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噩耗

  吉丰大陆,黎丹带着5名孩子上路,再过两天之后有惊无险的到达了丰天城。

  到达丰天城之后按照宫西林的要求先去康威镖局,把信交给夏管事。夏管事是瑛葵镇康威镖局夏贤康的堂侄子,叫夏春水。30岁出头,身高约5尺5左右,样貌普通。拿到信件之后夏春水看了一眼信封,信封左上角画着3个梅花,这是康威镖局只有镖头以上级别才知道的暗号,3个梅花说明这封信件十万火急。

  夏春水眼看黎丹准备告辞,急忙说道。“黎教官一路上辛苦了。请先在堂屋喝茶休息一下。来人,上茶!”黎丹本想立刻告辞,一看夏春水没有送客的意思,而且好像还有事情要和自己谈,就先在堂屋的椅子上坐下。

  夏春水迅速拆开信封,读起信件来了。读完信件收好之后夏春水看着黎丹说道。“宫镖头在信里说有一个小盒子放在孩子们的马车上,我能过去找一找吗?”“哦?他当时没有说过,只是要求我把信件交给夏管事…请随我来,一起过去看一下。”

  夏春水解释道。“因为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还请黎教官见谅。”

  夏春水跟着黎丹来到马车上,可是任凭他们把整个马车翻的底朝天都没能找到那个小盒子。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一声不吭找东西的孩子们看到脸色越来越阴沉的夏春水好奇的问道。

  龙文问道。“叔叔,你找什么?”夏春水回答。“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深褐色小盒子?”

  回答的是张小熊。“有啊,我们之前还到处打听那小盒子是谁的,后来打听到是宫叔叔放的,就把小盒子给李叔叔,让他给宫叔叔了。”“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碰到山贼之后第二天在小镇的时候。”“确定吗?”“确定。”

  夏春水露出无奈的笑容对黎丹说道。“既然这样黎教官你是再到堂屋休息喝茶还是?”“哦,不了,我还需要回武学院报到,就不打搅夏管事了。告辞!”

  黎丹带着孩子们到康盛武学院把5个孩子给安顿了下来。先是帮5个孩子报到并登记,再给孩子们安排宿舍。忙完之后又马不停蹄的找到康盛武学院院长肖青龙汇报路上发生的事情。黎丹把一路上几个孩子的表现也汇报给肖青龙听了。

  两天之后康盛武学院正式开学,他们也开始了新的修炼学习的生活。

  龙武、龙文、龙斌他们也快速的适应新的环境以及新的学习。他们的新教官是一名叫苗佳敏的40多岁中年男子,而黎丹是他们的见习教官,主要由苗佳敏教他们一些新的内容,黎丹只是在一旁协助。

  来到康盛武学院之后他们学到的新的内容很多,包括之前在康威武学院没有接触过的暗器、轻功、弓箭。

  在他们努力适应新的生活,努力修炼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噩耗就像地狱修罗的魔抓一样狠狠的撕碎着龙氏三兄弟稚嫩的心。

  在他们到达丰天城第7天的时候瑛葵镇康威镖局派人送信说在绿松林遇袭时受伤严重的龙天啸和其他2名镖师,1名趟子手再加上送他们回瑛葵镇的2名趟子手共6人在经过绿松林时再次遇袭全部死亡。另外由宫西林押送的镖车也在经过芒长山的时候被歹徒劫走,只有1名轻功比较好的镖师逃脱,其他人包括镖头宫西林全部遇难。

  这次康威镖局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连原来准备在5天之内亲自走镖的夏贤康也延迟了出发的时间,先把发生的事情报官,打通官府的关系请六扇门的人调查。

  夏贤康认为宫西林带的镖队的实力其实已经是康威镖局三分之一的武力,而宫西林带的镖队全军覆没,只能说敌人的武力要比康威镖局要强大的多。因此夏贤康就不敢贸然行动,只是报官处理,自己把主要精力放在安抚遇害人的家属。

  听到龙天啸遇害的消息之后龙武、龙文、龙斌嚎啕大哭,找到苗佳敏请假之后就跟着前来报信的康威镖局趟子手一起回瑛葵镇去了。黎丹知道他们要回瑛葵镇之后也请假和他们一起回到瑛葵镇,主要是为了保护他们。

  龙氏三兄弟在镖局镖师们的帮助下安葬好龙天啸之后和陈兰在家里商量着以后的计划。

  龙武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我决定从康盛武学院退学,我要进入康威镖局当一名趟子手。一来可以挑起家里生计的担子,二来可以打听杀害父亲的凶手的消息,三来也可以在不走镖的时候提高自己的实力。”

  陈兰立刻反对道。“不行,你现在还小,你现在要先在武学院提高自己的实力,家里你不用担心,镖局这次给的抚恤金和之前我们的积蓄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而且我也会找一些活干,养活自己完全没问题。”

  “父亲被坏人杀害了,我怎么可能安心修炼,我必须要找到凶手,把凶手杀掉给父亲报仇,而镖局有之前和父亲一起的叔叔们,他们可以帮助我。”龙武坚持说道。

  龙文和龙斌对望了一眼,龙斌还小没有多说什么,龙文说了一句。“可是哥,咱们现在还小,就算找到了凶手也打不过凶手,更何况咱们也不知道凶手在哪里。连夏总镖头都没有头绪,据说找六扇门调查这事呢。”“二弟,你们害怕我可以理解,你们可以回武学院继续修炼,我不会怪你们。但我还是决定现在进镖局,开始自己调查这事。”

  陈兰和龙文看着不进油盐,顽固的坚持说要退学当趟子手的龙武一点办法都没有。

  正当陈兰不知该用什么方法说服龙武的时候来了一个救星,不知道什么时候龙斌去把黎丹给叫了过来。

  “龙武,你的头只是拿来练铁头功,不拿来思考的吗?如果是这样干脆拿下来当夜壶算了。你现在才武士境界,连武师都不是,你爹都是武师境界的人也都被凶手给杀了,你过去找凶手你能干些什么?有勇无谋,你以为你说要去找凶手报仇,别人就会夸你是有情有义的好汉吗?你错了,你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不负责任的无情无义之徒。”龙武显然被黎丹突如其来的一顿臭骂发蒙了。“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先给父亲报仇。”

  “你那不是报仇,你那是去送死,你弃生你养你的母亲不顾,你弃年幼待照顾的弟弟不管,你就是一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徒。”龙武茫然问道。“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你应该卧薪藏胆。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最起码把武功修炼到武宗后期再去找你的仇人,或者投靠一些比较厉害的势力,通过自己和那些势力的影响力去调查并且报仇。”

  黎丹看了一眼一声不吭茫然坐着的龙武,对着龙文、龙斌、陈兰使了个眼色,几人陆续走出堂屋,让龙武一人独自静一静。

孤独的弓说
今天更新晚了,因为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这是承上启下的一章。

第十九章 噩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