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两银子百葫酒

  道家谓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

  道家谓人有七魄,各有名目。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阴,第四魄名吞贼,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秽,第七魄名臭肺。

  这便是所谓三魂七魄,其中七魄分别对应人的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感。有种说法,认为肉身乃是渡人过苦海之舟,魂魄才是人的主体,一般来说魂魄主导人体各项器官,也是依附于人体各项器官。魂魄与身体之间的联系并非不分彼此,因此人在大限到来时会被地府阴帅勾去三魂七魄。但地府已是遥远的传说,即便是如今最强大的修士也不敢断定是否有轮回。

  民间有张氏,一日卧病在床,昏迷间感觉有数人在拉扯自己,醒后发现乃是自己的三魂七魄离身与自己同卧一床。

  但是修者若想证天道,怎么能让自己的魂魄被人随便拘了去?因此这登仙大道上有一道关隘就叫化一,化一境修士会修练一个本命法宝,将自己身体中的一魄寄于其中,从此那本法宝便于自己身体不分你我,在使用上如臂使指,威力要比普通法宝厉害不知多少,但如果本命法宝受损对修者的伤害甚至要比断了一臂更为严重!

  更为关键的一点是,将自己一魄寄于本命法宝后,从此魂、身化为一体,便得了圆满,合了天道。且不说之后显化的各种神通之术,单说寿命就能增长到三百岁,修万千大道,还不是为了一个长生吗?

  任小鱼此刻正在一辆牛车上坐着,虽然一路颠簸,他还是晃了神,思绪越飞越远,他想着自己如果能寄第五魄非毒以化一就好了,非毒代表的爱,虽然普遍非毒化一在斗法上要略逊伏矢化一,任小鱼也不在乎。最不能修的便是以第六魄除秽、第七魄臭肺化一,那已经几乎魔道了,正道中几乎没有,而算宗便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正道。

   还有就是任小鱼喜欢飞剑,草园八子里除了老二和还没有化一的老五,其余五个均以飞剑作为自己的本命,任小鱼自然而然对飞剑产生向往,向往一日能一剑西来,翱翔天地。

  “小伙,前面就是鲁阳县了。”车夫的指着隐隐可见的城门打断了任小鱼的思绪,这是一个老农,丰收了来城里卖粮。

  “谢谢老伯了。”任小鱼感激道,他毕竟也在山下的菜摊子买过菜,酒坊里买过酒,不是那么的不食人间烟火,知道怎么称呼这些老人们。

  至于,老农之所以敢直接称呼任小鱼为小伙,那是因为任小鱼从来就没穿过正儿八经的道袍,那身装扮就是庄稼汉的模样,只不过干净点罢了。不但任小鱼如此,草园八子都是这样,自然也是天鼎的要求,至于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对于任小鱼这种初出茅庐的小道士来说,不知道为他省去了多少麻烦。

  “小伙我看你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老头我说句不中听的。”那老农看着任小鱼用布包裹着的桃木剑欲言又止,还是说了下去,“鲁阳县可不是我们那山旮瘩里面,凡事都要记住一个忍字,不要冲动行事。”

  任小鱼一愣,并不知道那老农以为自己包裹里装着铁器,怕自己在城里伤人惹了官司或者什么大人物,方才出言相劝。但他能感觉的到老人的关心,出言道谢,然后又取出两枚铜钱作为报酬。

  但老农却只收了一枚,而后用鞭子赶着车去卖粮食了,到最后他也不知道任小鱼就是葫山上那个老神仙的徒弟,还真的以为这就是在山上帮忙的庄稼汉呢。

  而任小鱼,就站在城里的一座石拱桥旁,一目望去顿时觉得是一幅从未见过的热闹场景,原来是恰好赶上集市了,各种玩意儿,杂耍儿都让任小鱼目不暇接,简直是眼花缭乱了。反正他也没地方去,或者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干脆就往人多的方挤,本来是人山人海的,但有心人感觉到任小鱼包裹里的异状,自觉的让着点位置,到是给了任小鱼一点自在,但他确实浑然不知。

  看过了猴子作揖,胸口碎大石,捏泥人儿等等热闹,任小鱼却没觉得这些人的活儿有多厉害,或者有趣,反而是被逗的哈哈大笑的身份各异的围观者,种种表情让任小鱼感觉十分有意思。

  一路思索间他已经穿过了闹市,到了一处略微僻静点的地方,还是毫无目的的走着,却并没能找到一点能让他化一的灵机,还好他并不心急。

  正走着,不远处的一个屋间传出一阵噪杂声,任小鱼还以为又有热闹可以看,便向那边走去。

  “大!大!大!”

