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贼心不死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纸照进一间柴房,正巧落在墙角一女子的脸上。

  在晨光的映照下,女子的面容略显憔悴,却依旧难掩其倾城之色。仔细一瞧,这女子不正是慕林嫙吗?

  此刻,她的双眼受到光线的刺激,本能地想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竟动弹不得,

  “我的手脚怎么被绑住了?!…”

  虽然手脚被缚,但林嫙并未因此慌了心神。她设法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并试着记起这一切究竟为何发生。

  然而,无论林嫙如何拼命地回忆,她始终感觉大脑像是被禁锢住了一样,难以想起任何被绑架的经过。

  “啊!…不行,我…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林嫙表情痛苦地揉着太阳穴,“我只记得和隐尘他们分别之后,在返回万劫岛的路上,投宿了一家客栈,等我再醒来,便已身在这间柴房之中。可这中间发生过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记不得了…”

  正当林嫙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人霍地推门而入,

  “哟,小妮子醒得还挺快…”

  “是你?!”

  林嫙抬头一看,此人竟然是之前已见过一面的岌岩宫掌门许仲义。

  “没想到吧,那日一战之后我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一直潜伏在暗中监视着你们,终于让我逮到了机会…”

  看着许仲义双手背在身后,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悠闲地在自己面前来回踱着步,林嫙不禁对其嗤之以鼻,

  “是啊,我是没想到,堂堂一派掌门非但不思进取,还整天做些鸡鸣狗盗之事,本事当真不小!”

  林嫙的讥讽让许仲义瞬间心生不悦,

  “哼,臭丫头,你最好给我识相点儿,如今你的小命可全掌握在我手里!”

  “你到底想怎样?”

  许仲义没有立刻回答林嫙的问题,而是举起了他的右手。细看之下,这只手竟不住地在颤抖。

  “这是…?”林嫙大概猜到其中缘由,但还是不太确定。

  “这就是上回与我交手的那小子干的好事!…”讲到这里,许仲义突然面目狰狞了起来,“当日被那小子的内力震伤,我本以为休养几日便可康复。可谁知道,由于经络受损,我的右手在数日前便已不听使唤,一直抖个不停,这让我以后如何再能练刀,如何报我大哥之仇?!”

  许仲义的语调悲痛欲绝,但在林嫙听来却异常可笑,

  “你兄长与人公平比试,虽死犹荣,而你却只会在人后暗算,如今得此报应怨得了谁?!”

  “你给我住口!…”许仲义显然是恼羞成怒了,“把我惹恼了,可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林嫙冷哼了一声,把头别了过去,不复言语。

  许仲义稍微平复了激动的情绪,接着说,

  “如今洪渊老鬼已死,我大哥的仇可以不报,但是伤我的那小子,我一定要找他算账!”

  “你敢!…”林嫙的眼神突然间闪过一丝杀意。

  “哟,刚才说了这么多,你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怎么我一提到那小子你却如此在意?看来你俩的关系不一般哪!…”

  “我和他…根本就没关系!”

  “有没有关系试一下便知道了…”

  说着,许仲义缓步来到林嫙跟前,刚举起右手,却又放下来换成了左手,一把取下林嫙头上一支镶嵌蓝紫色珠花的发簪。

  “你干什么?!”林嫙向后一仰,极力地想要避开。

  “你说…那小子看到了你的发簪之后,会不会来救你?”

  “你…你这奸贼!”

  “哈哈哈哈…”

  得到林嫙的“赞扬”后,许仲义心满意足地高声大笑着步出柴房。

  此刻,林嫙心绪难平,唯有在心里默默祈祷,

  “你这傻小子可千万不要为了我跑来送死啊!”

  绝翰门试炼堂内——

  林嫙口中的傻小子霍隐尘,正进行着笑见酒为其准备的第二轮入门试炼。

  笑见酒以及白曾二人带隐尘进到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密室之内。

  甫一踏入密室,隐尘便有些忐忑不安,

  “白曾师兄,这儿是什么地方?这么黑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隐尘没有听到白曾的回答,却只听到机关转动的声响,随后整个密室瞬间被墙上数根火把点亮。

  光线突然由暗变亮,隐尘让瞳孔适应了片刻,接着便看到密室的四壁上都刻满了武功招式以及内功心法。

  “气舒百会,继盈阳泽…”隐尘照着墙上的心法口诀念了几句。

  “这里是‘演武室’,墙上记载的乃是我绝翰门内的初阶和进阶武学秘籍,供门中弟子修炼。”白曾站在演武室的中央解释道。

  隐尘听了立马两眼放光。他扬起头随意选了一篇刻录在左侧墙上的内功心法,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并试着去理解其中高深的含义。

  正当他看得起劲时,笑见酒却突然对隐尘喝道,

  “臭小子,别瞎看!…”

  “切,真小气…”隐尘对笑见酒撇了撇嘴。

  “你懂什么!刚才你所阅的武学是绝翰门弟子可修炼的最高心法《易水神诀》。你没有一点武学根基,便想钻研如此高深的武功,当心走火入魔!”

  “真有这么严重吗?!…”隐尘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好,我不看了我不看了…”

  看着隐尘一脸惊吓的模样,白曾笑道,

  “隐尘,你不用太过紧张,笑堂主那是吓唬你的,只要不勉强硬练的话,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好了,咱们回归正题吧,你的第二轮试炼便与墙上这些武功有关…”

  这时,隐尘收起了顽劣的性子,认真地听白曾继续说道,

  “第二轮试炼,便是要你在演武室内自由阅览两个时辰,并在结束后,回答笑堂主所提出的三个问题,答对两题即算通过…”

  这第二轮果然要比上一轮难上许多。此番试炼考验的不单单是记忆力,更主要的是考察试炼者对武学的领悟力,若是没有天资,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

  听了第二轮的试炼内容,隐尘已经是倍感压力,可笑见酒却依然对他不依不饶,

  “旁人只需答对两题,而你必须要全部答对才算通过!”

  笑见酒一再给试炼增加难度,终于让隐尘忍不住发怒了,

  “老理我可忍你很久了!你平时恁我也就算了,可是如今是我人生最关键的时刻…”

  “正因为是最关键的时刻,所以才不可敷衍了事!…我还是那句话,若要放弃,随时都可以!”

第五十九章 贼心不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