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车厢攻防战

  欲壑难填,人心难测!

  赵磊一味忍让,引来了一群饿狼。

  在有心人的策划下,进攻乱石隧道的人们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们只知道向前冲,前面有食物,有水,有美女。

  他们忘记了死亡,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向前冲。

  二米!

  一米五!

  生死之间,赵磊没有丝毫犹豫。他抱起盾牌像一头大象一样向人群冲去。

  我们要生,你们去死!

  这块盾牌有300斤重,当赵磊和第一排敌人短兵相接时,用力把盾牌扔向敌人后排。

  轰!

  地面都仿佛震动了一下,喊口号的几个人一下子闭住了嘴。

  后排一个三角眼胖子看到同伴被压在石头下,他双手抱着石头憋红了脸,石头丝毫不动。他看向赵磊的目光一下就变了。

  “这还是人吗?真尼玛暴力,我不和你玩了。”

  赵磊扔出石头后双手不断抓起旁边的人向后排扔去。同时,握拳横扫,伸腿猛踹,左右开弓,大开大合。

  刘慧敏小心翼翼地跟在赵磊身后,大声的指挥,作为一名法医,她知道命中什么地方可以一击毙命。

  赵磊听到指挥后,打法剧变,拳拳要命,脚脚要命,每一击都会带走一条人命。

  人群后缩着一个人,他看着赵磊大杀四方,整个人都在微微抖动。

  他情不自禁的小声道:“卧槽,这么猛,当过兵吧。”他一边说一边向候车厅退去。

  聪明的人不少,有几个人一起退了出去。

  乱石隧道里,站着的人越来越少,其中有不少人躺在地上装死,哆哆嗦嗦的样子像一只只鸵鸟。

  赵磊抓起一个人舞动了几下,随手扔在一边。

  他冷哼一声道:“活着的,滚吧。”

  满地的“尸体”爬起来一半,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隧道。剩下的一半,他们是真的死了。

  当这群人没有威胁的时候,赵磊心软了,留了手,所以还能有一半人活着回去。

  赵磊经过几次杀人,已经没有不适的感觉。在战斗展开的时候,心中反而有些爽快。

  刘慧敏站在尸体中间哈哈大笑,怒气冲冲道:“你们当姑奶奶好欺负是吧?”她一边发脾气一边用脚把尸体挨个踩了一遍,仿佛满地的人都是她打倒的一样。

  赵磊平复了心情,长出了口气道:“消气了没?我们也出去吧,要不外边的人都以为里边有宝藏呢?”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出去我组织他们谈谈心,让他们配合我打通这里逃出去。”

  刘慧敏哼了一声道:“一群废物,就懂得窝里斗,到头来我们还要救他们。”

  刘慧敏拍拍衣服,抖抖风衣,动作潇洒之极,配合着满地的尸体,颇有女王风范。

  赵磊看呆了眼,这才是法医妹子该有的女王范啊,如果左手拿着电锯,右手拿着斧头,那就更完美了。

  画面太美,他连忙压下思绪微笑道:“走吧,别摆谱了。”

  刘慧敏嘿嘿怪笑,和赵磊一起走出乱石隧道。

  候车厅里一如既往的漆黑,滴水声一直没有中断。

  当一件事情牵扯到生命的时候,没有人会认命,他们会反抗到底,由其是手中仍然有力量的时候。

  这时候,候车厅里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暴虐的能量,吸进肺里的空气都仿佛提高了几度。

  每个人都还有一战之力,他们在忍耐,要为了物资拼个你死我活。

  他们没有退路,过不去这一关就死。

  赵磊和刘慧敏到达候车厅的时候,演讲男正在进行第四次演讲。

  这次他为了节省体力没有站起来,他坐在人群中间,声音沙哑却很铿锵有力。

  “伙伴们,现在是11月13日,凌晨22时20分,我们已经被困了52个小时。

  在这52个小时里,我见识过人世间所有丑陋的一面。”

  他仰着头闭着眼睛接着道:“逃离车厢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只有一位小兄弟为受伤的人说了一句话。

  其他人则是争抢着逃生,甚至还有人在车厢里点了一把火。

  我们为了活命放下了道德,蔑视了法律。”

