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义人间道

侠义人间道

红梅傲雪 著

仙侠
类型
2018.04.13
上架
16.4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至人陨落 步云重生

  陕西平利县是女娲的故里,这里有女娲山和女娲庙。

  这夜,有个十分瘦弱的老头出现在女娲山,这老头其貌不扬,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看似走得慢,可悠忽之间,他便到了山顶女娲庙前,却未敢踏进庙去。

  这老者毕恭毕敬的跪在庙前,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道:“娘娘,我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侠义功德,即将成圣,证道成神,特来此地寻求娘娘庇护,望娘娘助我。”

  这话刚落,天便降下一片祥光,有女娲娘娘圣象显露于空,有彩凤仙子和游龙金仙左右扶持。

  女娲娘娘轻开圣囗,道:“马良你以人族之躯,集万千侠义功德于一身,终于发掘出人类最大的潜力,成为功德至人,你即将成圣,我会在一旁看护,你赶快吸纳功德灵云吧!”

  这老人就是侠义过人的神笔马良,现在他即将功德成圣,只要他将天下万千马良庙里附在马良塑象的侠义功德提取吸收,他便可证得大道。

  马良不再多言,法力一展,头顶便岀现千里功德灵云,马良展动法天象地神通,立即成为一个万丈巨人,他张开血盆大囗,快速吞吃头顶的功德灵云,每吃得一分,便增加一份对道的感悟。只要马良能顺利将头顶的灵云吞吃完毕,那么他便立即成为功德圣人。

  可是就在这紧要关头,那本来充当监护之职的女娲娘娘却做了一件让马良万万想不到的事情,那女娲娘娘玉手突然抓起一个紫色铃儿,摇动其中一个铃铛,那铃铛哗啦一声响,迎风长为十丈大小,对着马良喷吐出许多黄沙。

  马良被黄沙笼罩,眼口难开,他神笔在手,往空一阵图画,少倾空中便被他画出一把芭蕉扇,迎风冲女娲娘娘扇了一扇,马良周围的风沙立即被吹得无影无踪。

  马良怒道:“紫金铃?你是观音?你真大胆,居然敢伪装成至人娘娘,不怕事后至人娘娘找你麻烦?”

  空中摇铃的女娲娘娘确是观音所假伴,她身份被识穿,索性幻为白衣如雪的观音,少了平日的端庄和善,多了几分阴狠毒辣。

  观音脚踩九品莲台,左右二人已经幻为捧珠龙女和散财童子,芭蕉扇仍悬于空,遥遥对着观音。

  观音冷笑道:“至人娘娘又如何?她现在恐怕正在紫霄宫听鸿钧老祖授课呢,恐怕是无暇顾及你这位功德至人。哼哼!我看你今日如何功德成圣。”

  马良叹道:“你们既然如此相逼,那我也只好放手一搏了。”说着口上不断吞吃功德灵云,左手伸出成拳,成百丈大小,狠狠的连续砸向观音头顶。

  观音赶忙祭起玉净瓶护住头顶,随手往空一拋,三十六片天罡刀出手,带着寒光斩向来手,碰撞之下,如金属交鸣,天罡刀虽锐,但仍然不敌马良的铁拳,被砸落于地,有几片恰好落在捧珠龙女和散财童子身上,二人大为不幸,被生生砸为肉泥,魂魄转世投胎去了。

  观音怒极,突然元神震动,体内翻腾,忍不住张开檀口吐出三口金血。

  原来她头顶的玉净瓶已被马良砸碎,玉净瓶乃是她的成道法宝,与她息息相关、心意相通,此刻被毁,她的元神激荡,已经受伤不轻。

  那铁拳出击得太快,一拳便打飞观音头颅,那左手于空展得一展,一幻为二,抓住观音两肩,微微用力,便将观音的彿门金身从中撕为两半,再将之揉捏成球状,向远处扔了出去。

  那两手又牢牢抓住九品莲台拉近身来,马良磨灭观音的元神烙印,再种下自己的元神烙印,并将九品莲台踩于脚下,他侠道之力强劲无匹,微微注入,便将九品莲台晋升为十二品,防御力自是比在观音手内强了不知多少倍。

