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茅山道士

  张毅夫妇感觉就要死了,他们惊恐地大叫着,可下一刻,他们从噩梦中清醒过来。

  “原来你们只是做梦啊!”秦明的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不就一个梦吗,居然还大惊小怪的。

  张毅面无表情地道:“这的确是梦,可问题是,每次我们两个惊醒,发现自己就身处在地下室中!”

  “你们是梦游了吧?”秦明天真地问道。

  “你见过梦游的人会把自己捆绑住吗?”孙心怡怒气冲冲地道。

  两夫妻醒来之后,不仅位于地下室内,而且他们和梦中一样,都是被捆绑着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梦中的恐怖景象并没有发生。地下室还是地下室,环境并未发生任何改变。

  “如果只发生了一次,倒也能勉强说是梦游,可问题是……”张毅继续平静地讲述。

  七天前发生了第一次,第二天他们把房门全都锁上,喝了咖啡看电视。心想着一晚上都不睡觉,来探个究竟。

  可奇怪的事,两夫妻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睡去,就像吃了安眠药或是打了麻醉剂,睡意席卷挡也挡不住。

  结果他们还是做了同样的梦,醒来后也是在地下室中。

  这回夫妻二人慌了神,第三天的时候直接睡在了酒店,而且距离自己家有十几公里的路程。

  然而距离并没有阻止怪事的发生,夫妻二人还是做了同样的梦,惊醒之后又回到了地下室!

  他们急匆匆地去酒店调看监控,可是监控中只有他们进房间,并没有他们出房间的记录!

  “你们……你们还真是见鬼了呀!”秦明的身体不自觉得哆嗦着,他平日里装神弄鬼,可实际上是个胆小的人。

  傅小凡从头到尾听得仔细,开口道:“看来你们遇到的鬼并不一般,鬼魂穿墙入户容易,可要神不知鬼不觉把你们运到一个地方,这可不是随便什么鬼怪都能做到的。”

  张毅连连点头:“任先生也是这么说的,我们发现监控中并没有记录,就立刻去找高人,总算是找到了任先生帮忙。”

  听到这里,秦明气呼呼地道:“好啊,出了这档子事你们不来找我,结果去找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道士,你们对我的信任何在?”

  “你每次来治伤什么时候付过钱?你觉得我们对你能有啥信任?”孙心怡的话总是处处针对,也就脾气好心肠好的张毅,愿意一次次帮助秦明免费治伤。

  这件事情早就让妻子孙心怡心存不满,若不是张毅把秦明当朋友,估计秦明这种厚脸皮的人早被赶出去了。

  “咳咳……”秦明尴尬地咳嗽两声。

  傅小凡倒是兢兢业业专注着捉鬼的事情:“那个道士是什么来历?”

  张毅回应道:“他叫任浩然,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他在整个华江金融圈都是小有名气的,据说是正宗的茅山弟子,很多有钱人找他捉过鬼驱过邪。”

  华江金融圈是Z国南方地区的一个城池群,由江东市、江南市、江西市、江北市和江中市组成。这五座城市,综合实力都是全国前十位的。

  能够在这样的地方闯出一些名声,任浩然肯定有些本事。

  不过傅小凡关注的点不在这个上面:“听你们的意思,这道士来了不止一天了?”

  张毅点点头:“是的,他是两天前来的。当天就给我们夫妻二人画了符,让我们睡觉的时候压在枕头下。那天我们的确没有再做恶梦,难得睡了一晚上的好觉。可是第二天见到任先生,他却是脸色苍白非常虚弱……”

  那天晚上,任浩然独自在地下室守着。因为每次张毅夫妇都处在地下室中,所以他猜测鬼怪就在这里。

  张毅夫妇不知道当晚发生了什么,据任浩然自己说,那恶鬼甚是厉害,他对付不了,最多也就是将其暂时击退。

  看他经历过一番大战的样子,似乎也没有说谎。

  张毅夫妇现在只能依靠他了,所以极力挽留。最后在加价一倍之后,才让任浩然回心转意。

  这天夜里,任浩然做了充分的准备,在地下室刻刻画画布了阵。只是他让张毅夫妇回房间去安心睡觉,并没有让他们留在地下室。

  经过了一晚上,任浩然又是风尘仆仆虚弱不已。

  这算是今天白天的事情了,他又是推脱离开,而且分文不取。

  同样的戏码再次上演,继续加价一倍,任浩然第三次同意捉鬼。而这一次,他说是要动用师父传下来的强大道符,此符只能用三次,三次之后就会灰飞烟灭消失不见。

  之前已经用过两次了,据任浩然所说,第一次是祖师爷镇压一只九尾狐,第二次是师父的师父驱除一只鬼王。不管是真是假,总之听起来很厉害。

  他还让张毅夫妇留在地下室,一起见证恶鬼被捉。看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张毅夫妇才算安了心。

  这么紧要的时刻,秦明带着傅小凡来打扰,难怪张毅一开始的态度这么差。

  “我看你们是被坑了,既然他有本事捉鬼,一开始就用祖传的道符不就好了,干嘛非要拖这么多次!”秦明冷笑道。

  孙心怡不满地道:“你懂什么,那符只能用三次,前面已经用过两次了,最后一次当然要慎重。”

  “也就你们会相信,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秦明嗤之以鼻,“你们也没见过恶鬼,更没有见过他捉鬼。说不定前面两次都是他在演戏,为的就是抬高价格!”

