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极至邪劲敌胆寒

  闻百多坐在太师椅上见两个丫环那股胆小劲,不由怒道:“老爷会吃了你们俩吗?两个胆小鬼、哼,还不滚下去,在这里还嫌不够惹人讨厌?”

  二女如释重负,一溜小跑去了。

  原来这闻百多虽是个酒色之徒,一向又讲究享受,但其野心却又着实不小。他在太湖做了十年州长,在这期间,他都私欲膨胀,做人做事都以自我为中心,他又是个六亲不认,天性凉薄之徒。他甚至为了当上总兵这个大职而先后将自己妹子、老婆献给钦差大臣享用,而那所谓的钦差大人也是言出必行,答应为其向圣上推荐。哪知这钦差大人所到每一个地方,都几乎囊刮了所有金钱与美女。因而百姓十分痛恨,其在回京途中,却被‘玉面贼神’潘安岳毙掉,这样他的升官发财梦便告终结,他为了报仇雪恨,便对潘安岳等辈进行多次围剿,但实力太过悬殊,他都已失败告终,这十年他坚持不懈,众官兵死伤严重,还多次受了圣上的书面谴责,数番怨恨,几欲食洞庭湖周边手贼之肉,后又听陆师爷回报,说是一个叫做田园纪香的东洋美女于举手投足间便重伤了潘安岳,自己的心头大患一去,这位州长便连续嫖宿三天,以示对田园纪香的敬意,他觉得这还不够显示自己的诚意,便在****找了一个长得像田园纪香的****,整日将这个假的田园纪香奉为上帝般的尊敬,后来,陆师爷又说田园纪香竟然会爱上一个身无分文,毫无一技之长的张五,并还为了这张五,竟与田园家族闹翻脸,闻百多恼怒极了,认为东洋美女都是他妈的贱货,于是便时常对那个假的田园纪香打骂,可怜该女几日下来,便被弄得遍体离伤,惨不忍睹,又听说(洞庭五义)一直与官府及倭人作对,便派人数次对(洞庭五义)进行围剿,皆大败而归。

  正在思潮起伏时,陆师爷也来到,并对闻百多行了跪拜大礼。

  闻百多气道:“本州数次差人征剿‘洞庭五义’,皆无功而返,你说这可恶不恶?”

  陆师爷怒道:简直可恶极了,他们既然是这样的桀骜不驯,那么就算是死了也要下十八层地狱。”

  闻百多拍手道:“中呀!既然如此,你我应该早早想一个对策,用以对付这五大恶人,免得他们再为恶人间。”

  陆师爷道:“大人高瞻远瞩,人所难极,小人万分佩服。”

  闻百多道:“你可想好了对策?”

  陆师爷欠声道:“小人愚昧,一日下来,还没想到一个可行之策,实在是抱歉,还请大人责罚!”

  闻百多骂道:“蠢才,你自己办不到,你不会请人帮忙吗!”

  陆师爷喜道:“大人是说可以找静宫慧仁帮忙?”

  闻百多只得道:“在这洞庭湖,这些毛贼除了扰乱洞庭州城外,还时常与静宫慧仁做对,如今这些毛贼也是本州长与静宫慧仁的共同敌人,既然如此,两家联手,乃是理所当然,势在必行之事,一旦与静宫慧仁联手,相信不出几日,便可将洞庭周边的毛贼杀个精光。”

  陆师爷赞道:“大人足智多谋,小人万分敬佩,事不宜迟,小人马上去找静宫慧仁商讨合作之策。”说罢告退而去。

  在静宫慧仁的行宫里,静宫慧仁及‘田园十兄弟’皆在大殿俯视陆师爷,陆师爷跪在殿上,静宫慧仁高高在座,‘田园十兄妹’分列两旁,个个趾高气扬,霸气十足。

  静宫慧仁道:“你说你有良策消灭‘劫恶寨’群丑?”

  陆师爷自得道:“当然有千条妙计,可置高氏兄妹于死命,但前提是必须让我询问田园纪香这位小美人几个问题。”

  静宫慧仁喜道:“既有妙计,贵客就起身去问纪香吧!”

  大殿上只有田园纪香一个是女性,十人虽身穿忍者装,但纪香的九个弟兄都是牛高马大之状,只有她身材阿娜多姿,凹凸有致,完全呈现出女性姿态。

  陆师爷见田园纪香昂首挺胸,一副高不可攀,不可侵犯的模样,不由心下有气,走到田园纪香跟前,动手就拍拍她脸蛋,虽隔着一层黑布,但仍有肉感,口上还道:“小美人儿,你道高傲得很。”

  田园纪香被黑衣蒙面人救出危境后,便返回行宫,如今被丑陋的陆师爷轻薄抚摸,如何不怒,左脚对准陆师爷*,就是一脚踢去,却听咔嚓一声,田园纪香突然一声惨叫,她左脚竟然折断,一时单足难以支撑身躯,一屁股就坐在殿上,泪水已将蒙布打湿。

  陆师爷却丝毫未伤,反而给了田园纪香两记耳光,怒道:“贱人,你简直是找死,凭你那三脚猫功夫,还敢在陆师爷我面前摆弄,真是不知死活!”又俯身下去,替田园纪香接好脚,方仰天而立,田氏十兄妹见陆师爷武功厉害,不敢稍有异动。

  静宫慧仁亦以动容,但在瞬间即恢复平静,赞道:“想不到阁下居然深藏不露,而是位内家高手,但本王奇怪的是,你拥有一身惊人武艺,为何还屈身待奉闻百多那个狗东西?”

  陆师爷道:“在下所使的是儒家的‘极至邪劲’,此内功比起少林寺的什么易筋经武当派的太极功也不惶多让,就因为名头太响,才隐身于闻百多身侧做个师爷,如今前来,却是为了自己,方不请自来。”

  静宫慧仁道:“本宫一生求贤若渴,若得陆兄协助,此生霸业定成。”

  陆师爷道:“要陆某投身你们东瀛与你们并肩作战,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王爷必须答应陆某一个请求。”

  静宫慧仁喜道:“什么要求?”

  陆师爷道:“陆某素闻田园纪香英姿飒爽,是位难得的女中豪杰,正好陆某去年妻子染疾逝去,还未续妶,我现在就要田园纪香跪在我面前求我纳其为妻。”

第五十七章 极至邪劲敌胆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