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霜天之城(1)

  “主人,小心!”

  树旁的阿暴连忙喊道。

  “没事,看我的!”

  冰帆直接抬起一脚,又随之双手一撑地,连续转了数圈。那高大的猪王看上去却是很有耐心,在原地仍旧毫无动作。

  “来啊!”

  冰帆继续叫嚣道。在这茂密之林的边缘,竟也轻轻松松地遇到了个“大块头”。眼看着这岛上安静得有些“不同寻常”,冰帆就叫那阿雄一个人悄悄去打听一下消息。自个便同阿暴一块,在这林中最外圈去碰碰运气:指不定会蹦出个异兽什么的,只要自己能训练好了,当成自己的“宠物”自是不在话下……或者拿去卖个好价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这择云岛也太小,占据不了什么规模。如果不去好好发展,又何来强大一说?

  “再吃我一拳!”

  “不好……凡少!这后面也有了……快点……快朝后退……退吧!”,暴王在身后连忙喊道,“这……太多了!我先挡一挡,你快……”

  果然来了一群白毛凶兽!如若在平时,这些雪牙猪还算温和,毕竟没有人去打扰:吃饱喝足,也就没有什么事能让它们去费心“思考”了。可此刻,同伴竟然遇到了“麻烦”,那能忍吗?通通慢慢地逼近,雪牙猪们要给予敌人一次“永生难忘”的回忆!

  暴王紧握双拳,准备好姿势,独自面临这兽群,却没有抢先去动手。任由这不下二三十头的雪牙猪,缓缓地围了上来。

  别看它们个个都是肥肉摇,却也有不俗的战斗力。虽然说这雪牙猪最大的优势也就这一身的皮糙肉厚,可一旦令数量上占了优势,便要更加小心,不得不去谨慎应对。

  “阿暴……阿暴……小心这白猪的猛冲!”

  “我先挡一下,主人你去对付前面的!”

  阿暴一连挥出数拳,借着那回荡在林间的几声“威慑”,以为可以打乱对手的“战线”。可惜一切都是徒劳,那就是强大的“肉盾”!没有持续伤害的话,单单凭借拳头,倒也影响不了这落入下风的逆境。

  “让我来!”

  冰帆却一挥手,就是一拳,直接冲去。

  随之踢起的些许残雪,闪在空中,又立刻消失在了眼里。

  万般世界,可真是奇妙。美好难保存,苦难常随身。

  “竟然还来!”

  冰帆直接一脚踢去,那白毛猪头便连退数十丈。

  “让我来吧!”

  “好,阿暴……你可小心这畜生!”

  冰帆缓缓地说着,却又一脚踢去,让那猪头不觉又是一阵“晕眩”。

  “滚!”

  那暴王一声吼道。双脚一蹬,便纵身扑去。这白毛猪头虽有些硕大,可在暴王的眼里,却是不足为虑。

  “来啊!”

  “再来一拳!”

  右手为一拳,左手伸为爪,打在了白毛山猪的额头上,一招得手,便两爪径直戳去。

  “好了,暴王……我们快走吧!”

  “是,主人!”

  只见冰帆几大步跨出,身后的暴王也是匆忙地纵身一跃,带着些许狼狈。

  没有强大的实力,又谈何生存?一切都是妄想!

  冰帆同那暴王奋力而战,可不就是这“生”的奥义吗?那种苦苦下的挣扎压迫感,那种不屈不挠下的坚强勇敢……那就是无畏!是经历风雨后幸存者所铭记不忘的精神!啊!生之伟大,在于岁月不饶人的匆匆流逝。也正因如此,才有了“珍惜”二字。

  一时的平静,终究还是要被“破坏”!

