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杀意无形

  以笑见酒对隐尘的了解,凭他的定力,不出两个时辰便会放弃。

  然而这次,隐尘却大大超出了笑见酒的估计。他不吃不喝从晌午一直跪到夜里,期间有好些绝翰门弟子用烧鸡和肉包子前来引诱,隐尘都一一经受住了考验,甚至连念祖亦劝他不动。

  隐尘的表现着实让门中弟子对他刮目相看,但笑见酒依然不为所动。

  酉时三刻,笑见酒屋内灯火熄灭。整个融水堂一片漆黑,仅有一抹银白的月光洒在堂外一隅。

  夜深露重,秋夜更是漫长难耐。

  隐尘此刻饥寒交迫,清水鼻涕不自觉地往下淌,全身亦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适合想念温暖的床榻了,但是,隐尘没有放弃。

  他从没有把整个天下一肩担起的雄心壮志,也没有想要成为武林至尊的霸主野心。

  他之所以想要变强,仅仅是为了能够保护他想保护的人罢了。

  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练武的材料,也不知道现在才开始练是否还来得及,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一次,他绝不会放弃。

  第二天清晨,笑见酒推开门便看到隐尘依然跪在原地,只是整个人像一只煮熟的大虾一样蜷缩着。

  “这小子竟一夜没睡?当真是天下奇闻…”

  一夜没睡可能有些不太准确,应该说是一夜没在床榻上睡才对。

  瞧他现在虽然跪在地上,却是睡得正酣,嘴里还流着哈喇子。

  笑见酒缓步走到隐尘身后,故意一声干咳,一下子便让他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只见隐尘一个激灵窜了起来,同时口中喊道,

  “把烧鸡留下!…”

  隐尘睁开眼来,发现身前空无一物,方知刚才的烧鸡只是梦中所见。

  “怎么?一顿饭不吃就饿出幻象了?”

  隐尘循着声音一回头,赫然见到笑见酒站在他的身后,

  “老理…哎哟!”

  由于跪得时间太久,以至于隐尘的两条腿都跪麻了,刚一迈步,就摔了个狗吃屎。

  “啊…摔死我了!…”隐尘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腿嚷道。

  “臭小子,你是否无论如何都想要习武?”笑见酒严肃地问道。

  笑见酒突然收起了玩笑的语气,让隐尘也正经了起来。

  只见他迅速直起了腰板,胡乱抹了两下嘴边残留的口水之后,坚定地答道,

  “是!”

  “你要想清楚,练武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不管以后有多辛苦,你都能坚持下去吗?”

  “若我半途而废,我就…我就为绝翰门洗一辈子茅厕!”

  虽然有些不雅,但这便是隐尘当下所能想到对自己的终极惩罚。

  “要成为绝翰门的弟子,首先必须得通过极为严苛的入门试炼,就算是门主之子亦不例外…”

  “我知道,试炼堂的魏麟师兄和白曾师兄与我可熟得很呢…说吧,让我去找哪个师兄做我的试炼官?”

  没等笑见酒说完,隐尘便有些跃跃欲试了。

  也难怪,跪了将近一天一夜,终于看到了希望,换做是谁都会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

  然而,笑见酒之后说的一句话却让隐尘的心凉了半截,

  “你的试炼官…是我!”

  “什么?!”隐尘的眼珠子瞪得像俩铜铃一样。

  “有什么问题吗?”

  “这么多年,我一次都没见你做过什么试炼官,你…你摆明了想要刁难我!我不干!”

  “你若是怕了,大可以放弃,没有人逼你!”

  笑见酒的语气强硬,根本容不得他人反驳。隐尘虽有怨气,却又无可奈何。

  “虽然让这驴脾气做我的试炼官势必会加大难度,但好歹也是一次机会…如果我此时放弃,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隐尘不再纠结于试炼官的人选,当即对笑见酒答道,

  “好!就让你做我的试炼官好了!不就是一次试炼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吧,咱们第一项考什么?”

  听到隐尘的回答,笑见酒的心情不知是愁是喜,但脸上仍然看不出任何表情,

  “洗漱去!”

  “啊?‘洗树’?…这算哪门子试炼?”

  “我是让你先回去洗漱!…一会儿到后山的‘游龙壁’找我!”

  “哦…”隐尘尴尬地挠了挠头,之后便匆匆回到自己房内。

  望着隐尘的背影,笑见酒无奈地长叹了口气,

  “不知我做出如此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再说淇奥城——

  童灿祭出最强一式,欲与寒空决一死战,随之引发天象异变。

  霎时黑云压城,淇奥城周遭瞬间由白昼变为黑夜。而童灿浑身散发的光芒亦完全消散,整个人完全融入黑暗之中。

  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真没想到,光芒万丈的烈阳九刀,最强一式的前奏竟是如此黯淡无光。

  对童灿形成包围之势的万劫岛众虽然一个个摆开了架势,却又面面相觑,无一人敢贸然出手,只因他们皆被骤变的天象所震慑。

  不但如此,他们的头顶更被一股浓重的杀意所笼罩,直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包围他的众人登时衣衫破裂,有的甚至皮开肉绽,血花四溅。

  一时间,万劫岛众人乱作一团,他们不知所措地惨叫连连,慌忙后撤。

  而身处中心的童灿却毫发未伤,只因为这些伤痕,正是拜他周身散发出的澎湃刀意所赐。

  以无招胜有招,以无形伤有形。

  这,便是童灿的烈阳九刀最后一式——“烈阳无形”。

  眼看自己的手下瞬间死伤一片,寒空尚未明白发生了什么,却感到眉心一阵火辣的疼痛,他当即闪身往左侧躲避,身形未定之际,一缕长发便已被整齐地削断。

  青丝犹在空中,寒空未做停顿又一个空翻。踉跄地站定后,只见在他脚下的大地同时出现了两道交叉的深长刀痕。

  寒空这一系列看似莫名其妙的动作,原来是为了躲开童灿的无形杀招。虽然看上去有些狼狈,但到底还是成功避开了。

  “他居然能感知‘烈阳无形’的杀招?!这是什么道理?…”

第五十五章 杀意无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