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画风持续突变

  坐在车内,书苏细细的浏览着基地发来的情报,面无表情。不过在浏览到M组织成员那一段后,看到了上面所附带的照片,书苏有了些波澜。

  基地发来的情报很清楚明确,所以提前找到交易的双方并不算太难。因此就有两个选择摆在了书苏面前。

  一、提前出击,但不能保证在突袭完一方后另一方会不会接收到什么信息,导致其逃匿。

  二、蹲守到交易进行,以雷霆手段将双方全部镇压,但不能保证其携带大范围杀伤性武器(炸弹等)伤及平民。

  “只要阻止交易就好了吧。”书苏选择了一。另一边大可以让警方代劳,虽然书苏并不觉得他们能抓住就是了。

  “我负责M组织,这个交给你们了。”书苏浏览了M组织成员的信息后,打了通电话给大介,将那未知势力的情报传给了大介。

  “来见见老朋友吧。”

  和M组织的恩怨情仇早在之前就结下了,自英格兰国家美术馆事件之后,书苏大部分接下的任务都和这个组织有关系,杀了他们不少的人。所以同样的M组织也对书苏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而这一次选择对M组织的人下手,不仅因为情报是在他手上(主要),还因为书苏认识这个人。

  腹部、胸腔、脖子各中一枪没死还活着。书苏表示这有意思了。

  “命真大。”不知何情绪的说了一句,书苏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脖子的那一枪,本来是要射脑袋的。但是那时候持枪的右手在开枪前被对方的队友击伤了,也就导致了书苏匆匆一枪,未来得及确认击杀,就要寻找掩体。

  看着照片中那脖颈处有着一道几乎横跨了整个脖子贴近大动脉,长达七八厘米的伤疤的金发绿眼中年男子照片,书苏眨了眨眼睛,银眸中闪耀着噬人的光芒。

  “这一次总不会让你再活着了。”

  约翰.李维斯最近总是觉得心神不宁的,尤其是在接了组织的任务来到霓虹后更是觉得有把刀悬在自己的头顶上。

  但是约翰.李维斯对这种荒诞的第六感已经深信不疑了。亦如两年前的某一天,心中没由来的慌乱与紧张感,只是那时候自己嗤之以鼻,毫不在意。

  于是那一个令自己永生难忘的深夜便发生了,沉闷的枪声与同伴惊恐的惨叫,身体热度逐渐消散的感觉……

  约翰.李维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脖颈处那令人侧目的疤痕。或许是死神突然的善良,给了自己这个恶棍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腹部胸腔还有脖子上的那三枪硬是没有夺走自己的性命。

  那么这一次……

  心中所弥漫的危机感和两年前一般无二,甚至更加严重。该如何躲开这次危机?怎么保住自己一条小命?

  必须放弃这次任务!

  约翰.李维斯那一双绿眸露出坚定的神色。他可不会去管那神秘势力成员的死活,而且他觉得,这次交易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那么对方的死亡刚好可以用作借口,来掩饰自己逃避的事实。

  火急火燎的收拾了行李,拿出伪造好的护照身份证等他现在就要离开,多待一秒都会更加危险。

  叮——

  清脆的电子铃铛声在客厅中响起。

  整个客房顿时死寂下来,铃铛声逐渐回响落下。

  约翰.李维斯是以旅游的游客身份入住的酒店。而刚刚的电子铃铛声是门铃的声音。

  会是谁在这个时候来按响他的门铃?

  李维斯脸色阴沉了下来,强大的心理素质压下了心中的慌乱,他一手按住身后的手枪,走到了门前打开了猫眼向外看。

  “李维斯先生?您在吗?我是酒店打扫员,来给您清扫卫生……”一名身穿着女仆装的中年妇女站在一辆摆满着卫生工具的推车旁。

  原来是做卫生的……

  李维斯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放下了按在枪把上的右手。

  “不用了,我今天就退房。”李维斯打开了门,露出一条细缝,用嘶哑如同夜鸦鸣叫般的声音说完后便重新关上了门,转身回到客厅。

  用水润了润干渴的喉咙,李维斯一下子瘫坐到沙发上,整个客厅里阴暗无比,自那一晚后,李维斯便非常喜欢在阴暗漆黑无比的空间里坐着,感受着黑暗所给他带来的安全感。所以现在外面阳光明媚,他也要拉上所有的窗帘,将光明全部阻隔。

