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激战(三合一章)

  吉丰大陆,两名年轻壮汉在看到龙文和龙武之后大惊失色,转身就逃。

  龙文和龙武怎么可能让两名探子在自己眼皮底下逃走,龙文一个健步靠近两名探子,分别一指,两名探子立时动弹不得。

  龙文看着两名探子说道。“给你们10个呼吸时间,你们自己选择说还是不说,如果你们愿意说,那我就让你们活着,你们不愿意说,那我就让你们在痛苦中死去。”

  一名探子立刻点头说道。“大侠饶命,我们愿意说。”

  其实这两名探子本身就是雪狼军中普通的探子,擅长的只是追踪,几乎不会武功。

  雪狼军闵玉生收到客栈掌柜飞鸽传书之后立刻派200名雪狼军, 1名千夫长去抓捕。可是去抓捕匪徒的千夫长发飞鸽传书说匪徒绑架客栈掌柜跑了,又只好抽调所有军中擅长追踪的探子以尧亮镇为中心向各方向探查,但凡发现匪徒踪迹就立刻回报。被龙文和龙武抓到的探子是其中的一队探子,他们在官道旁发现有人从官道离开进入小路的痕迹,就开始追踪,又发现在破房子处休息的痕迹之后基本确定龙文几人就是他们要找的匪徒,立刻分1名去汇报,另外2名继续追踪,结果却被龙文和龙武活捉。

  龙文问道。“你们大队人马什么时候会追上来?大队人马有多少人?”

  探子说道。“这里离军营大概1个时辰路程,我们的人在1盏茶之前去汇报,可能大概2个时辰之后会追上来,大队人马可能有200名左右。”

  龙文又问道。“是谁派你们过来探查的?”

  探子又答道。“是闵玉生,闵指挥使。”“他也会过来追我们吗?”“这~”“快点回答。”“这不确定,他只是要我们过来探查,没说他要不要过来。”“你们通过什么方法留下记号?”“插个小旗指明方向。”“那你们是怎么跟踪别人往哪边走的?”“看脚印。一般新留下的脚印会有比较明显的印痕,我们就根据脚印跟踪,像官道上泥巴路好辨别一点,草地上的脚印不到半天草就会恢复回来,就很难辨别了。”

  龙文看龙武一眼,说道。“离大队人马追上最少还有1个时辰,咱们把标记拿掉,把脚印引向别的地方再走吧。”龙武也说道。“嗯,时间应该来的急。”

  两人把4匹马拉回,先把两名探子身上的弓、箭、佩刀都给拿走,背在自己身上。4人分骑4匹马往回走。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他们往回走不到1刻钟的时候小路对面竟然突然出现一队200人的曹国军队。

  看到曹国军队龙文,龙武急忙停步,但这时对面的军队显然也已经看见他们。龙文急切的问两名探子。“对面可是你们的军队?带队的是谁?”

  探子仔细看对面军队后回答道。“对面是我们的军队,带队的好像就是闵指挥使,那穿白色衣服的就是。”

  龙文看到雪狼军第一反应就是两名探子骗了他,在得到闵玉生就在对面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抽出腰刀,咔嚓、咔嚓两下把两名探子斩落马下。

  其实这还真是冤枉了两名探子,其实他们认为军中的闵玉生收到探子回报再从军中出发怎么也要2个时辰才能到达,却没有想到闵玉生提前准备100骑兵,100步兵,自己亲自率领,再带上周东平的10名武师境界的护卫出发去尧亮镇,准备在尧亮镇坐镇指挥,却刚好在路上碰到去军营汇报的探子,就一路一起过来。

  对面军队中的闵玉生也看到龙文、龙武,立刻下令道。“众将士听令!对面就是匪徒,迅速抓捕匪徒!”

