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相逢何必曾相识(二)

  再见沈雅却是次日的夜晚,这夜她喝得酩酊大醉,整个房间没有一丝一缕的光,有的只是黑暗,有的只是她的控诉,她告诉了花芸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有的只是痛苦与无可奈何。

  她说,几年前,沈府有一个嫡女,名沈聍……

  [几年前,沈府有一个嫡女沈聍,由于从小不说话,沈员外访遍了所有名医,最终还是医治不好,就在全家人要放弃之时,一个穿着灰色衣衫中间有着显眼的太极图的一位老头儿,来到了沈府门前,用着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道:“幼年不语,豆蔻之年必死!”

  看门的家丁将此事告诉给了沈员外,沈员外听闻此事,便向大门走去,恭敬的福了福身:“老先生,里面请!”

  老头儿看着沈员外说:“那倒不必!”

  沈员外继续询问:“老先生,可有破解之法?”

  老头儿捋了捋胡子:“若要破此劫难,说难也不难,说不难也并非易事。”

  沈员外明显有些开心:“老先生请说。”

  老头儿:“若遇有缘人,自会避此劫难。”

  沈员外疑惑:“不知是何人?”

  老头儿转身便走:“天机不可泄露。”

  也许沈聍命不该绝,她机缘巧合的遇见了那个所谓的有缘人,果然豆蔻之年她存活了下来,她跟他曾一起对月起誓:君若扬路尘,妾若作尘泥!

  他对着她宠溺的说:“聍儿,待我功成名就之时,便是我迎娶你之日,聍儿,你可等我?”

  她也傻傻的说:“君若扬尘路,妾愿作尘泥,逸哥哥,我会等你的,即便你没有功名,我沈聍也非你不嫁!”

  眨眼数月,他果然功成名就,而她沈聍却一无所有。

  他手持圣旨,凛然:“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沈府,沈毅贪赃枉法,故明日午时三刻,斩首示众,钦此!”

  “给我拿下!”

  沈聍不敢相信,发疯似得询问他:“不要,你说过你功成名就之时便是娶我之日,为什么……为什么?”

  他就像完全不认识她一般:“皆是过往云烟,不必再提!”

  沈聍笑了,笑的是那么的凄凉,半晌,沈聍说给他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是啊!不过是一句戏言罢了,当初又何必当真呢?”

  那夜天公不作美,也跟着哭了起来,沈聍因淋了雨,受了寒,一病便是数日,待她醒来后,她的爹却离她而去,她明白了,她活下来的条件,便是让自己最爱的人杀了自己最亲的人,她终于一无所有了,爹,沈府……都成为了她活命的引子。

  她爹死的第八日,她去到了山崖之巅!

  那里有着她一生中最珍贵的回忆,也许这就是她沈聍的命吧……

  她终究是死了!]

第五章相逢何必曾相识(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