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多情夜雨(3)

  枝间叶,珠露垂,断不歇。

  一个人,伫立这旷野,默然看着,又时而去仰望……说不出梦想与理想,只知道还有远方……

  近处——

  声声滴雨,注流成溪,洗尽尘埃……

  远望——

  极目之处,残落天际,墨卷云影……

  漫游中,逐林海,似青烟,团团翠湖亦荡漾……占据了大半择云岛的云意林,到处都是那水的“脚步”,让那残留下的几抹痕迹,也是翠色惹眼。

  在这茫茫的漫天青烟之中,云意林、冰草岭所在的这片“秘境”,却是沉浸在说不出的“滋润”之中。

  泛着翠色,满是生机,不知这大自然正悄悄地蕴含了多少的“活力”……

  “此番前往这雪貂之岛,暴王愿与主人同去!”

  “暴王……暴王,你可想过那浮光洞……寻思左右……到头想来不过是一个传闻!恐怕这雪貂之行,也是徒劳无功……”,冰帆坐在一块石上,缓缓而道,“况且我俩一去,又该如何照应大家?”

  暴王正倚在那石壁,转头看了暴女一眼,便又低头,叹了口气。

  “暴女、冰毅、常叔……我终究对得起谁……暴王啊,此事就这么定了!”,冰帆紧紧闭上了眼,又猛然大大地睁开,“我一人前去,不论结果如何……我也无所负担!”

  雨滴自然是挂不住了,纷纷争闹着、打斗着。没有谁,能逃过这“化作虚无”的哀伤!

  一滴滴,顺着叶,滑下来。

  正巧——

  树下有人!

  这群调皮的精灵,能怎么会放过?

  反复舞刀的,竟陷入一种“痴狂”的状态……迎、劈、横、挑、砍……那正是冰铎!

  树下的,也正是他!

  冰铎的头上早已是湿湿漉漉,却也没有加快这雨后的脚步。

  “锋七!”

  “这刀法如何锋七?”

  “难道我速度不行……我……我可真是……”

  “锋七?又该如何化作那二十八式?”

  “双峰……到底又该如何叠加?”

  一路断断续续地,不曾停下那自己的“言语”。走了回来,那洞前仍如之前那般,密草摇曳,倒也多了一层隐秘的“安全感”。

  冰铎小心地拨开那草,唯恐脚下或是那周围,布满了“陷阱”!

  那暴王正倚靠着石壁,闭目不语。

  多情的夜雨,不曾冷落这洞中的众人。洞外草色杂生,些许斜风细雨,透过这张绿网,倒也平添了几分安静。

  雨,竟然一连下了两天。直至此时的傍晚,也没有停歇。

  “岛主,那林中还要不要继续去搜索?”

  水益恭身站在一旁,小声地询问道。

  “谅那寥寥数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那是岛主!”,水益陪笑道,“林中茂密难寻,况且浪费诸多人力……哈,还是岛主英明啊!”

  “可是爹……那终究还是祸害!”

  “那交给你?”,水索平对着二儿戏谑地笑道,“对了,船只准备好没有?此番雪貂岛之行……于我而言,很是重要!”

  冰刃只好停止了言语。同他大哥一样,静静地坐在了两旁。

  “放心岛主,一切就绪!只是……”

  “水益啊,是怪我不带你?”,水索平一看那脸色,便揣测地说道。

  “不!不……岛主!”,水益忙否认道,“小的想……为何岛主会带个外人去呢?”

  “擎刚?”

  水索平一听,从椅子上起身,深呼了一口气,看向一旁的水益。

  “你等一下!”

  说着,水索平便右手执壶,举至额头,手腕微动,任嘴口细流,刚好成了眼前的一杯热茶。

  “来……来,大总管!”

  此刻来了个“角色转换”。水索平陪笑着,将那刚刚倒好的那杯茶,端向水益的身旁。

  “岛主……岛主,你不必如此!”