  士兵们听到闵玉生的命令呐喊冲过来,这时双方距离大概50丈左右,离有效弓箭射程还有点距离。

  龙文看向龙武说道。“弓箭。”龙武点头。

  龙文和龙武分别取弓、抽箭、拉弦、放箭,一气呵成,随着两声破空声,两支箭矢咻咻飞射向冲在最前面的士兵,噗噗,噗噗几声,冲在最前面的4名士兵相继被射中倒在地上。

  一般士兵射箭能射到50丈远,但箭矢射到时基本已经没有什么杀伤力,但龙文初级武王修为,龙武中级武宗修为,射箭时在箭矢上注入内力发射可不比一般士兵,一下飞过50丈距离,射中前面1名士兵之后,穿透而出再次射中另一名士兵才力竭停下。

  步兵队伍中的几名弓箭手稍微上前一些,也是弯弓搭箭,向龙文,龙武射箭,结果只有2支箭飞到龙文,龙武身旁。龙文、龙武非常轻巧的用手接住力竭往下掉落的箭矢,放回箭囊。

  这一下往前冲的士兵们明白过来,他们要抓捕的匪徒不是一般人。看到旁边的人被弓箭射死,死亡的恐惧让他们本能的首先停下来,小心戒备。

  他们没有想过抓几名匪徒还会碰上被弓箭射,因此他们根本没有带盾牌。可对面两名可不管他们有没有盾牌又是嗖嗖两箭,噗噗,噗噗,又是4名士兵被射死。

  队伍中间位置的闵玉生和步兵百夫长反应过来,一边催马上前一边喊道。“注意警戒,对方是武林人士,小心弓箭!”

  步兵百夫长和5名护卫迅速骑马跑到队伍的前面,刚好又有两箭射向两名士兵,被刚赶到的步兵百夫长和护卫用剑挑开。

  一众士兵看到威胁他们生命的箭矢被自己的长官挑开顿时欢声雷动。

  在队伍后面的骑兵百夫长下令。“骑兵听令!迅速随我出击,捉拿匪徒!”

  骑兵百夫长率领100骑兵,5名护卫卷起灰尘朝着龙文、龙武奔去,步兵在后面迈开大步追上去。

  龙文、龙武并没有立刻开始逃跑,而是抽箭、拉弦、放箭,重复着这几个动作。

  龙文和龙武看准骑兵百夫长和护卫,专门射向离他们远的骑兵,仅仅七八个呼吸就又有20名骑兵被他们两人射下马来。

  不过这时曹国骑兵也已经冲到离他们只有15丈的地方。

  龙文、龙武把弓背起来,调转马头朝着小路旁草丛跑去,为了不暴露他们逃跑的路线他们选择与来路垂直的方向逃跑。

  剩余的80多骑兵也迅速转向,朝着龙文、龙武追去。

  龙文龙武并没有只是一味逃走,他们边逃边回身射箭,不时有骑兵被他们射落马下。

  雪狼军骑兵虽然并没有一下死伤很多,但却像是餐盘上的美味被人吃掉一样用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减少着。

  骑兵们看到自己队伍中的同伴不时有人被射落马下,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死亡的恐惧开始向整个骑兵队弥漫过去,骑兵们的速度开始慢慢降下来,任凭百夫长怎么催促都无济于事。

  在前面逃跑的龙文和龙武面前出现一个长3里宽1里的椭圆形池塘,龙文和龙武从池塘右侧相对低矮一些的草丛逃跑。

  雪狼军骑兵的速度逐渐缓慢下来,混杂在骑兵队伍中的5名护卫的速度却并没有慢下来,反而加快速度,结果慢慢拉近了和龙文、龙武的距离,却又拉远了和骑兵的距离。最后形成龙文、龙武在前面跑,5名护卫在中间离龙文、龙武7,8丈左右距离,剩下30名左右骑兵在百夫长的催促下追着,离护卫10丈左右距离。这时龙文、龙武的箭已经所剩无几。在射箭时就比较小心,并不像一开始那么频繁。

  又经过一番追逐之后5名护卫和龙文、龙武的距离拉近到5丈以内,龙文、龙武都可以听到后方5名护卫所骑马匹粗重的呼吸声以及护卫拍马的声音。

  看到龙文、龙武射箭并没那么频繁,百夫长激励骑兵。“众将士,他们没剩多少箭,只要追上他们,我们就可以用刀剁了他们,为了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众将士冲啊!”

