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费尽心机灭赤月

  整整大半年的训练,经验丰富的老兵将某废材折磨的欲仙欲死,极大的弥补了某废材实战经验不足这一缺点!虽然这其中满是血和泪的代价!

  由于玛法大陆本身世界层次不低,又有专门用于治疗的法术(道术),还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强力药物,加上某废材本身已经是封号强者,生命力极度强悍,加上武侠侧体系本身也有疗伤功法,对养生,强化生命也有独到之处,老兵对某废材的训练真的是下死手,断手断脚都是只能算中等程度的训练,这里的断手断脚可不是骨折的那种断,而是真的肢体断裂……这种实战训练,不止一次让某废材心理失衡,陷入暴走,想要杀死老兵,无奈都被镇压了,老兵镇压不住,就换命运来镇压!面对无情的命运,某废材不止一次的偷偷抹眼泪,嗯,是真的哭,面对丧心病狂的老兵,仿佛人人体实验一般的训练,本来就不算很坚强的费蔡真的变得和废材差不多,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某废材总算挨了过来,并且没有丧失反抗之心!(其实某废材也试过放弃反抗,但是没办法啊,面对老兵灭绝人性的手段,反抗至少比不反抗好点!至于什么灭绝人性的手段,举个列子:一休哥经常唱的那个:格机格机格机格叽割鸡……)

  结束训练,某废材带着老兵的信件和信物,连滚带爬逃命般的离开了银杏山谷,前往白日门!一路上见到的魔怪可都是到了大霉,一个个死得惨不忍睹,能留下完整尸体都算是运气好的!某废材就这么一路杀到了比奇王城,死亡魔怪数目上万……

  然后,某废材很顺利的进入了比奇王城,很顺利的坐上了传送阵,到达了白日门!对,就是那么的顺利,几乎没有半点波折,顺利的不可思议,不过想想有老兵这种bug存在,这也就不算什么了,甚至传送阵一发动,在一阵时空错乱的眩晕过后,某废材就被白日门的专人领到了白日门门主天尊(天尊封号的继承者,同样也是封号强者)跟前,在确认了信件和信物后,征询了一番费蔡的意见,便开始了全面动员,准备三天后进攻赤月峡谷!

  白日门倾巢而动,而某废材则是被安排在了一间静室,一方面是为了调整着状态,另一方面是为了进行着一种仪式,这是一种特殊的加持仪式!这个加持仪式,分为两步,第一步是加持一种伪天人合一的状态,能够让某废材全身气息没有丝毫外泄,如同返璞归真一般,达成另一种隐身,肉眼会忽略,精神力扫描等特殊手段直接过滤,就是为了不让赤月恶魔发现,以达成一击必杀!第二步则是为了让某废材穿上天尊套装!

  这个不是游戏,装备什么的只要双击一下就能穿上的,做为最强大的套装之一,想要强行穿上或是受会到装备的反噬,元气大伤,或是该装备毫无作用,更加凶残的是有些装备会直接要人命!比如嗜魂法杖,等级不够强行使用,轻则灵魂受损,重则灵魂奔溃或被法杖吞噬灵魂!作为著名的三英雄套装,天尊套比较平和,没有相应仪式,穿上去就是毫无效果,另外两套就凶残了,圣战套装,战士穿上后会承受一段时间的强大压力,受得了就通过考验,受不了的如果不及时脱掉,那就会爆体而亡,法神套装则是要承受魔力冲击,挡得住算通过,挡不住,不是魔力受损,就是变成白痴!PS:三英雄套装分为两个版本,一个是原版,就是三英雄穿过的那三套,一个是从超级魔怪首领身上或者教主分身上爆出来的山寨复刻版,比起原版稍微差一点,但是要求也低了一些……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倾巢而出的白日门,今日,兵马林立,旌旗飘扬,虎卫,鹰卫护卫左右,从玛法大陆各地聚集而来的白日门精英弟子耸立中央,大量雇佣而来的战团,行会以小队形式在最前方,即将实施第一波的侦查扰乱,伴随天尊出场,龙纹剑一声令下,雇佣而来的战团与行会按照早已经分配好的计划,分散着朝赤月峡谷进发,而白日门这边,则是调整阵型,专精召唤的白日门道士们召唤出各自的骷髅,神兽,以神兽为核心,带领着骷髅作为先锋炮灰,从大路上进发,随即是虎卫,鹰卫压上,白日门精英弟子紧随而上,而后,则是白日门压阵的高手,最后才是白日门门主,现任天尊!

  “我会尽可能多的给你创造机会,你自己把握!”仿佛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般,白日门主紧握手中龙纹剑,迈出了坚定而又决然的步伐!