  水益假装推辞着,可听完岛主下面的话,竟“心安理得”地喝了一干二净。

  “他终究是个可用之人……我又如何能去弃之不用?”,水索平轻轻摸了下下巴,“擎刚……此人不弱于我!”

  穹空如壁,笼盖四野,云帆依旧,海涌潮声。

  “老大,想不到你……你竟是……如此结局!”

  “我寒龙此生……忘不了你的……我会报仇……我竭力去报仇!”

  夹杂浪涛之余,那声音低沉又有充满了力量。

  海浪翻卷,一次次淹没——这岸边的礁石。可那其中,若隐若现的影子,就随之这一起一伏潮浪一道,不停地变化着自己的身躯。

  那是如同水一般的颜色!

  可仔细去看——纯净无暇之中,又伴着那几分淡淡蓝光!

  “主人!”

  “北部有消息传来……主人!”

  那露出水面,却是两个大鱼头。争相吐着泡,向主人“炫耀”着,到底谁——更能干一些!

  “好了,我知道。”,那影却是盘旋不定,到底是何模样,自是难辨,“可是那北岸的雪貂之岛?”

  “不错,主人!”

  “那岛上传闻有雪皇圣物,却不知是真是假……你们说呢!”

  “主人!小的……小的,又如何得知呢……不过都纷纷传闻这雪皇,当年的实力可不弱于兽神啊!”

  “对!对!”

  “兽神!兽神……早离我而去了……我在这个世间唯一的朋友!”

  寒龙缓缓而道,绕作水柱的身躯不由得缩了一些。或许过往的记忆不曾远去,仍就是饱含深情,“我的朋友……一晃上千年,你的女儿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对不住你啊!”

  似乎这海潮也被感化了,竟也能夹杂着几分的叹息,不觉更加强烈地涌动起来。

  “主人!”

  “主人!”

  “你小声点吧……你!别影响主人!”,另一只大鱼头连忙劝道。

  “你们给我记好了……给我盯住那北岸的情况!”

  两个“笨头”,只好连连点头。望着那高大的身影,也只能悄悄地嘀咕一两句。

  “兽神!焰大哥!我……我寒龙无能……我……”

  渐渐涌起,却又快速地落下。

  那穹顶的云,却是没有感情地——聚聚散散!

  “不知从何而来的……那是道厉害的黑影……去,战胜我觉得我也没有把握……可兄弟我……晚来一步啊!”

  远处的天际,正迎来一团急行的乌云。于这蔚蓝深海之上,本该是浅浅碧空,而“不速来客”——却是黑色的“代言”!

  “那是什么?”

  寒龙不觉想起了那大哥焰龙被重创的时刻。透着大哥给自己的魂珠,也“捡拾”了一些“回忆”——竟然被炼制成了“魔球”!

  啊,大哥!寒龙无数次的自问……没有大哥,又该如何在那龙元异次界煎熬……

  “寒龙大人,小的有事要说!”

  近看那“乌云”,恭身而立,却也似那人形的模样。只是那身上缭绕“如墨云烟”,看着那那个“笨鱼头”的心里,却又好生神秘!

  “你是那法王的人?”

  “不错,在下……在下正是墨之烟,是法王的第三利锋!”

  “墨之烟?”,寒龙冷声哼道,“说吧,我与那主人可没什么交集……所为何事,你快说!”

  “主人说……希望你不要插手鳄王冰岛的事情……不然双方大战,也是得不偿失……主人还说……”

  “好啦!”,寒龙一声大吼,“我寒龙湾与鳄王冰岛,相去不远……如何又不能分这一杯羹?实在不像话!”

  “好好……寒龙大人,小的只是带话……小的……”

  冰草岭上,正有两人慢慢地走着。一前一后,相距数丈。

  “暴王,这冰草岭上到底有何宝贝?”

  “主人……你此番雪貂之行,可不比在这择云岛!”,暴王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那冰帆,“这雪貂岛,与凌枪岛、横刃岛互为相伴……人数众多,争乱不住,自然尚武成风!”

