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燕子

  千钧一发之时,“嘎啦”门打开了,燕子冲出来攥着拳头直勾勾的向上挑其中一个怪物的下巴,瞬间那怪的下巴被打烂了,腐烂的牙齿也被打掉,在向上力的冲击下仰翻在地。燕子狠狠地踢了另一怪的膝盖,顿时那怪跪了下来,此时她跳了起来来个华丽的转身,一拳垂直打向头顶,那圆咕噜的头颤了几下垂了下来,鼻孔眼睛都流下了黑血。燕子一个飞踢就把他踢翻在地。

  “楞在地上干什么,赶紧进去”。一个严肃又温软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我们三看着这干净利落的招式暗暗称奇,一时之间竟忘记了逃跑。急忙窜进屋子,燕子一个后跳反手关上了门。只听外面传来刺啦刺啦的抓挠声和咚咚咚撞击门的声音。

  “这门结实不结实,他们不会破门而入吧”面对这么多怪物,我不禁担心起这门的质量来。

  胖子和燕子面对我的质疑都陷入了沉思,虽说这门有15CM之后,但也不经这么反复的糟蹋。

  我们三很有默契得把桌子、柜子往门后抵,抵得严严实实,提着的心总算可以暂时放下了。

  “都是你,把那些活尸引来了”胖子恶狠狠得瞪着小不点,又看向我“哥,这小屁孩是个麻烦,又爱哭,我看带着他早晚出事。”

  小不点拉着衣角躲到我后面,眼泪汪汪得抽泣着。

  “胖子,你这是在指责我吗?一开始引来的是我,不用拐弯抹角的含沙射影。”这胖子一开始就反对带着他,抓到把柄就使劲地开喷。我只能转移话题

  “不是,哥,你误会了,那小子太好哭,早晚出事”胖子忙解释道。

  “大哥哥,以后我不哭了,你不要丢下我”小不点紧紧攥着衣服,眼泪扑簌簌得往下掉。

  我狠狠得瞪了胖子一眼,胖子心虚得转过身。

  燕子赶紧过来解围,把孩子搂过去,边擦孩子的眼泪边说,“看你们把孩子欺负的,对了,你们是怎么来到这的,这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我坐下来把昨晚的事一五一十道来。

  “这孩子也怪可怜的。昨晚,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又不知道还有多少跟我们一样被困的人。”

  燕子不由自主得卷起了她胸前的长发,每次一紧张,她就开始卷头发,跟以前一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好的人怎么可以变成这样。”燕子抬起头,忽然想起了什么,身子开始颤抖,带着颤音说道,“我亲眼看着我的师哥变成这玩样到处咬人。”

  “这么说警局也已遭殃……”我有点不敢相信。

  “末日要来了”胖子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

  燕子回忆着昨晚的经过,“昨晚十点左右,我们接到一个电话,有人报警称黄埔大道文元路发生了一件袭人事件。”

  我心里隐隐感到不安,不会就是我报的警吧,好奇心驱使我继续往下听。

  “我跟师傅还有张哥一起出警前去案发地。案发地周围发现了尸块,我们断定此案的严重性,就都警惕起来,拔出了枪。往前走了四百米找到了案发现场,那现场的恐怖变态程度让我师傅这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刑警都为之震撼。那时让我见识到了比食人族更厉害的一种存在,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若无旁人地生撕活人。那人的面貌更是诡异,不像人脸更像是猛兽。那深邃的眼睛下面貌似还有一双眼睛注视着我们。师傅对准他的腿来了一枪,那罪犯被激怒了,奔着我们扑来,我和张哥对着他的胸口一阵扫射,但那罪犯并不怕枪,中了那么多子弹都不死。师傅上去就是一个飞踢,然后转到他身后拿出警棍紧紧扼住脖子,罪犯踉踉跄跄得往后退,两人仰翻在地。张哥抽出皮带,趁犯人张嘴把嘴巴给绑了。其后我们顺利的把他押回了警局。

  在途中,那罪犯表现得极其不正常,时不时得癫痫发作,嘶吼着,暴躁得像头狮子。

  送进监狱不久那家伙就开始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五官流出黑色的液体。张哥以为那家伙犯病了赶紧打开门进去查看。哪知道那黑色的液体全都涌向了我师傅,师傅来不及撤退,就被黑水从口中袭击而入。那一瞬间,张哥像变了个人似得,对着墙壁猛撞头,撞得脸上全是血也不知道疼,眼睛像被恶魔控制似得黑得邪恶,让人害怕,紧接着就开始袭击身边的警员。一时警局陷入混乱,我因为害怕跑了回来。”

  说到此处,燕子头埋在腿间抽泣起来,“我就这样撇下师傅跑了,我的同事在我眼前厮杀,而我竟然跑了,我太没用了。”

  “这也怪不得你,在那种场合自保才是对的,留下来也是送。”我看着燕子哭得梨花带泪,心疼得安慰道。

  “是啊,是啊,是我我也跑,逃命要紧。”胖子在旁附和道。

  “我好担心我的师傅,不知道他老人家是否安好。我昨夜一直未眠,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那些人撕咬我师傅的场景。”燕子抬起她秀气的脸,上面留着两道泪痕。

  “要不,我们准备一下明天去警局看下情况。胖子,你怎么说?”我转向胖子,胖子嬉皮笑脸得说,“这不是去送吗,估计警局都没个活人了,去了也白去。到时我可不进去。”

第六章 燕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