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祸水东引

  项威不敢违背傅小凡的话,赶紧点点头:“遵命。”

  “你先走吧,到时候他们找你算帐你自己应付,但别做得太过火!”傅小凡警告一句。

  项威点头哈腰地离开,刚刚被夜游神拍了一掌,又受了傅小凡一巴掌,脸上还在流血,估计也要休息几天才能恢复。

  项威前脚刚走,秦明就蹑手蹑脚地进来了。和他在一起的四个警察都被项威打倒,只有他自己躲在远处逃过一劫。

  秦明一直在角落观察着,见到项威这个大魔头离开,才敢小心翼翼地进入别墅。傅小凡是他的金主,他可不希望傅小凡有事。

  “小凡你没事吧?”秦明询问一句,看到傅小凡完好无损地站着,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我没事,你先报警通知杨厅长吧。”

  傅小凡一边吩咐着,一边将苏沫和陈思蓉转移到二楼的卧室中,在他眼中,两个老婆才是最重要的。

  卧室中还有几个瑟瑟发抖的佣人躲藏着,傅小凡告诉她们没事了,让她们好好照料两位老婆,以及岳母杨惠萍。

  项威这一番大闹,有太多的人因此受伤。别墅院子里的那些人还好一些,张家的保镖,陈家的保安,以及四个无辜受牵连的警察,他们只是被打掉一魂一魄,情况要好上许多。

  而别墅中的几个人就惨了,周水易、张佳楠、任浩然和葛忠都只剩下了一魂一魄,能不能苏醒过来都是问题。

  傅小凡对这些人正好很讨厌,就让他们各自背后的人去解决这件事吧。

  不一会儿,别墅外面就传来一阵阵汽车喇叭声。有人来了,但不是警察。

  傅小凡和秦明出去查看,只见为首一辆宾利慕尚,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后方还有许许多多的奔驰宝马。

  宾利车上下来一个斯文中年人,戴着金丝眼镜。劳斯莱斯车上下来的人就显得大腹便便,一身穿金戴银,拇指粗的金项链格外显眼。其他车上下来的都是黑衣保镖,看起来气势汹汹。

  为首的两个不是别人,一个是这幢别墅的主人,树人集团董事长陈仁义,另一个是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强。两个人受过的教育不同,个人涵养从他们穿着打扮就能看出。一身昂贵首饰的那位,深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暴发户,他肯定就是张志强。

  这两个人都火急火燎地冲进院子,地上躺着的保镖并没有全部昏迷,有些已经醒过来,但是一脸痛苦地躺在地上挣扎。

  张志强揪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直接将他提了起来。没想到他的力气这么大,年轻时候闯荡江南市,没想到现在发了福,却还保留着一身力气和身手。

  “发生什么事了?”张志强怒吼着询问。

  那名保镖虚弱地说不出话来,只能吱吱唔唔几句。

  “没用的东西!”张志强一把将他摔在地上,他看到现场唯一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傅小凡,一个是秦明,于是赶紧跑到了近前,伸手又要来抓。

  虽然是心急的举动,不过如此无礼地冲过来抓人,以傅小凡的脾气可忍受不了。

  一把将张志强的手打开,虽然用力不大,但还是让张志强的手背感觉疼痛。

  “臭小子,你居然敢打我?”张志强何曾被人打过,哪怕只是打了下手背,在他看起来也是非常严重的。

  黑衣保镖们已经围拢上来,看样子又得好好打一场。

  幸亏还有个陈仁义,他早就在观察四周,也发现了别墅客厅里躺着的几个人。

  “张董别冲动,你儿子正在里面躺着,赶紧去看看那吧!”陈仁义提醒一声。

  张志强再也顾不得傅小凡了,赶紧去查看自己儿子的情况。

  “你是什么人?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的夫人和女儿还好吗?”现在换成陈仁义询问了。

  “我是杨厅长推荐过来的。”傅小凡先亮明了身份,免得被对方当成不相干的人。

  紧接着简单讲了自己救治陈思蓉,然后项威冲进来伤人的事情,把伤者的情况也说了一遍。

  陈仁义知道老婆和女儿没事,总算放了心,让下边的秘书去照料了。而他自己则是站在傅小凡的面前:“你说凶手打伤了人,自己也受了伤,所以逃之夭夭了。可为什么你一点事情都没有?”

  傅小凡解释道:“我趁着凶手受伤所以将其打退,陈先生不必多疑,我既有救人的本事,也有对付凶手的实力。”

  这时候张志强气冲冲地过来,明显又是来招惹傅小凡的。

  不需要傅小凡再费口舌,陈仁义拉着张志强到了一边,耐心讲述了事发经过。

  “项威,这家伙是什么来历?”张志强握紧了拳头,他已经心急如焚,因为自己儿子伤得太重。失去两魂六魄,可不是医院能够救治的。

  陈仁义向他介绍了项威的背景,张志强没有惧怕,有的只是仇恨。

  他亲手抱着自己儿子上了车,其他人则是由手下负责,张家的伤者全部撤离了别墅。

  辰锋跟着陈仁义走进别墅,秦明紧紧跟着他。此时苏沫、陈思蓉、杨惠萍和孟刚都已经醒了,至于任浩然和葛忠,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帮上忙的,只能任由两人昏迷着。

  苏沫迷迷糊糊地道:“我记得项威召出了一个庞然大物,阴阳唤神符召唤的心月狐根本不是对手,后来我就失去意识了,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思蓉、杨惠萍和孟刚的记忆也停留在这个阶段,傅小凡又是解释一番。项威已经疲惫不堪,自己正好有机可趁,用高超的身手将其重伤。项威所召唤的夜游神,也因为项威的受伤而消失,最后项威逃走了。

  这个解释合情合理,傅小凡的身手厉害,这是苏沫亲眼见过的,毕竟是一招能将葛忠打败的人,趁乱伤了项威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没有人会去细细追究,苏沫请陈仁义的保镖帮忙,将昏迷的任浩然和葛忠火速送到酒店去。苏沫没有本事救治,但她可以稳住二人的一魂一魄,等待茅山的宗师前来。

  张家和茅山的人都和项威结了仇,反而是陈家并没有什么损失。那些少了一魂一魄的人,不需要救治也能正常生活,只是要比普通人更注重身体保养罢了。

  但是伤害陈思蓉的凶手还没有找到,这个人还杀害了三名警察,此事远远没有完结。

  “傅先生,那个项威会不会是下蛊的凶手?”陈仁义询问道。虽然傅小凡年轻,但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救活陈思蓉,击退项威,这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大家自然而然开始尊重他。

  傅小凡摇头否定了陈仁义的推测:“项威不可能是凶手,他才刚来江南市,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陈小姐。他的行事风格大家都看到了,以他的性格,没必要用蛊毒这种阴狠的手段,大可以像今天这样光明正大动手。”

  “那凶手究竟是谁呢……”陈仁义百思不得其解。

  傅小凡认真地道:“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张家。张家少爷今天过来的目的,杨阿姨已经深切地了解了。张佳楠说过,他们张家还有许许多多高人,说不定其中就有擅长蛊毒的凶手。对陈小姐下蛊,然后故意来治病救人,正好可以提一些过分的条件了。”……

第二十章 祸水东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