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唐门锦绣震乾坤

  王大锤立即冲那骨瘦如柴的空见大师跪下哭求:“小人家少主人刚去逝,便有奸人易容成我家老主人和少主人,岂图以假乱真,霸占小人家主人无价家财,实在是可恶至极。丫环红玉是非不分、竟然助纣为虐,企图以她一人之力而使这冒牌货的奸计得逞,也不知这红玉在哪里学得了超强武艺,就连毒手乞丐萧赞也败在她手上,想来这萧赞为保性命,竟然当众变节,与红玉狼坑一气,恳请众位大侠拔刀相助,除了这些祸害,还这浑浊的家院为清平,使小人主人能重返家院,小人在这里磕首谢恩。”言罢磕首不跌,泣不成声。

  空性立即怒吼:“你萧赞也算是武林中成名人物,竟然为了个女人,就这般是非不分、助约为虐,真是咱们武人之耻。”

  “臭和尚,你放什么狗屁?我大哥顶天立地!怎是你说的那般不堪?哼!人家少庄主阴步云福大命大,在关键时刻有神灵保佑,起死回生,活了过来,这姓王的王八蛋贪图阴老爷财富,竟然用了这以假乱真之计企图一举除了真正的阴风号,自己却霸占人家财产,哼!你们单听王大锤的一面之词,竟然黑白颠倒,诬蔑好人,这昏天黑地的世道让人还有何留恋呢?”

  空性等十大正派人士不由尽皆变色,须知他们向来以正义人士自居,所到之处民众皆是顶礼膜拜,从没人敢如此当面指责他们,如此不敬之词还是头一遭听到,个个眼中都有怒意,连修养高深的和尚、尼姑也不例外。

  宝相十杰中的大师兄无相是个肥仔,早年曾拜师少林,但却受到同门欺凌,他心高气傲,不甚受辱,方叛出少林,改拜在宝相寺痛禅上人门下,因其天姿聪颖,骨骼清奇,是块良质美玉,故十分受宠于痛禅上人,言谈举止莫不盛气凌人。

  无相当下冷笑道:“栽赃嫁祸、诬蔑好人,乃是这些名门正派的家常便饭、拿手好戏,施主又何须生气?”

  空性气得满面通红,骂道:“你这叛徒,你未经师门允许就妀拜他人为师,以是死罪,如今竟敢当众侮辱师门,理应罪加一等。”

  无相冷笑道:“你个死秃驴,别以为比我早进门几天,我便会怕你?哼!今时今日的我以武功大进,别说你了,恐怕你们见问闻性四个联手也未必是我对手,若不信,四位师兄大可以试试!”

  空见微笑道:“师弟你入门之时,师父便夸你是人中龙凤,将来的武途成就不可限量。经过十年苦修,武功迈过咱们几个师兄,也在情理之中,但今天我们十大门派都是奉旨入京参加对日月被教的表彰大会,其余锁事尽可暂放一傍,我佛慈悲,无论宝相寺、少林寺都是宣导渡人自度的超脱理想,都可以修得佛果,成为大自在,因此师弟离开少林改入宝相,师父并无责怪之意,空性师弟适才之言不过是出于激动,实属无心,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当务之急乃是分辫出谁才是真正的京城首富阴风号!”

  王大锤早就爬了起来,忙道:“京城皆知,昨天黄昏,我家少爷阴步云以然不幸去逝,可现在奸人竟然假冒老爷父子,其心可诛,用心何其歹毒?因此小人斗胆请求各位大侠仗义惩治凶徒,还我主人一家太平。”

  红玉冷冷道:“自从我家少爷出事,老爷便忧伤过度,从未踏出阴府半步,而去而复返的护院王大锤却带着一个假的阴老爷从天而降,还企图杀害真正的主人,以便霸占主人财产,其形可恶至极,让人见之都要呕吐三日。请各位大侠为小女子作主,去伪存真,以保奴家老爷、少爷周全。”

  武当四清的老大清门叹道:“双方各执一词,又如何断定谁真谁假呢?”

  萧赞笑道:“这很简单,只须一人走近王大锤身后所谓的主人并揭开其面具,便可断定真伪。”

  王大锤道:“为什么不先考察红玉身后的冒牌货呢?各位大侠不觉得奇怪吗?一个低三下四的丫环竟能打败像毒手乞丐萧赞这样的成名人物,最近江湖上又有哪个本领高强的侠女突然销声匿迹呢?”

  就在此刻,一阵动听的笛声突然响起,众人不觉神思恍惚,衡山七艳齐声娇叱:“大家小心,这是魔音……”

  红玉身形一晃便以到了萧赞身边单指点在后者眉间,后者立即神智清明,立即跃进阴步云身前以作保护,原来这当儿红玉以传音请他照顾阴氏父子。

  只听府外一人道:“各位大侠,速速擒下红玉和衡山七艳。”

  东西南北四齐呼:“主人,你终于来了!”

