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魔球精灵(1)

  远处海浪不息,叠岸拍涌,穹顶所笼,唯余漫漫碧蓝无边。

  不时泛起的潮水、翻卷的浪花、亦或掀起漩涡之后那“猛烈的水柱”……透明也纯净,与这蓝色之海,紧紧相依。

  “这次陪我前去,只怕也辛苦你了!”

  “岛主,你说哪里的话呢?小的……甘愿如此!”,擎刚随之说道。

  “哈哈……擎刚,此番前去……当小心行事!”,水索平缓缓而道,“此行目的就两个……这一来是为了雪貂岛中之异宝,二来借机寻觅……这雷元之地……你我迎面北上……应该能到那澄月岛……我想这澄月岛、赤帆城……离这雷元之地……想来都不远了!”

  “真的吗?岛主……你说的这雷神联邦……可真的存在?莫要骗我!”

  “哈哈……擎刚老弟,放心……放心……”,水索平笑着说道,“此去雪貂岛,往北而去……便是这凌枪岛……只要坚持,肯定能找到雷元的!”

  “如此……就多谢了!”,擎刚双手一抱拳,称谢道,“岛主之恩,我自当铭记在心!”

  “此行只有你我二人,你可愿意?”

  “岛主,此去怕有争斗……又为何不多带些许人手呢?”

  擎刚不解,随之问道。

  “此去权当饱览风光罢了!”,水索平捋一捋胡须,微微笑道,“但有争斗,你我二人不也正好全身而退吗?如此……如此不甚好?”

  “一切惟岛主安排。”

  水索平哈哈一笑,将左手一挥,“好……好啊!水益,拿上来吧!”

  水益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海风早已经吹乱了他的头发,可那有力的脚步与那高傲的头颅,仍旧神采奕奕,充满了力量。

  “给!”

  水索平将那拿来的包袱,直接放在了擎刚的手中。

  “岛主,这是……”

  “鞋、甲、帽,和披风一件……哈哈……区区小礼……哈哈!”

  擎刚连忙称谢。

  “此去……水益,你可给我管好城中的一切!”

  只听水益连声应道。随后摆手,任那眼前的小船渐渐驶去。

  水索平同擎刚正静静地看着,离岸边自是渐行渐远。海涛随之涌起,给小船来了一股“助力”,不由得很快了。

  “岛主,我来撑船吧……你在歇会吧。”

  “也好,那一会累了就换我!”,水索平轻声地说道,嘴角不由得弯成了曲线。与那下巴一块,竟也神似这一只小船。

  仿佛这手“温情牌”打得很好,能紧紧“绑住”擎刚。那他能更多地为自己效力,只是不知他的“如意算盘”到底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海风无言,呼呼吹着。蔚蓝之海也有脾气,时不时激起些水花,打在了小船上,就像某人心头的欢笑一样……虽然是笑,可也如同这深海一般啊……难以捉摸的!

  “可恶!”

  “尖毛……毛……”

  “鬼东西,有本事出来!”

  “出来啊,在哪儿?”

  “可恶的东西!”

  那半魔之体不断咒骂。

  唯有几下洞内的回声,来证明着这断喉杀的存在。无论在怎么回应,被困在其中,又怎能轻易地逃脱呢?况且那暗门已经被暴王使用了,唯一出口的机关已经不能再次启动了……哈哈,断喉杀多半是完蛋了!

  洞中,没有光亮,却少不了执着地摸索。没有了能告诉那正确前行方向的眼睛,就只能紧紧地去依靠双手与双脚了。已经紧张的大脑,千万不能丢了那最后的几分冷静……要保持体力!要保持那颗未曾放弃的心!或许最重要的,是那勇气!

  “主人,快朝前爬……没事的!”

  是啊!在这黑暗中,也只有摸索,才可以前行。

  “翼天龙,此番正是你的大难当头……哈哈!”