  百夫长刚激励完,龙文和龙武把弓背到背上,抽出腰间佩刀,突然勒停马缰。龙文脚一登跳上马背,左手往后一甩,5把小刀朝着5名护卫飞射而去。

  龙文比较拿手的是暗器,他一直以来主修剑法,辅修暗器,他的暗器手法袖里乾坤也已经修炼的相当纯熟。这次被雪狼军追杀主要还是因为暗器的射程短,才使用弓箭,龙武是辅修弓箭的,因此弓箭造诣还是比较高,这次射弓箭龙武射的要比龙文多,他背着自己原本的箭囊和从探子那里拿的箭囊2个箭囊60支箭,射的只剩6支箭,龙文30支箭射的一支不剩。

  护卫看到小刀射向自己分别拔腰刀格挡,龙文和龙武却在小刀飞射出去时人也是蹬马背跳向离的最近的两名护卫。

  离龙文近的护卫看到小刀射向自己胸口,举刀格挡,龙文身法奇快无比,在护卫格挡小刀时在小刀后面紧随而至,一刀砍中护卫脖子,之后错身让开第二名护卫,落在地上,横刀直接砍断第三名护卫所骑马匹右前腿。

  正在全速往前冲的马儿右前腿突然被砍断,一声悲鸣往前扑倒,骑在马背上的护卫也坐不稳一起往前倒去。龙文头也不回,手中腰刀往后甩飞出去,正中护卫后背。

  龙文转身跑去脚踩护卫后背把刀拔了出来,这时错开的护卫也已经调转马头,骑马过来居高临下朝着龙文一刀劈了过来。

  龙文举刀挡住劈下的刀之后转身又是一刀砍在再次错开的战马后腿。这匹马也是后腿被砍之后一声悲鸣倒向地下,第三名护卫这次有所准备,脚蹬马鞍跳身而起,并没有和马匹一起倒下。

  龙文早就等在一旁一招撩云拨雾朝着护卫落下的脚上砍去,护卫眼看自己的脚要被龙文砍断,急忙抬脚扭身用刀格挡龙文攻来的刀,应变还算迅速。在两刀即将撞击在一起时龙文突然收刀变招,一招排山倒海直接砍在这名护卫胸口,这名护卫捂住胸口扑通一声落在地上死去。

  龙文转头看向龙武,这时龙武也已经一招横刀怒斩把第二名护卫斩落马下。

  刚刚被百夫长激励着,鼓起勇气往前冲的雪狼军骑兵队看到己方主帅的5名护卫在不到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全部被对方斩杀,可以说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士气低落到极点。

  他们骑着的马匹不知道他们低落的士气,在骑兵们没有及时勒停马缰的情况下还是驮着他们迅速拉近了他们并不怎么愿意靠近的敌人,他们的敌人也不管他们的士气和想法,在接近的同时开始挥舞手中腰刀把雪狼军骑兵斩下马来。

  雪狼军战斗力其实不弱,甚至在骁勇善战的曹国军中还以战斗力强著称,但那也只是跨上战马,提着长矛,结成战阵,冲锋陷阵时。像现在这样在草地上不穿盔甲,不持长矛,不结成战阵,不是冲锋陷阵,把自己所有优势全部丢掉,用自己最不擅长的战斗方式和敌人战斗,而且是在武功高强的敌人能够发挥自己最大优势的情况下战斗时结果可想而知。

  可以说龙文和龙武就像成年壮汉进入幼儿园小孩群中毫不知耻的对着一群刚开始蹒跚学步的小孩拳打脚踢一样,砍杀的雪狼骑兵队毫无还手之力。

  几乎没有骑兵可以在龙武势大力沉的刀势下走过两个照面,龙武往往是大力一刀把对方的刀给震开,再补上一刀就能把对方给斩落马下,之后再寻找下一个目标。

  碰上龙文的骑兵很多都是一个照面就被砍下马来,龙文的招式都是走的轻灵、快攻路线,因此往往进行抢攻,在敌人还没来得及做出进攻准备时就已经一刀看过去,速度奇快无比,几乎一个照面就把骑兵给斩落马下。

  骑兵百夫长也没能走过龙文三招就被龙文砍下马来。

  被龙文和龙武斩杀20多名雪狼军骑兵之后,剩下的7,8名雪狼军骑兵看到己方百夫长也被龙文砍杀立刻调转马头就开始四散飞逃。

  虽然骑兵并没有全速追赶龙文、龙武,但还是把步兵甩的不见踪影,以至于步兵后来就跟着被射杀的骑兵的尸体跟上,一直到碰上狼狈逃回的两名骑兵。

  闵玉生为了不影响步兵的士气,单独招呼两名逃回的骑兵,询问骑兵发生什么事情。在听到100名骑兵只剩7,8名全军覆没时,闵玉生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同时闵玉生也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派人到军营再申请一些援军。