  神笔马良正在庆幸自己得到了一件防御圣品,突然头顶的功德灵云轰隆隆的爆炸开来,忙抬头看去,就见有好大一块煞气劫云落入自己的功德灵云,二者是相对应之物,两两相触,除发出可怕的声音外,还会互相浸噬,一转眼,那块煞气劫云被功德灵云中和,但功德灵云也被其吞噬了一大块,马良的成圣契机也被毁,就算将头顶的功德灵云吸收完全,现在也成不了圣,证不了大觉,成圣只能押后了。

  马良三下五除二,把剩下的功德灵云吸收完全,方大喝:“是谁暗算我?”

  马良执笔在手,心念一动,颈子上又长出三颗头来,观看来敌,末见敌人,却见四把仙剑破空而来,不久四剑分四个方向着地,笼罩着马良。

  马良四周立即杀气大盛,似乎剑阵内已然生机断绝。

  马良冷冷道:“诛仙剑阵,天下杀戮之最,你是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现身剑阵外,笑道:“道友莫慌,本座今日前来是为与你这位侠义功德至人一较高下,只要你能走出我的诛仙剑阵,本座便认输离去,嗬嗬!至于那种背后阴人的勾当,到不是我之擅长,而且我也不屑去做。四大弟子,起阵。”

  通天四大弟子分别是多宝道人、孔宣真人、火灵圣姆和无当圣姆,这四人现在已经是准圣级别,法力空前强大,任何一个都比观音强上两个等级,四人分掌四剑,催动阵法,但见剑气纵横,杀意弥天,构成一个杀伐世界。

  外边看去,诛仙剑阵不过占地数丈,可在剑阵内的马良,却觉得所处在一个充满杀气的世界,这世界广阔无垦,似乎永无边际,马良在里面走了一会儿,未见成效。

  马良在阵里快步探索,不过阵外的通天教主则觉得他走得比蚂蚁还慢,于是教主露出得意的笑容,不过,这也不过瞬间的事,因为他看见了一件惊骇的事。

  但见阵中有只巨手伸出达剑阵上空,巨掌执了一支不起眼的巨笔,以灵气为笔墨,正临空摹画,不久,便画出一个通天教主来,外貌神态与阵外真正的通天教主一模一样。

  那阵中巨手和笔刚刚消失,阵中的通天教主突然身子一展,幻为万丈巨人,大手冲多宝等人一招,多宝等人手中的仙剑突然不受控制,全部被阵中通天收入掌中,如此一来,剑阵立破,天地恢复如初,四大弟子皆站回师尊身边,却极为惊惧。

  通天教主涩声道:“多谢道友手下留情。”眼睛却忍不住盯了盯巨人手中的诛仙四剑。

  巨人通天用马良的声音道:“我乃侠义功德至人,若贪了你的宝贝,修为反而难有寸进,罢了,还你吧!”大手一伸,便将四剑送到通天教主面前,教主一愣,方示意多宝道人去接剑。

  多宝道人持晚辈礼,行了一礼,才接过诛仙四剑。

  通天教主道:“今日一战,乃我碧游宫败了,本座言而有信,自当离去,道友前途荆棘,万望珍重。”说完,与四大弟子起于空,返回碧游宫。

  通天教主行到半路,迎面踏云而来一个老道,冲通天教主嗬嗬而笑。

  通天教主忙道:“大师兄,你怎么也出山了?你这又是要往哪里去?”

  原来这道人正是三清的大师兄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笑道:“明知故问,你从哪儿来,我便往哪儿去。”

  通天教主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也是为了马良而来。”

  太上老君叹道:“此事悠关我道门气运,我又怎会不来?三师弟,那马良实力如何?”

  通天叹道:“远胜我多也,我诛仙剑阵连他的痒都挠不到。”

  太上老君陷入了沉思。

  通天道:“大师兄,你不会要强自出头吧?”

  太上老君道:“若真让马良占了圣人席位,他必然倡导侠义,凡人、仙人都会争相效仿,到时我们道门的道统恐怕难保,到时我们又如何向鸿钧老师交代?”

  通天教主笑问:“师兄的太极图比起我的诛仙剑又当如何?”