  行有行规,根据问题的复杂性和严重性,这些能人异士收取不同的价格。他们往往为了抬高价格,会故意把事情说得很严重。

  “任先生应该不是这种人吧……”张毅嘟囔着。

  秦明笑道:“也就骗骗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罢了,像我们这种行业里面的,都懂这套规矩。张毅啊,如果不是看在朋友的份儿上,我也不会点破此事。既然你邀请我们一起驱鬼,到时候我必会帮你们砍价,你们就意思意思给我点好处费就行了。对了,那道士要了多少价钱?”

  “一百五十万。”张毅低声道。

  一开始是开价五十万,经过再三提价,现在是一百五十万了。

  秦明已经惊讶得掉了下巴,傅小凡对钱财多少没什么概念,所以他并没有惊讶。若不是在人间需要用钱,他甚至都不在意这东西。

  张毅夫妇确实很有钱,自从做黑市的人体器官交易,他们少说赚了上千万。他们有一儿一女在国外发展,女儿开饭店,儿子在世界五百强当高管,不仅不需要张毅夫妇的钱,每个月还会寄钱回来呢。

  钱对于张毅夫妇来说并不缺,现在长命百岁才是最重要的。这些年做着违法的买卖,他们的良心又何曾过得去?

  夫妻俩儿也是经常烧香拜佛的,只求能得个心理安慰。没想到最后还是见了鬼,他们觉得是那些人体器官的主人找上门了。

  除了肾脏,其它器官大多是从刚死的人身上摘下来的。一般合法程序,当然是死者在临死前立下遗嘱,准备无偿捐献器官,最后器官肯定落不到黑市。

  张毅夫妇获得的人体器官,大多是死者的亲属私自做主贩卖掉的,也有个别是经过殡仪馆工作人员辗转买卖到的,更有甚者是来历不明的,反正都不是正规途径。

  这种情况下得到的人体器官,死者若是知道了,一口气还怎么咽得下去?

  “如此说来,恶鬼的由来也许真和你们说的一样!”秦明恍然大悟,私底下又暗自嘀咕着,“幸亏我只是坑蒙拐骗,没做伤人的缺德事,要不然也要碰到鬼了。”

  “傅先生,我们的情况都已经说过了,你能否帮助到我们?”张毅询问道。

  傅小凡点头道:“先看看那茅山道士捉鬼吧,他不行还有我,今晚肯定能帮你们解决问题。”

  见傅小凡说得这么肯定,张毅欣喜地道:“太好了,不管傅先生能不能帮上忙,等恶鬼一除,我们夫妻二人定然会好好酬谢。”

  酬谢就是好处费,只要问题解决了,他们多花点钱也愿意。

  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几个人回到了地下室。

  任浩然依旧目中无人,他起身道:“你们全都坐着别动,恶鬼很快就要出现了。到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离开自己的位置,一切我自会应付!”

  孙心怡靠着张毅坐在沙发上,而秦明也是紧张地挨着傅小凡而坐。说归说,现在真要见鬼了,哪有不紧张的道理?

  傅小凡不怕见鬼,因为他在地府见到的全是鬼。他所关心的,是恶鬼为什么几番戏弄张毅夫妇,却没有把他们直接杀死?

  地府的人虽有私心,但基本上都是秉公办事,维持六道轮回的正常运转。魂入地府,要先探其前因后果,判官才能对它宣判。

  有冤屈者,地府的人虽不能直接干预,但也会委托人间的一些使者去解决。

  地府有留在人间的使者,天界也有道家传承留下,比如茅山。人间同样有自己一方势力,如相师聚集而成的相宗。别看他们威风凛凛捉鬼驱邪,但并不是见到鬼魂就把它们打得魂飞魄散。

  生前伤天害理的厉鬼,才需毫不犹豫地驱除。而那些含冤而死的冤魂,则需要为其解开怨气超渡。

  不管是杀鬼还是帮鬼,都是为了积攒功德!功德无影无形,就如人之气运一般。功德大者,能长命百岁好运连连。对于一方势力而言,比如茅山、相宗,就会使宗门源远流长香火不断。

  当然了,功德有增当然也有减。那些缺少功德之人,肯定不会有好事。

  学道者都想争功德,所以任浩然才会态度这么差。钱财事小,他怕傅小凡和秦明把自己应得的功德分了去。

  可是他不知道,傅小凡作为酆都大帝的儿子,根本不在意功德不功德的……

第三章 茅山道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