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化兽

  谷齐州在满腹狐疑中离开了客栈,这里景色虽美,可并非他向往的地方。

  而且,夜幕就要降临了。

   他很奇怪,明明走到了生死的边缘的人是谷子鸣。

  可从他的口气中,仿佛要死的人是自己。

  “你就嘴硬吧!‘心种’大会过后,谷家再也不会给你庇护了。驯兽师的家族就是如此的残忍,这里可以养万千低等牲畜,可就是不养废人。”

  思索一路都没有得到结果的谷齐州心中冷笑,接着步入了专属自己的府邸。

  谷家除了少族长谷子鸣外,拥有这个特权的就只有他。

  刚一进入大厅,便有属下脚步匆匆地进来递上一封密信。

  谷齐州打开密信瞄了几眼,随即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几乎毫不迟疑,他立马又出了自己的府邸,朝自己的爷爷——谷家大长老谷石劲的府邸走去,脚步很急,似有不得了的大事发生。

   信中的消息称,周围几座城的高手,甚至其他附属国的修士都收到了谷子鸣身上有‘先天木灵’的消息,正带着各自的人马奔赴落日城。

   这样一来,争夺‘先天木灵’的人就不仅仅只有落日城里的家族势力,还会有外城的人马,本就激烈的争夺战就更加混乱了。

  谷齐州心中恼怒,今日可真是诸事不顺。

  ......

  ......

  谷子鸣从西夕客栈下来,手里提着一笼饭食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如今的少族长府邸已经没有多少仆人,更没有什么守卫。

  在谷子鸣的府邸里,只剩一个已经失明的耄耋老者,是当年他父亲收留下来的仆人。

  说是仆人,可老者双目失明,连基本的端茶送饭都没办法做。

  现在吃喝更是还得靠谷子鸣从客栈打包回来。

  谷子鸣走向老者的房间,还未敲门,门就自动开了,一位佝偻着身体,用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向门外张望,道:

  “少爷,回来了吗?”

  谷子鸣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他知道老人的听力很好。

  好到什么程度?

  好到不像个人!

  而很少有人知道,陈伯实际上也不算是一个纯粹的人,他的体内藏着东西。

   “陈伯,今天给您带了西夕客栈的蜜汁鸡,荷叶小米饭,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谷子鸣扶着陈伯走到桌子旁坐下,并从笼子里拿出了饭菜一一摊开。

  一时间,房间里饭香扑鼻。

  陈伯低下头闻了一遍,却没有接过谷子鸣递上来的筷子。

  谷子鸣问道:“陈伯,今天饭菜不合胃口吗?”

   陈伯叹了口气:“西夕客栈的饭菜同国一绝,怎么会不合胃口呢?只是今天的落日城,杀机太浓,恶言恶语充斥着不为人知的角落。我替少主担心,实在食之无味”

  谷子鸣也坐了下来。

  “陈伯听见什么恶言恶语了?”

  “我听到了所有想取少主性命,谋取您身上‘先天木灵’的恶念。少主,城中势力无一不想染指这等奇物,你明明都知道,为什么不跑,偏偏选择走这条路?所谓名门正道,不会放过你的”

  陈伯以过来人的语气缓缓说道,像是在劝解,又更像是在最后的时刻确定谷子鸣的想法。

   谷子鸣看着陈伯沧桑的脸颊,即便有散乱头发的遮挡,可依旧能看见几道狰狞的伤口。

  那是陈伯口中的‘名门正道’所伤,见证着他所曾经走过的一段不同寻常的道路。

  也是谷子鸣即将踏上的道路。

   谷子鸣淡淡道:“我别无选择,我爹死在那座荒岛上,连尸体都见不到。大青国的人明显在故意遮掩事实的真相。谷家没胆量,也没能力为我爹讨个说法,我只能自己去。”

  陈伯一怔,忽然在谷子鸣身上看见他父亲的影子。

   “嗯...”

  一个‘嗯’字既是回应亦是叹息。

  因为谷子鸣的话语虽然很平静,却很坚决。

  一如当年不顾天下之大不讳而将陈伯接回家中休养的谷禁,也就是谷子鸣的父亲。

  陈伯当年也是一名小有名气的驯兽师,灵兽是只拥有逆天听觉的灵犬。

  只要陈伯想,一座城的范围内,没有他听不见的声音。

   只是在某次战斗中,他的灵犬不幸战死。

   一名驯兽师失去了自己的灵兽,犹如武者的丹田破碎,修士道路已碎,与常人已无异。

   悲伤不已的他,走上了被所有驯兽师视为邪道的道路——化兽!

