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鳯齐鸣

龙鳯齐鸣

湖老 著

仙侠
类型
2018.04.13
上架
9.0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1,下湖游玩

  在长江边,地处两江岸边有一个大镇子,到了尧帝未年全镇已有几万人,大小街道十多条。府衙、公馆、商店等凡该有的都有,这里是荆州江夏公署所在地。

  很早以前,在这江夏公署对岸临长江边的龟山下有一村子叫钟家村,这可是汉阳最早的起源地,在明成化年间汉水改道,两地以河为界后在汉江对岸就是夏口镇了。

  但在尧帝时期汉江还未改道,这钟家村与夏口镇还同为一长江岸。在离夏口镇几里路程有一小镇名为盘龙镇(村),因为此镇不大,也有叫它为村;这里有依山傍水的青砖瓦屋很是气派,又古色古香。听说这镇出过不少文人、商贾、当官的,人称此村为福星之地。镇子沿长江一字摆开,面向长江,背靠一座小山,翻过此山就是一个大湖名为盘龙湖。

  从镇头与镇尾及镇中三家同时走出一个少年,三人都是嘴上开始长出毛茸茸的黑色、稀疏的绒毛的三个年青人,他们都到了发身的年龄,转眼就会到青春时期。

  正值七月天,天晴日高,骄阳似火,他们头戴草帽、脚穿草鞋,每个人带了一葫芦水与一杆鱼竿。都朝那小山的山道上走去,在山脚的路口他们会合了。然后从茂密的山林里向湖边走去,到了湖岸三人不约而同的高呼,“总有机会下湖了,求神保佑们一回,让我们清净下。让属于我们的时间真正的属于我们,阿咪头佛!”然后三人不由自主地发出傻笑。

  还是从村头来的龙长啸提醒大家,“伙计们,不是说好了今天钓鱼比赛的。我们这样瞎叫,不把鱼儿吓跑才怪!再说话大家小声点好吗。”

  从头村尾出来的王卫文道:“陆先生都被降级了,都是我们露出了不考夏口镇里重点书院的原因。哎,陆先生那点不好,这两年我们可太幸运了,没有像别书院那样可怜。你们看我家近邻的冯明娜,她家就住在我家隔壁,每天早晚都看到她不是读就是写,太可怜了;她们女子书院太厉害了,一个女孩简直被熬成了小老太婆一个。”

  从村中部来的雷震轩笑着说:“笑人前落人后,你看马上就有新先生来了,听说书院老板要辞退陆先生。老板怪陆先生怪惯了我们,新来的先生不整死我们这些懒惯了的小爷们才怪!”

  龙长啸说:“今天不管那些,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们今天还是按原计划,比赛钓鱼!”

  雷震轩笑道:“新来的先生该是谁呀?”然后又道:“今天在湖边钓鱼不过瘾,我们去湖中去钓大鱼去!”

  王卫文指指前面停在湖边小船道:“没看到,那就是运载工具,走啊!”

  雷震轩反问王为文,“你会划船?那你就划呀!莫把我们喂了湖神啊。”

  王卫文抹了抹头,低声下气的求龙长啸:“喂,听说你吹过牛说你会驾船,我想也是,听说你家是渔民。那今天就拜托你了。莫同那小子说的样,把我们让湖神吃了,我们可还没长成人,还没有结婚过啊!”

  龙长啸一笑,“小菜一盘,保你家有传种接代的!今天我就要你们在湖面上玩得带劲。若被湖神吃了你,那我就到你家去当儿子!”

  雷震轩笑道:“龙长啸别有用心,想霸占你家的财产!”

  王卫文傻气地道:“哥们,你是不是看上我家的小妹子了,那可是人妖一个,你耐活得她这个小仙女吗?”

  雷震轩笑道:“你妹子一个小仙女,我看是一个恶巫婆!”

  龙长啸笑道:“王公子真他妈的傻帽一个,不想当姑爷反而想当舅子,天下傻哥一个。话又说回来,你那辣妹子太小,与我们年龄不配,那就免了吧!不会让你去见湖神的,除非你是巫爹,那我就把你同巫婆一样去敬湖神。”

  雷震轩也笑道:“龙哥喜欢的是冯明娜,我们小镇的镇花。只可惜就要搬走了,好像要去湖南啊。”

  龙长啸也笑着说:“哪里,我喜欢的是雷华华小姐,虽然大我三岁,可在北方是兴的,听说你妈是北方人!不信你回去问去。”

  雷震轩马上墨下脸,说:“怎么拿别人的姐姐瞎说啊!你还算哥们吗?”

  龙长啸自知失言,求雷震轩道:“哥们,我傻帽一个,出言伤人,那我就认罚!是打是骂都由你了。”

  王卫文指着雷震轩笑着说:“真他妈的夫子一个,我连妹妹都说过了,你个老姐还不让人说。女孩都不是泼出去的水,长大了迟早要嫁人的,老婆才是自家人。你们没听说,有手艺人家都传媳不传女嘛!”

