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鼎也没想到自己徒儿竟然如此坦诚,气的胡须无风自动,他也不出口责骂,到是要看看这些个劣徒要如何圆了这个事。

  “师傅,是徒儿做主,带头偷吃了这花甲鱼的。”年洪站了出来,他年长几岁,相比几位师弟,颇有几分担当。

  天鼎微微一笑,不言不语。

  “师傅!这事怪徒儿。”任小鱼连忙道,“是几位师兄看徒儿身体虚弱,才杀了这花甲鱼为徒儿补补元气。”

  其余几位亦是随声附和。

  天鼎道人的目光一个一个从众人身上扫去,开口道:“你们一个个最低都是筑基修为,按照我算宗规矩,都已经有在外收徒的资格了!享受被人尊崇照顾的日子!现在却只能在这山谷内守着不会说话的花草,说起来,是为师对不住你们。”

  “师傅!徒儿不累!”张洁立刻大喝!只见他咬着嘴唇,强忍泪水,“虽然徒儿们在谷内看不到姑娘,但是徒儿们有徒儿们的乐趣!”

  “对,徒儿不累!”八人附和,任小鱼是真心的肺腑之言,他激动的看着七位哥哥,一起奋斗……真好。

  他如何也想不到接下来一幕。

  七哥张洁:“六哥他最近常常觉得自己是一株仙草,动不动就把自己头埋在土里,还说自己这样可以快速汲取日月精华!”

  六哥滑棓:“五哥他总是幻想自己是一个蝴蝶,动不动就在药田飘来飘去,还对那些安静的母蝴蝶挤眉弄眼!”

  五哥李乐:“四哥整天抱着那个仙人掌王蹭来蹭去,嘴里还嘟囔着,讨厌,妳的胡子扎的人家脸好疼!”

  四哥宋容:“三哥茅屋里那个柱子不知为何出现一个大洞。”

  三哥刘庄怒视宋容,而后奸笑到:“二哥白蔡他…他…他有时会半夜偷偷跑到大哥的屋内,然后还发出了些奇怪的声音!”

  年洪白蔡二人只觉的一口老血要喷涌而出,却生生的卡在喉咙处。两人刚要张嘴,任小鱼就感到身体一片冰凉!因为他看到了两人不善的目光!

  然而天鼎已经再也听不下去了,立刻用咳嗽声打断这些个劣徒。

  “好啊好啊!看你们这般确实是呆在这谷内厌烦了,而且我本是算宗太上长老,算宗的传承也该尽一份力,却只在最近这些年收了你们几个徒弟。所以,也该你们给我争争脸面的!如何,不知道你们谁敢代我在宗内行走?”

  确实,天鼎不仅在算宗内身份显赫,在颖川一带也算颇有威名,但是和其它老祖座下众多徒子徒孙不同,天鼎只在近五十年收了这八个徒弟,而且还没有一个在外闯出名声,这样一来,岂不也弱了他的名头?

  此话一出,八人都惊立当场,一直以来他们虽然看似在园内裹足不出,实际上也不知道偷偷出去多少次了,这事自然也瞒不过天鼎,但是有一条——不许他们用天鼎徒弟的名头!

  年洪忍住激动:“徒儿愿往!”

  “徒儿愿往!”其余七人连忙和道,他们等这刻已经很久了。

  天鼎抚须,对于自己徒弟的表现也是大感欣慰。环视众人后,他说到:“既然如此,你们可在我葫山旁自己寻找洞府,传我道法!”

  仙草园正处在葫山的一处山谷内,天鼎道人的洞府在此,葫山附近却是还紧紧挨着几座山峰,只是天鼎的名头在哪里放着,倒也没人不长眼去那里开凿洞府,想来,天鼎也是早有此意留给几个徒弟了。

  八人惊喜万分,仙草园虽好,呆久了也还是会乏的,几人已经开始幻想以后的生活,真是好不憧憬。任小鱼亦是如此,其中老五李乐笑得甚是开心,八人中他资质最差,比小鱼先入门十年,如今修为境界却几乎被任小鱼追上,堪堪到了筑基圆满,实际上在外也算能唬住人的老道了,但和同门师兄弟相比,却还差了几分……

  但接下来天鼎道人的一句话却给他泼了好大一盆冷水。

  “李乐,你留着镇守仙草园。”

  “师傅……”白蔡看见李乐几乎变成了霜打的茄子,立刻就发声希望师傅收回成命。

  哪知道天鼎几乎立刻就打断他的话:“李乐入门这么多年了,却还是个筑基期的小道,难道还要出去丢人现眼吗?现在谷中好好反思三年!”