   ‘化兽’是要将战死的灵兽躯壳与自身相融,以人体为死去的灵兽提供生机,重现灵兽的战斗力,甚至更强。

  若换种说法,‘化兽’便相当于一个人夺舍了一头灵兽,并且增强了它。

   可‘化兽’是门邪术。

  若是仅仅是自身承担的危险,那自然不会遭到名门正道的追杀围捕。

  可‘化兽’后的修士,除了能继承下灵兽的强大力量,也同样将灵兽的‘兽性’一并承接下来。

  灵兽的实力越强,兽性越大,化兽后的修士遭受的反噬便越强,终有一天,选择‘化兽’的修士,也会被‘兽化’陷入癫狂的状态。

  修士的修行史上,并不乏‘化兽’后的修士失控,造下无边血债的惨剧。

  因此,若一名驯兽师不甘心自己的灵兽就此死去,选择‘化兽’,那将面对整个修行界的围追堵截。

  陈伯当年走的便是这一条路,幸运的是他的灵兽更偏向于辅助型,而且兽性不算太强,并且在谷禁的帮助下,才能在四面楚歌中求得一处安稳之地。

  饶是如此,当年的陈伯也是九死一生。

  若非谷禁当年顶住家族施加的压力护住了他,如今的陈伯可能早已入土为安了。

  为了报恩,陈伯时刻守护着谷子鸣。

  谁若计划谋害他,化兽后继承灵犬听力的他便能第一时间提醒谷子鸣,让他逃过劫难。

  也是因为他,谷子鸣才心里清如明镜,知晓城中谁已心生歹意,谁又在一旁虎视眈眈,想浑水摸鱼。

   如今谷子鸣要走的路,要比陈伯更危险百倍。

  谷子鸣要化的兽是其父亲的灵兽之一——一只能在当年荒岛那场大劫难中逃离出来的奇异灵兽——影鹰。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

  陈伯道:“‘化兽’这门秘术我已经完全交给少主您,可老爷在临死前驭使回来的灵兽‘影鹰’,实力非一般灵兽可比,即使您身上流着老爷的血脉,还有‘先天木灵’的加持,可成功的几率也并不高,危险很大。”

  “嗯,所以我没打算失败!”

  “......”

   陈伯默言。

  房间里又沉默了一会儿。

  陈伯发了一会儿怔,随后拿起了筷子。谷子鸣便将菜划拉进碗里,推给了他。

  “想想过两天就不能吃少爷您给我打的饭,我就觉得有些难过。唉......也多得时日无多,这些苦闷熬熬也就过去了。希望下去之后遇见老爷,老爷不会怪我引你走上这条路”

  陈伯吃着吃着,忽然一声叹息。

  谷子鸣心中微微一动,大陆上的修士只要修道有成,大都能寿命悠久,少则百岁,长则活个悠悠数几百年都不是问题。

  而如陈伯这般选择化兽后的修士,虽然拥有比常人更强或者更奇异的修为,却是要付出缩短寿命的代价。

  谷子鸣摸了摸自己的脸。

  猜想以后若是不死在名门正道的手里,会不会也会因为寿元耗损,气血衰败成难看的老头而死去呢?

  似是看见了谷子鸣奇怪的担忧,陈伯忽然咧嘴笑道:“若是怕以后老了丑了不受人待见,那离开落日城后,就哄骗个女娃给你生个孩子吧,知道老爷香火还后继有人,那老头子也去的安心哪”

  谷子鸣神情一窒,随后哑然失笑。

  “陈伯,我要这样做,不就是害了人家嘛。几天过后,估计追杀我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与其留下牵挂,还不如孤身一人闯荡江湖来的畅快”

  陈伯摇摇头,谷子鸣说的他自然也是清楚的。

  修了邪术‘化兽’,从此便是邪道中人,大陆虽大,可这辈子都已难找安身之地了。

  留下子嗣?徒增伤亡罢了。

  何况,陈伯知道谷子鸣正在谋划一件大事,若能成功,将成为正邪两道都视为心头大恨的人。

   “少爷,我听到城中想争夺您身上‘先天木灵’的势力都在谈论一个事情,除了他们,这几天有外城甚至外国之人闻风而来。”

   陈伯忽然说道。

  谷子鸣轻轻点头,并不意外。

   “他们不会这么蠢,徒增对手。这消息是少爷您自己散发出去的吧?”

  谷子鸣笑了:“他们不会这么蠢,难道我就这么蠢了?”

  陈伯没有回答谷子鸣的反问,只是咧咧嘴笑了。

  他知道谷子鸣当然不会这么蠢,也知道消息确实是他雇人放出去的。

  只是,他知道谷子鸣都心中有数,不是冲动之举。

  这个世界总有人想浑水摸鱼,殊不知,浑水有时也会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没有发现在他们眼皮底下的其实是只食人鱼。

  陈伯不想追问谷子鸣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反正,结局不会再差了。

  “忽然就觉得这饭菜很可口了!”

  陈伯的眉头舒展。

  看完可不要忘记点个收藏哦。

第四章:化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