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一代邪侠李莫愁(下)

  时间再一次偷偷溜走,不知不觉间,又是半年过去了!

  半年来,某废材可谓是受益匪浅,武功大进,正式成为了一流水准的高手,自认为就是现在的郭靖也能对放上一段时间,当然,最终会败就是了,要是神雕正式剧情,尤其是镇守襄阳偌久之后的郭靖,某废材估计也就是十几二十招之内的事情……

  至于先天功,某废材只能表示泪牛满面,他的资质确实不足以习练先天功,强行修炼会导致经脉错乱,走火入魔,倒是林婉儿得到先天功后表示修养上一年左右就可以正式冲击先天境界了!

  于是乎,暂时又到了水磨工夫的阶段的某废材带着小龙女再次踏出古墓,这回倒是没有上全真教,而是正式上路,前往蜀地峨眉山!

  然后,出了终南山地界没多久,某废材就觉得有种淡淡的忧伤,除了整日里对着个绝世美女,也是无数人心中的仙女姐姐的小龙女却无法升起邪念的悲哀之外,更是对渐渐增加的难民感到纠结!记吃不记打,自我感觉良好的宋朝继昔日联金灭辽,白白浪费了檀渊之盟的百年交流所带来的相对和平,导致靖康之耻发生后,又一次采取了联蒙灭金的策略,将作死发挥到了极致,金国是败局已定,目前还在垂死挣扎,蒙元是一路势如破竹,在杀戮中崛起,若不是战线过长,金国这会儿已经灭国了,至于宋朝这边,南宋继承了北宋的作死之风,军队越发糜烂,战斗力对外和对内完全是两个样,所以最苦的还是百姓,流离失所的难民不说随处可见,但是遇见的频率倒是真的不低,古墓派的女婴不少也是从这些流民中收养来的,对此情况,某废材虽然有恻隐之心,但是真的是有心无力,南宋虽然弱鸡,但是也依旧是庞然大物,而且几百年的洗脑下,在这个武侠世界造反之路绝壁相当困难,君不见王重阳那个坑货,一个天下第一还是一腔热血的为抗金事业而奋斗,而且古代百姓大多超级的吃苦耐劳,只要不是活不下去了,基本没人想造反,更何况,某废材就算想要造反,但是穿越这事他完全控制不了啊,万一义军刚建立起来,尼玛就回去了,那不是更坑……

  既然无能为力,那就只有选择暂时无视了,于是乎,某废材带着小龙女加快了脚步,开始用轻功赶路,专挑没什么人迹的小路走,避开悲惨的世道。顺带一说,在轻功这方面,某废材可是下足了功夫,古墓派本身的轻功就颇为不俗,加上九阴真经中的轻身功法螺旋九影,全真教金雁功的补足融合,在林婉儿这位接近天下第一高手的实力宅女的指导下,某废材的轻功贼溜贼溜的!

  然后,某废材就带着小龙女到了襄阳附近!嗯,没有错,某废材就是冲着独孤剑冢去的,虽然自己只是一年,但是这边已经十年了,李莫愁都成为了一方掌门,霸主级别的传说人物了,自己却还是混迹一流的全真七子水准,经验还不如人家全真七子,甚至比起自己这位赫赫有名的小龙女师侄相比,也就是半斤八两还差点这种,实在是汗颜,所以在见故人之前,必须先给自己升级一下,否则脸上无光啊,想来想去,在神雕射雕中,也只有着独孤剑冢有着超级有名的独孤剑法和那个叫曲什么蛇的还是什么曲蛇的蛇胆功效有作用,至于那个梁子翁的药蛇,已经便宜郭靖了,不对,是天命所归,被郭靖吸干了……

  然后,某废材按照各类穿越小说中的攻略,向襄阳附近的猎户打听着异蛇消息,在询问了二十几名或出名,或低调却有本领的猎人之后终于探听到了靠谱的消息,然后,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仿佛开了挂一般,两人连那蛇都没碰到,就找到了独孤剑冢所在的山谷,见到了丑不拉几的秃毛长瘤子的神雕!

  “我说雕兄,咱们能好好交流么,这样大眼瞪小眼,我觉得眼睛好酸啊!”就在踏入独孤剑冢所在的山谷没多久,正在搜索剑冢位置的两人,额,某废材在刚走到一个山洞口就碰到了刚出来的神雕,一人一雕都愣住了,然后就大眼瞪小眼瞪了几刻钟,然后,一人一雕就十分有默契的上演了全武行,结果,基本上只有切磋经验的某废材在使出了浑身解数之后,依旧是完败,至于小龙女,嗯,为了维持师叔卑微的尊严,被勒令不能出手,当然,就算出手了,估计也没有多大作用,毕竟小龙女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出门,而且切磋经验也很少,虽然是升级版本的小龙女,但是也依旧还是改不了事实!

