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乞丐

  “善良的好人啊!请您行行好吧!请您关照我这个不幸唉饿的流浪汉吧!我已经三四天没有吃东西了……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我也没有住的地方啊……这一点上帝可以为我作证,我原来是一个乡村的教师,但由于地方自治局的人们的勾心斗角,害我丢掉了饭碗,因此我成了他们的牺牲品。为此,我已经失业一年了!”

  律师李强有意无意的瞟了这个乞讨者一眼,他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灰色大衣,一双浑浊的醉眼和满脸的红色斑点,微微感觉好像又或者在哪里见到过。

  “现在有一个好心人帮我在离这里很远的城市找了一个一份工作。”乞讨者继续说道,“但我却落连去那里的车费都没有。我本来是不好意思开口去施舍,去寻求帮助的,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李强盯着这个乞丐越看越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记不太清楚,当看见他的鞋子和那浅腰,一下子想了起来,开口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是在一个花园里。”他说,“那时你说你是自己是一个被开除的大学生,而不是现在你所说的乡村教师,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不,不……这是绝不可能的,先生,我相信你一定是看错了。”乞丐慌了,语无伦次的说,“我就是一名乡村教师,我还是有教师资格证的,如果你愿意看的话,我可以拿出来给你看。”

  “你就不要再说谎!你还向我解释了你是怎么被开除的原因。难道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李强的脸都涨红了,像极了猴子的红屁股,然后带着一副不屑的神情对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怒斥道,“这是很卑鄙的,先生!这可以说是一种欺骗行为!我完全可以现在报警让警察把你送进警察局,让你好好反省一下,真是奇了怪了!贫穷和挨饿并不是你厚颜无耻,欺骗人的理由!”

  衣衫褴褛的乞丐抓着自己的衣服环顾四周,就像一个一个被当场抓住的小偷一样惊慌失措的环顾着周围,并嘟囔着说:“我……并没有说谎,先生……我真的是一个乡村教师,我……是有证件的。”

  “可是,谁又能相信你呢?”李强生气地说,骗取人们对大学生,对乡村教师的同情和怜悯--这真是太龌龊下流了!真让人感到厌恶!

  李强大发雷霆,丝毫不留情面地痛斥了这个衣衫褴褛,不知廉耻的乞讨者。他非常憎恶这个乞讨者的无耻谎言。他觉得这个乞讨者的行为非常有辱自己的信念,他李强最珍爱和重视的品德就是:善良,一颗极重感情的心,对不幸之人的同情之心,但他却满口谎言,企图骗取人们的同情和善心,这是非常不道德的,他这么做只会让那些正在可怜值得同情的人得不到人们的同情和仁德。

  一开始,乞丐还一昧的辩解着,发誓之类等等的说自己是教师,但现在,他满面羞愧的低下头默不作声。

  “先生!”乞丐抬起头说,“呃呃……的确,我承认我说谎了,我不是什么乡村教师,也不是什么大学生,我原来是一家公司的一个总裁,因为不小心喝醉酒把老板打伤了,所以我就被赶了出来,我的妻子听说我失业了,也跟我离婚了,还把我仅有的房子也拿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出来乞讨,但是,如果你乞讨不说谎是不行的,如果我说实话,那么没有人会施舍我的,在这寒冷的冬天,说实话只会饿死,而且我也无处可栖,从而冻死街头,先生,我也明白你所说的道理,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你有什么办法,你是在问自己有什么办法吗?”李强高声质问着,咄咄逼人地靠近那个乞丐,“你可以去工作啊!工作是唯一的出路啊!非工作不可的。”

  “工作……我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你让我去哪里找工作啊!”

