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得知真相

  吉丰大陆,龙文和龙武骑着马一直到山脚下,沿着山脚走,选择在一处有很多石块的地方弃马上山。

  上山后两人轮流扛着闵玉生专门挑有石子的路走,在没有石子的地方他们就开始上树,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在树上走的时候内力深厚的龙文表现的要比雄壮的龙武轻松很多。毕竟龙文在内力方面比龙武高了一个大层次。

  找到尚英飞和龙斌留下的标记之后两人也是能在树上走就在树上走,在地上走的时候也是竭尽全力不留任何痕迹。山中腰有一处悬崖峭壁,顺着峭壁走1里左右有个山洞,他们回去的路需要先进山洞,顺着山洞往里走2里左右会进入夹在两座山中间的一条又长又细的缝隙。走到山洞时已经到了晚上,龙文和龙武在山洞里轮流休息,同时仔细观察,确保没有人跟上他们。

  曹国,尧亮镇和虎丘关中间的草地上,雪狼军元帅周东平脸色阴沉的站在整齐摆放着雪狼军士兵的尸体前面。一旁跪着20几名士兵,士兵们后面站着几名周东平的护卫。周东平旁边站着1名千夫长低着头。周东平突然开口问道。“你说闵玉生收到的飞鸽传书说有4名匪徒,而那些逃兵说2名匪徒,是吗?”千夫长回道。“是,他们说100骑兵,100步兵都是被那两人杀的。”周东平说道。“亏闵玉生还是指挥使,被别人耍的团团转,200人居然被2个人全歼。严令不准各级将士讨论此事,这绝对是我们雪狼军绝无仅有的耻辱。追踪匪徒的踪迹结果怎么样?”千夫长又回答道。“现在暂时还在查,匪徒在走之前把马匹互相绑在一起,3匹马一组,然后在马背上放上尸体,扰乱现场,很难追踪。现在探子们全力以赴,但…”

   1个时辰之后周东平只能无奈的接受匪徒已经逃走这一事实,而且己方的信息只有店小二口述几人的样貌特征,因为匪徒已经把住宿登记本都给拿走,也无法查起匪徒姓甚名谁。

   1天后龙文和龙武带着闵玉生在吉首镇和尚英飞、龙斌会合,之后4人一起押送客栈掌柜和闵玉生回到光灵城城东区房子处。

  龙文几人在回到光灵城的第一时间开始审问客栈掌柜。龙文坐在客栈掌柜对面,丁飞正坐在龙文身旁,客栈掌柜畏畏缩缩,很是惊恐的样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童晓明。”“那天是你通知闵玉生我们的消息的吧?”“是,那天一间茶馆的女人和她孩子死了之后闵将军就给我几只鸽子,要我观察一些住客聊天内容。只要发现谈到虎丘关,谈到一间茶馆的人就给他发信鸽。所以,我就按闵将军的要求发了信鸽。”“就只听虎丘关和一间茶馆的内容吗?没有其他的?”“有,凡是觉得有些必要的都要整理之后发给他。”“一间茶馆的女人和孩子是什么时候,怎么死的?”“这你们不都知道了吗?”“你再说一遍,当时小二说的不是很详细。”

  客栈掌柜再次将那天丁飞正老婆孩子被打死的经过说了一遍,丁飞正在旁边听着脸上青筋直冒。

  龙文再次问道。“知道那4人是什么来头吗?”“这我就不知道。”

  把客栈掌柜带走之后龙文又把闵玉生带过来审问,这次要求丁飞正和尚英飞在旁边的侧室听他们讲的内容。

  龙文和闵玉生面对面坐着,首先开口的却是闵玉生。“你们是济国人吧?你们不远千里把我给抓到这里来,到底想要知道什么?”龙文问道。“6年前杀一间茶馆的女人和孩子的是什么人?”“难道你们是丁飞正的手下?不对啊,丁飞正不可能有你们这么厉害的手下啊?”龙文耐着性子说道。“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问不问我是你的权利,回不回答是我的权利,你不给我解惑,我也不会回答你的问题。”“你不回答,我可以对你动刑。我不回答你,你却不能对我动刑。”“无所谓,动刑要有效才可以。”

  龙文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钢针,闵玉生说道。“钢针插手指甲,确实难熬,这样吧,我这人比较好奇,只要你满足我的好奇心,你问什么我就回答什么。”

  龙文把钢针收起来。“我们是济国的,丁飞正被我们抓了,我们想了解一些信息,他要自己老婆孩子。”闵玉生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们又是什么人?我好像没有得罪你们,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把我给带到这里来?给丁飞正说明老婆孩子已经死了,只要有客栈掌柜就可以啊。”

  “我怕丁飞正想要了解到底是谁杀的自己的老婆孩子。”龙文回答完催促道。“你有完没完,该回答了吧。”

  闵玉生哦了一声,开始回答。“6年前杀一间茶馆的女人孩子的,其实很好猜的。你想想,蛮横、不讲理、不清楚尧亮镇水质有问题、敢动手打死人又不怕后果,只要这几条连贯起来就可以把范围缩小很多。”

  龙文认真去想,但却像是陷在五里雾中,一点头绪都没有,但侧室的尚英飞却心头一震,想着难道?

  闵玉生继续说道。“在曹国虽然也会发生欺压百姓,持强凌弱的现象,但都不是明目张胆的,而且一经发现绝对不会轻易姑息,所以就算王公贵族也不敢当着很多人的面打死人。还敢那么嚣张的把衙役给打跑。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一般是外来的,也就是你们济国或者是燕国的人。而你们济国或者燕国的商队,镖队的人也都不敢这样做,武林人士更加不敢这样做。那剩下的就是…还猜不出来吗?”龙文沉吟着说道。“我们济国使臣,或者是济国某些王公贵族的家臣。”闵玉生说道。“对嘛,就是你们皇长子私底下派到我们曹国,讨论一些事情的家臣,把一间茶馆的谷春燕和丁英雄都给杀了。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人都已经死了。我只好找别人定期给丁飞正写信。也是比较痛苦的事情,特别是编那些小孩子长大的趣事。好在以后就不用了,让丁飞正到这里来,让他一起听好了,不用在隔壁听的那么辛苦。”

  龙文苦笑了一下,问闵玉生。“你知道我们要让丁飞正知道这些事情,而且丁飞正知道之后说出来的事情会对济国皇长子不利,也对你们曹国不利,你为什么还要把真实情况说出来?”“现在我编谎言和不编谎言结果都是一样的,我隐瞒丁飞正的老婆孩子死了的事情,我利用了他6年,不管我说与不说,他都会配合你们,不如让他知道真相好了。”

第六十七章 得知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