  “这回真的是要拼命了!”虚空传来微不可查的声音,正是已经达到最佳状态的费蔡!

  计划正在推动,而在赤月峡谷的战役,到处都是杀伐之声,血火风雷,主干道上,是大军推进,四周的丛林,则是刀尖上的针锋相对,各展其能,整个赤月峡谷,到处都是尸体,有人类的,更多的是各种蜘蛛魔怪,没人顾及掉落的装备,也没人汲取散溢的经验,唯有你死我活的杀戮存活!

  在不计损耗的全面推进下,战局完全是一面倾倒,白日门一方很快推进到了赤月峡谷深处的赤月恶魔老巢,随即是清场,开出一圈安全区,在现任天尊的命令下,白日门门人以及雇佣军全都反向扫荡撤离,而白日门门主则带着三位长老进入了赤月恶魔的老巢!(虽然人类一方能碾压已知的魔怪一方,但是由于无法杀死各个教主大boss的本体和灵魂,这些魔怪就能不断的复生,活活拖死远征的人类,而且由于半兽人这个威胁一直存在,人类也无法长期大部分驻守魔怪领地,打消耗战,只能被动防守,监视!)

  三位长老带着自己各自的强化宝宝,外加困魔咒的灵活运用,牵制住巢**的其余小怪,小boss,比如双头金刚,双头血魔,而天尊则是直面仿佛是一头血肉堆积而成的肉山一样的赤月恶魔分身。

  作为现任天尊,白日门主充分展示了什么叫玛法大陆最顶尖的战力,载着他的神兽浑身冒着白色的光焰,内中,暗红色的奇异纹路不断闪烁着光亮,坐骑形态的神兽灵活的在赤月恶魔地图炮一般的地刺攻击下挪移,实在无法避免的地刺则被外层的光焰蒸发,而白日门主则是在神兽身上施法,冰火两重天的符咒夹带着无极剑气不断轰击赤月恶魔庞大身躯的各个部位,每一击,都在肉山上留下一个奇异伤痕,直到组成了一副奇特的八卦图,赤月恶魔仿佛丧失了力量一般,整个肉山都萎靡了!

  “就是现在!神兽合体!”只见白日门主大喝一声,坐下神兽化作了一团光球,没入了白日门主的身体,随后,白日门主浑身冒起光焰,身形更是拔高了一小半,“炼魔法阵,起!”八道光柱自肉山八方升起,呼应肉身身上八卦咒印,随即炼魔法阵启动,八道光柱旋转,无形的炼魔之力不断溶解蒸发着赤月恶魔的血肉!

  随着炼魔法阵的运转,剥去外层的血肉,赤月恶魔内中只剩下了一团肉球,任凭白日门主如何催动精神法力,依旧奈何不得这个肉球,随着时间的推移,巨大的山洞中突然响起了心跳声,仿佛渐渐加重的鼓声一般,震得连人的血气都在随之翻腾!

  “斩魔咒!”心跳声渐渐加重,山洞也随着心跳声开始不稳震动,白日门主当机立断,大量的符咒飘出,形成了一柄符咒巨剑,随即,巨剑燃烧,庞大咒力全数没入龙纹剑中,只见白日门主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喷在龙纹剑上,只闻一声剧烈龙吟,瞬间驱散了诡异心跳声,而后,龙纹剑斩出,凝成光剑的剑气斩向肉球!

  “啊——”伴随一声奇异的尖叫声,肉球忽地长出了一对如同蝠翼般的肉翅,挡住了剑气,代价则是肉翅被剑气斩断,随后,却是更加剧烈的震动,无数的岩石柱从山洞各处,四面八方的突刺而出,远处被三长老困住的魔怪都受到波及,不分敌我的被刺穿纵使如双头血魔,双头金刚这种强大的生命力的魔怪也瞬间当场死亡!

  “退!”为了避免伤亡,白日门主一声令下,三位长老丝毫不带犹豫,退出了赤月老巢,而白日门主则是抛出了更多的符咒,在彷如毁天灭地的攻击中,每一道符咒都自动贴在了一根根石柱上,而石柱攻击无穷无尽,白日门主的符咒也仿佛无穷无尽,直到不知何时,肉球的翅膀重新接合,宣泄般的石柱攻击也随之停止!

  “天尊,不,天尊的传人,挑衅我,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奇特的声音响起,仿佛是混合了男女老少的重音,处处显露着诡异!

  “我是来消灭你!”

  “消灭我,哈哈哈哈,连天尊他们三个都做不到,你连天尊的一半本事都没有,也想消灭我,就算我的肉身已经死亡,我这个临时制作的肉身也能轻易收拾你!”赤月恶魔的声音刚落,一条狰狞的恶魔手臂自肉球一侧长出,不断变大的恶魔手臂抓向白日门主!

