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老成之色

  说完,老人便有意无意的看向了站在齐柏身后的安姬丝,仿佛是在控诉这种逼迫老人跟她打架的恶行,而安姬丝似乎也自知理亏,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

  还未等齐柏想好怎么控诉这个老魔法师的时候,老人便率先开口说道:“刚才的行为是我有错在先,这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所以,我也准备自退一步...接下来我就站在原地,施展一个火系魔法,只要你的仆从一步未退...就算你们赢了,而且老头子我还会承担你们在这里的一切花费,如何?”

  “只用火系魔法?”在看到老人点头后,安姬丝立刻便应了下来,“好!就按你说的办!只希望你不要再像刚才那般无赖就行。”

  老人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老头子我也是要面子的呦!”

  随后,齐柏站了出来,身体向前倾斜了一些,把中心悄悄的挪到了靠前一点的地方,他心中暗暗思索道:“火系魔法最出名的应该就是用极高温度的火焰来将一切都稍微灰烬吧?不过,照小女孩儿所说,我身上的盔甲能够抵消魔法的力量,只是对于纯粹的力量没什么办法,所以,只要能挡住火焰的冲击力,这场争斗差不多就能赢下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魔法师迟迟没有丝毫的动作,既没有念咒。身体也没有出现任何发动魔法的征兆,若不是他那挂着两个大眼袋的眼睛还在眨动,齐柏都有些担心这个老人是不是已经驾鹤西去了。

  “喂~你还要不要动手啊?你该不会是把发动魔法的咒语给忘了吧?”齐柏狐疑的看着对面这个连多余动作都没有的老头,还是忍不住吐槽起来。

  但老人却是笑了起来,说道:“我的魔法从一开始就已经发动了,不过,直到现在才真正的成型,瞪大眼睛好好欣赏这幅美景吧!”

  正当齐柏疑惑的思考着老人的魔法会从哪里袭来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忽然开始出现了扭曲的痕迹,一开始只是会被人当成错觉一笑而过,但后来,空气的扭曲已经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周围的人群也都开始出现了骚动,此时,众人都在担心这个老魔法师会不会把他们都给波及进去。

  “空间没有出现问题?周围的温度好像升高了......”安姬丝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不禁有些头晕,即使是她也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魔法。

  而终于,明显的异象出现在齐柏的身边,淡淡的白色雾气笼罩住了齐柏的身体,甚至不多时,齐柏的盔甲上还凝结出了水珠,沿着盔甲的边缘向下面流落。

  “嗅嗅!”齐柏从雾气中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花香味,而这种味道他之前在一个地方闻到过,“不会吧......”

  齐柏的心中出现不好的预感,但该来的还是来了,他周围的雾气就好像是镜子一般,从上面浮现了这里未曾遇过的景象,一众女子正在温泉中泡澡,雪白的手臂不时的从齐柏眼前晃过,软软的身体被不只是这里的还是温泉中的白雾遮掩了起来,但这种看不真切的感觉才最是要人性命。

  齐柏身边的白雾越来越浓,起初,周围的路人们还能跟着沾个光,从薄雾中偷窥到一抹春色,但没过多久,那便成为了齐柏的专属特权,顿时,路人们都开始不满的抱怨起来,但这幅旖旎的景色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当雾中的景色固定在一位少女的身上,而那遮掩关键三点的白雾将要散去的时候,齐柏终于是忍不住逃了出来。

  “咚!”齐柏双膝触地,整个人以失意体前曲的姿势跪倒在地,沮丧的说道:“我...输了......”

  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年轻人有干劲是好,但也需认清自己的斤两,这就当作是个教训!,这些人会送你们城主府,希望你们不要再闹出其他的事端了,不是所有人都像老头子我一样好说话的。”

  随后,老魔法师便捶着自己的腰板向着浴场走了回去,路上的白色雾气也渐渐的消失不见,这其中最失望的要数这些路人了,明明期待着能够看到一场魔法师之间的战斗,虽然后来的发展有些奇怪,但也依然没妨碍他们看热闹的决心,只是吊人胃口实在是有些太不厚道了。

  齐柏抬起头,看向了走到自己身边的少女,情绪低落的问道:“这是...火系魔法?”

  安姬丝点了点头,目光凝重的看着浴场那金碧辉煌的大门,说道:“那个老头的魔力很弱,如果是正面对战的话,有着魔法特功的你是绝对不会输的!但没想到,他对火系魔法的掌控居然那么强!明明只是动用了一点热量,居然造就了这种奇观!他到底...是什么人?”