  “你真是在胡说,你看你现在年轻气壮,身体里有使不玩的力气,只要你肯做,什么事不能做,哪里可能会找不到工作。可是你却娇生惯养,酗酒成性,好逸恶劳,你浑身上下就像酿酒的酒厂一样散发着酒气!你谎话连篇,已经堕落至极,沦落到沿街乞讨,坑蒙拐骗的地步了。即便有一天你屈尊去劳动,是不是也要给你配一个办公室,给你个不需要劳动就可以获得金钱的职位呢!而你是否愿意去从事体力劳动呢!恐怕不会吧,因为你太自大了。”

  “你怎么可以怎么说,真是的……”乞丐苦笑着说,“你虽然这么说,但你让我上哪里去找体力活呢?去当伙计的话,我还要先从学徒干起来,去当保安的话,我又不喜欢被人指手画脚的……去当工人,工人是需要有手艺的,但是我什么都不懂啊!”

  “胡说!你这是在为自己找借口,那么你愿意去劈柴吗?”

  “那么我倒是不会拒绝,现在就连地道的劈柴工都找不到饭碗而躲在家里虚度日子。”

  “呵呵,寄生虫都是这么说的,别人给你推荐这,推荐那等等的事情和工作给你去做,你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去找借口去拒绝。那么你愿不愿意去我家里去劈柴呢?”

  “这倒是没有问题,我可以去劈,我去劈……”

  “非常好,好极了,我们就走着瞧好吧!”

  说干就干,李强幸灾乐祸的笑着。他把保姆从厨房里叫了出来,对她说道:“张君,你把这位先生领去后面劈柴的地方,让他去劈柴。”

  衣衫褴褛的乞丐耸了耸肩,感到很是纳闷,犹豫不决地跟着保姆去了。从他的步态可以看出:他并不是饥肠辘辘,想去挣一顿饭钱,只不过是碍于面子说出口的,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了。同时,也可以清晰的看出他的身体由于酗酒已经变得非常虚弱了,年轻的身体驼着背看起来像极了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丝毫不像可以干活的样子。

  李强急忙走进餐厅,从那里的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出后面的空地所发生的一举一动。他站在窗前,眼看着张君把那个乞丐从侧门领进了院子,踩着雪朝着那个用于劈柴的空地走去。张君怒气冲冲地打量眼前的这个男人,打开了储藏室的门,恶狠狠的推开了门。这时的李强心里想道,“好一个泼妇啊,我先前还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性格!看来是我打扰这女人喝咖啡了。”

  随即李强又看到那个满口胡言的冒牌货坐在了一截粗圆木上,他用拳头支撑着通红的脸颊,好似陷入沉思之中。保姆把斧头扔在了他的腿边,她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嘴里好像在咒骂着什么。衣衫褴褛的人拿着一个斧头犹犹豫豫的接地拽过一截木头,把他竖在两脚之间,谨慎地劈了一斧头。木头摇摇晃晃的倒了下来。那人又把木头拽到自己的面前,朝着自己动僵了的双手哈了几口气,又小心翼翼的劈了下去,好像唯恐砍在自己的鞋子上或者剁掉了自己的手指似的。木头又一次倒在了地上。

  李强的火气感觉消了很多,隐隐感觉还有一点残忍和惭愧,因为他现在正在逼迫一个娇生惯养,酗酒如命,甚至还有点疾病缠身的人去干这些粗活儿的。

  “唉,算了吧,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让他去干吧……”他想了想,又看了一眼正在劈柴的乞丐,离开了餐厅回到了书房,“我这也是为了他好啊!”

  一个时辰过去了。张君过来报道说,木柴已经劈好了。

  “去吧,把这20块钱给他,算是他的报酬了,”李强说“如果他愿意的话,他每个月一号都来劈柴好了……这样的活总是有的。”

  第二个月一号,那个衣衫褴褛的人又来了,他又挣了20块钱,尽管他的那一双腿勉强能站的住。从这一次开始之后,他就经常在院子里出现,而且他总是有活做的:有时候收拾杂乱无章的储物室,有时候去把雪扫成堆,有时候则是抖掉地毯和床垫上的灰尘,有时候还会将它们洗了。这样他总是可以拿到100-200的工钱。这一次,李强还送了他一身自己以前穿过的旧衣服。