  “大言不惭!如果没有王后……你能轻易地逃出我的控制……就做梦吧!”

  “哈哈……我魔力恶灵终于重获自由了。哈哈……再见了,翼天龙!”

  “等等,黑球人……可别忘了禁地被打破的危险,那魔球总归是要引起麻烦的!”

  “唉……好吧!如今魔球一分为七,竟也应了那老头的预言……可真麻烦!”

  “请不要这么说我的主人可以吗?”,翼天龙静静地说道,“没有主人,能有火息国如今近千年的辉煌……没有主人,你和魔球又有什么存在意义?这就是我伟大的主人,这片祥和大陆的缔造者!”

  “算了吧!”,魔力恶灵很是不屑,“没有冷靴皇后,能有你今日的自由吗?”

  “好了……好了,那个嫉妒又无比好奇的蠢皇后,可真德宇的脸!”

  “我黑球人虽不善良,可你说的那德宇……哈哈,可不是个傀儡吗?”,那魔力恶灵随之笑道,“这火息大陆早晚要变天的!那石鼓战王和鲨齿霸主可是野心勃勃,必定出事的……你那主人缔造的大梦……哈哈,就做梦去吧!”

  “唉……谁想会变成这样呢?”,作为魔球精灵的翼天龙不觉有些忧伤,也叹着气,“唉……当年那火鲨枪王是主人的四王之一,无比英勇!那传神……火之枪,一旦怒火一起,别说一个剑魔……就是三个也不再话下!”

  “你就再叹口气吧!说了,能有用?我告诉你啊,这火雄、火蓉……火鲨湖一帮人,都不是好东西!”

  “罢了……既然这王宫禁地被打破了,我也没有存在的意义……我去找齐这七颗魔球……去找我的新主人!”

  “新主人?”

  “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哈哈!”

  “新主人哪有怎样……还不是一样地自私……一样地疯狂!”

  “住嘴!你都忘了……当年主人那伟大的事迹与荣耀……和那份最真挚的爱……是爱,你懂吗?”

  “爱?爱……你接着说……来说!”

  黑球人连声说道。

  “魔球破境时,火息动摇生……只有新主人,才能救火息大陆于水火!而且……”,翼天龙停了一下,便看向那魔力恶灵黑球人,“新主人……主人说过的……新主人……肯定在冰洲!”

  “冰洲?冰……冰洲倒是个不错的地方啊!要不……要不你带着我去吧?”

  “好吧。”

  翼天龙表现出不太乐意的样子,应道,“不过你不能乱跑……要听我的!”

  “我知道……我知道冰洲的情况……无非宗师大能如云,一个手指就能封印我呗!”

  “哈哈……知道……知道就好!”

  魔球,正是那顶尖高手在陨落后所未散去的力量,进一步炼化而成。或者说,是其灵魂体之中最精华的部分。而这一切,都出自那位自称“银罗”的炼丹大能。

  也就是这位“银罗”,直接设计并带走了焰龙的性命。毕竟刚刚从龙元异次界而来,实力尚恢复不足半数,又如何能一下子适应这片时空……自然逃不掉那轮回的“召唤”!同兽神、雪皇那几位成名的老骨头一道,被这位翼天龙的主人通通都炼成了“魔球”……那是这片时空中所不允许的——最强大的力量。

  好在离开禁地,就必须一分为七。因为那时的兽神、雪皇、第一剑仙、酒魂、松纹老人加上国士都通通陨落,而焰龙也不过是这七分之一吧了。唯一不同的,那焰龙是一心去抵抗,而其余都是看破虚空……甘愿炼作“魔球”来守护这片时空!

  洞中的冰帆和暴王仍旧在前行。

  “暴王,前面尽头不知怎么有两个洞口?”

  “什么有两个洞口?这怎么回事?”,暴王不由得疑惑,寻思地念道:“以前手下挖的时候,可没说去挖两个出口了啊!这可怎么回事?”