  然后,挨了一顿揍并且很耐揍的某废材很顺利的和神雕交上了朋友,负责提供烧烤烹煮各种动物,尤其是那啥叫不出正确全名的异蛇,增加气力和臂力的蛇胆就便宜了某废材,神雕则负责陪练教授独孤剑法的基本功,嗯,是独孤剑法,而不是独孤九剑,嗯,原著中杨过的那把玄铁重剑也到了某废材手里,这是某废材指使小龙女去买酒,给神雕灌酒之后得到的,原著中有多重,某废材记不得了,但是现在这把,绝对有七八十斤重,用傻大黑粗来形容非常之贴切,不过威力绝对是杠杠滴,就算不用剑法,磕着碰着了也是吃不了兜着走,但是,就是这么一口大巧不工的玄铁重剑,人家神雕能够轻松正面硬撼,一副大魔王的即视感!

  比起苦修而且进度一般的某废材,小龙女则是一日千里,神雕开启了剑冢的机关,打开了一座位于衣冠冢乱世坟堆下面的密室,密室内全是各式各样的剑痕,剑痕上剑意凝而不散,乃是独孤求败一生剑法之精髓所在,小龙女很顺利的就被请入其中参悟,而某废材则被拒之门外,一副你资质悟性不够,先把基本的练好再说的架势,惨遭区别对待,弄得某废材很想问,你那只眼睛看得出我资质悟性不够,不对,是你一只鸟,哪来的看人资质悟性的本事……

  一年后……

  在越来越多的难民潮中,某废材在感叹后,选择了无视民间疾苦,顺利的入了蜀中,来到了峨眉山山脚刚刚兴起的一座小镇,嗯,就是峨眉镇,算是因峨嵋派而兴起,这个立派不足十年的新兴门派在李莫愁的领导下,一下子压过了青城派,唐门等老牌势力,成为了蜀中第一大派,当真是威风一时无两,论武功,李莫愁已经是堪比五绝的顶尖高手,更可怕的是,和原著中一样,李莫愁得到了五毒秘传,医术,毒术也是当世佼佼者,加上某废材多年的熏陶,在管理上显露出了不俗的天分和制定的先进合宜的制度,另外再加上亦正亦邪的名声和手段,蜀中的一票世家门阀都被整的不敢放肆,当然,这也和李莫愁并没有太过侵犯世家门阀的利益有关,一副你不犯在我手里,我也不来惹你的架势,世家门阀毕竟以利益为先,没有必要主动招惹李莫愁,顶多就是低调一点,有没有明显的实际损失,甚至世家门阀还要来巴结峨嵋派!青城派虽然属于道门一系,也偏向功利世俗,但是,仍旧有着高门槛,唐门则是家族传承,想要取得这两家的支持,或者将家族子弟送入学习,太难太难了,世家门阀还好点,多年经营,其中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和底蕴,一些商贾巨富土豪还有少数民族土司这些就更加困难,相比较世家门阀还不是很热情,这些更注重实际的中层底层阶级对于峨嵋派那叫一个热情,峨眉镇的兴起更多的还是这些人默契联合的结果,没办法啊,这世道乱啊,但凡有识之士都能看出蒙古的狼子野心,醉生梦死的南宋朝廷风雨飘摇,在乱世,武力才是最重要的,军队这些的别想了,一般的保镖护卫也悬乎,最可靠的当然是武功了,一个新兴的门派,还是能够威压一方的新兴门派,这是多大的机遇啊,不好好把握,简直是傻子才能干出的事!所以眼下,峨嵋派自掌门李莫愁之下,有着三中团体:一是李莫愁自穷苦人家和难民中买来的八岁到十八岁(十八岁是因为长大了的缘故)的掌门嫡系,也是真正属于峨嵋派未来的力量;二是各方有能力者送来拜师学习的子弟,择其部分资质人品尚可的收录的维稳关系户;三则是李莫愁收服的和上门投效的一些散修!