  李强搬家时,他又被雇来收拾东西,搬运家具。这一次衣衫褴褛的乞丐并没有喝醉,看起来神清气爽了许多,而是板着面空孔,一言不发。他勉强地扶住家具,低着头走在车子的后面,一点没有掩饰自己,怕冷的缩着脖子在后面推着。司机们也拿他开玩笑,说他游手好闲,手无缚鸡之力却还穿着有钱人才穿的起的大衣,他感到非常的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着,一声不吭,仿佛没有听见似的。李强把他叫到了自己身边。

  “哦!看来我曾经对你说的话对你起了不少作用啊!”李强说着就递给了他100块钱,“这是你的应得的报酬。我看出这段时间你好像并没有再酗酒了,人也变得精神多了,最主要的是你不再厌倦工作了,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叫什么吗?”

  “柳云。”

  “听着,柳云,我可以给你介绍另一份工作,要比现在你做的干净许多。那么,你会用电脑打字吗?”

  “我会的,先生!”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明天你带上这封信去找我的一个同行,你可以在他那里干一些打字的工作,有时候还需要抄写。你一定要好好干,不要再酗酒了,你一定不要忘记我对你说过的话。那么再见吧!”

  李强对自己的做法颇为满意,他终于把这个人上正道了。他亲切的同柳云拥抱了一下。拿上信后柳云就走了,他再也没有再回到这个家干活。

  两年后的一天,李强站在电影院售票处前付钱买票,忽然看见一个身材矮小的人正站在自己的身旁。他穿着狐狸毛领子的大衣,头梳的整整齐齐的。小个子胆怯的向售票员买了一张靠前的位子,钱包里装的全是红红的钞票。

  “柳云,是你啊?”李强惊奇地问,他已经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小个子,他就是曾经那个在自己家里劈柴的劈柴工,“喂,你现在过得怎么样?现在都干些什么工作啊?日子过得还好吗?”

  “还可以的……现在我正在为一个法官工作,每个月可以拿到5000块钱,先生。”

  “真是不错啊!我为你感到高兴啊!我真的非常非常高兴,柳云!你要知道,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算是我的学生了,因为我把你推上了正道。还记得当年我是怎么样痛斥你的吗?当时我说的那些话简直让你无地自容啊!好啦,我的朋友,谢谢你能够记住我说过的话。”

  “我也要谢谢你。”柳云说“当年我如果没有去你家,那么现在我估计还在冒充乡村教师或者大学生呢!是的,是你拯救了我,帮助我脱离一条不归路的。”

  “是的,我非常高兴。”

  “谢谢你那些好心的衷言和善意的举动,当初你所讲的那一切话都是金玉良言。我感激你的同时也要感谢你家地保姆,愿她健健康康的。活到一百岁。当时你讲的真的是非常的精彩绝伦,我自然是死也会感激不尽的,但正在拯救我的人,是那位保姆。”

  “这又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当初我到你家劈柴,你家的保姆一见面就骂我:‘你这个天杀的,你这个该死的酒鬼,你怎么不去死……’骂完之后她就会坐到我的前面,满面愁容的看着我的脸,哭着说:‘你真不幸啊!没有任何快乐,就算死了,像你这样的酒鬼也是注定要下地狱的。真是一个苦命的人啊!’你知道吗?她说的都是这些话,我不知道她为我浪费了多少精力和感情花在我身上,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在你家劈柴,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劈一根柴火,全是你家保姆帮我劈的,她为什么要挽救我,我又为什么瞧着她才肯重新做人的,不再酗酒的呢?这我是解释不了的,但我知道,正是她那些话语和她那高尚的行为使我改了邪,归了正的,她的恩情我没齿难忘。不过,现在该入场了,你看时间,电影要开始了。”

  柳云深深的鞠了一躬,朝着他的座位走去。

  李强楞在原地,一脸惊愕和疑惑,他实在想不明白真相原来是这样的。随即摇了摇头,也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了。

七月伤城说
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在下方回复,我会一一为你们解惑的。

乞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