  龙长啸骂王卫文:“你那里学来地哪多的东西,是那个教你的,还是你那个当了官的老爹告诉你的?”

  王卫文笑道:“你懂个屁,我在一本《聊天》怪书,我看别人异邦人比我们还有味。老婆嫁给丈夫后还要跟丈夫姓,就好比嫁给你龙长啸吧!比如当姑娘时叫依你少绿.侃你,结婚后就叫依你少绿.侃你.龙。以后你老婆跟你结婚了会跟你姓吗?”

  雷震轩道:“我们也是这样的,比如你妈妈姓付,嫁给你老爸后就叫雷付氏。这不就跟异邦一样的吗!”

  龙长啸道:“对、对,异邦就是学我们的!想当年黄帝时多了不起呀,打偏天下无敌手。可我们好,把祖先遗留下的服饰都丢了。”

  雷震笑道:“我们本是炎帝之后,其实在服装上也没多大差别!”见龙长啸与王卫文听的很认真又对龙长啸道:“你真半桶水,听说黄帝与炎帝的祖先都是伏羲。”

  王卫文不相信道:“真有此事?我看你是胡扯。那是黄帝蚕食我们这里的借口,为了地盘就肯当伏羲的孙子!”

  龙长啸道:“这点历史我还知道些,人祖伏羲与女娲只有少典一个儿子,少典娶了两个两个老婆,大老婆生了炎帝,小老婆生了黄帝。这样一来他们都是伏羲孙子了。”

  雷震轩会合稀泥,“都不争了,你们忘了我们今天的任务,每人不钓几斤鱼就休想回去。”后来又为在那里钓鱼最好争论了一段时间,还是龙长啸说:“就在此钓鱼,再去找地方鱼儿都要回家了,到时只好两手空空归去。”在他的鼓弄下雷震轩与王卫文都静下来,准备专心钩鱼!

  这时,从远处飘动的一个根竹子上站着个人,人没划、没动,那木头就飘到他们船边。他们三人看那一根竹子和戏子样的打扮的人,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个个惊得睁大了眼睛,张嘴无声。

  那人见他们目瞪口呆,笑着说:“这不是神话,而是现实。你们可能不相信吧?这就是古代遗留下的神通。今天不是让你们见识了吗!”

  王卫文非常惊奇,问:“他这样打扮是演法术,还是唱戏的呀?”

  雷震轩更正王卫文的话,说“这人是个道士,就凭他水上走独竹就知道他很有道行。你不知道昆仑山上的道士能穿墙破壁吗?这就叫泛水术,不是什么法术。法术是蒙人眼目的小把戏,这才是真功夫!是神功。”

  道士很欣赏地看着雷震轩,对王卫文说:“想学吗?不过我怕你心术不正,学会了害人。”

  王卫文很生气,很没礼貌地对那道士说:“就你这点小把戏,我还不肯学呢!我要学就学的就是昆仑法术!他们能点石成金。”

  道士懂王卫文提到的昆仑山法术,而昆仑道士点石成金之说可从来没听说过;那昆仑山可是西王母所在地,说人取得了。知道王卫文糊弄他的同伙,就没好色地说:“我说吧,你这小孩太哪个了......你今后莫走弯路,做人就是要学好啊!你看他,就是比你真诚!”边说边指了指雷震轩。然后笑着对雷震轩说:“只要你肯学道教,不妨到绿水城荆泉三宫山来找我。”

  王卫文对那道士不肖一顾道:“学你那破玩意!他是他爹妈的独苗苗,长大了要结婚生子繁衍他雷家香火的,还要读书去当官的!”

  龙长啸纠正王卫文的话,“道士是可以结婚生子的,他们与佛教不同。佛教是外来品,从天竺引过来。而道教是本地产品,来源于鸿钧老祖。道教内有阐教与截教,佛教与道家可谓两大派别,在好多书内就有记载。”

  王卫文笑着对龙长啸道:“你知道的好多啊,但愿那天你出家从佛,那冯明娜就是我的了!”

  龙长啸也笑着说:“你是一厢情愿,你!冯明娜会喜欢你吗?”

  王卫文不服气道:“那你就等着,看冯明娜会不会喜欢我!”

  雷震轩笑着说:“你俩小小年纪,没有想怎么样把读书搞上去。反倒暗地对女子那么热衷啊,要知道小小年纪谈那事,那不仅不成功,还是个小色鬼啊。你们想想,到以后都学成做事,官拜大夫在四面八方享福,那多威风啊!到了那时,你们那儿时代的恋情能维持吗?你家父母肯吗?你那指腹为婚的姜素女会赞同吗?这都是小朋友玩家家,没有一个是实打实的。”

  道士很中意雷震轩说的话,附和道:“年少就是要学本领,儿女情长的事还是等有了本领后再谈。”于是扬长飞起水上独竹而去,在离去前还没忘嘱咐雷震轩,“道士真的可结婚生子,你有兴趣就去找我。”

1,下湖游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