  太上老君神色黯然,道:“若论攻击的话,多有不如。”

  通天教主道:“如此说来,大师兄也不是马良对手,若与他人联手,又会失了道门大师兄的身份,因此师兄你此战不能应。”

  太上老君道:“我若不出手,马良若成为圣人,后果将不堪设想。”

  通天教主摇头,正待说话,马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友,可否借你躯体一用?”

  通天教主与老子闪动彗眼看去,就见又有两尊佛陀和一白须道人正成品字型的将马良围于骇心,马良正在寻问场中那个万丈高的通天。

  通天教主道:“我若不点头,马良的功德人不能将我的能力全权发挥,大师兄,你看该怎么办?”

  太上老君不再言语,太极图脱手飞出,转眼便铺展千里,赶上通天功德人,将之纳入图内,抖得一抖,便将通天功德人抖为粉碎,重新化为功德灵云。

  那白发道人正是原始天尊,两尊佛陀分别是如来佛祖和阿弥陀佛。

  通天教主怒哼道:“二师兄居然与那两个佛门小人联手对敌,实在丢咱们道门的脸。”

  太上老君道:“若不如此,又安能消灭马良?唉!三人下的好重手,马良休也。”

  在原始天尊的盘古幡,如来佛祖的七妙宝树和阿弥陀佛的接引宝幢的几番合击下,马良躯体暴炸开来,一道真灵飞向天外。

  阿弥陀佛携着接引宝幢来收马良真灵,却被太上老君挡道。

  阿弥陀佛森然道:“道祖为何挡老衲道路?”

  另外三大圣人也跟了上来。

  太上老君道:“马良功体已毁,再难成道,他始终是至人娘娘的子民,杀死他也就得了,若连其真灵也赶尽杀绝,不但事后至人娘娘会寻机报复,恐怕连老师也会怪责我等滥杀无辜!”

  阿弥陀佛忙道:“贫僧杀得性起,忘了上面还有老师呢?”

  众人齐道:“我们着相了。”

  五大圣人各返仙山。

  马良真灵来到大明正德末年,寄生于一个富家子弟阴步云的躯体,却久未醒来。

  在大明正德末年,有倭寇犯疆,罪行滔天,朝廷两次派兵围剿都给这些恶徒巧妙地避开,一代大侠向苍生深感义不容辞,毅然摔领所属日月神教赴边抗倭,与当地官兵完美配合,终于重创由倭人太子静宫慧仁组织的“一至十盟会”,听说就连该组织重要领头人“毒剑”静宫慧仁也丧生在向苍生手中……目前向苍生等抗倭英雄正在回归途中。

  圣上下旨,在全国各地长塑向苍生的铜象金身,让万民膜拜,且如今国内武林门派兴旺,面对现在的列强欺压,却仅有日月神教不计较个人得失,毅然不遗余力的与朝廷军队并肩作战,这不是众多武人的错误,而是朕对自己的子民疏于管教,方使得他们面对国耻而麻木不仁,今后各派人士务必以向苍生等英雄为学习的楷模。

  此诏书一下,举国上下,争先对向苍生等抗倭英雄致敬祝福。

  却说京城首富“救命财神”阴风号如今已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膝下却仅有一子,名叫百面小财神阴步云,乃神笔马良真灵的寄主。

  这阴步云长相俊美,却过于风流,方及弱冠就被那酒色亏空了身子,大病在床,经过多方面抢救,还是无济于事,回天泛术,不到三天,便丢下父母,撒手西去。(神笔马良的真灵虽强,却未苏醒,要他苏醒,你必须寄主十分侠义才成。)

  这阴步云刚死,众人便将他放入澡盆,丫环红玉独自在卧室为这个主子洗身,口上念念有辞,竟说要陪主子于地下。

  突然一道白光从天而降,将个屋顶刺出了一个大窟窿,白光便经过大洞直照而下,全部笼置在正在沐浴的阴步云身上,阴步云一阵哆嗦,人便疏醒过来。

  他东张西望、惊疑不定,见一个身材十分苗条、面容十分娇好红艳的美女正惊讶之极的望住自己,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已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里来了。

  这阴步云忙问:请问姑娘?这是哪里呢?这具尸体以死,一切信息都以不复在在,出于自然,他当然急于知道自己现在所处在什么环境之下。

  红玉喜极而泣,道:“少爷,这就是你的家、你的卧房啦!少爷难道不记得了?”