  远处的海潮不觉,任由岸边的惊涛响空。这涌来的滔滔浪花,如同碎尘裂迹的玉翠,一股脑地全拍到了礁石上,竟那曾经的凌角“伤痕”,通通成了“圆润之态”。

  海岸上正有近百位巨锤力士正奋力挥舞,时而几阵呐喊声,平添了几分威慑的气势。

  “左首翼将军,我们这战队已训练得很好了……那战斗力已是大大加强!”

  “那好……好!”,左首翼抖动下肩膀,那身后的双翼也不由得颤了两下,随后说道:“能是那狂胡子的对手吗?”

  “这……那狂兽人军团……属下不敢断言!”

  “你要记住……加强,再加强!看那弹皇一族,那是什么下场……不是有什么弹元六大高手吗?如今成了囚下奴,在那寒龙湾……能有什么好果子?”

  “左首将军,属下知错!”

  “如今双头王已是焦头烂额,那狂兽军团的狂心跟战豹,正带着队伍逼近我们的界限……随时那就是一场战斗啊!我们部落的未来,去往何方……那种压迫感摇摇晃晃,就在我们的额头上高高地悬着!一定要……”

  “是……部落之荣光不能因此而暗淡!”

  “但愿……能够长存啊!”

  说完,那左首翼将军就展开身后双翼,匆匆地飞向了远处。

  “多练练突刺……多借助地势!”

  落入那队长耳畔的,是这将军在临飞之前的最后话语。

  穿过辽阔之海的蔚蓝与浓密林涛的苍翠,终将会有这个落脚地的出现!此时的暴王正坐在一处粗壮的枝头,警惕着周围的一切。而冰帆正摆弄着手中的树枝,将茂密之叶通通堆叠在了上面,准备一会就能搭建出一个“藏身之所”。

  “凡少,打听到了!”

  阿雄凭借着冰帆留下的独特刀痕,从不远处寻了过来。这半天的功夫,游雄就打探了不少的消息,便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如果没有什么更要紧的事,或许冰帆此行就当个“猎人”了。杀几只凶兽,卖个小钱,或许就是冰帆……此行到了这雪貂岛后,“最现实”的想法!哪里还敢去想,那被众人所眼红的“异宝”……这岛上的能人异兽,可不是想挑战,就能挑战的!当然了,只是对于此前的冰帆而言。

  云层之中,却又有几抹流动的黑云。慢慢变化下,渐渐显现成了莲花的形状。却又缓缓成了白茫茫的几团,多出几分祥和之态来。隐约去见,其间却又一个女子的模样。难道是冰若?

  穹空下,冰帆同游雄正坐在一处草地上。有一阵林涛之风略过,留下几声轻轻叹息。

  “打听到什么了?”

  “凡少……好多呢?”

  “阿雄,来说说看……想想我们仨下一步该去做些什么?”

  “嗯……这雪貂岛上的大公子死了……岛上最近正在拼命调查,如果我们乱跑乱窜,指不定会有麻烦呢!”

  “到底是条件、资源好的地方啊,才会有这贼去惦记!不过……这大岛主不也可怜吗?听说他们这三兄弟的孩子中,就这位大公子……最有本事呢!”

  “谁说不是呢……都有人揣测……说不准还是自己人下的毒手呢!”

  “还真是险恶!”

  “是……是啊!”

  “看来我们这雪貂岛之行,接下来要万分小心了……对了,打探那异宝之事有没有什么消息?”

  “有一些了,不过不是什么好消息……之前来霸占我们岛的,水家那老三水索平来了,天天都去打擂热闹呢!”,游雄左手伸出两根手指,随意地摆了摆,缓缓地呼了一口气,“我看这家伙,多半跟我们一样……表面上若无其事去打斗汇友,其实背地里……还不是为了这未曾谋面的异宝而来!”

  “这种事肯定是越传越多……再说了,谁不想变得……变得更加强大呢!”,冰帆起身伸了个腰,缓缓地说道:“想来这习功之常情,不正好也是多数武者们的不竭追求嘛……这水索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去斗上一斗……”

  “不错,凡少!”,暴王从树梢一纵,跳了下来,右手为拳,砸向这柔柔草地,随后起身抬头道:“就应该……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可是……可是他还带了一个人!”,游雄随之连忙说道。

  “谁?”

