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如回家种田去

  赌坊里面很吵,远超任小鱼的想象,纵然他在门外已经听到吆喝,也没想到如此嘈杂。

  这里很小,就两张桌子,拼了拼,然后一群人头就在桌子上挤在一起,不管是男女老少,或者布衣丝绸,都扯着脖子吆喝,好像那里有什么十分有趣的玩意。

  中间摇骰子的是一个女子,从此时任小鱼的角度望去,只能看见半面腮儿,艳若桃花,身上轻轻落着一件薄纱,隐隐显露出柔软的腰肢。

  她被一群男子紧紧围着,却波澜不惊,甚至主动用媚眼儿去勾人的心魄,丝毫不在意那些臭男人窃闻她身上的体香,但如果那个男子想要趁着不注意偷偷伸出不安分的爪子,就会发现每回都会被美人儿提前躲过。

  这不是任小鱼见过的第一个女性,却一定是他见过的第一个女人儿。原来女人还还可以长成这般模样,这是任小鱼霎那间的想法。这年任小鱼应该不过十五岁,他生年不详,是后来天鼎推演的,总之,他第一次意识到女人不仅仅指山下卖白菜的阿婆、酒坊老板的胖婆娘或者是卖豆腐的那个小黑妞。女人,是可以勾走男人的魂魄的。

  冥冥之中,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引起了自己化一的灵机。如果白蔡在任小鱼的身边,一定会摇着扇子说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类的话,并告诉他这是勾起了他的第五魄非毒,爱,爱慕。

  但任小鱼情窦初开,也是第一次对女人有了亲近的想法,不能说是就爱上了这位女子,同时,他也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想法,结果也就一切照常。

  “那位俏公子,可否先把门关上吗?阳光刺的眼睛疼。”

  这女子声音如同黄莺出谷,亦真亦幻,也将正傻傻望着女子的任小鱼的魂魄拉了回来。

  任小鱼耳根红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对着女子玉藕般的手臂出征了许久,阳光照耀出那芊芊玉藕上小小绒毛,挠的人心痒痒。

  好在旁边的跟着任小鱼进来的男子机灵,抢先关了门,他可指望着任小鱼那十两银子呢!

  “恩公,那骰子就在这个姑娘手里呢。要不我们凑近点瞧瞧?”输钱男子看见任小鱼憨子般呆立,不得不出言建议。

  任小鱼已经回了神,重新想起骰子来。同时,默诵一遍清心咒,内心再无一丝杂念,要专心过去研究一下那个让输钱男子发狂的骰子。

  于是桌子上方便多挤着两颗张望的人头,正是任小鱼和输钱男子!任小鱼这会便没人给他让着点地方了,立刻觉得挤的很不舒服,输钱男子倒无所谓,他从任小鱼那里又得了十两银子,跃跃欲试的要东山再起。

  桌上,那玉藕看似纤柔,可是摇起骰盅来却力道十足,丝毫不逊那些汉子的膀子半分。骰盅翻腾之间,更是让人眼花缭乱,骰子在里面发出的咣当之音则尤为牵引人的心思。

  终于,薄纱女子将骰盅拍在了桌子上。

  “大!大!大!”

  “小!小!小!”

  任小鱼很好奇人们到底在喊什么,更好奇蛊内得骰子到底长的什么样。

  “三到十是小!十一到十八是大!”输钱男子知道任小鱼是小白,很贴心地为他讲解,只不过赌场嘈杂,他不得不提亮了几分嗓音。

  但任小鱼还是不懂……

  女子环顾四周,莹莹一笑,缓缓打开骰盅。

  三个一模一样的方块,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的,每面都有数目不一红色圆点。这就是任小鱼对骰子的第一印象,如果说还有别的什么,无非是那有六点的骰面,让他想起葫山下小庙里穿着破袈裟的和尚,头上也恰恰有六点。

  所以任小鱼真的很失望,骰子这种东西真的太无聊了,长的不好看,发出的声音也不好听。

  所以为什么这些人要为了这几个小小的木块而疯疯癫癫。

  任小鱼疑惑的眼神落在输钱男子的眼中,于是他又主动解释起赌博的规矩,怎样赢钱云云。倒也尽责,虽是赌徒,但不是个无赖。

  “所以押对大小又如何?”任小鱼皱眉道,不知觉间话音已经提高几成。

  “押对就能赢钱了啊。”输钱男子觉得自己有点对牛弹琴了,被任小鱼的反问弄的没脾气。他觉得自己已经把赌钱这回事解释的清清楚楚了,可眼前这家伙就是不开窍,奈何!

  然而任小鱼接下来的问题可更让他无语了。

  任小鱼问:“赢钱又如何?”

