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寒龙之威(1)

  “啊!”

  “去死吧!”

  这声还未落,却已现刀光。

  只见冰铎一起手,就是一横刀,给了那矮子——拦腰一击!

  尖毛,不过是一个溜须拍马的家伙……唉,哪会有什么“真才实学”,又哪里抵得了冰铎的“至强一击”!

  “这路锋七刀法,如今看来……练得倒也不错!”

  “多谢,岛主!”

  冰铎欣然一笑。

  “好!”

  冰帆也笑了,随之说道,“如今这岛上除了那外敌被赶了出去,内忧倒也算是解除了……哈哈!”

  “岛主……那半魔之体……难道你忘了?”

  暴王在一旁,连忙说道。

  “那洞中的……是那断喉杀……我又怎么会忘记呢?只是难敌啊!”

  “不错……那断喉杀多半是……归劲之境大成!没有归气之境,恐难力敌啊!”

  “看来……我们还是该早去雪貂之岛……寻些机缘!”,冰帆沉声说道,“不然这洞中之患,终为大患啊!”

  “岛主,游雄也愿前往!”

  那游雄被暴王控制下,服了两颗三毒虫丸。虽然不是什么剧毒,倒也有了些许威慑作用!况且这岛上,游雄已是无依无靠。看冰帆还算不错,便决定跟着这位冰岛主干,或许余生还有些“辉煌”!

  海岸唯一“不安分”的,就是那风。白蓝相接,缭绕在云彩之间。

  “我不想回去!”

  “妹,你就快回去吧!”

  又是上次那龙人,头额上长了三个小小的角。如果单单只看脸庞,倒也和常人没有多大区别。

  这就是火息大陆的“异类”——龙人!

  非人非兽,倒也有几分常人的模样。来历不明,或许就和那曾经的焰龙一样,数万年过去了,仍无从得知那龙元异次界的下落……

  “三公子……三公子!”

  那龙人看了一眼不听话的妹妹,不禁叹了口气。随后,转身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鲨齿霸主……鲨齿霸主……和石鼓战王……来了!”

  “妹……妹……快,这次麻烦了!”,那龙人大声吼道:“我厄枪坤行……今日与来敌……必将死战到底!”

  那女子同着坤行,慌忙走去。想来这石鼓战王、鲨齿霸主,必定是两位十分了得的人物!

  或许对方仗着势重,将这本就“苟延残喘”的龙人部落给一锅端了……那也是无可奈何!

  好在妹妹没有走远,不一会儿坤行就到了。看到那火雄挑动手中的“火枪”,正耀武扬威。

  “火雄,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废话少说,今天我请来了战王,你可知为何?”,那火雄将手中枪一插,很是得意地说道:“今日我跟战王俩兄弟……就来灭了你们这火息大陆上的……异类!”

  “异类?不过是你们的借口……强词夺理的话!”,坤行的父亲自是愤愤地说道,“无非你们势力强大……我这高贵龙族之后……却是衰落而已!”

  “就是……不过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

  坤行在一旁也大声地指责道。

  “哈哈……这不是……厄枪龙人吗?”

  火雄大声地笑道。

  “火老弟,不如让大哥的人……先动手吧!”

  石鼓战王缓缓说道。似乎已是失去了心中最后一抹的怜悯,没有一丝其他的表情……唯有平静!

  “哈哈……战王哥哥,果然痛快……了断了这群异类……我们的火息大陆……那才叫一个圆满!”

  火雄很是得意地将枪举起,又重重地砸向地面。

  “我先来……试试!”

  那坤行一提枪,直接冲了上去。

  “这就是……厄枪龙人!”,战王的右手伸指,看了身旁那高大的力士一眼,“你看到了吗?”

  边说着,边用手指指向那坤行。

  “战王,可以上了吗?”

  那力士一抱拳,随之大声地说道。

  “好!明搏,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这就是石鼓战王的一位得力战将——“威风大力士”明搏!

  当然要长得又高又壮,这样才配得上这“大力士”的头衔!

  远远看去,那坤行的个头也太小了,连明搏的一半的个头都比不了。

  “战王威武,有如此猛将……不愧是那德皇在位之时的……第一战王!”

  德皇,自然是如今皇帝德宇的父亲。那是近百年前,德皇横行火息大陆之时,手下的三大战王。

  速神战王!

  天威战王!

  石鼓战王!

  当年的石鼓战王,也只能排老三。可谁想:速神战王在一次中竟“神秘”消失。天威战王也因断了右臂而选择隐居。

  德皇一死,自然是他儿子德宇上位。一晃多年,德宇的所能指望的“靠山”,也不过只剩下石鼓战王这一方力量。

  如今的石鼓战王,少说也有一百二十岁,可仍旧精神抖擞。只因他是练功之人,练到一定境界,自能修身养性,乃至寿命延长。

  像归气、归体一样,越练将境界越高。最初的境界不过令寿命增长个三五年,可渐渐地就“不可思议”了!

  传闻之中,达到归元境界,寿命少说也有个八百岁!想来如果是真的,也倒是应了那句“千年老不死的”!