  一面说一面忙着帮阴步云擦拭穿衣。

  这家伙装出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叹道:“我一醒来便什么也不记得了,甚至连自己姓什么世不知道,好姐姐,你能帮我恢复以往记忆吗?”他人以穿好衣服,坐入象牙床旁边的一张太师椅内。

  红玉奇道:“少爷你得了怪病,老爷花了很多钱,请了许多名医都未能将少爷救醒,还以为少爷已经仙游,谁知少爷醒来却什么也不记得了。”

  阴步云暗道:“你的那个真正的少斧己经死了多时,如今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看来这红玉对她家少爷还是挺不错的,不然也不会甘愿追随其少爷于地下。”口上却道:“大病一场,居然什么也不知道啦!你就随便说说吧!”

  红玊感动的道:“少爷虽然失忆,但对下人依然那么温柔,可见少爷天性纯良,嘻嘻!少爷姓阴名步云,是京城首富阴风号的独生爱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称金衣公子,是天底下难得一见的好人。”

  “阴步云?这名字好熟啊!哦!对了,这阴步云不是单机游戏天下霸图里日月神教的教主吗?又怎会成了京城首富的儿子?该不是同名同姓吧?暗道,阴步云囗上却故意道,“我得赶快去一趟大理,小玉,你帮我去准备一下吧!”

  红玉问:“少爷,你去大理干什么?”

  阴步云道:“去加入日月神教学高深武功来保护你呀!”

  红玉笑道:“少爷你真是睡糊涂了,日月神教驻地不是在黑木崖吗?怎么又成了大理了?”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阴步云还没当上日月神教的教主,自己来早了,现在穿越到了还不是日月神教教主的富贵公子哥阴步云身上,看来还需自己去争取这个教主之位,天下霸图并沒讲到做教主之前的阴步云是怎样的?看来还得自己慢慢去摸索,不过这样就更刺激、更有变数,结果肯定与游戏大不相同。

  阴步云摸清了环境,心情便放松了许多,当下笑道:“那你又是什么人?主要是干些什么呢?”

  红玉羞红了脸道:“红玉是个低三下四的小丫环,是老夫人专门买给少爷的近身侍婢。”

  阴步云柔声道:“看你面容憔悴,这段时问,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吧?来,让少爷好生疼你。”说罢,便将红玉抱上腿来,一阵揉胸抓股,红玉便春潮泛滥,浑身酸软,扰如一弯春水绕在阴步云身上。

  阴步云分开她胸衣、搇起她裙子、退下自己裤子,分身便以占据这异域美人的最深处……二人一阵翻云覆雨后,便相拥而卧。

  红玉不无惶恐地道:“以后少爷遇到漂亮的女子是否会将红玉忘记呢?”

  阴步云坦然道:“我天性风流,永难妀变,一旦遇到心仪的女子倾情于我,毕然是无法拒绝的,但你对我这般真诚相待,我一定会茗记于心的,我是多情之人而不是绝情之徒,又怎么会忘记你对我的好呢?”

  红玉面泛桃红且呈现幸福之色,轻泣道:“能得少爷如此相待,红玉就是立刻死了也毫无遗憾……少爷,咱俩还是快去见老爷夫人吧,要是她们知道少爷安然无样,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

  阴步云捉挟似的一笑,童心一起,主张先不知会家人,以给大家一个惊喜,红玉心觉好玩,拍手赞成,结果因此刻以是撑灯时分,这一路出去就吓晕了十多个人,那胆大经吓的却是一哄而散,当然会不可避免的大呼小叫……

  父母见己死的儿子活了过来,甚为欣喜,白事转为喜事,能不高兴吗?