  “我看啊,选一个走下去吧……管他生死,正好可以干他一场!”

  “慎重啊!”

  “难不成在这耗着?”

  “可是主人……你应该做一个厉害的人,一个比狂兽之风厉害十倍的人……你应该是一代冰王!”

  “一代冰王?”,冰帆有些苦涩得慢慢念道,“一代冰王……一代冰王……”

  “不错啊,主人!”,暴王继续在一旁说道,“像刚才那番不是敌手,我们就要想办法,以智取胜!”

  “这都是暴女告诉你的主意吧……不然你能如此沉着!”,冰帆在前头又爬了几步,“我懂了……不可荒废而走了弯路,短短几十载我可比不过暴女,对吧?”

  暴王却不再言语。跟在冰帆的身后,慢慢地前行着。

  冰帆选择那一条微微有亮光的洞口。思考后的冰帆也变得更坚决了一些,他不再是一个人战斗,或许说他回想起了曾经那“冰氏一族”的辉煌……看着微茫,他在毅然决然地钻了过去。

  “暴王,相信我吧!”,冰帆坚定地说着,“前方有亮光,指不定一会就爬出来了……应该是快点到了!”

  “好啊,主人!你的这一世,我认定你了!”,暴王随之说道,缺又想起那狂兽之风之前对自己的话语:暴王,以后跟着那冰帆一起做事。他是冰王的后代,我主人之前告诉我一番,让我不要与之为敌。待日后,寒龙湾与那湾茳城动乱之际,还望来助一臂之力!

  狂兽之风,在暴王的眼中就是强大的存在。如今的冰帆虽然与之相差甚远,但暴王相信这主人冰帆也不会差得。

  因为那暴王看到了,冰帆的身上有股不屈的劲儿……有一颗追求上进的决心……

  时空交错,隧道无影;流河荡漾,虚幻无形。

  空中正有一颗黑球,快速前行。

  “哈哈……你这翼天龙……速度可不如我哟!”

  “那又怎样?我可是保持战斗力呢!”

  “你想好怎么走了吗?直接去阳丛洲吗?”

  “不错……其实我有种冲动!”

  “冲动?”

  “我也有欲望啊!”

  “好吧,有欲望的魔球精灵!你快说说吧,你的欲望是什么?”

  “去看看威鲨堡、火鲨湖、熔神洞……哈哈!”

  “哈哈……别又把自己给关进去了!”,黑球人继续悠悠地说道,“好不容易得来的自由,我可不管你咯……我跑……哈哈!”

  “等等……等等……先去剑照岛上看看!”

  “好嘞!”

  黑球人一听在空中滞留了一下,“亲爱的魔球精灵,说说你的想法吧……我肯定会用心去听!”

  “我想此番出来……火息国那几个老家伙不会动手的!况且亲自来抓我们……这事光彩吗?”,翼天龙那无形的翅膀继续抖动不停,“剑照岛、阳丛洲、断涯门、夺珠岛、赤帆城、澄月岛……如此你可满意?”

  “哈哈……哈哈!别忘了湾茳城,那可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就做大梦吧!”

  “我还要闯噬食岛,打巨食魔!”

  “黑球人,你可不要作!那可是寒龙和巨魔的地盘……别不自量力!哈哈……你够人家一尾巴吗……哈哈!”

  “就知道笑话我……你等着,我不理你了……我走!”

  那黑球人一负气,果然一下子提起了速。将后面那龙形虚影闪到了后面,自然那就是翼天龙……是失去肉体的翼天龙!

  渐行那光越亮。

  “主人,似乎有些古怪啊……小心点!”

  “是啊,这光就跟会呼吸似的……难不成是什么异宝?”

  “主人,这洞中可是我一手操持出来的……会有这种东西?我可不知道啊……”

  暴王寻思着说道,继续跟着冰帆慢慢前行。

  “来继续朝前看看吧!”

  “主人,你可要小心啊!先静静观察,莫要用手去碰!”