  十派高手被魔音所控,身不由己的同时用上了各自绝技攻击红玉。

  红玉单手一展,只见一块八寸见方的锦帕以然落上她抬起的右手掌心,不住盘旋飞舞,那锦绣转眼变得模糊不清,红玉却又起于空向下抛出手中锦绣,那锦绣一经离手,便转眼数丈大小,一下子便将十派要人全部盖在锦绣之下,十派要人一时之间竟然逃离不开锦绣笼罩。

  又见漫天红花飘下,立即芳香四溢,但见数十**的白纱少女簇拥抱着一顶华丽的大轿进来。

  王大锤等五人跪下接见其主人的到来,从轿内步出一位白衣浊世公子,其俊秀竟不在阴步云之下,他手中握着一支碧玉笛,人却瘦弱不堪,仿佛移动一下脚步都十分吃力,凌然生威的双眸却又洋溢着多少澎湃的情意,他远远地盯住红玉,这就是这位佳公子双眼情感的来源处。他没有吹笛,红玉也就收回锦绣将众人放了出来,其中还有数人骂不绝口,余者不分和尚尼姑道士脸色皆难看至极,皆狠狠瞪住二人。一时又不敢轻举妄动。

  这家伙不可一世的样子,尤其竟敢当住老子的面这样死盯住老子的马子,简直不把老子放在眼内,这种气如何受得了?看来不能明哲保身了。立即道:“王大铁锤,想来这位就是不可一世、厚颜无耻、欲行李代桃疆的令主人吧?”

  王大锤骂:放—”,那后面之字末吐出口,也被其主人用眼神止住。

  这高贵公子冷淡道:“在下花无为,一向武功低微,只求学尽天下武艺,在与人切磋中不断成长,因此有个无为公子的绰号,哼!人家阴公子刚死,你却不要脸的装饰成阴公子模样企图鸠巢雀占,其行实在可耻可恨。”

  一面容冷艳的少女冷笑道:“说到卑鄙无耻、暗下黑手,又有谁比得过你无为公子?”

  王大锤面露无比祟敬之色,深情道:“我家主人犹如天神下凡,干的都是行善积德的好事,为人行事更是光明磊落,怎淡得上卑鄙二字,我看是你这位小丫头弄错了吧?”

  这少女正是华山现任掌门梁发爱女梁义凤,与梁发二弟子许星辰合称华山双绝。

  许星辰冷冷道:“不要只耍嘴皮子,花公子,你是认为王大锤后面这位阴号是真的了?”

  花无为点点头道:“在下相信王大侠的判断,他既然说是真的,那一定就是真的。”

  我现在还没死,这家伙就迫不及待的跑来认阴风号这个有钱干爹,还真当我死啦!这么说这不可一世的家伙一定认定我是假的阴步云。口上仍气鼓鼓的问:“红玉说得不错,我才是真正的阴步云,我旁边这位正是我爹阴风号,希望公子不要被小人蒙蔽了双眼。”

  花无为根本不理采阴步云。

  东方红却冷漠道:“今日晨时我姐妹四人至城郊彩折野花,突遇数十黑衣人在围妀王大锤及阴风号,幸得被我姐妹击退,这阴风号便向我家主人求助,我主人英雄仗义,听了他二人所说,便下决心帮助阴财主夺回家财,令王大锤回来试探虚实,果真发现你们露出来了马脚,嘿!这真是天佑我们这些穷人呢!

  萧赞冷冷道:“这不过是你们的自说自导,根本不足以取信于人,既然大家都无法证明自己,不妨听听敞人这个简单的法子,王大锤,问问你身后那位阴老爷,他敢让萧某摸摸他的脸吗?”

  空见赞成道:“这办法可行,两个阴风号其中一定有个是真一个是假,假的那人一定是易容妆扮,但凡易容妆扮演者,无论其有多么高超的技术,都惧被别人触摸脸部,如此一来,真假立判。”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王大锤立即道:“这不行,我担心萧赞见事情败露,狗急跳墙,趁机杀害我家主人,那我家人不是凶多吉少?不,这太冒险啦!我坚决不同意!”

  恶神仙怒道:“放屁!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卑鄙无耻?”恶神仙是伸手自悦会老二,有人诬蔑他结拜大哥萧赞,他当然要出言辩解。

  一女音娇笑道:“众位争来吵去,实在扰人清梦,太不厚道,不如让本使来辨认真伪吧!”

第四章 唐门锦绣震乾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