  闵玉生心里非常清楚,现在就算抓到那两名匪徒,自己也没有什么功劳,搭进去100名骑兵才抓到两名匪徒,这如果说出去简直就是丢雪狼军的脸,但如果没能抓到这两名匪徒,还让他们成功逃跑,那自己就没脸回军营了。

  没等闵玉生考虑多长时间,龙文、龙武浑身是血,身上还不停滴着不知道是谁的血,骑着马出现在步兵视线大概30丈以外,这个距离一般士兵射出的弓箭也会有一定杀伤力,步兵当中的10名弓箭手立刻弯弓搭箭,瞄准着龙文、龙武,就等百夫长一声令下。

  龙文、龙武一路上一边往回走,一边回收箭矢,回收了大约30支,在半路上碰到雪狼军步兵,就再次弯弓搭箭,嗖嗖射向弓箭手,雪狼军弓箭手没等到己方百夫长的命令,却等来对方二话不说就射死己方两名同伴,也不等百夫长的命令开始放箭。其余步兵看到己方有两名弓箭手已经被对方射杀,赶紧扇形散开。

  百夫长立刻下令。“弓箭手压制对方,全力戒备。”

  雪狼军步兵原本只有10名弓箭手加1名探子有弓箭,被龙文、龙武射杀两名之后剩下9名集中射向龙文、龙武。但对龙文、龙武并没有多大威胁。龙文、龙武用弓轻松挑开射来的弓箭之后,再次弯弓搭箭,嗖嗖两箭射杀两名弓箭手。

  闵玉生示意一名护卫过来,对着护卫低声耳语几句,护卫立刻脱离步兵,朝着军营方向骑马奔去。

  闵玉生对着百夫长下令。“弓箭手射箭压制对方,护卫跟我上,先和对方缠斗,等步兵跟上之后一起合力抓捕匪徒。注意对方放暗器。”说完拍马率先冲向龙文、龙武。

  剩余4名护卫赶紧拍马跟上闵玉生,百夫长指挥士兵朝着龙文、龙武奔去。在他们冲过来时龙文龙武也没有闲着,又是各放2箭射杀4名弓箭手。

  龙文、龙武看到闵玉生和4名护卫接近到20丈又调转马头逃跑,闵玉生看到之后气的牙痒痒,却无计可施,只能催马尽量赶上龙文、龙武。

  龙文、龙武这次逃跑的方向稍微往左,偏离之前带着骑兵逃跑的方向。

  跑了一会儿闵玉生发现前面出现一个长3里宽1里的椭圆形池塘,在闵玉生心里突然升起莫名不安时,他发现龙文、龙武在沿着池塘逃跑。因为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闵玉生只好继续跟着。

  不一会儿他们就从池塘一头跑到另一头,闵玉生发现龙文、龙武并没有远离池塘,而是绕过池塘,从池塘另一边往回跑,闵玉生一边继续追着龙文、龙武跑,一边在想着。‘他们这样跑该不会想绕池塘转圈吧,如果步兵已经沿着池塘跑,等一下该不会追上步兵屁股吧?’

  突然,闵玉生想到这池塘对面中间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座木桥。‘如果他们跑过木桥把木桥给砍断,到时就只有步兵面对他们两人,我和护卫想要赶回增援就要花费很长时间。’“不好,中计了。你们两人继续追,你们两人跟我往回走,他们要砍断木桥。”说完调转马头往回跑。

  龙文回头看了一眼往回跑的闵玉生嘴角露出一个笑容。“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又怎么可能防得住呢?”

  龙文、龙武跑过池塘旁的木桥之后并没有把木桥给砍断,龙文回头看了一下跟着他们两人的两名护卫和闵玉生3人以及步兵的位置。

  两名护卫离他们还是20丈左右远,闵玉生和另外两名护卫这时已经看不到影子,而步兵这时却已经到达池塘斜对面大约三分之二左右位置。

  龙文和龙武继续往回走,走到几名弓箭手的尸体处,9名已经被他们射杀的弓箭手没有射完的箭矢还残留在箭囊里。龙文和龙武依次捡起箭囊,两名紧跟他们的护卫也明白他们兜这么大一圈的目的了。看到已经完全看不到踪迹的闵玉生和步兵,再看到露出灿烂笑容的龙文和龙武两名护卫终于意识到自己二人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两名护卫立刻调转马头逃走,龙文和龙武并没有急着追击,弯弓搭箭,放箭,一气呵成。两支箭矢呼啸着飞向两名护卫,不,两名护卫骑着的马。两名护卫听到破空声赶紧俯身贴紧马背,却没有等到从头顶飞过的箭,等到的是马匹的悲鸣声以及急速倒下去的马。

