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神道

野神道

南山马 著

玄幻
类型
2018.04.13
上架
1.1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烹鸡烤鱼且为乐

  任小鱼乃天鼎道人座下童子,主要负责看守仙草园,向上追溯,乃是算宗三祖其中的巨御老祖一支第三十八代弟子,虽是童子,地位却奇高,毕竟算宗,已经传承到一百零八代了……

  仙草园是虽然不如算宗内三大药园,但是在宗内仍然颇有名气,毕竟私人药园里,它算大的了。说是药园其实是方圆十里的一个山谷,除了中间的一个田字形药田外,四周很大面积并未规整,但这四周其实才是药园真正的价值所在。毕竟仙草灵药也有自己脾性,怎么可能规模的去种植。

  任小鱼在草园八大童子内排行倒数第一,实打实的老小,可是做事认真,负责的一块地也是十分重要,这块地整体长的是一片雷击竹竹林,林下还有很多难得一见的仙药,所依的山壁上还有好几十株色彩各异的花草,灵气沛然,其中一株紫色灵芝,看起来更是非同凡响。

  “鱼笼草,下品灵土三两。”任小鱼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将灵土撒在一棵灵草周围。

  他随手有一把小铜秤,若仔细看,便可看出这秤的刻度竟然要比寻常的秤精准了十分。而这把与众不同的小秤正是任小鱼亲自制作出来的,为的就是这灵土的量一毫不差。

  “杜康,中品灵土一两。”任小鱼又兢兢业业干起活来,正当他一心一意的查看斤两,却突然被一声呼喊打断。

  “小鱼师弟!”是一个青年男子声音,来人看起来与任小鱼年龄相仿,正是草园童子里的老七张洁,“小鱼师弟,先把手头活放下,我们吃鱼去!”

  吃鱼……听到这话,任小鱼嘴角一搐。

  吃的什么鱼,自然是草园鱼池里养的灵鱼,按到规矩,这个月该吃花甲鱼了,这鱼最不好养成,是逆活的灵物,出生时如同花甲老朽,垂暮老矣,胡须尽白,生力几乎只剩一丝。但是活上一甲子,便如同垂髫幼儿,活力无限。此时对于修士来说,可是大涨功力的宝物!可是作为炼丹的药材来用的好处却是更大。

  但这鱼又何其难养,任小鱼依稀记得草园里好像也只有三条花甲鱼,而且每一条都花费大师兄年洪的极大精力……

  三小时后,在草园八童子的老大年洪的茅屋里,八个青年已经全部醉醺醺的了。

  喝的什么酒?自然是任小鱼片区内的杜康草酿的酒,吃的下酒菜?自然是大哥年洪片区里的烤花甲鱼。用什么烤的鱼?自然是任小鱼的雷击竹。

  嗝~,大哥年洪打了个巨大饱嗝,脸上出现追忆的神情。

  “小鱼子啊,当初你刚来的时候就和我们一起享用了师傅的老灵芝炖白冠鸡,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是同道中人。”

  “我那是年少不懂事,刚来就被你们蒙到了贼船。”任小鱼欲哭不能。

  “八弟这话可不对啊,要知道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你刚来的时候瘦如骨柴,哥哥们看了心疼啊,这才铤而走险,偷偷用师傅的灵芝炖了汤给你喝,不然,不然你现在哪能如此白白胖胖啊!”二哥白蔡说到动情处,泫然欲泣,其它几位师兄更是感同身受,目露悲光。

  连任小鱼也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事一般,发出蚊子大小的哼声:“可那些鸡汤却是你们喝的多……”

  那七位却适时的哼声如雷,酣睡起来了,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任小鱼摇摇头,站起来收拾烂摊子了。其实每一会聚餐都是任小鱼收拾残局,其它几位反倒一睡到底。所谓大觉谁先醒,你醒我不醒。

  其实这样的聚餐,任小鱼是抗拒的,总觉得对不起那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师傅,可这贼船,哪是说下就下的。而且小鱼渐渐明白,其实师兄们这些做法天鼎道人是默许的……而且每一回聚餐,烤鸡他吃腿,灵芝他咬根,自己,自己其实很感动。

  确实,刚进入仙草园任小鱼极其瘦弱,他自己,是天鼎道人从一个山洞里捡来的孩子,之前的事他记得不清楚,好像自己曾经是凡间一个官宦家的公子,不知道什么变故,被一个老管家给掠到山洞内,后来老管家死了,他是被两只狼养大的。

