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流年寂

花开流年寂

容生y 著

现代言情
类型
2018.04.13
上架
2727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见,过去

  即便很多年后,许木言想起这段经历还是会觉得可笑。她真心对待5年的人竟然设计陷害她,然而理由却是那样荒诞。

  喧嚣的酒吧里,许木言穿着与别人格格不入的职员正装。许木言是很少来这种场合的,仅有的两次也是工作需要,这次是濯越请她来这里的说是恢复他们的感情。濯越已经和许木言闹过几次分手了,只是5年的感情,许木言不知道该如何放下,即便她也不像以前那么爱濯越了,这样的卑微让她很是厌恶自己。“小言“一声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许木言的思维。许木言皱着的眉舒缓了起来,换上了温柔的笑容。“小言,刚刚领导开了会,来的有些晚了,你不会介意的吧。“濯越用手宠溺的摸了摸许木言的头,这样的举动怎么看都是在热恋期间的小情侣。“阿越,今天怎么让我来这里,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这里的吵闹,而且你。。。“许木言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了,她实在有些难解,她和濯越都是不来这种地方的。“小言,你想喝什么,我去给你点,我们一便喝一边说吧。“濯越的脸上依旧是一脸宠溺,看的许木言倒是有些尴尬,“呃。。我喝果汁就好。““好,那你在这里等我哦。“许木言没看见的是濯越在起身那刻脸上的冷漠与阴沉。过了一会,濯越端着两杯饮料回来了,“小言,给。“濯越将一杯果汁递给许木言,许木言接过杯子放在桌上没有喝,濯越的眼神有些闪烁。“小言,这里这么热,你又等了我这么久,赶紧喝点解解渴吧。““哦,好。“许木言的确是有点渴了,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半。“阿越,你喊我来这里,是想说什么?““我是想谈谈之前我们闹分手的事情,我最近想了很多我觉得。。。。“许木言突然觉得身体在逐渐发热,意识也变得有些模糊,这里真的是太吵了,“阿越,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我的头有些晕。““怎么了,小言,不舒服吗,要不要我陪你你?“濯越伸手去扶起身的许木言,脸上竟是担忧,“没事,我去洗把脸就好,你在这里等我吧。““那你小心点,有事打电话给我。“许木言踉跄的走着,而在走廊那里,她便瘫坐在地上,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光了。许木言只觉得脑袋似是被万千蚂蚁撕咬,浑身都发烫,意识也在变的浑浊。。。

  第二天清晨,许木言是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醒来的,她只觉得浑身酸痛,痛的连起身都难。而在她转头看见身旁睡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时,她的世界都要崩塌了,男人赤着身子背对着她,再联系到身体的酸痛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现在感觉极度羞耻,对于昨晚的事情她一点记忆也没有,她该怎么对濯越交代。她也很想打醒身旁的男人,可是她真的很痛,没有力气,“喂,醒醒,喂。“许木言尽量提高自己的声音像喊醒身旁的人,索性这个陌生人还是好喊的,听见许木言的喊声,转过了身。“怎么,还想要吗?“在男子转身的那刻,许木言是有刹那惊讶的,这男的长得真帅,声音也很好听,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是不是对我下药了?“许木言想不通为什么她对昨晚一无所知,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理由了。“嗯。。美女,你的问题好多啊。第一,我叫齐峻林。第二,至于你为什么不记得了应该是药效吧。第三,我可没有对你下药,昨晚是你扒在我的身上说想要,我可是个男人呀!“齐骏林说完还捏了捏许木言的脸,许木言一把将齐峻林的手打掉,“别碰我。““不过,没想到小姐姐竟然还是个处呢,现在的社会处可不多了呢。“说到这让许木言有些羞愧,她和濯越谈了五年却是很节制,她一直想着把第一次留到新婚夜,没想到被一个陌生人夺去了,对了,许木言想到了什么:昨天她走后,濯越没有看见她一点会很着急的。许木言望了望四周想要找到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正躺在齐骏林那边的柜子上,“那个,齐。。齐骏林,能把我的手机拿给我吗?“齐骏林伸手拿了手机递给许木言,打开手机发现上面一个未接电话也没有。“你是想看有没有男朋友的电话吗?昨天晚上很安静哦,没有任何声音打扰我们。“齐骏林靠近许木言说着暧昧的话语让许木言的小脸一红,“你能不能正经一点。“许木言恼羞成怒的说到,“做都做了,你让我对你怎么正经啊。“齐骏林一边说着一边向许木言靠近,就在快吻上的时候,酒店的门被人敲响了,齐骏林起身穿了件外套对着许木言暧昧的说到:“宝贝,等我回来!“便去开门,许木言有些懊悔,她刚刚被美色所误竟然没有推开他。然而下一刻,眼前出现的人让她大吃一惊,“许木言,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昨晚那么着急的找你,担心你,你却在这和野男人给我头上添绿。“眼前的人正是濯越,许木言艰难的坐起来用被子盖住身体,只露出头和脖子,“阿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是被人下药的。““下药,呵,你的戏还真多。从今天起我濯越和你许木言没有任何关系。“说完,濯越就怒气冲冲的往外走,即便他们的感情在几次争吵中已经消磨殆尽,真的听见分手,许木言还是很伤心。然而她没有任何理由去挽留,毕竟是自己犯下这么大的错怎么能奢望原谅呢。“等等。“一直被忽略的齐骏林伸手拦住了想要离开的濯越,“在你离开之前,有些真相还是要摊开的。““什么真相,你们这对狗男女还有什么想说的。“濯越恶狠狠的说道。“我们这对狗男女还不是拜你所赐。“齐骏林靠在墙上,表情嘲讽的看着濯越。“什么意思?“濯越与许木言异口同声的问到,只是前者的声音有些慌张,“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昨天不是你在你女朋友的果汁里下了催情药吗。怎么,不记得了?“听到这话,许木言满脸都是诧异,而濯越已经轮着拳头朝齐骏林挥去了,濯越的眼角被狠狠的打了一拳留下了淤印,“臭小子,你胡说什么。““怎么,要不要去警局调查酒吧的录像啊。“齐骏林也有些生气的回应,其实昨天晚上许木言的穿着与酒吧其他女人那样格格不入就已经吸引了他的眼光,后来也是他不放心跟了过去,不然现在站在这被骂的就可能不是他了。听到警局两个字,濯越的气势立刻就减弱了。“好了,我没有想到,濯越你的做事风格还真和你的名字一样'卓越’啊。“许木言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他的名字。“小言,是我不对,我混账,你不要把我送警局去啊。“濯越一边乞求一边打着自己的脸。“看在往日的情份我不会的,不过麻烦你走的时候把打伤我老公的钱留下来。““好,好,好。“濯越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床上,“密码是我的生日,那,小言我就不在这碍你眼了。“说完,濯越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怎么,舍不得送他去警局啊?“齐骏林挑着眉贱贱的问道,“我和他迟早是要分开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和他再有纠缠。“虽然许木言刚认识齐骏林不久,却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既然他们已经这样了,如果齐骏林愿意,他们在一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们?“许木言不知怎么可口,只能一点询问,“老婆大人,我会对你负责的。“齐骏林贱痞的回答,这句老婆似是对应许木言刚刚那句老公。“你,你这个人怎么不正经。“许木言被调戏的小脸直红,这算不算捡了个男朋友?

容生y说
这是遇见真爱了吗?

再见,过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