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暴走的男子

  男子被迫坐在了吧台前,嘴里努力地想说点话出来,却被程媛媛用能力完美地封住了。

  王萍枫示意程媛媛可以解开上身的控制了。让他下身被牢牢地连在椅子上,无法动弹。

  解开控制后的男子,并没有马上破口大骂。虽然他现在很赶时间,但确保自己的小命还是第一要务。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他需要撸一撸状况,是自己走火入魔了,还是他人别有用心。

  王萍枫知道机会难得,没等男子开口询问,就立马对男子说到:“小年轻,不用担心,我们会解决你的一切问题的。只要你,说出你的愿望就好了。我们包你满意,不用任何代价。”

  男子,其实和王萍枫差不多年纪,也就二十五六出头的样子。王萍枫跟欧阳薰混久了,现在说起骚话来,都不带停顿的。一点都不害臊。所以说人至贱,则无敌。

  男子虽然是久经沙场的人了,但这种中二的场面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就导致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两边都陷入了奇怪的尴尬。

  男子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怒气冲冲地说到:“马上让我离开这里,迟了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王萍枫终于感受到做真甲方爸爸的felling了,真爽啊,笑嘻嘻地说到:“别生气。”

  “再完成交易之前,是不能离开这里的。顺便给你打一下本店的招牌广告。”

  “发家致富靠幻想,翻身立命靠脑洞。薰式占卜,逆天改命。”说完就把准备了好久的对联招牌拿了出来。

  男子看着王萍枫的表演,缓缓地摊开了双手,说到:“你不觉得你找错客户了吗?我真的不需要翻身立命,发家致富。你就让我离开好了,当我是空气,好不?”

  “我是真的很急啊”

  男子依旧在尝试挣脱开程媛媛的控制,双手强力地抵着吧台,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脸色也变的愈发红肿,汗不断地从额头附近冒了出来。

  欧阳薰见这边已经快要打起来了,就只好从游戏里面退了出来。欧阳薰本来是不想接这个客户的,一看就知道别人已经财政自由了。你还来跟他说发家致富,这不是在搞笑吗?

  但是男子的反抗精神,有点触动到欧阳薰。虽然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毕竟反抗了,证明此人还是有点血性的。

  欧阳薰对着男子说道:“你是在找你的母亲吗?”。

  男子沉着地回到:“是啊,这都让你,猜到了。”

  “有母亲的贴身物品吗?”

  “有啊,手机。她今天,跑的时候,把,通讯设备,都扔在了家里。”男子依旧在反抗着,全身一直在颤抖着,说话也断断续续地。

  欧阳薰看男子如此倔强,就示意程媛媛停止掉控制,并对男子说到:“把你母亲的手机给我,我帮你把你母亲找回来”

  解除控制后,男子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久久不能活动。过了好一会,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是一台粉色的三星W2017。

  欧阳薰接过手机后,就把手机放到了墨言雪的鼻子前,说道:“帮个小忙,把人给我找出来。”

  墨言雪立马回击到:“我又不是狗,不要把东西放到我鼻子前面,让我嗅。”

  嘴上反讥着,身体却很老实的走了出去。大概十几分钟后,欧阳薰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让那个男的派人过来接他妈,他妈在天水桥底睡着了。我就先回来了。”墨言雪说完这段话后,就马上把手机给挂掉了。

  男子也听到了这番话,马上就安排手下,去确认到底是不是这回事。当收到母亲安好的回复后,他心里面的一块大石也终于落地了。虽然自己现在的情况也不大好,叫手下过来,估计也是送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吩咐完手下必要的任务后,男子也终于把视线调回到了欧阳薰的身上。

  欧阳薰看着男子,缓缓说道:“现在我们能进入正式的谈判了吗?”

  男子回复到:“可以”

  “姓名?”

  “叫我Jackson,就可以了”

  “杰森是吧?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野心?或者没有完成的愿望?我们都能帮到你。”

  “越野的越好。”欧阳薰继续在作死的路上,一路向西。

  杰森微微想了下,说道:“我没有太大的野心。我只希望一家人健健康康就可以了。”

  欧阳薰显然不相信杰森说的话,反驳道:“怎么可能,赚得越多的人;野心只会越来越大。人是欲望的化身。”

  杰森打算尝试下掌控谈判的节奏,就说道:“能听我讲个故事吗?是关于我妈的,你可能不大会感兴趣。”

  欧阳薰看着男子有点悲伤的神情,心软了:“那你就说说你的故事吧。”

  杰森看到苦情计,终于有点效果了,就打算继续加重药量,九真一假的把自己老妈的悲惨故事说了出来。

  “我家是靠房地产发家的,前几年开始抓人,我爸的几个合作伙伴都被抓了进去。我爸差点也被弄了进去。我妈那段时间,每天就有点精神虚弱。在加上长期的焦虑下,就患上了精神病,双向情感障碍。简单点来说就是抑郁和躁狂。神智大部分时间都是清醒的,就是人会变得很抑郁,很暴躁。给你两分钟天堂,三分钟地狱的感受。”

  “治疗了两三次,然后又复发。搞得整个家里都人心惶惶的。”

  “打破的名贵碗具,都有好几千万了。看过最专业的医生,吃过最贵的药,但是仍然一点办法都没有。家里也不是给不了钱,但这个病也不知道怎么治。治好了,过一段时间又复发。几乎没有自愈的可能,搞得我都失去了信心。”

  “担心自己是否有一天,也会患上这样的怪病。”

  “如果说愿望的话,这个能算吗?治好我妈的病,我什么代价都给得起。”

  杰森的眼角变得红润。从一开始的苦情戏变成了真情流露。这恐怕是他自己也没想到把。

第二十二章 暴走的男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