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趁虚而入

  燕池羽出城距今已过两日。在这两日内,淇奥城与平日里并无二致,仍然是一派四海升平的景象。这一切都归功于一人的镇守,他便是淇奥城防总护卫——童灿。

  童灿本是江湖中人,因其性格刚毅耿直,好插手不平之事,经常与人结仇。

  多年前,童灿被仇人设计陷害,险些丧命,万幸被燕池羽所救,才得以保住一命。

  童灿为报燕池羽的救命之恩,留在了淇奥城。后因其为人正直,且武功高强,燕池羽便提拔他为淇奥城防总护卫,以镇守一方太平。

  此刻,童灿正站在淇奥城楼之上,监视着城内外的一切。

  然而不知怎的,今日童灿的内心总隐隐感到不安。任凭和煦的阳光从头顶撒下,但还是拂不去他心中的一丝阴霾。

  “莫非是淇奥城有大事发生?…”童灿如是想着。

  但见此时,城门正前方乌泱泱的一群人正向淇奥城走来,一眼望去,估摸着得有上百人。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童灿极目远眺,只见他们个个身着黑衣,手持兵刃,俨然是一副训练有素的模样。而其中为首的一人,脸上还戴着一个可怖的鬼刹面具,瞧真一点,这面具竟与寒空所戴的一般无二。

  须臾间,这帮不速之客已然兵临城下。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童灿身旁的守卫高喊道。

  “万劫岛岛主——骷髅冢!”为首之人同样以高声答道。

  “尔等来我淇奥城所为何事?”童灿问道。

  “我座下护法独断死于燕池羽之手,今日我便来找他算账!”

  原来是寒空因为独断之死而找上门来。可是当日在听闻独断死讯后,寒空只是显得颇为震惊,并未有任何替他报仇的表示,如今怎的突然前来?

  对方表明了寻仇的来意后,童灿的眼神立马变得犀利了起来,

  “我们城主无暇与尔等纠缠,就让我来替他了结此事!”

  寒空听了童灿的回答,嘴角不由地微微上扬,

  “哼,那我就先取你命,再杀燕池羽!”

  说完,寒空一个手势,身后门众一拥而上。

  童灿见状,不慌不忙地说,

  “且看你有没有这本事!…弓箭手准备!”

  随着童灿一声令下,城楼上两排弓箭手瞬间整齐划一地拉满了弓,将箭矢对准城下万劫岛一众,随时准备发射。

  待万劫岛众人进入弓箭手的射程范围,只听得童灿“放箭”二字一出,城楼上即刻箭如雨下。

  然而,万劫岛的实力大大超出了童灿的预料。两轮箭雨下来,竟然仅仅杀伤了三四名万劫岛门人,收效微乎其微。

  转眼间,万劫岛众人已攀上了城墙,弓箭也就再无用武之地。于是,童灿便下令所有人拔出近战兵刃,决定以武功取胜。

  童灿自诩他手下之人个顶个都是高手,定然不会在拳脚上落了下风。可万劫岛众亦非鱼腩,双方甫一交手,便杀声震天,互不相让。

  刚开始,童灿这边还能应付,可毕竟城楼上空间狭小,淇奥城防护卫队不能全员同时作战,这么一来,便失去了人数优势。再加上万劫岛众不停地越墙而上,如此轮番作战,内力也渐感不支。

  久战之下,淇奥护卫队终于陷入被动,不断减员。

  见此情形,童灿再也无法袖手旁观,随即加入战斗。

  童灿刚一出手,双方形势便马上发生了逆转。只见他以手代刀,一刀一个,转瞬间便倒下了四五个,这教寒空如何还能按捺得住?

  “带头的那个,你恃强凌弱算什么本事?要打,便和我打!”

  说着,寒空脚下轻轻一点便飞上了城楼。

  光凭这踏雪无痕一般的轻功,童灿便知眼前的对手绝非等闲。

  想到这里,童灿立马暴喝而起,以期先声夺人。

  只见他以掌代刀,使出“烈阳六刀”中的第一式“朝阳无锋”以探其底蕴。

  此刀招看似凶险,实则浅尝辄止,只因童灿的目的仅仅是想一探寒空的底蕴。毕竟童灿对其不甚了解,倘若贸然豁尽全力,难保不露出破绽。故此,童灿并未在一开始就使出真本事。

  寒空自然明白童灿的用意,但当他轻描淡写地单手格挡住了童灿的所有招式之后,却故意用言语相激,

  “燕池羽的手下就这点能耐?当真是令人失望!”

  童灿的脾气哪能受得了寒空这般讥讽,当即便使出烈阳六刀的第二式“侵略如火”以及第三式“如日中天”。

  这两式融合在一起施展开来,只觉得童灿的刀势又疾又烈,丝毫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然而,这些招式依旧没有对寒空构成任何威胁。虽然终于逼出了寒空的另一只手,但他还是轻而易举地将童灿的掌刀一一拒之门外。

  可让人不解的是,寒空所使的武功,并不是修炼多年的“万骨尸行诀”,亦非万劫岛的独门武学“血劫化元功”,更不是曾经在绝翰门修炼的功夫。

  莫非是他太过自信,因此才将自己的本门武功弃之不用?

  倘若真是如此,那么寒空这门奇怪的功夫又是何时习得?瞧这武功招式极其简洁,没有一丝多余动作,看似简单易学,实则高深玄妙,想要练好此功就必须对武功招式的演变有着很深的理解。若非如此,结果必然只能是东施效颦,贻笑大方。

  眼看自己的一招一式皆被寒空如此轻易化解,童灿的火气逐渐开始压不住了。

  童灿曾经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因其常有侠义之举,便得了“光明刀”的美誉。而且,自他习武以来,鲜有败绩。唯一给过他如此刻一般压迫感的人,也就只有燕池羽一人。

  燕池羽是他的救命恩人,亦得过“天下第一”的称号,童灿自然是心服口服。而寒空在童灿眼里,不过是一个江湖邪教的魔头,如何能同燕池羽相提并论。

  然而,这魔头竟能在武功上完全压制住了他。

  虽然童灿的烈阳六刀招式未尽,但仅凭寒空随手便接下了前三式来看,就算童灿使出后三式,想必亦奈何不了他。这让童灿着实难以接受。

  而且,童灿深知此战若败,损失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颜面,还有淇奥城多年以来的太平。如若寒空攻下城来,淇奥百姓势必遭殃,如此一来,他还有何面目再见燕池羽?

  看着护卫队的兄弟们一个个倒下,童灿不再犹豫,登时双拳紧握。瞬间,童灿双手青筋暴现,脚下沙砾腾空,尘埃四起。显然,童灿已将全身功力催谷至顶峰。

  此刻,童灿浑身散发着气吞山河的气势,两眼死死盯着寒空,悲壮而坚定地对寒空说道,

  “骷髅冢,且看你如何接我最后三刀!”

  明知烈阳六刀胜算渺茫,童灿却依然底气十足,究竟他还有何招数?

第五十二章 趁虚而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