  “只是个为老不尊的色鬼吧!”齐柏无力的吐槽道。

  安姬丝不爽的看了一眼齐柏,然后狠狠的踢了一下齐柏的肋间,说道:“你还趴在地上干什么!刚才那个老头用的应该是幻术的一个分支,你的身体绝对不可能受到任何伤害!难不成你还想让人抬着你走路吗?”

  齐柏闻言便站起了身子,用手拍了拍盔甲上的灰尘,然后用低落的声音说道:“我的身体的确没什么问题,但我这颗处男的心灵却遭到了严重的创伤!现在我需要好好的静一静......”

  “哈?~你在说什么傻话呢?不就是女人洗澡的场面嘛!居然能把你给吓成这个样子,我现在有点怀疑你是不是我花费大力气召唤出来的仆从了......”安姬丝有些狐疑的打量着齐柏。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押送我们的人过来了。”齐柏向着安姬丝颔首示意。

  走过来的正是刚才的那些冒险者们,显然。他们现在心情有些不太好,齐柏或许也猜出了一二,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好好的泡上一个澡,缓解战斗后的疲惫,但没想到却出了这种事,现在,他们只能拖着风尘仆仆的身体再走上一段的路程才算完成任务。

  安姬丝将藏怀里的‘银白飞龙’教了出去,然后便在其他几个冒险者的监视下向着城主府走去,等待齐柏二人的将是最严厉的审判。

  封闭街道的两堵石墙在老魔法师弗沃离开之后便自动恢复了原状,道路再次变得畅通无阻,而没过多久,齐柏跟安姬丝就在冒险者的带领下来到了城主府内。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个地方的主人并没有呆在他的城堡里,代替的则是一个在这里办公的贵族,由于安姬丝有着魔法师的职业,这个贵族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在核实了安姬丝的身份之后,只是说教了一番就对他们放他们离开了,而这也让齐柏看清楚了这个世界。

  “果然,魔法师依旧是稀有职业吗?在这种小地方简直就跟一个贵族一样。”齐柏站在城堡大门前,有些疲惫的伸了一个懒腰。

  但安姬丝的脸色却有些难看,说道:“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齐柏点头应道:“这里是不能待了,我们在这里干了坏事,而这个城镇看起来就只有这么大,消息的传播绝对很迅速!要想不被人指指点点的话,现在离开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随后,齐柏跟安姬丝便跟随来时的记忆向着浴场门口走去,想要牵回他们的马匹。

  “咕!~”当二人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四处闲晃的时候,安姬丝肚子忽然发出了异样的声响,经过长时间的赶路,安姬丝早已饥肠辘辘,本来他们的打算就是泡完澡后去好好的吃上一顿,却没想到贪心作祟,闹得如此下场。

  齐柏低头看了安姬丝一眼,无所谓的说道:“不如我们先去吃饭吧!反正那匹马也不可能会被人给偷走,这里就这么大个地方,就算丢了找起来也很容易。”

  安姬丝驻足思索了片刻,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食欲最终还是占据了上风,齐柏随即就开始寻找起附近最有名的饭铺,经过多方打听,齐柏跟安姬丝来到了本地最著名的饭铺,在寻路的过程中,齐柏甚至都没有听到除此之外其他饭铺的名字,仿佛这里就只有这一家做饭的一样。

  齐柏跟安姬丝对视了一眼,然后便抬脚走进了这个飘溢着浓郁香味的饭铺,还未等二人站稳脚跟,一道火光忽然向着齐柏的脸门冲了过来,齐柏下意识的伸出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却恰好将那团火光抓在了手中。

  “噢!~~~”大堂内突然爆发出了热烈的喝彩声。

  齐柏疑惑的看了过去,只见这个地方似乎是经过了超强的地震一般,桌椅板凳大都被掀翻在地,饭菜酒水也都难以幸免,齐柏反转过手掌,看到了自己正抓着一团正在不断跳动的火焰,但渐渐的,火焰也安分了下来,少了几分灵动,多了几分普通。

  安姬丝踮着脚拉住了齐柏的胳膊,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这团火焰,然后疑惑的说道:“这是生活在火山地区的火元素精灵,属于精灵中最低等的存在,可这附近都是森林,不可能会有火山一样的地方,这个火元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呀~抱歉抱歉!真是多亏你能抓住这只调皮的小家伙,不然我可就要亏大发了!”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向齐柏走了过来。

第九章 老成之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