  “擎刚……那个拳头很强的人!”

  “不过是一条走狗罢了,我就要去挑战他!”

  暴王哪里肯去服气呢!又经过了这几番战斗,不觉地也鼓舞起了暴王内心的斗志。

  “如果遇到那擎刚……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尽量不要有什么冲突!”,冰帆的语气有些低沉,说出来的时候很是慎重,“阿暴,记住……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人家!”

  “可是凡少……我们又怕什么呢?”,暴王当然是不服气了,不觉得声音大了一些,“再说这世间又有什么好害怕呢?我就不信了……我还就……”

  这话还没说完,那冰帆就直接一脚踢了过去。暴王没来得及还手,只好连连后退。

  “主人……你……”

  暴王看着冰帆咬着牙,眉目间留下些愁容,却不再言语。

  “暴王,没生气吧……你还是相信我一次,那擎刚可不是跟那水索平一路的……我可以确定地来告诉你!”

  “主人……刚才是我不对!脾气还一下子上来了,没控制好!”,此时暴王的语气就显得平静一些,或许是因为这凡少的“劝说”,令他不由得低下了头。

  “主人、阿暴,你们就不要再争论了……其实,没有谁对谁错!”,游雄在一旁劝说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商量好……想一想,接下来去做好哪些事情?”

  这话一出,没有谁再去言语,三人都纷纷蹲了下来。

  夜色暗淡,一晃又是一天时光的“谢幕”。然而这雪貂岛的每个空旷的街道上,都有着一些卫兵在不断地巡逻,没有进入那过往平静的时刻。

  只因为雪大岛主那大儿子,都已经死了两天,可连杀害他的凶手是谁都不知道。又怎能不令人气愤呢?对于雪怀天而言,这突如其来的痛失爱子,多冤啊!

  沉痛下,一位父亲,所能想到的,便是报仇。于是三位岛主便集合到了一块,同雪氏四卫,一直在拼命地去调查,指望能得到一些线索。如今一旦有可疑之处——就抓!此时这雪貂之岛上,怕也危机四起,随时都会有场动乱。

  忙碌到零星低垂,毫无进展,多数人都是疲惫地。

  在这院落之中,却是陷入沉默。三兄弟围着那石台坐了下来,抬头相互看一看,又低下了头,不再去言语。

  “最近岛上,外来的家伙越来越多了。”

  “是啊,该通知下杨大师,让他悄悄去调查一下。”

  “也好,这事就等明天再说吧。”

  “好,大哥。我想了好久,我怀疑……”,雪斗风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朝他大哥的身边靠了靠。

  “三弟,你说……我听……”,雪怀天也低声说道。

  “我怀疑……是……”

  “是谁?”

  “或许是影手……看那伤口,倒有些像啊……唉……”

  “三弟……这……这怎么可能呢?”

  “是啊,三弟!”,这二岛主随之说道,“那二十年前,我还同你一块,可是把那货打成个重伤不起呢!”

  “二哥说的也有道理,那影手当年也不比我们厉害多少……如今这等修为,如果真是他,那也太可怕了!”

  “无妨……无论谁来,我们三兄弟都能应付得了!”,大哥缓缓说道,“还有我们的……三截雪天阵呢!”

  “是啊!我们不怕!”

  ……

  幽暗之底,成了地魂法王的“藏身之所”。之前还想着跟寒龙去争夺那座冰岛的主人,中途却是拱手相让。想来这法王也不是野心勃勃之徒,更多地不过是几分执念罢了。

  “唉……霜天城到底在哪儿呢?”

  “那都是之前的回忆了,天岛上的一座城而已。”

  “元素之子,你确定你会帮我吗?”

  “至少……至少我不会去害你吧!”