  “小!小!小!”

  只要不是像任小鱼这样不出世的怪人,早就听出来这是赌坊传出来的声音,也就见怪不怪,一般人也不会去凑这个热闹了。

  任小鱼走路的速度不快,慢慢走到跟前,正欲进门,突然有个披发汉子从门内向自己扑来,但任小鱼好似提前知道似的,淡然侧身躲开,那扑来的男子便以一个狗啃泥的不雅姿态摔到在地。

  “哼!泼皮!输钱了怪你自己没本事,休得在这里胡闹!”此时门前站着一个长相颇为蛮横的壮汉,正抱臂俯视倒地的披发男子,十分凶悍。这壮汉撇了任小鱼一眼,就转身进去了,并把门摔的乒乓响。

  原来这倒地男子不是想要去扑任小鱼,而是被人给扔将出来,只不过任小鱼恰好经过而已,还好他灵识有成,提前避过了。

  任小鱼看见这男子被人摔到在地,心里对他不禁产生一丝同情,而对于那个壮汉内心里则充满了厌恶。

  “这位大哥,你没事吧!”任小鱼走过去拉了那男子一把,并且很关心的问道。

  哪知道那男子似乎一点也不领情,也不站起来,就坐在地上捶胸顿足,而且愈演愈烈,过了一会简直嚎啕大哭起来。

  这很让任小鱼摸不着头脑,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人估计是摔疼了……

  “钱,还我钱……”那男子突然失魂落魄的爬起来,然后如同着魔一般蹒跚着向赌坊里走去。

  任小鱼心怀除魔卫道的大愿,自然不能看着这个人陷入痴狂于不顾,于是单手捏印,凡人却是看不出任小鱼捏印时手上引动的无形气机,实际上这一式乃是算宗人人必修的清心咒,用来帮一介凡人定神自然牛刀杀鸡了。

  任小鱼将印拍入那男子背部,不出须臾,男子眼中的混浊开始消散,如同大梦初醒般,只呆呆看着任小鱼。毕竟清心咒只能让人从走火入魔中恢复灵智,不做傻事,并不改变人的情绪。

  “这位大哥,不知道你到底出了何事,怎么这般慌张?”

  “我…我把钱输光了。”男子不在发狂的要去把钱抢回来,只是那模样仿佛蔫了的茄子,一点精气神都没了。

  “把钱给输光了?”任小鱼有些奇怪,“不知道你和那个壮汉打了什么赌?”

  “赌钱输了!”男子以为任小鱼揶揄自己,并不多答。

  “我知道你们用钱作为赌注,只是不知道堵的是什么事物。”

  “骰子!”男子没好气。

  “骰子,骰子。”任小鱼独自念叨两声,虽然不知道是玩意儿,但是心里已经有了好奇。“大哥,你能不能领我进去看看那个骰子?”

  “你是存心奚弄我不是,骰子是什么你不知道吗?”男子虽然无心搭理别人,但是此刻也被激出一些恼火来。

  “我是确实不知道啊。”任小鱼被人误会的也十分无辜,他虽然天生聪颖,但是对于这些凡俗的事物了解确实少了些。

  男子狐疑的看着任小鱼,却也没看出一些破绽来,心里暗忖,莫非今天真是碰到了个怪人?但他确实没有什么心情去带个傻子去参观赌坊,实在不想搭理任小鱼。

  “除非你付我十两银子的酬劳,我才带你进去找那个骰子。”他如此敷衍道,其实并没存这个念想。

  十两。任小鱼皱起眉,他不傻,只是对这个世界了解少了点,十两银子对他来说,可以在酒坊里买一百葫芦的黄酒,可以在菜市场里买一千个肉包子。如今让他用十两银子只是去让一个人带路,恐怕他还不能那么挥霍。

  “五两也行啊。”男子见任小鱼竟然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内心不禁产生一些希望。

  “五两太多。”任小鱼摇头,转身就向赌坊里走。

  “别…别走啊!”男子好像抓到救命稻草,连忙求道,“我不要钱了可以吗?”

  “你愿意帮我,还不要报酬?”任小鱼停下,一脸疑惑的看向披发男子。

  “那是自然,不过,不过你得先借我十两银子!”男子也觉得自己要求很不合理,但他似乎别有隐情,十分需要这十两银子。

  “我保证十天之内还你!”男子又保证道。

  这回任小鱼没在犹豫,在他看来,既然是借,就算是解人燃眉之急了,况且日后这男子不是也会还给自己吗?

  “如此,也好。”

  两人便结伴一起进入那光线略微暗淡的赌坊里去了……

十两银子百葫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