  “呼……”李维斯长舒一口气。

  “这样就放松了吗。”冰冷的,被电子加工过的声音突兀的在客厅中响起。

  “!!!”李维斯刚刚眯起的眼睛顿时惊恐的瞪大,心中的危机感一瞬间达到顶峰。不带思考,他毫不犹豫的就朝沙发后翻滚。

  呯——

  沉闷的一声枪响,李维斯刚刚躺着的地方顿时炸开一个洞。

  一枪落空,书苏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似叙旧般的开口说到。

  “中了三枪都没死,你的命挺大的。”

  “我应该感谢你刚刚放了我一条命吗?”李维斯躲在沙发后,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用嘶哑的声音说到。

  “应该。”书苏目光扫过客厅,看到了那收拾好的行李背包。“晚一步,就给你跑了啊。”

  “跑也跑不了多远吧。”李维斯强制自己镇定下来,却又苦笑着说到。

  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十六楼,站在这个客厅。这种程度的情报和能力,自己能跑多远?自己到底是找谁惹谁了,会再一次碰到这个怪物……

  “有什么遗言吗。”书苏又开口问道。

  “没有。”李维斯心中叹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枪。

  “嗯。”

  似最后的倒计时落下,李维斯毫不犹豫的从沙发后露头,对着刚刚声音传来的方向,手中的贝瑞塔开始喷吐火舌。

  呯呯呯——

  原本寂静的客厅被不断的枪响打破,李维斯一双绿眼中满是血丝。

  连开十枪,李维斯停下了扣动扳机的手指,心中的恐慌依然没有消减,反而更多了疑惑。

  为什么……对方没有回击自己?

  整个客厅只回响着他手中贝瑞塔的枪声,而对方却没有开枪。

  难道对方没有反应过来被自己乱枪打死了?

  李维斯一瞬间想了很多,但是下一刻混乱的大脑就静止了。

  那通过特质抑制器作用后的枪声在李维斯的身侧响起,那一梭子弹便从他的太阳穴穿过,巨大的动能使子弹贯穿了整个大脑。

  混合着血液的脑浆溅射在墙上,李维斯的身体也无力的摔倒在地上。

  当下,书苏也从李维斯身旁的窗帘后走出顺带着脱下了套在头上的黑色头套,他摘下了挂在耳朵上的无线式教学扩音器的耳机。

  几万日元就这么没了。

  书苏有些残念的看了一眼被李维斯乱枪打烂的扩音器。

  他一开始确实站在那个地方,只是在他用言语和一枪惊扰到李维斯,迫使李维斯向沙发后躲避,他便在原地空留下那个扩音器,倚靠着扩音器的音量掩盖自己的脚步转移了位置。

  大白天还拉着窗帘,见不得光。

  心中这么想着,书苏便忍不住感叹了一下基地信息收集能力的强大,他在浏览基地传来的情报中看到了约翰.李维斯一直待在酒店中,并且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拉着窗帘。

  这怕不是当年被自己打出心理阴影了,躲在酒店里充当死宅,拉着窗帘都不敢出来了。

  摇了摇头清除杂念,书苏打了一通电话,让他们过来清理残局。

  “嗯……”书苏突然沉默了一下,向着客厅直通的阳台走了过去。

  他来的时候是从十五楼爬上来的,也多亏约翰.李维斯没把阳台门给锁上……(李维斯:我TM……)

  因为李维斯开枪的缘故,外面可能已经乱作一团,他现在不能直接大摇大摆的从正门出去,他还是得翻下楼,从十五楼离开……

  “你们那边怎么样了。”书苏打电话向大介询问到。

  接通电话的高坂大介有些尴尬,他看了一眼面前混乱的现场,“打中他左肩一枪,还是被他跑了,他身上携带有枪械。”

  “嗯,我来吧。”书苏没什么感触的点了点头。他并没有指望过这些警察,要是这个神秘组织随随便便就被警察抓住,那无名也不至于调查不出他们的底细了。

  简单的交流后便挂断了电话。

  现在上午九点都没接近中午,阳光高照的,一个左肩负伤还携带枪械的危险分子想要躲避警察的话该怎么做?

  怕是要出点事了。

  书苏有些头疼的这么想到。

沉苏哥哥说
世界杯什么的,大家能不要赌球就不要赌吧,说什么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今天才看到有人赌球输了跳楼咧(*´_ゝ`)……

第四十七章 画风持续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