  在峨眉镇呆了两天,某废材就带着小龙女上峨眉山拜访了!不得不说,武侠世界真是凶残,尤其是建筑这方面的黑科技真的是要逆天,完全不把所谓的名山大川,穷山恶水放在眼里,各种亭台楼阁想怎么造就怎么造,就这个兴起不足十年的峨嵋派,这山门,这后面的门派楼房,让某废材只有两个字回荡心间以表震撼:卧槽!

  “来者止步!”犹在感叹的某废材步步接近巨大的门牌楼,立马就被打断了翻涌的心思,顾守山门的两位弟子就拦下了某废材!

  “嗯嗯,不差——”某废材却是无视了戒备的两人,盯着十七八岁的一男一女两名弟子打量,某废材虽然很是废材,但是毕竟也是一流高手了,轻松就能看出两人的修为,这两人修为竟是不比全真教的三代弟子差!

  “来者何人,造访峨眉有何贵干!”被某废材猥琐的盯着,两人很不自在,要不是某废材旁边还有个仙气飘飘的蒙面女子在,都忍不住先拔出剑来警告一下,尤其是某废材背上那支傻大黑粗的玄铁重剑,超级唬人的,简直是绝佳的打劫配置……

  “识无用之用,通无能之能,了无道之道,化无极之极!”某废材果断开启了装逼模式,负手而立,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贫道四无废人,与贵派掌门乃是莫逆之交,还请通报掌门,就说贫道来访!”

  “师兄,你听师尊说过此人么?”守山女弟子问!

  “没听说过师尊有这么一个好友!”守山男弟子想了想,给出了答案!

  “我也没有!”守山女弟子顿时大怒,自己也没听说过,自己和师兄可是十大弟子,可是有师尊手把手教导,时常聆听掌门师尊教诲的,两个人都没听说过,肯定是骗人的,“哪里来的鼠辈,竟敢在此胡言!”

  “唉——”以某废材的耳力当然听见了两人的嘀咕,让某废材不禁一叹,虽然自己的打扮很剑子仙迹,但是自己那一张普通的脸,还有虽然好多了,但依旧比较失衡的身材真是给自己拉低评价分,完全不能愉快的装高人,这不,两个守门弟子都怀疑自己,真是打脸,“人心不古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为何如此薄弱,贫道是不是掌门之友,汝等通报一声不就知晓了,何必妄自揣测,骗你们有好处么,就算我是骗子,难道还能骗得了你们掌门不成,还是说你们掌门事事要向你们汇报,她有几个老朋友你们都一清二楚?”

  “你……”守门女弟子只觉得一股郁气堵在胸口,就要爆发!

  “师妹且慢,此人言之有理,不妨去通报一声吧!”守门男弟子拉住了女弟子!

  “师兄你……”女弟子顿时急眼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家伙,怎么能去打扰掌门师尊清修呢!

  “师妹!这位道长虽然礼数不全,但也是合了江湖规矩,并未冲撞山门,按规矩我们需要禀报,而且我看这位道长的谈吐也并非骗子一流,我们更该禀报掌门师尊!”

  “嗯,不差,不骄不躁,办事稳妥,小伙子,贫道看好你哟!小姑娘,你还要多多历练才是!”某废材依旧保持着高人风范,一副长辈模样!

  “哼——我去!”女弟子很是看不过装模作样的某废材,运起轻功,怒气冲冲的冲向了派中!

  “道长见谅,师妹只是有些娇惯,但心地不坏的!”

  “放心,贫道不会和小辈计较的!”

  ……

  虽然女弟子貌似有情绪,但是效率还是很高的,不多时,某废材就见到远方有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正恍若御风一般飞速飘来!

  “莫愁——啊——”某废材正要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然后就被电光石火的一剑给捅了,某废材丝毫没有了前辈高人的风范,发出了鬼哭狼嚎的惨叫!

  “哼——十一年了,你还是没什么长进!”道姑打扮的李莫愁冷着脸,抽出了宝剑入鞘,完全无视了嚎叫不止的某废材的惨状!

  “小莫愁,一见面就这么下狠手,师叔我肉躯痛,心更痛啊!”点穴止住了血,嗯,其实伤口根本就不深,可见李莫愁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少来,省点力气去哄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吧!”说着目光瞟向了一边的小龙女,然后眉头皱了一下,“师妹?”

  “师姐!”小龙女依旧保持着清冷,回了一句!

  “哼——”得到肯定,李莫愁又向某废材冷哼了一声,“我们先入内吧,回头再和你算账!”说着,一手抓一个,三人都开足马力,使用轻功冲向了派中,留下了风中凌乱的某位守山门男弟子!

第六章:一代邪侠李莫愁(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