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谈青训择生

  小小罗在23岁的年纪登顶了世界足坛的最高王座,而在之后的几天,全世界的体育媒体都在争先恐后的报道这则消息,以及上一任金球奖得主卡卡的正面回应:

  他(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上赛季在曼联的表现非常优秀,拿到了许多的冠军,尤其是欧冠,所以是实至名归的,但是我有信心,在接下来继续向金球发起冲刺,我会战胜困难。

  卡卡还在信心满满的展望下一座金球,所有人也都相信巴西天王能够做到,只有杨煜突然想到了诺坎普球场中的来自红蓝十号那一双充满野望的眼睛。

  拥有系统的杨煜清晰的记得,罗纳尔多的系统评分此时只有93分,而梅西,是97!

  金球奖得主和准备争取金球奖的球员还不是杨煜现在能惦记的,后者现在正在自己的俱乐部同新成立的青训部主管交流着青训体系构建问题。

  “老板,咱们的青训跨度准备有多大。”

  张建拿出一份文件,这些天,他这个新主管同样没有休息好过。

  “国内绝大多数俱乐部青训营基本涵盖了六岁到二十三岁这个年龄段,不过咱们初设,资金和人力有限,恐怕很难吃下这么多适龄青训人员。”

  杨煜点点头,“上限放的太高了,二十三还算哪门子年轻球员,别人家球员二十三都拿金球奖了。”

  张健一撇嘴,别人家的那是超级天才,能比吗?

  杨煜看他撇嘴,有些不高兴,敲了敲桌子,“咋的,人家能做到,咱就做不到?那咱们国家还搞那么多青训营做什么?还没做就先放弃,那还做什么足球!”

  看杨煜发火,张健也不敢说话了,这老板脾气不好俱乐部上下都知道,黎军黎指导就因为一句话现在还搁行政部练字呢。

  “咱们得青训就从六岁到十七岁吧。”

  杨煜想了想,还是觉得先暂时按照国外的标准搞,“超过十七岁的就参加试训,现在说这还早,将来咱们肯定会成立预备队和青年队,能通过试训的就留下来做球员储备,充实咱们的球队框架。”

  一中乙球队还打算搞预备队和青年队?心真大。

  “那,收费标准呢?”

  想了想,老板有雄心壮志是老板的事,咱做小兵子的就老老实实搞好手里的工作就成。

  “根据财政部门的预算,青训营会拥有四十名工作人员,其中有从市教体借调的四科老师十二人,厨师、宿管、保安以及您千万年薪聘请的两个德国人,届时还要给他俩配上翻译和助理教练员,外国人都是五天六小时工作制,他俩下班了,咱们总得有人继续带孩子,总算下来,最少一年一千三百多万吧。”

  张健打开文件汇报道,“要想保证收支平衡,咱们最少要保证五百名以上的参训生源,且每年学费最少要三万元。”

  见杨煜摇头,张健劝道,“老板,这学费已经不低了,再高的话就超过国内几家大型青训营了。”

  杨煜见他会错了意,开口说道,“我的意思是,咱们的青训不要钱。”

  “不要钱!”

  张健像是听到了一个大玩笑,“那咱们的家底子要不了两年就掏空了。”

  杨煜嗯了一声,“那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咱们得青训择生就先从咱们市几个贫困镇着手吧,把那些适龄儿童没钱上学的都接过来,俱乐部负责这群孩子的基础学科教育和生活食宿,教学细节方面你回头同市教体和足协的人开个碰头会,商量商量。”

  “真的,全免?”

  “唔,还有一点。”

  张健刚提起精神,等着杨煜提出一些学杂费啥的收费标准,就被后者一句话吓的从椅子上出溜下去。

  “每个孩子每个月还能领到三百块钱的生活费吧。”

  免费办学完后还倒给学生生活费?

  “老板,咱这是办学,还是慈善机构?”

  张健吞口唾沫,“咱北川啥都不多,就是人多,几百万号人,几十万适龄儿童呢,再说了,咱这人都好占小便宜,您这么搞,那些乡下的城里的,还不都让孩子来咱这上学。”

  杨煜瞪了他一眼,“你哪那么多事,让你做你就做,再说了,我说没标准了吗?”

  顿了顿,杨煜接着说道,“你回头按照我这想法在去找一趟民政局,看看咱们市有多少贫困家庭,从他们那招生,也算帮助国家扶贫了,再说,来咱这也不是一劳永逸,每年搞一次期末考试,每三年一次大考,连续三年考核不合格的孩子就遣送回家,同时,每年考核通过的,每个月生活费涨一百块,大考通过的生活费翻一倍。”

  张健咂摸咂摸嘴,眼睛亮了起来,“老板,高啊。”

  每年考核通过,生活费一个月就能加一百,大考通过在翻一倍的话,三年相当于从三百变成(300+100+100)*2就是一千元,那在这待六年全部通过考核,一个孩子就相当于两千四的“月工资”,这对于那些贫困家庭来说,可是一笔足以养活三口之家的生活保障了。

  假使一个孩子六岁进入徽山的青训营,每年考核通过,且连续三次通过三年大考,十五岁的时候就能拿到五千二的月收入!

  这不就做到了一个孩子养起一个家庭吗?

  这种美好的未来对已经尝受过生活贫困带来窘迫的那些孩子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们只需要通过学习就可以获得新的人生,一种不用忍受缺衣少食,饥寒交迫的人生,谁还不拼命学,拼命留下来?

  就算孩子不想待,家大人还不棍棒交加的逼着孩子学?

  “我在欧洲转了一圈,发现一个事。”

  杨煜罕见的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欧洲很多大的青训营里面的孩子以及已经从青训营毕业走出去能够参加职业比赛的孩子,六成来自于非洲和南美,出身于贫民窟,而现在踢出来的球星,一大半同样来自于这些地方,他们,穷怕了。”

  “不踢球,不努力,不拼命,他们就得挨饿,就得亲眼看到家里人饿死,在非洲某些地方,他们甚至时刻面临着战争,他们渴望挣到钱,把家人接到更安全的国度,所以他们要拼。”

  杨煜看着张健,“大环境咱们改变不了,咱们就只有从小的地方抓起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孩子心里也会算账,会懂得咱们的青训对他们的人生和家庭意味着什么,他们会努力的。”

  “人想要成功,得自个儿成全自个。”

  张健喘出两口粗气,又想到一点,有些犹豫,“万一这些孩子大浪淘沙之后,眼瞅着要收获了,会不会被其他俱乐部给摘了桃子?”

  杨煜呵呵笑了起来,“每三年大考之后通过的就找他们家大人签署新合同,凡是在咱们这到十七岁并且通过结业考核的一律自动激活一份留队效力两年新合同,俱乐部保证薪水不会低于当时省最低工资标准的五倍。”

  “而在未毕业之前,这些孩子归俱乐部所有,任何俱乐部想要提前挖角,都必须跟咱们谈。”

  杨煜掐灭烟头,“咱们付出心血教出来的孩子,哪能谁想带走就带走的?”

  

第十章:谈青训择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