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初相识

  数百年后

  三品轩顾名思意:品茶、品事、品人

  只见几个青花瓷的小茶壶,零零散散的摆放在大榆木桌上面。门外小摊的叫卖声随着清新的空气漂进了茶楼。

  “听说了吗?最近虎口山在闹鬼”

  “我还听说前几日有人去虎口山采药,还遇见过呢。”

  “可不嘛,现在闹得满京城人心惶惶的”

  “前几日,听说有人花钱请道士去降服鬼魅,最后却是道士被吓得落荒而逃。哎!”

  ……

  众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瓜子,低声纷纷议论道。

  俗话说: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过了几日,此事便传到了当今天子楚翊的耳朵里,随后下令昭告天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听闻虎山口有鬼魅出现,特此下令,若有收服鬼魅者,赏银三万,号封国师。

  钦此]

  皇榜就这样在城墙上整整贴了三日。才被一位身穿白色道袍,手持拂尘的神秘少年揭下。

  朝堂之上

  满朝文武大臣站在这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下,此乃何其壮观啊!

  只见白衣少年手持拂尘,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白衣少年来到大殿前微微福了福身:“参见吾皇万岁。”

  大臣们难以置信地议论道:

  “他这么年轻能降服鬼魅吗?”

  “依我看啊,八成是个江湖骗子。”

  “就他?”

  ……

  楚翊庄严的坐在用上好的楠木制成再以黄金镶嵌的龙椅上,轻声地咳了咳示意大臣安静下来。

  再看着年龄相仿的男子,略带怀疑:“听说你能降鬼魅?”

  男子半垂着眸子,淡淡然:“正是”

  楚翊面对如此处之泰然的人,颇为欣赏:“好,既然如此,待你将鬼魅降服,朕一定好好奖赏你!”

  男子依旧面无表情,毫不在意:“降服鬼魅本就是我的职责,赏赐就不必了!”

  楚翊尴尬的笑了笑:“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朕也不便再多说,还不知你的名讳,和令师尊的名讳呢?”

  男子:“夜离,家师的名讳不便透露。”

  楚翊询问:“不知你何时启程去往虎口山?”

  “择日启程!”

     “要多少兵马?”

  夜离冷然道:“一人便可。”

  朝中大臣听闻此言又是一片唏嘘惊叹不已道。

  “这怎么可能?”

  “是啊!”

  “真是个狂妄的少年。”

  ……

  丞相一人来到夜离身前,劝谏道:“年轻人,别说大话,如若办不到那便是欺君之罪,你可想好了?”

  夜离毫不犹豫:“自然”

  楚翊龙颜大悦:“好!那既然如此,你下去准备即刻出发!”

  “是”夜离冷冷的丢下一个字,便大步离去。

  虎口山

  浓雾中景色尚不分明,唯可见近处枝叶上的露珠泫然欲滴,稍远处便只剩的朦胧剪影,混混沌沌交织在一起,晨光熹微,万籁俱寂,似是时光静止于此处。

  “芸姐姐不好了,不好了。”青青急忙道。

  青青本是天子脚下的乞儿,谁知被恶霸欺辱,所幸被花芸所救,两人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对于花芸的身份青青也是知道的。

  花芸侧卧在大树上窈窕的身段,一袭白衣,一头黑发,一条随风飘荡的粉色发带随意束在脑后,竟有种说不出的淡雅,娇小可爱,一双灵动大眼眨呀眨呀的,好奇地看着青青:“青青,怎么了,这么急躁,有事慢慢说。”

  青青吓得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姐姐,又有道士来了。”

  花芸笑了笑,眨眼之间便来到了青青的面前,仿佛家常便饭一般不慌不忙道:“青青,又不是第一次,就他们那群骗吃骗喝的假道士,你怕什么?”

  花芸原本是虎口山修炼数百年的花妖,无奈的是,前一个月本做了件好事,却不成想因此给自己惹上了祸事,俗话说:做妖难,做好妖更难!

  一个月前,在虎口山……

  [一个月前,在虎口山休息的花芸,隐隐听见了女子悲惨的哭声,好奇的花芸寻声而去,看见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正压在女子的身上,撕扯着女子的布裙,女子则是无力的挣扎着,像花芸这么有正义的妖,怎么能任由男子胡来,于是花芸灵光一闪就变成了一条巨蟒,吓走了男子,谁知妖力失灵的花芸随即现出原形,这总不能怪花芸吧!女子见此,脸顿时吓的惨白跌跌撞撞的逃走了,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京城的百姓竟都知道了虎口山有鬼魅,后来就如今天这般!]

  青青低声道:“姐姐……这次来的并非普通人,好像叫什么夜……夜离,据说此人神通广大!”

  花芸捋了捋被微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发丝,思索着:“不是普通人?那我更得会他一会,让他知道我花芸的厉害。”

  青青想起以前花芸被道士追杀,不由地面色一白:“芸……芸姐姐,你不走,那……那我先走了。”

  花芸看着青青,罢了罢手,笑了笑:“好吧!看你胆小的,你先走,待会儿春风楼见!”

  

第一章初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