  只见那前方是个狭窄的小室。半空中,却悬浮着一颗很大且散发亮光的珠子。

  难不成这就是“魔球”?

  “这光倒也柔和。”,冰帆停了下来,缓缓说道,“一白一黄,交杂其间,不像是坏东西啊!”

  忽地那珠子又膨胀了几番,自是越发得明亮了。

  “哈哈……哈哈,我有传人了!”

  那散发的白黄之光,竟凝聚成一团虚影。

  那影模糊成个人形——面容俊朗,头顶黄冠,一身白衫,一看便是睿智之人。

  “你是谁?”

  “我需要你的帮忙,可以吗?”,那影中人柔声地问道。

  “说吧……我看你……到底想干嘛?”,冰帆沉声地问道。

  那虚影之人却是不由得笑道:“我要控制你……哈哈!”

  “啊!”

  暴王忙把冰帆朝后一拉,“小心!”

  “你到底是谁?”

  “文圣星域的第一国士!”

  曾经的国士是那众星捧月的存在。可是一心慕仙,又心高气傲。破境出了星域,竟误入歧途,落入这片元素时空。

  一晃近千年,觉得没有多大意思,便和那几位好友相约为这片时空做点贡献来……结果成了一颗“魔球”!

  “唉……竟信了鬼话!”,那国士继续诉苦,“本以为此生无望……不成想禁地还是打开了,那冷靴皇后的所为……便将是这世间的灾难!”

  “那你控制我又能怎样呢?”,冰帆不解地问道。

  “为我报仇!拯救这片时空!”

  但听那第一国士缓缓而道。

  “可我本事稀疏平常,还不如我这暴王兄弟呢!”

  “不……你有冰族血脉……这就是我的理由!”

  “冰族血脉?”

  “不错!那寒尊与冰仙……正是那古起冰王的传人,而你……是他们的后代……哈哈!”,那虚影似在大笑,“如此机缘,可只有你一人所拥有啊!”

  “可我怎么不知道呢?”,冰帆倒也没有畏惧,静静地问道,“这些……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罢了,那雪皇也不会放过你的……冰雪元素……想来必将合二为一!”

  “主人……这货到底在说什么?”

  一旁的暴王静静地问道,看着冰帆的双眼,不由得觉察到些许波动。

  “可是我实力尽失,不能让你拥有我的那路神功……可惜了……”

  只见那虚影渐渐消失,那“魔球”的亮光也渐渐暗淡……最后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

  “主人!”

  “你在哪儿?”

  暴王的双手反复摸索着,又不断呼唤着。

  “记住你的使命!”

  “可是我不够强大……我……”

  “没事的……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唉……我的神力都被吸干了,空有这残魂。”

  “可是国士……我该怎么做?”

  “小心翼天龙和一团黑黑的东西……记住,魔球没有黑色的!”

  “没有黑色的……对……对!”

  “而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一身神功被吸得一干二净……唉……”

  那冰帆的精神空间之中,正有两个白影在静静地对话。一团白中稍显一些黄,想来是那国士。

  “一起都小心吧……保护好肉体!”

  “可我怎么去做呢?”

  “肉体就由你来好好练吧……快走吧,时间长了,对肉体可不好!”

  暴王听到股风声,连忙抱住了那半空而落的冰帆。

  “主人……主人……”

  只听暴王有些慌乱地喊道。

  “岛主,前面就是这雪貂岛?”

  “不错……不错……”

  碧海之上,云天相依。

  远望那岛上好似金沙满地,于这艳阳下,熠熠生辉,好生灿烂。

  水索平便抬手捋一捋胡须,看着渐渐靠近的雪貂岛,喜容满面。

  雪貂岛上,却是集合了一群人来。

  “雪氏四卫,听令!”

  “刃娘到!”

  “飞卫到!”

  悠悠冰洲,却不知这雪貂岛上是何变故?

  

第九章 魔球精灵(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