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十年

  一道耀眼的光冲破了暗河的平静。但很快便暗淡了下去。若是细看才会发现并非白光淡去,而是黑暗变得更加深厚。

  只见黑影一掌拍下,就似要将这光芒撕碎。然而白光又如何能示弱,无数光剑于那白茫茫中刺入黑暗。光剑势如破竹,冲破无数黑暗,而那黑暗的大手,也还没能冲下来,便在空中被光芒侵蚀。

  这时一道剑吟声响彻河底。黑影知道自己终于是无法再压制住他了!他想起了星海的话与允诺,心中默默的想着:“去吧!变得更强大,去看看真相。!那件事的真相,这个世界的真相!”

  黑暗突然变得浓烈,但并没有再攻向光芒,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向中心聚集。转瞬间,便凝聚成的一颗幽黑色的珠子。白光也在消退,最后聚成的人形,他轻轻地走过去,抓住了那颗黑色的珠子吞入口中。他微微仰首,看向那看不见的天空。

  他一步跨出,便来到了那一日的集市前,听着那些长在奇怪怪的家伙们说这些奇怪怪的话,他只觉得很安详,很舒服。他想留下,但他知道他不能。而且他不过只是想想罢了。

  刚想离去,却是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回头看,却并没有看见人。他笑了笑,如春风拂过。“别闹了,出来吧。”地面颤动一个一尺高的“地鼠”从地下钻的出来。

  “没意思,每次都被你发现,不好玩。”地鼠摇着头苦恼的说着。

  “我要走了,你跟我走吗?”

  “去哪儿?那地方好玩吗?”地鼠疑惑的挠了挠头,他眼前的世界,一直就这么点大,所以他很好奇!

  “一个很远的地方。”皓月笑了笑,摸了摸地鼠的头。“那对你而言或许会很好玩吧?或许......唉!“地鼠”的名字叫塔布,在这里是大地的意思。

  刚被星海带到剑棺中,皓月一直安静的待着,养着伤。星海说的没有错,剑棺确实是最适合他的聚灵地。他立于剑棺中,就觉得无数的灵气聚向残月,蕴养着剑身。这也让他得以快速恢复过来。

  这一年,他发现黑影虽然守着他,但并不禁锢他的自由,只要皓月不出深渊就行。

  皓月便在这集市中游荡,嗯看到什么好玩就玩玩,看到什么好吃就吃吃!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抹消或者减少他内心的不安与烦躁。

  星海的那句话,天天在他的耳旁响起。“十年之内,若是你还未将伤养好,你的师妹们可就危险了。”他相信星海的话,就和当初一样。因为星海的帮助,才能除去玄真老儿。

  其实皓月相信星海还有另一个原因。星海曾经与他说过自己是“知情者”具体的意思就没听星海说过了。但他也能猜出一些事来。

  星海好像能预测未来一般,而更恐怖的是预测的已经具体到事情的细节。皓月也曾自己推算过,强悍如他,不过只是看见了未来的一个“相”罢了。或许星海所说的“情”便是这个“情”吧!

  所以皓月如今十分惶恐。心中担忧着路飞燕等人的安危。但他一直难以想通,赤阳当是一直守在山中,在人界,他已经无人能敌,又有谁能击败他给山中的人造成危险。他忽然眼前一亮,心中怒火燃起,看向那看不见的天。心中一阵不安。

  “好呀,好呀那我们快走吧!”说着就拉着皓月想要走。

  皓月我无奈的看着塔布傻傻的样子。“你知道去哪儿吗?知道怎么走吗?不要着急,我们先去村长家告了别再走。”塔布的父母在他出生不久就去世了。他一直寄住在村长家,所以出去前理应去与村长说一下。

  村长长得很奇怪,脖子上的是鹿似的头,马似的身子,牛似的腿和一条虎尾。虽然如此,并不能阻止村长从骨子里透露出的那股和善与慈祥。

  来到村长家门口敲了敲门,却是没有回应。等了许久也不见村长出现。于是皓月准备离去忽然发现村长的家门没有上锁。皓月心中一惊,忙探出神识,他惊讶的发现整个深渊中寻找不到一丝村长的气息。

  皓月推门而入,就见村长平时饮茶用的圆桌上放着一张纸。

  皓月: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塔布也在你身旁吧!不过这也不重要了。你们安心的走吧!皓月你困在这里这么久,是时候走了。

  想你每次来时我的心情其实复杂得很,我替星海将你压制在剑冢里,十年之久。但看见你和塔布玩闹时的笑容,我心中其实更加难过。有好多次我都想偷偷放进你离开!可是你也知道我是无法违背星海的命令的。所以,变强吧,早点打败我早点恢复自由。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可也只能这样想想罢了。

  十年过去了,你的伤也养好了。快点回去吧,我听说上面这些年可是不太平了。我想上边还有对你很重要的人吧!

  好了,不多说什么了,照顾好塔布,保重。

  村长,字

  看完信,一股悲伤涌上心头。没想到原来村长就是黑影。想着现在还在丹田被炼化的黑珠,一滴泪从皓月眼角滴落。“村长!......你也保重!”

  说完便拉着塔布离开了村长家。再一步便来到了深渊之上。“好了,走吧,我带你去那个地方。”塔布点了点头,牵着皓月的手。随着皓月离开了深渊。

  灵元山上,一个白衣少年背着毛茸茸的东西站在几座已经破损了的宫殿前,皓月叹了口气,“还是来迟了吗?”“这就是那个地方吗?”皓月点了点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

  皓月来到寒宫前,他已经找遍了其他的九个宫殿,没有看到一个人。他只得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寒宫中,他带着塔布来到了曾经囚禁赤阳的密室前。他看着巨大的石门上那一道道符文,心中一喜他认得出这是赤阳的手法。在石门内一定有找到他们的线索。

  这符阵很强,但皓月随便破去。因为这阵本就是皓月创出来的。推开石门,室内空荡荡的,只有在最中间的圆台上立着一座冰雕。看到冰雕时皓月便迈不动步子了。这冰雕中封存的不是陆飞燕,又能是谁?

  皓月冲到冰雕前,倾尽全身的法力,瞬间冰块全部化去,皓月接住倒下来的路飞燕,他抱着陆飞燕那冰冷的身体泪如雨落。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塔步来到他的身前“你怎么哭成这样,村长爷爷说男子汉不能哭的。”

  “是......啊!皓月...师兄...你怎么...变得...这么...脆弱了...你伤心...我也会...伤心的!”闻言皓月一惊,顺着那只为自己拭去泪水的手看去,他破涕为笑,“飞燕,你还活着!”

  路飞燕微微动了动,想坐直身子,但奈何现在体虚,根本起不来。皓月忙将路飞燕扶正。塔布这时惊讶的说道。“啊,活了,她活了,好玩。好玩!”

  “他是?”路飞燕看着塔布,被他那傻萌的样子迷到了。皓月将深渊中有些枯燥的十年用寥寥几句讲给了路飞燕听。

  “那其他人现在怎么样呢?”

  “呵,他们随赤阳少爷在梁国各重要的城池帮忙抵御外敌,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路飞燕苦笑一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呵,这说来话长了!”......

  

第十一章十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