  刘慧敏在赵磊耳边悄悄道:“夸你呢!这大叔不错。”她眼睛亮晶晶的,笑眯眯地听着。

  演讲男左手食指中指伸出放在鼻子下深呼吸,像正在吸着一支烟。

  他继续道:“我们都错了,我们没有救援。

  就在这里,我提倡合理分配食物共渡难关的时候,我知道大家心里都骂我。

  我现在告诉大家,收上来的物资优先给了受伤的人们,我一口没吃,一口没喝。

  受伤的人里有还不懂事的小孩,有青春年少的少男少女,有孕妇,有老人。

  我没有救活他们,我看着他们死的。”

  他声音有点哽咽,深呼吸了几下接着道:“大家都知道,车厢另一边是一条裂缝,石头扔下去几分钟都听不见响声。

  每个人都有私心,我们看到有人糟蹋女人时无动于衷,我们冷眼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死在我们面前,我们大家都是为了活命。”

  赵磊皱着眉头,他想到了地底吹上来的风。

  演讲男继续道:“同样在这里,我提倡大家打通道路逃出去的时候,我知道大家都笑我。

  我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前天,我们这里有493人,现在只有217人,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减少。

  人越来越少,我们能活下来的希望越来越小,我们没有救援,我们只能靠自己。

  现在大伙都饿了,但是,我们还没有趴下。

  对于我们来说,活下去的机会只有一次。

  车厢里有食物,我们打进去,所有人吃一点。

  然后,打通地铁站出口逃出去吧。”

  他手中拿着一块石头站起来大吼道:“我们为了活命拼一次吧。”

  候车厅里陆续有人站起来,地面上还坐着一半人,他们有的人在等待救援,有的人在等待别人开路,自己捡便宜。

  演讲男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胳膊微微发抖,这些人,还是不齐心。

  他腰板挺的笔直,一边向车厢走去一边大喊道:“想活命的跟我走!”

  赵磊心中百味杂陈,仅仅52个小时,把每个人的生活都改变了,有的人死了,有的活着。

  赵磊忍住把人群喊回来的欲望。他们饥饿,有争抢食物的权利。

  这时候谁拉着他们去争取食物谁就是敌人。

  候车厅里的动静瞒不过王建军。演讲男演讲的同时,他也在给六个小弟开会。

  他的世界末日理论已经深入人心,六个小弟看着王建军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位活生生的神。

  王建军站在床上,床下六个小弟站成一条直线,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根长棍,长棍顶端已经变成尖尖的斜切面,看上去像一根长予。

  王建军惋惜道:“浩劫神说,他们是一群迷途的羔羊,已经走上了邪路。

  我们是神的使者,是他们的领路人,我们要带领他们迷途知返。

  拿起你们的武器,让他们臣服在浩劫神脚下。”

  “是,教主!”

  王建军长矛斜指天空道:“各就各位,神保佑着我们。”

  车厢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堡垒,车厢左侧只留下二个窗口出入,其余的窗口已经用座椅和扶手堵死,右侧的车门和窗口大开,外面就是深不见底的裂缝。

  国际惯例,先礼后兵。当人群拿着石头站在车厢外时,喊话的人纷纷大喊。

  “车上的傻逼,还我食物,我有食物落在车里了。”

  “车厢里的人,你们交出物资,我们一起逃出去吧。”

  “识相的交出食物,饶你们狗命。”

  车厢里王建军居中指挥,每个窗口左右两边各站着一人,还有二人充当机动战士。

  演讲男看着静悄悄的车厢大喊道:“冲进去!”

  他一马当先向窗口冲去,扶着窗口跳进车厢。

  迎接他的是一左一右两根长矛。他被一条长矛敲在后脑上,一声没吭就晕了过去。

  两个机动战士把他拖向右边裂缝,扔了下去。

  车厢外的人以为车厢内没人,他们挤着向窗口往车厢里跳,和前天逃出去的时候一模一样。

  窗口每次只能进一个人,进去的人悄无声息,好像进去的人都在车厢里吃东西一样。

  车厢外的群众就是这么想的,谁先进去谁就能吃饱喝足,手快有,手慢无。

  他们纷纷扔下石头,一窝蜂向窗口挤着。

  车厢里,看守窗口的两个人已经玩出了技术,每次只要一矛就能砸晕一个人,然后就把晕倒的人扔进了裂缝中。

  他们用少的体力最大限度地消耗敌人。

第十章 车厢攻防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