  “那是武者的天下,我知道的……正因如此,才能强大自己!”,说完这话,冰帆不觉得握紧了拳头。

  一脸的坚定,自然也看在暴王的眼中,不由得心中暗暗鼓起了几分勇气。

  两人走在这冰草岭之上,却少有丛生茂密的高大木丛。想来若站在高处,极目远眺,倒也是绝佳!

  “那……”

  冰帆朝前走着,忽然手指了指。

  只见那身形瘦小,却是灵活自如地在这一片白茫茫之中,闪来闪去。

  “尖毛!”

  暴王随之朗声喊道。

  那矮个一听,却是手脚并用。也分不清是慌乱之下的爬,还是急中生智时刻的——借残雪之势,滑动在这“白色之国”!

  “主人……我们快追!”

  “那尖毛想干嘛……有什么秘密……”

  一面心想着,可冰帆的脚步仍旧飞快地踏着。

  一个个深深浅浅的坑坑洼洼,自是一步步追逐下的脚印。

  如若脚步慢了几下,那尖毛必然先得手!那就是“抢占先机”,又怎能不令人着急……毕竟那些可都是暴王的苦苦心血,可不就轻易地成了别人的“嫁衣”!

  暴王又如何甘心呢!

  匆忙追来,渐渐地临近那斜坡。暴王毫不犹豫,径直抱头,蜷缩作球,滚了下去。

  “暴王……暴王!”

  冰帆喊了几声,也不做作,急忙地跟在了后面。

  好在那斜坡不太陡,又有不少白草铺垫其中,两人倒也没有大碍。

  紧紧追击,怎能落后?

  几番的角逐,尖毛有些不支,渐渐慢了下来。

  “前方那山丘就是我……”,暴王喘口气,朝前指着说。

  果然这前方土丘,有些不寻常。隐约可见有个洞口……或许真的是一处洞口,就怪这层层的苍白之草夹杂其中……也只能模糊地看出个样子来。

  “不好!他怎么找到了……这……”

  “暴王,这便是你的藏宝之地?”

  “是啊,主人!”,暴王缓了口气,不由得生气,“想不到啊……竟有内奸出卖……出卖我这藏宝……”

  “没事的,暴王……我们还有机会的……”,冰帆在一旁连忙宽慰道,“不过……虽然找到这……是有些麻烦,可此处也不够隐蔽啊!”

  暴王一听,不禁叹了口气,默默念道:“那锋刃甲……与七锋刀……可别给偷了!”

  “我们快进去吧……看那尖毛……”

  说着,冰帆也连忙走去。

  那洞口固然是由块块石堆叠而成,可如今附着上层层白草,倒也别有风致。

  暴王一摆手,碰到了那石壁一侧。只这一抖,附着之物如何能“抗衡”,尽是脱落而下,纷纷露出了这石洞上、本就黯淡的外表。

  “主人,这洞中复杂……曲径道道……莫让那尖毛在其中……算计了我们!”

  “也是……不过,这洞中到底有何奇宝……”,冰帆有些不解,“想那一甲一刀,能有何出奇……我俩洞口一堵……”

  “主人,无妨!哪怕这洞内被打斗破坏……我暴王也毫不在乎……放心吧,主人……”

  暴王此刻右手摸壁,随声答道。

  “可这毕竟是你的啊……如此躁乱一通,心何以安啊!”

  “好啦,主人!我们快点吧!”,暴王随之说道,“此处最重要的……只怕是这……锋七刀诀!”

  “那克锋……锋七刀法……想来这……还有段渊源?”

  “不错……这刀法曾是一绝!”

  只听暴王缓缓而道。娓娓听来,却成了一段故事……那是再也无法回头的追忆……

  许久,那游氏的某位先祖无意之中去了剑圣岛——那传说中中的三祖之地!

  流传出的不少神奇,正也来源于此——

  寒尊岛、冰仙岛、剑圣岛!