  一家人热列为阴步云的转危为安而庆祝。

  阴步云在庆祝晏会上知道自己父亲名叫阴风号,是京城首富,还认识了众多的亲朋好友,大家热闹一阵后,便皆起身告辞,刚走到庭院,就被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拦住。

  这人却是以往阴风号花重金请来教步云武功兼护院的一个很有名气的武师,外号八臂螳螂王大锤,他身兼'轻功’、暗器、异容三大高超绝技于一身,且都练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阴步云不幸死亡,这王大锤深觉愧疚,作为步云师父只教了他武功,却未教他为人处世的道理,实在是有愧呀,故引疚辞职,如今他又缘何出现在此呢?

  阴步恰好上茅房去了,只有阴风号夫妇送别众亲友。

  阴风号忙笑道:“王兄弟,你想通了留下吗?”

  王大锤淡泌道:“王某向来言而有信,又怎么会出尔反尔?”

  阴风号愕了愕问::“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王大锤冷冷道:“我如今的主子令我来传句话。”

  阴风号问:“主子?什么主子?你才出去几个时辰,怎么又重新认了主子?”

  王大锤叹道:“世人都活得很辛苦,尤其是像我这种即沒有财又没有权的弱者,为了保存性命,是必须尽可能的抱大腿,找个强而有力的靠山,持续地让自已不断发展、壮大,到那一天,才去做自已想做的事!”

  阴风号冷冷道:“如此说来,你如今也找到了这种强而有力的靠山?”

  王大锤傲然道:“这当然!”一副踞傲之状,众人有见于此,精明的皆知道这王大锤是来者不善,大家都皆停足不走,看看这王大锤到底搞什么名堂。

  阴风号是个生意人,一生经历了无数风浪,为人处事何等精明,他当然知道来者不善,但又素知这王大锤武功高强,若应对不当,一旦突起发难,此处亲友虽多,恐怕没有一人能够对付得了他。

  于是阴风号又追|问道:“你主子又是谁呢?叫什么名字?”

  王大锤傲然道:“就是人称无为公子的花无为,我家主人一向慈悲为怀,却又行事透出三分古怪,行事为人但凭一己好恶,他从我口中得知阴老爷是位乐善好施的大好人,私下便不知有多么敬佩阴老爷你的行事为人,步云公子不幸早逝,花公子不甚感慨,痛惜之余,几经思量最终还是放心不下,忧豫再三,还是不惧人言,果断让我返回,恳求阴老爷一件事。”

  阴风号问:“你家公子不是无所不能吗?居然还有求别人的时候,不知你家公子对老夫有何需求呢?”

  王大锤道:“如今得知令公子不幸英年早逝,我家公子万分悲痛,却又化悲痛为力量,挥尽所有财力、用尽自己力量,发誓终身不懈的帮助阴老爷你。”

  阴风号问道:“你家公子要如何终身不懈的帮助我呢?”

  王大锸道:“我家公子家财万贯,但为了确保阴老爷你毫发无伤,不惜屈尊降贵,特愿拜阴老爷你为义父,还样一来,以我家公子的人力、财力之强,一定可保阴老爷你终身平安,也可弥补阴老爷你的丧子之痛。”

  众宾客听了此言,不觉怒不可遏,有几个年轻气盛的青年忍耐不住,上前与王大锤过招,均在三招两式间便被王大锤毙于掌底,不过瞬间便死于非命。

  阴风号惊怒交接,不甶怒喝道:“畜牲,你竟敢滥杀无辜,不怕天打雷劈吗?”

  王大锤冷笑连连,正想又杀几个,突然一人在里屋说道:“花公子是因为人家少主人英年早逝,阴大财主老年丧子,才屁颠屁颠的跑来,欲拜阴大财主为义父,还美其名日关爱老人!实际上是为了鸠占鹊巢、霸占人家阴老爷财产,假若人家的儿子阴步云没死呢?”

  说话的人正是刚由里屋出来的阴步云,他本来还不想露面的,见阴风号无法将众人一一打发走,于是便主动现身为老父解围。

  王大锤惊道:“少爷,不,你不是少爷,你也不是老爷,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假扮我家少爷、老爷?到庢居心何在?”一方面却暗中揣摸,怎么阴步云没死,那主人的原订计划不是无法进行了?不行,我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帮主人实现计划,让主人的义子美名得以天下皆知,,如今只好用我想出来的以假乱真之策了。

红梅傲雪说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第一章 至人陨落 步云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