  任小鱼犹有不忍,纵然天鼎道人已经脸色转黑,还是挺身说道:“师傅,徒儿至今也只是小小的筑基期,希望师傅能让我留下陪着师兄!”

  天鼎冷冷道:“你到也知道自己只是个小小筑基期,念你修行时日不长,先下山去磨练己身,回来我也赐你法宝,助你化一。莫要辜负我的好意!”

  任小鱼还待再说些什么,李乐却示意他别在出声,而后行礼对师傅说道:“师傅一片苦心,徒儿受诲!愿在仙草园继续磨练自己,反思己过。”

  此刻众人神情天鼎俱收眼底,他暗自想到:李乐看似资质较低,实际内秀其中,但性格柔和,我怕他还受不了外面滚滚红尘的影响。至于小鱼,性格坚毅,原则性强,但过于天真单纯,该让他出去看一看人生百态!

  这样一番安排过后,天鼎便施个道法,御气离开了,只留下兄弟八人大眼瞪小眼。白蔡等人正想着如何安慰李乐,李乐自己却大笑道:“我说哥几个,干嘛这样看着我?如今应该我来安慰你们不是?你看看你们以后哪来花甲鱼、白冠鸡吃?哪来杜康酒喝?以后嘴馋了,还要过来找我,嘿嘿!”

  李乐这么一说,气氛好了许多,毕竟对于大多人来说,今天是件好日子,每个人都觉得,这个世界也许应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年洪拍拍李乐肩膀:“五弟,师傅他想必别有用意,你能看开,我就放心了。”

  张洁到是没那么多心思,看见五哥此刻也能放下包袱,便把注意打到别的地方了:“老八老八,快把你剩下的杜康酒都拿来,今天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宴会持续了三四个小时,花甲鱼,白冠鸡,老灵芝,杜康酒的香味混在一起飘的很远很远,甚至飘到了天鼎的洞府里,让他胡子乱颤,却又摇了摇头。

  八人互相揭短,说起这些年的糗事,把彼此乐的哈哈哈大笑。

  最后都开始嘱咐起任小鱼,每个人都把自己身上的符纸往小鱼身上塞,怕小鱼在下山后受到危险。其实几人自己也没什么宝贝,除了本命法器,也只有这些符纸可以算上好东西,后来任小鱼整理时发现,这些符纸中竟然还有五张高级符纸,这种符纸对于化一境的修士也有很大价值,可以说十分宝贵!大哥年洪叮嘱小鱼时解下一块贴身的玉佩送给小鱼,那也是件防身的消耗性法宝,和符纸一样,并不需要使用者有什么高深的修为。

  玉佩有道裂痕,其中的能量显然已经被年洪消耗过了,但是这不影响它的价值。

  年洪看着小鱼,关心的说:“小师弟下山务必保重,不要小瞧了那些散修隐士,为兄这块玉佩虽然看似不堪一用,实际上能帮你抵挡一次化一境后期修士的全力出手!千万在关键时刻使用!或许可以帮你逢凶化吉。”

  任小鱼对着手里的玉佩和一沓厚厚的符纸,内心不由来的产生一丝慌乱,这种慌乱不仅仅是因为即将和朝夕相处的兄弟们别离,更因为他突然认识到原来山下不仅仅有那个小菜市场和酒坊,还有一些他不知道的,不曾想过的危险与陷阱……

  月亮今晚很圆,把仙草园映照的很温柔。但是思过崖上的任小鱼睡不着,不仅仅是他,其余的七位师兄也睡不着,因为过了今日,他们就要离开仙草园这个安乐的小窝,就要被裹杂在外面的滚滚红尘中去了。

  次日,八人终于分道扬镳,任小鱼带着一沓符纸、一壶刚从雷击竹下挖出来的杜康,一个包裹,一把桃木剑下山,其余师兄也纷纷去寻找自己喜欢的山峰开凿洞府。

  只有李乐留在原地使劲挥手。

  喂!你们——都要好好的啊!

  从此以后仙草园的灵物再也没有无故消失……

莫愁前路无知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