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2章 准备决一胜负吧

  安宏义之所以要往回跑,其实有着两手打算。

  如果肖可不追他,那这一次的交锋便到此结束,因为双方都已经有非常严重的血量消耗,等一下必然谁都不敢轻易发起战斗,必然要进入相对和平的发育缓冲期。待核心输出装备成型之后,他会再寻找对方的失误或者自己创造机会终结比赛。

  现在的情况是,肖可并不准备放过安宏义,在安宏义的老夫子做出转身要逃跑的动作时,已经及时放出了大招,将他给留了下来。那么,这一场战斗必然将是不死不休。

  这种情况,安宏义在先手开启战斗的时候也想到了,并且他期待的就是肖可这样做。

  老夫子释放大招同时有一定的前摇动作和后摇动作,是需要消耗时间的,此时消耗的正是肖可的老夫子处于狂暴技能加成的时间,这样一来,即使安宏义留下来继续战斗,肖可的老夫子也因为狂暴技能加成时间已到,衰减回了正常水平。反观安宏义的老夫子,此时手中还捏着斩杀技能,可以在肖可的老夫子血量降到12%左右的时候直接用斩杀完成最终击杀。

  若战那便战,看谁先倒下吧,谁怕谁?

  肖可和安宏义此时的表情都是一样凝重,一手控制方向走位,一手有节奏的点击着攻击键。

  场上两个老夫子此时的攻击速度几乎一致,动作也没有丝毫区别,都疯了一样将手中的宽大戒尺全力挥砸劈砍。及地的长须随着他们的动作左右飘荡,带起的狂风吹乱苍老的发梢,但却吹不息战神的心中燃烧着的火焰。

  “砰……砰……砰……”

  那令人牙酸的敲打声一声声的响彻在墨家机关道,第四波兵线似乎也为此感到了恐惧,脚步好像也慢下来了许多。

  速度的快慢是相对的,并不是兵线行进的速度真的降低,而是两位老夫子挥舞戒尺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空气中缭乱的一道道金光之下,已经分辨不出那道残影属于哪一方的戒尺,能够让人清晰看到的,只有双方即将见底的红色血量条。

  陶菁菁三人紧张的看着这一幕,忽然感觉全世界仿佛都只剩下了戒尺破开空气拍打在肉身上的声音,连他们自己的心跳声都已经成了可以被刻意忽略掉的噪音。

  要赢了吗?

  同样的问话,出现在陶菁菁三人的心底,因为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肖可的老夫子比安宏义的老夫子多出接近半格血量,双方如果真的这么肉搏到最后,安宏义的老夫子肯定会提前被肖可击杀。

  随着安宏义的老夫子血量只剩一丝,即将见底,决定这次战斗胜利归属的关键时刻终于来到。

  这一刻,时间仿佛被慢放,肖可的老夫子高举起手中的宽大戒尺,拼尽余力般疯狂砸向安宏义的老夫子的头颅,只待完全砸落,打出伤害,必然将清空那仅存的一丝血量,肖可的老夫子必然将骄傲的踏在对手的尸体上,宣布本场Solo一血的归属,带着极大的优势进入剩下的比赛时间,并一定可以带着优势持续压着对手打,直到拿下比赛的胜利。

  Solo战中为什么会有一血一塔这样的规则?因为一血提供的300金及对方等待复活期间损失的兵线,或者那唯一一座防御塔提供的150金及后续带来的影响,都必然在高手交锋中起到决定胜负的关键性作用。

  这也就意味着,肖可如果能趁着这次机会拿下安宏义的一血,哪怕两人之前没有定下一血一塔的规则,肖可也几乎没有什么悬念的可以获得这一场Solo的胜利。

  要赢了吗?

  就在陶菁菁等人都以为肖可的老夫子这一戒尺打下去,可以成功击杀对方的时候,忽然,一道金光以安宏义的老夫子为中心,“唰”的一声带着刺耳的破空之声,扫中了肖可的老夫子。

  与那破空声同时响起的,还有“砰”的一声戒尺砸落的声音,肖可这一戒尺也已经砸下。

  瞬间,两个老夫子的血量全部见底,两具尸体齐齐重重倒地,两人竟然在最后同归于尽了!

  “First blood!(一血)”

  “You have slained an enermy!(你击杀了一名敌人)”

  系统播报弹出,但因为两人使用的都是老夫子,所以一开始大家谁都没看出来是谁获得了一血。直到……

  “承让了!”肖可长长吁出一口气,略显轻松的微笑着对安宏义道。

  安宏义表情不是很好看的皱眉抬头看了肖可一眼,似乎显得有些恼火。他什么都没有说,很快又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手机屏幕,心中默默倒数着己方老夫子的复活时间,待老夫子复活之后,继续赶向中央战场。

  虽说安宏义丢出了一血,但同时也击杀了肖可,所以他在经济上只落后肖可100金不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损失。

  不到一百金的差距而已,相差不到一个小件装备。只要水晶没爆,比赛还能继续!

  然而,当双方老夫子再回到线上,安宏义郁闷的发现,肖可的打法竟然已经发生了转变,明明占优却打得非常怂,只在己方防御塔稍稍靠前的区域活动,略显被动的等待兵线过来之后才清理,并且始终和他的老夫子之间控制着较远的安全距离。

  安宏义对肖可的转变感到莫名其妙,怎么想也想不通对方忽然变得这么怂,究竟是因为什么,明明是他在经验和经济上占优啊!

  因为老夫子是近战英雄,安宏义没法对肖可进行远程消耗,所以哪怕连续很多波兵线都没能跟肖可再交上手,他多多少少有些着急,但却无可奈何,根本就不敢轻易冒进。如果他太靠前,将很有可能被肖可的老夫子用一技能拉进防御塔下再用大招绑住,到时候想逃都逃不掉,只能枉送人头。

  以肖可刻意创造出的这个局面,双方进入到了和平发育的阶段,等级越来越高,装备也逐渐成型,输出能力已经非常惊人。

  此时再看两个老夫子的出装,已经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肖可的老夫子除了购买了一双影忍之足,可以帮他减少受到的15%普通攻击伤害,算作防御装之外,其余竟然全部都是输出装备。末世,无尽战刃,泣血之刃,暗影战斧,这简直是射手的纯暴力输出出装方式,完全不像个正常战士的出装,非常的非主流。

  反观安宏义的出装就比较中规中矩了,不像肖可那么极端,而是有输出装、有防御装,很典型的半肉出装,保证了老夫子高额输出的同时,还增加了老夫子的坦度。

  至此,双方这一局Solo已经打了非常非常久,除了最开始还挺让人热血沸腾的有过一次互相击杀,后面简直枯燥乏味的看得人直打瞌睡。

  就在众人都纳闷,这一局Solo到底还要拖多久的时候,肖可忽然开口道:“准备决一胜负吧!”

第62章 准备决一胜负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