  “火雄老弟……有些客套与小把戏……还需要在我的面前……摆弄摆弄吗?”,战王轻哼一声,不觉又加重了几分力气。

  这一番言语,倒是弄得火雄有些难堪。如今这火息国中,德宇成了“傀儡”,相信“懂事”的都是心知肚明……况且那“冷靴皇后”,不正是火雄的二女儿呢!

  已是如此明显,让不就不平静的火息大陆,却是更加地“暗潮涌动”!

  指不定会是谁……就突然来场动乱来……那么,火鲨湖与石鼓战区这两大势力,又怎能不会去“蠢蠢欲动”呢?

  那“古怪”洞主自是不能去惹了,毕竟那鲨齿霸主与石鼓战王都是吃过不小的亏的!那千变万化的熔洞,不管有的会自己冒火、出“陷阱”……还生活着一些魔猿、焰猿什么的……那可不是普通战士就可以应付得了的!

  海风从不知何处的天际吹来,有些凉嗖嗖。或许那一眼看不到的尽头,就是那海风与落霞“休息”的地方。

  “这儿就到了雪貂岛?”

  “想来是的了……不过这岸上怎么没人呢?”

  “主人,按理说这偌大的岛上……应该比我们那择云岛大上许多……才是啊!”

  “恐怕此处出现了什么状况……我们先四处看看吧!”

  冰帆边说着,边朝前走去。随行的,便是暴王与游雄。

  如今的冰帆重新占领了择云岛,倒也成了一岛之主。游雄又是无家可归之人,一番言说,便加入了冰帆的行列。

  “我们毕竟是外来之客,可要小心!”

  “岛主放心……我们……”

  “暴王,如今都是他乡之客……可要小心行事!”

  “游雄,你说的不错……该当如此……该当如此……”

  “那我们……都改个名字如何?”

  “好……改个名字……”,冰帆慢慢念道,“那我……我就叫阿凡吧!”

  “阿凡?”,暴王有些想笑地说道,“不……不……我不笑了!”

  “凡少……凡少!”,游雄连声说道,“那我就是阿雄!”

  “凡少……凡少!”,暴王也不断念道,“那我就叫阿暴?这个名字怎么样?”

  冰帆也在一旁笑道,“不错,阿暴!不过……你们这样子一叫……可不还是我的跟班……这有些不妥!”

  “凡少!”,阿雄笑着说,“跟着你一路辉煌,可不是……一般谁……能有这机会的!”

  “哈哈……说得是……说得是!”,阿暴在一旁随声附和地说道。

  不知不觉,冰帆也收获了许多。如今的冰帆不仅仅是这一岛之主,更成了一帮人心中的“精神领袖”!

  冰氏一族中,也只有冰毅、冰铎。冰毅已残,那冰铎自然当上了副岛主之位。

  “冰毅……走,我们出去转转!”

  “冰铎……能不能……再练练你那锋七刀法……”,冰毅强撑起腿,说道:“我想……我想……再看几遍!”

  “好……好,就是天天为你舞刀……我也甘愿!”,冰铎坚定地说道,却是皱起下眉头。仿佛又回想到了以前,那时的冰毅奋勇御敌,却不幸断了一条腿。

  如此一想,说冰铎的“半条命”是冰毅救下的,倒也不是很过分。

  “冰铎……冰铎……”,冰毅连叫了几声,冰铎才反应过来,“把那棍子……棍子,拿给我!”

  冰铎几步走去,伸手一拿,便转身给了冰毅。

  “冰毅,我扶你一下……我……”,冰铎这句话一说出去,却有些后悔了。

  本不该这么不在意地,毕竟去“揭人家的伤疤”,可不是件“好事”!

  “冰铎,我还可以!”

  冰毅果然——还是拒绝了冰铎的“好意”,内心深处仍旧是专属的“倔强”!

  “冰毅!”

  那背影缓慢且倔强,却也走出了门外。

  天之蔚蓝,眷恋大海,无止无休,爱得“深沉”。

  海面之上,巨浪此起彼伏,正是寒龙在愤怒!

  浑身是蓝,却又比这大海蓝得更为“深沉”。

  自头而下,从胸至腹,有大小几块白色,一团团。与那两侧的白点,竟也能交相互映。

  头颅之上,两只龙角不长不短,正好占了寒龙那鼻子之上的一半。远望寒龙,很是威风!

  “冷锋使者,你说……该怎么办?”

  “这冰锤王岛……可不能拱手让了,不过……”,说话这人一身白,就连这面容的每一处都没有放过。脸庞自是极瘦,活像一把刀锋,两颊却是被“削”得不像样子!

  “小心!”

  寒龙几次摆尾,连连滔天巨浪。

  “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不然你们只会留下后悔……在这个世上!”

  “妄想!”

  “我找了这么久……却是折磨!寻找到的……竟只有痛苦……今天我就大开杀戒……我要发泄!”