  此等圣地,又如何少了机缘。

  不出意料之外——

  正是此行,铸就了游氏的崛起之时。

  “一路游神剑,六向行魂步。”

  自此成了游家显赫一时的标志。而后,那游雄的曾祖却尤爱锋刀,靠着一颗执着心,竟也捉摸出了这一刀诀——正是这一路的“锋七刀法”!

  一锋立!

  二锋迎!

  三锋送!

  四锋横!

  五锋劈!

  六锋连!

  七锋破!

  而各招锋刃的叠加组合,又能够继续去变化横生。

  只是简单去一变招,让那两招锋刃齐出,就能出现这四七二八之数。

  而这——

  也成了“锋七刀法”真正的厉害之处。

  两人继续前行。在这本就阴暗的洞中,不时透着些许寒意。那坚硬的石壁也是凹凸不平,不小心碰到了,很是很不舒服。

  “前面应该有个小室,那有几瓶妙药……我去拿出来……”

  “暴王,这些可都是你一手组织出来的……如今怕是要毁了!”

  “主人,不说了……不说了……”

  说着那暴王朝前几步,走进了那小室。

  “小心!”

  随着冰帆的这声大喝,暴王连忙后退。

  “哈哈,还记得我吗?哈哈……暴王!”

  “额……断喉杀!”

  “哈哈,不错!”,暗影之中的那人冷笑,“如今我已是半魔之体……哈哈!你又如何是我对手……哈哈!”

  “暴王你先……让我来!”

  “主人,不可……看来这尖毛竟是这老鬼的徒子徒孙……不可力敌啊!”

  “哈哈……哈!我的乖徒孙……徒孙你出来吧!”

  冰帆不由得紧握手中的刀,慢慢地逼近。

  “没有的……蝠王老爷子的真传,可不是那百年前的断喉杀了……哈哈!”

  暴王连忙说道,“主人……主人,我们快撤!”

  一把拉着那冰帆的手,便连忙向后撤去。

  “跟我比速度?哈哈!”

  断喉杀戏谑道,“蝠魔幻音!”

  “啊……不好,快堵住耳朵!”

  “没用的东西……快!”

  只听那断喉杀厉声一喝,骂了那徒孙一句。

  冰帆与暴王借机忙朝外逃去。

  “主人,不慌……我想到个好地方……”

  暴王想出个点子来,便带着冰帆向左边躲去。不知这样地,左右宛转一连几个回合,来到了一个一时不知多宽阔的地方。

  那断喉杀紧赶不舍,不由几个呼吸也赶了过来。

  “哈哈……不愧是半魔之体!想来你身上的蝠毒也染上了一些吧……哈哈!”

  “你……你……你怎么知道?”,断喉杀有些难以相信地问道。

  颤颤切切之余,无形中可不是恰好证实了这暴王的揣测吗?

  “如此深夜……你能不难受?”

  “那又如何……今儿就要了你的命!”

  “那就看看吧,哈哈!看谁的命更硬……哈哈!”

  借着黑暗,暴王拉着冰帆朝深处走去。

  “放心吧,主人……这可是我的地盘!就算闭上眼,哈哈……我也不怕!”

  暴王小声地说着,告诉着冰帆属于此处的“秘密”。

  “嘿,就陪你玩玩!再走……有机关的!”

  于这黑暗之中,冰帆已是方向难辨,又如何敢去交手。任由那暴王的脚步,继续向前走着。

  “有本事……来!来……斗上一斗!”

  或许也隐约听到了暴王的话语,蒙生起了几分胆怯。

  “怕……怕就别来!”

  暴王随之嘲讽道,可脚步却不曾停下。唯恐这半魔之体,一个暴怒:那将是不可想象的伤害!

  “快,转到那头!”

  “慢点!”

  “就到暗门……小心!”

  暴王忙得手一拉,把冰帆朝一旁推去,自己顺势倒了过去。触碰到的那道石门忽地打开,又随即闭了上去。

  接着便是声巨响,震颤起之这周围的石壁。

  

第八章 多情夜雨(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