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甘愿受死因爱恋

  田园纪香大惊失色,又有一两百丈长的绸带,至东边那座小峰飘下,闪电般缠上张五,将张五整个个人拉上峰去,纪香欲拦,其它四个小峰万箭齐发,都以田园纪香为目标射来。

  田园纪香以丈长的双袖扫开飞来的‘没羽箭’,一面大声道:“贼子们,快放下五哥、、、”

  待张五被救上小峰,那五座小峰实然显出‘洞庭五义’来,五义分别带领弟兄据守五峰,救张五却是高彪,因其臂力甚强,故由他出手。

  高彪吼道:“兀那婆娘瞎叫个啥?咱们又不曾伤害张五,说实话,张五早已是我们‘劫恶寨’的人了,你还痴心妄想。”

  高福笑道:“人已救了,二哥何必和他多费唇舌?”

  田园纪香气道:“什么,‘五哥早就是你们的人了’?你们跟老娘说清楚。”

  高虎道:”张兄弟,还是你跟她说清楚,让她尽释其惑吧!

  张五略微迟疑,方道:“张五虽是一介布衣,但一向追求正义,好为民众打抱不平,此次你们‘东洋人’来犯我洞庭家园,扰境乱民不算,还胡乱杀害无辜百姓,更将他们中的幸存者*上山顶,不敢露面,半月以来,几乎粮断水绝。为此,我自告奋勇,欲加入‘劫恶寨。”

  张五道:“但非常时期,‘劫恶寨’如今又是保护众民及向老前辈,李大侠、的中坚力量,其间不确定有无奸细存在,因此,五位寨主与张五订下一个协议,说是,只要我为潘安岳潘大侠报仇,就算不杀你田园纪香,也得生擒于你,便允许入寨,但五位寨主并不是非要杀你不可,他们还劝我用善言善行感化于你,好让你弃暗投明,谁知你旧习难改,恶念难除,竟用美色引诱于我,不惜以身体作为引我上勾的跳板,如此牺牲,让人心痛心折,难道你真的不能脱离你们凶杀成性的大和民族,而与我共渡一生吗?”

  田园纪香幽幽道:“谁说用色想引诱你了,纪香在给你身之前,仍是****之身,难道你不明白,我一直都是对你真心实意的呀!只是国家大义在前,我作为一个忍者,又怎么能背叛自己的国家,而与你长相厮守?五哥,既然你如此怨我,那你就杀了我吧!”说完,索性收了长袖,散去周身内力,并盘坐于地,闭上双目。

  结果,田园纪香自然被‘洞庭五义’生擒。

  ‘洞庭五义’捕获了田园纪香,便开会公决如何处置田园纪香,经过大家一阵激烈争论,方定下结论,由‘冷面阎王’贺启押送田园纪香回‘劫恶寨’。

  贺启摔领五百个弟兄押运已被‘洞庭五义’点了大穴的田园纪香返回‘劫恶寨’,本来最佳押运人应该是老三高见的,可是老三在‘庆功宴’上喝得名丁大醉,不醒人事,方由老三的副手‘冷面阎王’贺启充当此重任,另外‘四义’则在暗中保护张五继续运粮担水。

  高福还让张五前往‘行宫’会见静宫慧仁,道明‘田园纪香’跟踪受捕一事,并指责东瀛人士言而无信,不守诺言的丑事,静宫慧仁马上声明自己不知道内情,其事乃是田园纪香违反禁令的私自行动,事先静宫慧仁并不知情,这就将所有错事全推得一干二净,张五亦暗笑其脸皮实在太厚了,并提出软禁田园纪香一个月的要求,静宫慧仁为平民愤,只好勉强答应,张五走后,静宫慧仁却令田园家族的人暗暗探查田园纪香的下落,准备一有消息,便即营救。

  却说那贺启带众下了神笔峰后,便星夜火速赶往‘仗义峰’的‘劫恶寨’。

  此夜月朗星稀,四周静悄悄的,在月光的照耀下,犹如白昼,微有夜莺偶尔啼叫几声,而那马啼踏地、车轮辗地之声却是周而复始、连绵不断的在夜空中传了开去。

  此刻,车队抵达一片空旷场地,却早有一个黑衣蒙面人手持‘柳叶大刀’横立其间,森寒杀气以然由其身躯不断迸射而出,要不多时,便以弥漫了整个山野。

  此人沙哑着声音道:“放下田园纪香,你们可以走了。”

  贺启催马向前,至黑衣蒙面人面前,方冷冷道:“阁下刀气森然,料必武功超强,但终究仅一人而已,岂能与我‘劫恶寨’相抗?此女乃异国要犯,恕不相让,还请阁下让开道来。

  黑衣人冷冷道:“别人怕你‘劫恶寨’,我却偏偏不怕,说!放不放?

  贺启怒道:“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黑衣人不耐烦道:“不放人就得死,话落,‘柳叶大刀’以至贺启三寸左右。

  贺启此刻已然不及,忙挥动那双大铁锤,分上下击向黑衣蒙面人,跃空之身体要害。这叫攻敌之所必救。

  哪知那黑衣人浑不当这是一回事,依然招数不变,一大刀便砍下了贺启脑袋,贺启的那双重达千斤的大铁锤,双双击中黑衣蒙面人,大铁锤却突然粉碎散落一地,黑衣蒙面人竟利用附体神功的反震之力毁掉了铁锤。而贺启头落地时,黑衣蒙面人以双足沾地在展开身形配合‘撒墨刀法’,挥舞大刀接下贺启腔中濺出之热血,再以暗器的手法用刀反射众人,中者立毙,不过片刻,贺启热血未凝,其余手下死于遍地,仅有田园纪香丝毫无伤的囚于铁车内,困于死尸堆中。

  黑衣蒙面人上前解开锁链,解开田园纪香的穴道,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田园纪香不断追问相救原因,待其走到百步之外,方传来一句话:“我喜欢你”。?然后人便一晃便在十仗开外,轻功不可谓不高啊!

  洞庭湖州长闻百多正在府邸凉亭乘凉面容十分凝重,忧心忡忡。

  但这位闻百多更多的是心烦意乱,想借助凉风来驱赶心上的烦躁,但却不济于事,眉头紧锁,他索性脱光了外袍,露出来了贴身白色短打,这样似乎又轻松了许多!左右那两个替他用大扇搧凉的小丫环此刻也是满脸惊惶失色,连执扇之玉手也微微颤抖。因为大老爷一旦心烦,那么她俩绝对是最先挨骂的人,因此,一旦发现闻百多心烦,他俩便会小心翼翼,诚惶诚恐,这样这位闻州长可能会可怜她了,从而就算再破口大骂,也会骂得文雅一点,不会骂得那么难听。

第五十六章 甘愿受死因爱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