  “那么霜天之城,到底在哪里呢?”

  “你啊,跟寒龙去大战一场……或许就能打开霜天之城的秘境……不过……”

  “跟寒龙……还有什么?”

  “你还是小心一些,别受什么伤,花个百十年能恢复过来……这样的程度就可以。”

  “哈……原来是关心我啊!不过……唉,可惜你不雄不雌的……我也看不懂你。”,地魂法王继续说道,“你的主意我听懂了,无非想给你那冰氏后人……来争取些时间啊!不过我同意,按你的主意来,不过要让我进那秘境!”

  “这……还要看机缘,由不得我说啊!”,元素之子连忙回应道。

  “好吧,跟寒龙战一场也是我想要的……至于能不能去霜天之城,那我就等着……总会打开的,对不对?”

  风啸林涛,海涌浪潮。

  参差不齐的树木,摇曳疏影,投下了大大小小的斑驳。在柔和的光芒的照耀下,不少枝叶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熠熠夺目。

  不远处那城中的街道中央,正围上了不少人,热热闹闹,不知有何喜事?

  那擂台上,此刻正站着水索平和擎刚。他俩成了这儿的常客,凭借各自不俗的战绩,获得了“尊敬”。

  那台上还有一个立于木杆上的人,不过身上满是斑纹。他俯临周围的人们,没有谁敢去窃窃私语一句。

  “杨大师,多谢……多谢你的厚爱!”

  水索平抬头看着那杆上人,很是恭敬。

  “主人,我也想要一只雪貂……那杨大师,你觉得我可以吗?”,擎刚随之朗然说道,“我也想要一个灵宠……就要这只雪貂吧!”

  “放肆……就这样子跟杨展杨大师说话!”

  水索平愤声地说道。

  “不好意思了,水岛主……我还有一个约,只好失陪了……”,杨展一边说着,一边朝身后一跃。刚落地,往那黑兽身上一坐,飞速而去。实在看不出这“黑兽”,竟有着不俗的实力!

  漫野山谷之中,有些路却是“行不通”的。

  “哥,到底该怎么办呢?”

  “前面的路……恐怕是走不通了……我们还是再原路返回吧……不然,指不定会发生糟糕的局面!”

  “可是后面要追来的!”

  “有我坤行在!妹,先不要慌……让我再考虑一下……不行……不实在行,我们就直接跳下去!”

  “快,他们就在那前面……快!”

  激浪朝天,巨潮涌动。

  寒龙正狂舞身躯,摇首摆尾。一爪划破眼前的黑影,却不想黑影却匆匆地落到了地上。

  “好了,寒龙……你我一时难分胜负!”

  “还打吗?”

  “不打了……我们休战……”

  “不打……那你究竟想怎样?”

  “来个约定,如何?”

  “好,不过……内容要……好好谈谈!”

  “百年不动手,如何?”

  “那好……百年之约……不过,那弹皇一族已在我寒龙之湾……”

  “好说……这些我通通都不会去计较的!”,那团黑影却传来一阵显得柔和的声音,“不过……”

  “还有什么要求……直接说吧!”

  “这百年……这百年,我们谁都不要出来……静看这百年的变化,你觉得如何?”

  “那我的那群孩儿,总该可以出来转转吧!”

  “无妨……只要你不出手,我自然也不会出手!”

  “只是……这又为何?难不成你那四大使者……都是神功已成……如果这般……我可不答应!”,寒龙几声怒吼,响彻晴空。

  “那好吧,我那四大使者不会离开法王城半步……不过你那游鱼双煞等一干喽啰,也不能离开寒龙湾!”

  “好,我答应……我那九个孩儿会出来历练历练……其余手下,百年不离我那龙湾!”

  “好……好,那就一言为定!”

  “法王,那就彼此守约……百年再来一战!”

  寒龙将影一化,一纵身便投入了深海之中。

  

第十三章 霜天之城(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