  “圣焰!”张口一吐,纯白之火点燃龙纹剑,残余的斩魔咒咒力被点燃,随即又是一道圣焰斩魔剑气斩出,击退了恶魔手臂!

  “还是老把戏!”退回的恶魔手臂上留着一条长长的伤口,伤口上是不断灼烧的圣焰,让伤口一次次的愈合,一次次的被烧裂,却闻赤月恶魔嘲讽的语气,随即,又是一条恶魔手臂长出,只见两条恶魔手臂一合,圣焰就此被掐灭,“既然你不自量力,那我就付出点代价将你吞噬,作为我复活的粮食!”

  “想吞噬我,区区一个分身,还不够格!”白日门主嘲讽一声,同时取出了一颗赤红的丹药吞下,瞬间,光焰变成暗红气焰,炽盛的烈焰竟使地面烧灼成了岩浆!

  “火龙丹,哈哈哈,愚蠢的凡人,就为了这一个分身,你竟然自毁根基!”只见赤月恶魔肉球身躯再度变化,一颗占据了几乎大半个投球的竖眼张开,嘲笑的眼神紧盯白日门主!

  “灭龙剑,杀——”龙纹剑在暗红之火的灼烧下,发出了凄厉的龙吟声,只见龙纹剑崩裂,化作一条火龙冲入了白日门主眉心,随即,白日门主化作了一条火龙,张牙舞爪的冲向了赤月恶魔!

  “湮灭死光!”恶魔手臂在竖眼左右摆出奇特的手印,只见一道血月虚影在赤月恶魔背后浮现,随即,带着可怕的毁灭之力的能量在竖眼前凝聚,随即,灭亡的死光放射而出,正面冲击火龙!

  “轰——”剧烈冲击,整个山洞一片迷茫,烟尘中,只见赤月恶魔双手,双翅消失了一半,正在不断上下挣扎,仿佛承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而白日门主却是浑身是血,驾驭这神兽撤离山洞!

  “杀——”突兀间,一声喊杀,命运之刃穿破空间界限,刺穿了赤月恶魔的竖眼,伴随镜裂的碎裂声,赤月恶魔湮灭了!

  一击得手,现出身形的费蔡满脸凝重,愤怒而又压抑的气氛笼罩了整个赤月峡谷,让人几乎无法喘息,而就在此时,赤月峡谷上空,白日现血月,诡异的邪恶魔力月光洒满了整个赤月峡谷,顿时,在赤月峡谷死亡的无数魔怪人类的尸体全都诡异的融化成点点血肉,向着峡谷中央飘去!

  “炼魔法阵-困!”正在飞速撤离的白日门主眼见赤月峡谷的变化,立刻有了动作,只见其取出了一柄折扇,白日门当即主咬破手指,快速在扇上书画法咒,随即,抛扇入空,夹带着大量的符咒,顿时,四面八方,巨大的光柱冲天而起,封锁住峡谷最中央的战场!

  而在同一时刻,峡谷中央的赤月老巢,贴在石柱上的符咒开始燃烧,石柱也随之燃烧,最后变成了透明的晶体柱,散发着微弱的破魔之光!

  “啧啧,真是好手段!”眼看着白日门主留下的后手发动,费蔡故作轻松的评价了一番,随即而来的是更加恐怖的变化,山洞的上层开始分解,一条条血肉触手自地面冲出,飞向半空凝结成血肉之球,虽然有炼魔法阵的阻挡,但依然有着大量的血光伴随着邪月魔力被肉球吸收,眼见恐怖变化,费蔡决意放手一搏,只见命运之刃插地,半跪而下的费蔡开始了终结之招准备!

  “万物天地为剑,神鬼妖邪为剑,劫波万度,宇宙苍穹尽为剑,是为,万神劫!”装逼的低吟,山寨的万神劫之招,在地上烙印广阔的法阵为基,同时,强化加成的剑气不断堆叠,天地方圆内,尽是蔓延扩张的剑气!

  血月当空,巨大的恶魔双翼舒张,吸纳着源源不绝的黑暗魔力,双翼之下,是一堆模糊的血肉聚合物,诡异的可怖,正是赤月恶魔死亡后被销毁又重新聚集的肉身!

  “愚蠢的凡人,我,是来自黑暗的智慧,世界的阴影,与月同存,不死不灭,就算是命运亲自到来也无法真正杀死我,现在,承受我的愤怒吧!”血肉之中,分开巨大的竖眼,邪光顿时映照大地,邪光所照之处,天地霎时一肃,生命尽数枯萎,只剩下最原始的荒凉,随即,便是凝聚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力量的魔力光束放射而出!