  射倒两匹马之后龙文和龙武开始拍马追击两名护卫。虽然两名护卫尽快从倒下的马匹稳住身形,开始没命逃跑,却很快被龙文和龙武追上,又因实力差距比较悬殊没几个回合就被龙文和龙武斩杀。

  龙文和龙武简单整理好箭囊再次骑马奔向池塘方向,在路上他们再次碰上闵玉生和两名护卫以及80多名步兵。双方距离拉近到50丈之后,龙文、龙武还是二话不说就开始放箭,放箭时专门挑离闵玉生、百夫长、护卫远的步兵放箭。每次他们射箭必有步兵被射中倒地,在4,5名步兵被弓箭射中之后步兵们也发现这个问题,朝着闵玉生和护卫,百夫长附近靠近。

  这样一来严重降低移动速度,而龙文、龙武骑着马优哉游哉的一边撤退,一边射箭,双方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闵玉生几人又不能护己方步兵万全,不停有人被射中倒地,在地11名步兵中箭倒地之后步兵们的士气终于掉到谷底。

  士兵们也不再愿意继续这样坚持下去,有人首先喊了一句。“这样下去,我们全部会死在这里,老子不干了!”说完不管百夫长掉头就开始跑。有人带头后面的人也就开始跟着跑了起来,一下有超过半数以上的士兵一哄而逃。

  百夫长脸色难看的喊道。“敢当逃兵的斩!”但开始逃跑的人却根本不管百夫长的话,自顾自的继续逃跑。

  闵玉生无奈的看了一眼留下来还没逃走的30多人,再看着前面还在弯弓搭箭寻找下一个目标的龙文和龙武心里想着。‘如果刚才那些兵不逃走,还有可能坚持到援兵赶到。但现在既然那些兵已经逃走,如果他们两人再多射杀10名左右,再冲过来,很有可能这些人要全部搭进去,还留不下那两人。’

  ‘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不管武艺还是计谋都如此厉害,这次真的是一败涂地,再无脸面做雪狼军指挥使了。只可惜恐怕这次不能除掉你们两个。但不到最后时刻我绝不会放弃,哪怕明知道你们的目标是我,我也要拿自己当诱饵和你们周旋到底。’

  闵玉生想着就算自己打不过龙文和龙武,骑马跑总能跑在你们前面吧。

  如果他看见之前两名护卫的马被龙文、龙武射杀就不会抱着这样的想法,趁着还有点距离有多远跑多远了。

  龙文、龙武在连续3箭被对方挡开之后就知道很难再放箭杀伤对方了,看了看对方还剩下的25名左右的步兵,再看了看闵玉生,两名护卫和百夫长,龙文对龙武说道。“闵玉生,护卫,百夫长我来,其他你来。”龙武说道。“百夫长给我。”龙文耸了耸肩膀说道。“杀过去再说吧。”说完就拍马冲了过去。

  龙文和龙武迅速拉近与雪狼军步兵们的距离,离闵玉生1丈远时龙文拔刀脚蹬马鞍,高高跃起,就像大鹏展翅从空中落下,凌空一刀砍了下来。

  闵玉生双手一抖手中多出判官笔,也是脚蹬马鞍,瞬间加速,避开龙文从空中砍下的大刀,揉身而进,判官笔点向龙文胸口巨阙穴。龙文一看闵玉生以攻为守,砍下去的刀往右侧横档攻来的判官笔,利用反弹力,移向左边,转而一招江河日下,用腰刀使出剑招,沾满鲜血的大刀甩落原本沾在刀上的血,攻向左侧的护卫。

  左侧护卫知道龙文厉害,抽出腰刀,用拔刀式挡开龙文的进攻,然后刀身翻转腰刀从右侧一刀斜劈向龙文。

  龙文却趁和护卫的拔刀式相撞的反弹力退后半丈多,避开对方的反攻,又一招江河日下攻向另一名护卫。

  龙文用自己奇快无比的身法加上飘忽不定的招式与闵玉生以及两名护卫缠斗丝毫不落下风,这还是龙文为了隐藏实力没有用出本身全部实力,如果龙文刀气外发闵玉生和两名护卫可能几个照面就会全被砍翻在地。

