!…”

  隐尘一行人一路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已走出了淇奥城的地界。他们只要再翻过眼前这座山,便是玉山镇了。而就在此时,林嫙停下了脚步。

  “姐姐,怎么了?”

  “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我们…”

  “有人跟踪?…”隐尘立即四处张望了一番,“在哪儿?”

  “不错,我也感觉到,似乎不止一双眼睛,正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前田的话让林嫙确信自己的判断并非错觉,她冷静地观察周围地形,试图找出跟踪之人的藏匿所在。

  而隐尘可没什么耐心,直接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宵小鼠辈,快给我滚出来!”

  “臭小子,咱们又见面了!”

  随着一声应答,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隐尘等人身后窜了出来。定睛一看,赫然是三护法“独断”。

  惊魂未定,大护法“独来”亦紧随其后,

  “老三,你怎么比我还沉不住气…”

  二人既已露面,独往和独行亦没有躲藏的必要,纷纷现身。至此,万劫岛四大护法已然全部到齐。

  “原来是你们。”林嫙心头涌现出了不祥的预感。

  四人站定后,同时向林嫙行礼,

  “属下拜见大小姐…”

  林嫙脸色有些难看。

  隐尘他们只知她来自万劫岛,却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乃是寒空之女。听到四大护法唤她“大小姐”,都十分诧异,

  “林嫙,他们怎么叫你‘大小姐’?”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林嫙低声地搪塞过去,随后对四大护法做了个起身的手势,

  “都起来吧…”林嫙心存戒备地问道,“你们前来所为何事?”

  “回大小姐,我们奉岛主之命前来带一人回去。”独行恭敬地答道。

  “谁?”

  “笑见酒之女——‘霍浠月’。”

  “什么?!”

  独行淡然道出四人此行的目的,却让林嫙大惊失色。而隐尘和念祖更是难以平静,

  “别做梦了!有我在,你们休想动我妹妹一根汗毛!”

  “没错,我们就算拼死也不会让你们把浠月带走的!”

  独断阴冷地笑道,

  “嘿,大言不惭的小子,就凭你?”

  为免双方冲突进一步加深,林嫙说道,

  “你们休要多生事端,让我跟你们回去和岛主谈谈。”

  “林嫙,你…”

  “你闭嘴!”

  隐尘担心林嫙陷入两难的境地,刚要劝阻便被其喝止。

  此时,一向少言寡语的独往开口劝道,

  “大小姐,属下以为你还是置身事外为好,免得到时候令你为难。”

  或许是因为独往同为女子,且语气平和,或多或少缓和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但林嫙态度依旧坚定,斩钉截铁地说,

  “二护法,我知道你是为我设想,但我也只能辜负你的好意了。我之所以离开万劫岛,正是因为不齿于岛主的行事作风,因此我也绝不会容忍你们助纣为虐!”

  林嫙的话让独断听来尤为刺耳,就好像是单独说与他一人的。因为相比其他三位护法,他为寒空做的坏事最多,算得上是恶贯满盈。尽管他的脸色已极不好看,但碍于林嫙的身份,却也不敢发作,只恶狠狠地说道,

  “大小姐,我们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你虽是岛主的女儿,我们也只能得罪了!”

  说罢,独断不再顾及林嫙,登时暴起。

  眼看独断向浠月袭来,隐尘第一时间本能地挡在其身前。这一举动让独断更是来劲,

  “老子本就憋着一肚子的火,今日就先拿你开刀!”

  说着,独断便加强攻势,转而向隐尘下手。谁知利爪杀至半路,却被一道寒芒逼退。

  杀招未果,独断大怒,

  “你是何人,敢对老子动手!”

  “欲伤我义弟,得先问过我的刀!”

第四十六章 又起波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