  “喝——”大喝一声,真气沛然而发,顿时,剑气汪洋中升起了剑气之柱,无穷无尽的剑气正面迎击巨大的魔力光束,是最原始的力量拼斗。

  就在僵持间,后手启动,赤月恶魔身上长出了数条血肉触手,刺向下方的费蔡,而费蔡真气再催,阵法启动,八道剑气光柱升起,配合白日门主留下的炼魔法阵,形成了炼魔剑阵,伸入剑域的血肉触手被炼魔剑气瞬间绞灭,更是渐渐扩张,有封锁赤月恶魔汲取血月魔力的迹象!

  “这就是你的底牌了么,太弱了,哈哈哈——”轻蔑的笑声响彻天地,赤月恶魔产生了惊人的变化,身上血肉点点消融,只剩下一颗邪眼继续放射光束对抗剑气,而消散的血肉化作点点血光,竟是飘向了天空中的血月,而血月却是突然间发生了变化,仿佛是空间的转移,竟是直接出现在了赤月峡谷的上方,巨大的血月,仿佛灭世的陨星,只是庞大的体积,就让人只有绝望……

  血月降临人间,恐怖的压力竟使得空间为之扭曲,不知何时,邪眼消失,但任凭剑气轰击血月,也只是在炼魔剑阵的加持下让血月不立即压向大地!

  “愚蠢的凡人,任凭你如何挣扎,也无法抵挡血月的真实投影,不过你也值得了,一条命换来我一百年的沉睡!”血月邪光渐盛,剑气剑阵渐渐支撑不住,开始被压制了!

  “剑五-虚!”当机立断,费蔡全力防守,剑气剑阵回转,汇聚全力一守,只见血月降下,竟是最恐怖的爆炸,刹那间,毁灭的力量使得整个赤月峡谷化为死域,只在中央留下巨大的凹坑!

  毁灭之后,天地一片沉寂,只余天空中一颗邪眼观察着毁灭的杰作,而在峡谷最中央,一个浑身焦黑的身躯,拄着满是裂痕的命运之刃,只剩下最后的一口气!

  “想不到你竟然还能留下一口气不死,虽然是因为我无法操控分散的力量,你又有天尊的战甲保护,但是作为一名凡人,你已经够资格让我记住名字了,我会记得,有一个凡人,他做到了让我沉睡一百年的壮举!”邪眼再度放射邪光,照耀在费蔡身上,霎时,命运之刃崩碎,随即,费蔡不由自主的被操纵着飞向了半空!

  “为了表彰你的壮举,我,伟大的赤月之神,将让你与我融为一体!”邪眼扫视着费蔡,响起兴奋的声音,随即,邪眼闭上转动,再度张开,竟是变成了一张恐怖大嘴,一口将费蔡吞下!

  “就是此刻!”进入赤月恶魔口中的同时,费蔡身上发生了异变,本该是崩碎了命运之刃从费蔡体内冲出,化作淡蓝之光,覆盖费擦全身,随即,费蔡开始了急速恢复,身上焦黑剥落,重新长出血肉,随即,就是真正的终结之招!

  “太虚无极真法,太极无极!”催动最强之功,真气精华,传奇元力,命运之力,调运出阴阳太极法图,顿时,无限力量化有为无,消融无处不在的赤月恶魔本源魔力!

  “这就是你挣扎的底牌了么,愚蠢的凡人,我,不死不灭,你注定只有失败!”魔力剧烈震荡,赤月恶魔体内突的变成了一片血色空间,血色的雾气正是赤月恶魔最本源的力量,而在其中核心,却是一颗纯白色的,只有核心一点血光的晶体圆珠,只见晶体圆珠吸纳四周的血色魔力,随即化作一道流光撞向太极法图!

  “你中计了!”面对赤月恶魔有如妖怪使用内丹一般的极端攻击,费蔡却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太极法图变化,无限太极之力,瞬间包裹住了赤月核心,开始消融炼化!

  “这,这怎么可能,这什么力量,竟然能伤害我的本源,你,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恶,我上当了,该死的命运!”恼怒的声音响起,却见,晶体圆珠猛然爆开,竟将太极法图炸碎,受到反噬的费蔡瞬间重伤,“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残月现,烙印在费蔡眉心,随即,赤月恶魔暴动的本源魔力全数涌向费蔡,涌入体内的魔力,在赤月恶魔残魂的引导下,开始扭曲,腐化费蔡自身根基……

  “这么俗套的剧情,竟然让我遇到了,真是狗血……”虽然极力反抗,但是重伤的身躯,消耗殆尽的力量,已是力不从心,无从抵抗……

第十七章:费尽心机灭赤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