  龙武第一时间并没有冲向百夫长,而是冲向雪狼军步兵,在大多数士兵为了活命选择逃跑时有30多名士兵明知可能会送命还是留下来跟随百夫长,说明百夫长管理军队还是挺有一套,同时说明剩下的士兵和百夫长的感情比较好。如果选择先杀士兵,百夫长必定会暴怒,也必定会不能冷静迎敌,这样必定会露出破绽。

  龙武脚踏采花蝶步,挥舞腰刀,穿梭在手拿长枪的士兵们中间,一边避开百夫长的进攻,一边看准士兵们的破绽,一刀斩杀一名士兵,不一会儿就斩杀12,3名。

  百夫长有心尽快追上龙武并和龙武一决高下,无奈龙武总是穿梭在士兵中间,百夫长想要追上去时站在百夫长和龙武中间的士兵反而阻碍百夫长追上龙武,施展采花蝶步的龙武身法又比普通士兵快乐很多,往往士兵用枪刺过去时龙武不在原来的位置。

  百夫长看到和自己平常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立志报效国家的兄弟们没等上战场就在这里一个接一个死去,顿时瑕疵欲裂,边疯狂追着龙武,边对着龙武吼道。“不要杀我的兄弟们,有种你跟我打!你跟我打呀!不要跑!”

  可是龙武却不管百夫长如何吼叫,他心里清楚,杀了士兵,百夫长要为士兵报仇,杀了百夫长,士兵肯定会要为百夫长报仇,总之除非把他们全杀了…

  终于,所有士兵都被龙武杀掉之后,只剩百夫长,单独面对着龙武。

  百夫长异常冷静的对着对着龙武说道。“为什么?他们都只是平常别人家里的儿子,丈夫,爸爸,他们回到家里就是一个农民,猎户,渔夫,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杀光?”

  龙武回答道。“他们当兵,迟早会有这一天。我们立场不同,仅此而已。”

  百夫长开始笑了起来,笑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疯狂。“仅此而已,仅此而已,哈哈哈…”突然举起手中腰刀朝着龙武冲了过来,完全没有招式,完全不防守,攻向龙武。龙武连续几次轻巧地侧身避开百夫长的进攻之后,一刀砍在百夫长的肩膀,百夫长像是不知道疼痛,左手握住砍在自己肩膀上的龙武的刀,右手刀砍向龙武。

  龙武上前一步左手握住百夫长右手,右手松开手中腰刀,一拳打在百夫长天突穴,百夫长被击中之后头无力的低下,身体慢慢软倒。

  龙武拔出百夫长肩膀上的腰刀,朝着一名和龙文打斗中的护卫后背砍去。一直注视着龙武和百夫长,步兵之间战斗的闵玉生看到龙武终于把其他所有人全部杀掉,开始攻向护卫,急忙出声提醒。“小心后面!”那名被龙武偷袭的护卫虽然得到闵玉生的提醒,但因为刚好在这时忙着挡龙文的刀,因此背后还是被龙武砍了一刀,身受重伤,几乎失去战斗力。

  闵玉生原本打算用剩下的人手无论如何也要再周旋1个时辰,为援军的到来多争取一些时间,却没想到龙武在战斗时用那些只求效率,不管光不光彩的战术,不到1刻钟就结束战斗。

  闵玉生脑袋高速旋转,想着最好的应对方法,手中却不知不觉慢了下来,龙文一招风起云涌强攻之后闵玉生终于胸前门户大开,龙文趁势上前一指点在闵玉生睡穴。

  龙武又一招万刀乱舞连续砍中另外一名护卫数刀,另外一名护卫也倒地身亡。

  至此龙文和龙武以两人之力打败雪狼军100骑兵,100步兵。

  龙武和龙文简单清理战场,尽可能多的找了一些战马,3匹一组缰绳绑到一起,每匹马上放好一具尸体,在马屁股上刺上一刀,马匹吃痛就开始跑起来。

  做完这些扛起闵玉生放在马背上,再牵来两匹马,飞身上马,疾驰而去。

第六十五章 激战(三合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