  寒龙怒吼,随着巨浪而来。漫天扑来的,除了水,还是水。没有一处不是湿漉漉的,也没有一处能逃过这寒龙的“威慑”。

  “我们可不是对手,快逃吧!”

  “说的也是……我们怎么可能敌得过……还是快跑吧!”

  “好,我们赶紧跑!”

  不断冲击海岸的巨浪,一波再起,一波未平。寒龙仍旧抖动这庞大身躯,让无尽的海水都涌上这大地。

  “战龟,上!”

  寒龙一声吼道。海面之上,便浮现出数不尽的龟兽,一个个不慌不慢地来到了海岸。

  一会便伸出四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也不是什么困难事!无数的龟兽战士,瞬间就占满了这片东部的海岸,很是热闹。

  “都听好了,给我马上占领这个岛!”

  寒龙发号施令,引得那水柱越来越高。

  “大爪、小指,你们听明白了吗?”

  “明白!”

  其中有两只个头很大的龟兽战士,正大声应道。

  “那去吧!尽情地去杀戮吧!”

  ……

  在那雪貂岛上,冰帆带着阿暴、阿雄慢慢地走着。随着树影,没有方向地前行着。

  如果一生都在寻找的路上,也不失为一大乐趣。漫无目的地,终究还是会空虚的。有人或许会笑话你,可他又如何呢?每个人生来的起点是能一样吗?所经历的沿途风光又能一样吗?

  “我们该朝哪儿走呢?”,冰帆缓缓地自言自语去说道。

  周围的树影丛丛,依旧稀疏摇动,有着些许风声,显得更加寂静。

  “凡少,我们还不如去林子里转转呢!”

  “林子里?林中那凶兽、恶物可有不少……进去一趟,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停了下来的冰帆看着那暴王,缓缓地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这儿鼎鼎大名的……驯兽师杨展?”

  “倒也听说过……不过怎么了?”

  “他就是常年躲在深林之中,研究这些珍禽异兽……要不然,他怎么能驯兽呢?”

  暴王款款而谈,将打听许久得到的消息都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知道的,挺多。”,阿雄在一旁也随之接道,“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在林中多转转……指不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异兽呢!”

  “你那大白……”

  “不错……那是我自己抓到的幼仔……好不容易啊,培养出来的!”

  “那……对不起!”,冰帆一听很不好意思地,便道歉起来,“当时是做了件错事啊!”

  “凡少,没事了。”,阿雄不由得低下了头,慢慢说道,“都是阿雄的错……心高气盛又恶念缠身……如今阿雄改……阿雄想给自己的余生……留下点好的回忆!”

  “不必辉煌……没有太多的伤感与遗憾就好!”,暴王也随之感慨道,“其实……如今的平淡生活就很好……以前干那团长……每天时而担心这个那个的……现在倒是自在了……能做几件值得回味的事,也就心满意足!”

  “是啊!”

  一路缓缓走着,向北而去。时而有阵风来,轻轻地吹一吹,但不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也有几片被吹落的叶子,泛着属于生命活力的绿,却是无声无息地“凋零”……

  “这儿有些奇怪啊……偶尔有几个人,不过却比想象中……冷清多了!”

  “凡少,谁说不是呢……我看我们还是找出林子……找找异兽……指不定能抓到个宝贝!”

  西天没有多少光彩了,自然是暗淡了不少。冰帆看着此刻即将“谢幕”的一天,不禁地脚步停了下来,注目着。无知无觉,就是一天……荒唐一生,也是件多么容易的事啊!可叹自己这一生,该做出怎样的一番业绩来……好想我冰氏一族能够强大起来啊!

  “凡少!”

  “小声点……主人有心事啊!”

  “是啊……我不说了。”,暴王轻声地说道,也看向了西天的云。

  “今儿天色是不早了……该休息了吧……”

  冰帆眨了下眼,缓缓说道。

  “好……好……那我们找个地儿……去休息吧!”

  暴王连连点头,又轻轻地跳了两下。

  三人继续朝前走着,又寻索着。漫无目的之下,一天倒也走了不少的路,自然也很累了。

  这时间可真快啊!

  这可是一生所匆匆走过的时间啊,有的人虚度,有的人充实,这可……很难由外因所左右,这就是我们普通人所应该把握的,也是唯一的“财富”!

  此时,所望不到的天际,与海面相连的地方——正有一番争斗!

  “尔等还是臣服于我吧!”

  寒龙一边说着,一边吐出一个水球,径直砸了过来。那水球直至砸到地面的一刻,才水花四射。正是这不小的冲击力,一下子就多出一个大坑。

  “凭什么……我不甘心!”

  “二弟啊,我们还是别吃眼前亏了……是……都是大哥本事不行啊!”

  “弹皇圣下……我们……”

  “好了,不要说了!”,那人忽地大声喊道,“我弹皇一族愿臣服于寒龙圣主!”

  “好!”,寒龙欣喜地应道,“待统一这冰锤王岛……你就是这一岛之中主!”

  “多谢寒龙圣主!”,那位被称作“弹皇”的人径直跪到了地上。

  

第十一章 寒龙之威(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