  输钱男子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赢钱就是赚,赚了就有钱,就那么简单。而眼前这傻小子到不知道钻的是什么牛角尖。

  不仅输钱男子无言,事实上整个赌场都寂静片刻,因为任小鱼这一问不仅仅是很出来的,而且似乎实在质问在场的每一个人。这或许不是一个难答的问题,但一定是他们未曾思考过的问题。

  “公子。”持蛊女子出声,任然十分轻灵,“不事农耕,无须日晒,然而钱财自来,难道还不足以让公子开心吗?”

  “那输钱者又如何?”任小鱼直视眼前的女子,不在害羞。

  “输钱者乃技艺不精,时运不济。”

  “哼!赢者所得之财务恰是输者失去的,赢者所得之快乐有恰好以输者不快乐为代价。因此钱不曾多一子,乐不能增一丝,这骰子有甚好!还不如回家种田去!”

  说罢,任小鱼竟抖开桃木剑,罡风一开,赌桌就被一刀两断,而旁人毫发无伤,其实也不过是他筑基大圆满修为的小小手段而已。

  只不过,在其剑罡下首当其冲的三个骰子,竟然完好无损,落在地上,蹦蹦哒哒,停下来,点数恰好是六六六。

  骰子停下来,整个屋子里的嘈杂也停下来,刚刚还在喊骰的赌徒们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喘。

  按理说,骰子就是这些赌徒的心肝,如果有人敢动手动脚,说不得要一顿暴揍,如果没有,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拿着一把可以一下劈开赌桌的桃木剑。

  这一剑端的是利索,众人哪敢多说什么?但这些人虽然畏惧任小鱼这一剑的威力,内心却别有他想。暗忖:这小子到是威风,只不过是不了解铁天王的厉害罢了,一会儿要是被揍的头破血流,还不是要求爷爷告奶奶。

  铁天王便是先前将输钱男子提溜出去的那个壮汉,从众人对他的称呼便可看出他平日里的积威。他果然没有让这群想要看热闹的人们失望,本来在角落中发呆的他,在任小鱼挥剑后就缓缓抬起了头,盯着提着桃木剑的任小鱼,目光如电,几乎凝为实质。

  刹那寂静壮汉后起身,一步一步走向任小鱼。他走的极为缓慢,却踏实的可怕,发出恐怖的闷响。这是势,任小鱼就是猎物,也许任由壮汉凝聚这种势去压迫任小鱼,当壮汉走出最后一步,来到任小鱼面前时,任小鱼可能动都动不了。

  “蒙离。”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地上了,一颗一颗将骰子捡起。同时,她头也不回的说道:“退下!”

  壮汉果然停下了,转身回到之前的角落中去,整个过程中他的面部没有一丝表情。直到壮汉坐下,任小鱼才感到那无形的压力在消失,他松了口气,发现自己的脖子因为高度紧张分泌出一层黏糊的汗液。

  女子捡完骰子,站立在任小鱼面前,似笑非笑。

  “公子劈了我这赌桌又如何?来日我让蒙离在做一个,众人又能在这里快活”

  “那我就在这里盯着,做一个,劈一个。”

  “嗤嗤嗤…”女子乐的掩面嗤笑,却是道,“公子哪里话,奴家这小赌坊怎能劳烦公子至此!奴家关了便是,不过这城里赌坊成百上千,天下间的赌坊更是不知几何,公子你难不成要一个一个去堵门不成?”

  任小鱼拧眉,摇骰女子提出的问题,无解。

  女子突然伸出手掌,托着那三个骰子到任小鱼面前。任小鱼耳根有点红,太突兀了,他不得不默誦清心咒,他看到了那手掌里的纤细血管。

  “诺,公子不妨拿走这三个骰子,从源头参悟超脱之法。”

  任小鱼看着那三个黝黑的骰子,上面的凹点猩红无比,仔细看去竟然让他头晕目眩,清醒过来,本能的想远离这种东西。

  可他想: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接过骰子,拿到手中后才发现没有想象中的不适,很温润,就像在溪水里浸润了百年的鹅卵石一般。

  任小鱼握住骰子,抬头想起要道一声谢,可视线却被一身疙瘩肉占满,不知何时铁天王已经横在两人之间了,如同一座铁塔。

  “你可以走了。”铁天王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

  任小鱼转身开始出门,带着好奇而来,带着不解而去,当他即将踏过门槛时,似乎想到什么,猛然转头。

  “妾身,瑶乐。”女子的声音幽幽传来。

  瑶乐,瑶乐。

  任小鱼现在又无处可去了,大哥年洪当年下山时是去打铁谋生,二哥是摆了一道算卦摊子,自己又该如何?他的身后还鬼鬼祟祟跟着那个偷钱男子,任小鱼没有刻意甩开,毕竟那家伙还欠自己十两银子。

  任小鱼决定在这棵柳树下等那男子。

  角落中的男子犹豫良久,最终下定决心,出现,跑到任小鱼面前,双膝一跪:“求恩人救我全村上下老小!”

  

不如回家种田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