  师傅和七位师兄对他来说,是亲人。是师傅天鼎道人带自己走出了那个狼洞,看到了色彩缤纷的修真世界。是七位师兄把自己养大成人,教自己道术功法。

  六年前。

  “任小鱼?”天鼎看着老狼给自己的玉佩知晓了眼前这个男孩的名字,彼时任小鱼因为长期和狼生活在一起,已经不能讲清人语了。而此时山洞内,除了任小鱼和天鼎外还有二条毛发已经脱落没多少的老狼,正是养育了任小鱼的那两头狼,可它们死了,已经僵硬了,身体上有几道骇人的伤口,但他们的眼眸里很安详,看着任小鱼,就像母亲父亲那样看着。

  天鼎叹口气,他追寻一头黄鼠狼妖至此,那头老妖其实已经油尽灯枯,境界掉落,但仍然不是两头老狼所能抗衡的。老妖看见任小鱼这样的幼童,想当做人肉灵药进食,老狼抗衡,哪里是对手。天鼎追至此地解决老妖之后,母狼已经死了,公狼也只剩最后一口气,凭着这口气他用嘴叼着那块写着任小鱼名字的玉佩给天鼎,看到天鼎收下,它最后一点意志才肯消散。

  “小鱼!跪拜你的父母!”

  四年前。

  “八弟!来来来,喝老鸡汤!”七哥张洁大喊一声,声音极大,吓得在雷击竹里的一群鸟儿振翅高飞,慌忙逃去。而任小鱼正在一块石板上闭目养气,嘴角抽搐,却极力忍下,刚调节好心态,张洁又已经来到他身边了。

  “诶,我说八弟啊,练功也不在乎这一会,走,喝喝七哥的白冠鸡汤,我给你说喝了七哥的鸡保管你功力大涨。”

  “什么什么?又要去看你那些花花草草呢?不是七哥说你啊,这些花草都是有灵性的,那用你天天去照顾来,照顾去啊!你以为带孩子呢?”突然张洁竟然又泣不成声,“说到带孩子,我可想起来这两年我们哥几个照顾你的不容易啊!”

  “七哥,我错了,我去……”

  三年前。

  “小鱼,你在凝气阶段已经修练三年!如今即将筑基,虽然有草园的各种灵物辅助,但是仍可看出你灵根不凡。师傅正在闭关,今天就由我来为你讲解筑基要诀!”大哥年洪面容肃然,全然不见平日里的那份玩笑之意。

  “小鱼,有人食丹筑基,化繁为简,可谓捷径!有人靠大能醍醐灌顶,强破瓶颈,自己却一步未动,何其舒适!”年洪眼中出现一丝坚硬,“但师傅曾经告诫,筑基期虽然可以显化种种神通,但在登天大道之上却仅仅是万丈高楼之根基,依靠外力,乃是拔苗助长!根基不牢,留下种种隐患!”

  年洪一番话说的任小鱼连连点头,眼神里出现思索之意,他问道:“那我具体应该怎样去做呢?”

  年洪看向山谷里最陡的一面山壁,高达百丈,那里是天鼎罚这那些个家伙面壁的地方。年洪笑了:“很简单,每日徒手攀登思过崖,上下一百回!至于时间,你可以自己斟酌。”

  于是任小鱼爬了足足三百天,一日凌晨,在山顶食霞气而筑基,因为他的体内的元气已经不能在压制一丁点了……

  其它七位师兄内心其实已经被深深震撼。

  “大哥当年克制了多少天?”

  “好像,一百零二天。”

  ……

  任小鱼收拾碗筷极为熟稔,毕竟练过许多回了,可当他一抬头,看见一位青衫道人正站立在茅屋门口,屋内八人却毫无发觉,也不知道到底是站了多长时间。

  此人,正是天鼎道人!

  “师傅!”任小鱼鞠躬拱手,这是正儿八经的师徒之礼,修者可不行下跪。

  话说任小鱼这一喊还没见天鼎如何回应,却把其它七位童子给吓坏了,毕竟都是装睡,此刻发觉自己偷吃被师傅抓个现着,那个不是胆战心惊?

  白蔡最为滑头,眼迷开个缝,看见果然是师傅来了立刻把眼睛又闭的死死的。张洁是被吓的一下睁开了眼睛,自然不好在装睡,立刻站起来行礼,并把几个装睡的家伙喊起来。

  天鼎微微一笑,却笑得几人心里没谱。只见他踱步而行,缓缓走进屋内,闻了闻。

  “嗯~花甲鱼的香气。”

  “行家啊!”张洁马屁说来就来,说完还有点沾沾自喜。

  最怕的是空气突然安静,环顾四周,张洁突然发现其它几位兄弟崇拜的看着自己……

南山马说
小道新人,写书全凭爱好,更新尽量努力,也不求打赏及月票,只盼你隔着千山万水,看见此书,觉得尚可,留言鼓励一下这个年轻人。

烹鸡烤鱼且为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